萨尔萨尔_空梦【完结+番外】(4)

  “所以?”大卫有趣地笑笑,把校长先生要的资料递给了他。

  “这可一点也不好。”校长咕噜著。

  “还需要多少?”大卫把支票拿了出来。

  “这个。”校长拿著资料看了好几眼,连忙说了个数字,抬起来说:“我去找梅尔教授。”

  “不,我没有时间,你们看著办就好。”大卫耸了下肩,温和地说:“只要我的小主人能在这年学校如愿毕业,您知道的,我在乎的并不多。”

  “那好吧。”校长先生弯了下嘴,清了清喉咙,“我会尽量……忽视这件事的,尽管有一点难。”

  “霍。”萨尔有点委屈。

  “该死的。”霍怀策粗鲁地拉开萨尔的手。

  “我只是忍不了……操他妈,昨晚大卫跟我念了一夜帐单,我只能眼睁睁地坐在他面前打瞌睡,什麽也不能干。”

  “什麽也不干?”霍怀策咬牙切齿,“那你还能眼睁睁地打瞌睡。”

  “别纠我的语病,”萨尔不满,“我只是想告诉你我想做爱罢了。”

  “那你也不能在图书馆脱我裤子,该死的。”

  “我那是忍不住了嘛,我又不是故意的。”萨尔吼得比他还大声,“做爱又怎麽了,还怕别人看啊,看到了他想做一起来就是。”

  霍怀策接著脑门揉了揉,深吸了口气说:“他妈的这学校还是有道德学究好不好?我亲爱的小萨尔,往你的脑子里装点……装点常识,好不好?”

  “那干我什麽屁事?”萨尔更粗鲁。

  “你……”

  “你著什麽急,大卫会处理好一切的。”萨尔哼哼,“你还是想想晚上我们去哪玩吧,你真像个中国人,一有什麽事就大呼小叫的。”

  中国人霍怀策咬牙,想活生生地把萨尔咬死。

  “先生……”背後响起声音。

  萨尔回头,笑,“大卫,你来了,没事了吧?”

  “是的,先生。”

  “你看,没事吧……你担心什麽?你这样会害我没有做爱的胃口的。”萨尔回头,扯著他最爱的夥伴的袖子,“你能不能别老是担心我,大卫会搞定一切。”

  霍怀策再深吸了一口气,诚挚地问一旁像什麽事也没有的大卫,“你怎麽忍得下这个白痴这麽多年的?”

  萨尔萨尔第九章

  第九章

  萨尔回去砸碎了一个花瓶,跑到一幅画像面前气哄哄大吼:“我不是白痴。”

  再回头回大卫,“是不是?”

  大卫基尔微笑。

  “操,别说话,我知道你他妈什麽好屁也不会放出来。”萨尔毫在不乎自己的粗嘿言语,深吸了口气,在母亲的画像面前离开。

  他下著楼梯,“老霍顿先生又想干什麽?该死的,别再经你念帐单,我现在不想知道这些事情……”

  他乱七八糟说了一堆,大卫跟在他身後解答,“您父亲想让您这个月参加董事会议,还有,您的资产需要重新评估一下……”

  萨尔看著他说完去厨房拿食物,哼了一声,翘起腿拿起旁边准备好的红茶喝了一口,什麽也没说。

  到了晚上,萨尔有点睡不著,踢开了他的管家的大门。

  他的管家像从未睡著一样清醒地坐了起来,口齿非常清晰柔和地问:“什麽事,先生?”

  黑暗的光线里,路灯隐隐透过来一点光,那个高大俊朗无任何威胁力的男人多了一点神秘莫测,萨尔懒得管这些黑夜给人的错觉,直接跳上他的管家的床,说:“睡不著。”

  大卫失笑,没有说话,只是掀开了被角的一边。

  萨尔躺在他身边,吁了一口气,终於安心,睡了下去。

  多年来的暗杀已经养成了他对体温的需求,没有霍,还有一些不相不干的男人与女人,但这些都没有的时候,他的管家总是在的。

  他实在不是个挑剔的人……萨尔不太认真地这样想著,不顾身边躺著那看了这麽多年其实还是面目模糊的管家,但好歹也是具身体,也有温度,自己就凑和著吧。

  早晨被轻微的声音惊醒,萨尔睁眼,下一刻,半裸的男人回过头,朝他微微一笑,手一提,西装裤的扣子已经扣上,只是头发上的水还没干,滴在了宽阔的肩背上。

  萨尔面无表情坐起,就算睡容朦胧,他的脸也显出了几份冷硬出来,少了平时在外面所表示的没心没肺。

  大卫穿上衬衫,口气恭敬且镇定,“请问需要什麽食物?”

  萨尔看著他的手指在扣子上动弹,一直都盯著,直到他扣好最好一粒,才撇撇嘴说:“随便。”

  他从旁边桌子拿过烟,觉得有点冷,把旁边放著的睡衣外袍扯过来穿在自己身上,说:“你这阵子跟戴尔家的女儿在约会?”

  他吐出一口烟雾,显得极其漫不经心。

  “是的。”

  “那麽,好运。”萨尔举了举手,耸了耸肩,“这个月你就别跟著我了,我要出门旅行一趟。”

  “是的,先生。”

  萨尔起身,嘲讽地笑,“除了这个你还会说点别的吗?”

  大卫微笑,看著他背著晨光向浴室走去,闪了一室的金光。

  PS:今天下午到凌晨,会四更。

  吼吼……

  萨尔萨尔第十章

  第十章

  萨尔擅自给了自己一个月的假。

  跟他有吉普赛血统的情人去海上飘流了一个月。

  回来後,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吓得霍怀策直接把他给踢出自己新租来的公寓,怕他把自己的房子给弄脏了。

  无奈他第一个想见的人不待见他,萨尔只好召见他第一个不想见的人──他的管家。

  跟任何时候的情况一样,他那个就算看见他跟人群P也能面不改色等他P完的管家见到他依旧神色未改,而等他回家,热腾腾的洗澡水在浴缸里等著他。

  等到泡完澡,换了干净衣服,又吃了顿符合味觉的食物,萨尔才开口说了回美国的第一句话,“今天几号?”

  “5月13。”

  萨尔点了点头,拿著牛奶杯嫌恶地一口气吞了下去。

  “您要回意大利吗?”

  “回。”萨尔恶狠狠地回道,接著脚步又不由自主地到了自己房间的走廊外,看著挂在上面的画像。

  看了一段时间,他说:“大卫,你说她怎麽就舍得离开我呢?我这麽听她的话。”

  他眷恋地伸出手摸著风华绝代的金发女子,依偎了上去,露出半边侧脸,脆弱跟倔强。

  大卫站在他身後一声未吭,他的主人还是跟多年前第一眼见的小鬼一样,明明伤心得很,却硬是要装作什麽也不在乎。

  没有他母亲的狠辣,也及不上他父亲的狠毒。

  回意大利的路程每次都不容易。

  没人期待他的回国。

  不管是父系的家族,还是母系的家族。

  尤其最近西西里亚那边出了事,身为意大利头目的舅舅被政府死命盯上,连带的,萨尔也不得安宁,一回国就被监控。

  不过,他的管家说这也好,至少他父亲那一票有儿子女儿的情妇不会这麽嚣张地盯上他,怎麽说也会安份点,他也多点时间好做自己的事情。

  能做什麽事情?每当这个时候,萨尔就会不禁茫然,意大利是他的国家,可每次回来,他都陌生得像进了地狱一样,新奇归新奇,但每天发生的事也挺让人讨厌的。

  萨尔在母亲住过的别墅等待著她的忌日,顺便见一见他的律师们,身为一个豪门唯一的继承人,他每天就算抽十个小时出来看一下他的资产,那也够他头疼的。

  当时为了将他的管家留下来……他已经跟他那不知面目的管家签了一个二十五岁之前不能挪动一亿资金以上的傻透了的合约。

  不要问他为什麽要签这个合约,他也没问他那给他这个合约的管家,反正他依他母亲的遗言,不择手段也要留他下来,不管是为了什麽。

  就算签一堆他看也看不懂的文件也一样。

  他实在懒得过问太多事情。

  反正,他的管家现在还是他的管家,能替他处理一切,不是吗?

  “您需要签这份文件。”在一大通律师的陪衬下,大卫给了坐在首位的萨尔一份文件。

  萨尔看也没看,拿过文件,直接翻到最後一页,签了字。

  他伸出手,看表,“还有没有?”

  大卫对他的暗示当作没看到,手指在桌面上弹了弹,依旧淡然,“霍华德,给我日本的资产报告……”

52书库推荐浏览: 空梦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