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得太逼真_空梦【完结+番外】

  《吻得太逼真》作者:空梦【完结+番外】

  文案

  孙志行,完美主义者。

  霍怀策,花花公子。

  雷天响,保安,修车工。

  完美主义者与花花公子坦然分手,遭遇蓝领工人……与前者复合?还是选择另外的人生……

  吻吻吻吻得太逼真,分不清真心与假意的区别?有时候,也许时间会给你最好的答案。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吻得太逼真》1

  孙志行找了新工作,打电话给他家老太太说,"妈,你前个儿说看中的那什么……""黑色旗袍,你表姐结婚,我想穿着去。"老太太声音很细,平时人也很胆小,把儿子当支柱,老听儿子的话,跟儿子说话也是小声小气地带着商量说。

  "嗯,我把钱打你帐户上了,你去看一下,喜欢什么就买了。"孙志行很忙,钱赚的不多不少也只是够花,这个月工作辞了找新工作原本留着钱可能要多支撑几个月,没想到转眼就找到了,于是回头就想起他家老太太给他打什么电话要买什么来着……"你给我的还有很多,"老太太有一点点的委屈,"我就跟你商量一下。"孙志行在停车场站定,把头转了转,他三四天没有好好睡过一觉,身体僵硬得像石头,他耐着性子:"你穿着好看吗?""好看。"老太太少女般语气轻快了起来。

  "那咱就买。"孙志行语落铿锵有声:"现在就去,不能给别人买去了。""好。"老太太高兴起来了,"那旗袍可漂亮了,我跟你说,那花边是暗紫色儿的,你别看这色跟那黑绸子底相近,可打入眼可就是相配,谁也没遮谁的光,反倒相得益章……""嗯嗯……"孙志行开了车,陪老太太聊着。

  开到了中间路况,上面站着交警,他开了口:"妈,我开车,回头跟你说。""哦……"老太太明显的很失望,难得儿子主动打次电话给她,聊没多久就要挂了,不过安全重要,她再舍不得也只好说:"你好好开车,要注重安全。"说完就等着自己儿子挂电话。

  老太太自老爷子死去后就一个人过,孙志行也没想过接她过来住,他是GAY,一个月前还在跟人同居,不适合跟母亲同住。

  老太太失落的情绪让孙志行的点愧疚,老太太年轻的时候就忙着照顾他跟老爷子,他长大了就不在家住老太太也是一天一个电话问着,知道他嫌烦也是一个星期一个从不间断,如今老爷子去了,他也不见得跟她有多亲近,可她只有他一个儿子,如今……既然跟那个人分了,这次,也没什么方便不方便了,让老太太过来吧,也好让她安心些。

  "妈,"孙志行轻了轻喉咙,说:"表姐结婚那几天我正好有假,我也去参加,随便也把您接过来跟我一起住,你看成不?""啊……"老太太失声,然后赶紧着像怕有东西飞掉一样地飞快地说:"你说接妈跟你过?"交警拦下了他的车,孙志行"诶"了一声。

  老太太在那头兴奋,像是高兴得不行,"好,好……我去收拾东西……"孙志行哭笑不得,把本本交给交警,让他好开罚单,"妈,这不还有几天吗?你别急,东西过来我帮你收,你别折腾,也别搬凳子去高柜台,别伤着自己……"交警看他还舍不得把电话放下原本脸都沉了下来,一听他的说话内容脸色稍微好看了点,孙志行握了手机盖住话筒,歉意地笑笑:"好不容易跟我妈说次电话,我不敢挂,您该开就开,就看能不能网开一面点别扣我分?"交警板了板脸:"下不为例。"罚单开了,但格外开恩没扣分。

  晚上孙志行把霍怀策的东西整理了一下,打电话给住在他楼下的铁哥们方大伟,看能不能把霍怀策的东西放他那一下,等霍怀策回来了再还他。

  方大伟答应了,孙志行开了车去他们住的大厦,方大伟在楼下等,帮他把东西拿了出来,朝他点了点头。

  临走时方大伟跟他说:"他也是没定性的人,跟你三年了才……唉,反正他是情场浪子,你别跟这种混蛋计较,早跟他掰掰早好……"孙志行点头笑笑,开了车离去。

  《吻得太逼真》2

  很寂静的夜,孙志行在抽烟,他的房间是一大片的玻璃,白天阳光很足,以前两个人时会在床上做爱,那个时候,两个人都相互在爱着。

  得知霍怀策出轨的那天,两个人只僵硬了半天,最终由霍怀策提出搬出去而告终,孙志行也松了大口气,终于不再欺骗,他也不用思索该用怎样体面的方式说出分手,两个大男人,吵起来很难看,分手痛快点也好也干脆。

  伤感难免会有,爱的人离去,怎么样都是伤感的事情,只是现实就是现实,人要离开,心不再是以往的那颗心,无论如何都强求不得,于是释然,感谢曾经过给的美好岁月,再希望他能好好过下去。

  再见亦是朋友很难,但是,点头微笑不会是问题,孙声行抽着烟淡淡地想,人呐,这辈子,对得起自己,对得起别人,时间也就不那么难熬了,慢慢地过下去,或许就已经是安定了……自己要的,其实到底也只有自己能给。

  老太太要过来,把书房改成了客房,书搬到了自己的卧室,设计台也摆在了玻璃面前,以后画图的时候能对着阳光或者夜空都会是件很有感觉的事。

  偶尔还是会想起霍怀策,他也在这个房子里住过三年,难免留下了些许回忆,不过,时光会帮他抚平的。

  没有时间带不走的东西,不是吗?

  "行行,"老太太拎着她的秀气的小挎包放在腿上,抿着她的小嘴,眼睛往外骨碌碌地看:"这城跟咱们那城没区别。"孙志行微笑,开着寄放在机场的车,说:"中国城市都大同小异,当然看不出什么。""既然都一样,为什么不回来。"老太太不明白了,她实在是个貌美的母亲,尽管年月已经在她脸上留下了一些痕迹,但无损于她的美丽,她一直被孙父保护得很好,孙父过去,她深居简出,丈夫没了,儿子不在身边,让她没有安全感,她一直都不太喜欢外面的世界。

  想起父亲,那个眼里只有单纯美丽母亲的男人,一生公正从容,对他也从不强求什么,从小给予他平等的尊重,他是个好父亲,好丈夫,也让孙志行跟他一样成为了一个理智从容的优秀男人。

  "妈妈,"孙志行轻声地对着身边的母亲说:"我真高兴你跟我在一起,我很抱歉过去没有照顾你。"老太太闻言红了眼,撇过头,拿出小手帕拭了拭眼角,说:"你爸爸说你有你的生活,叫我别打扰你……可我……你爸爸死了,妈妈只有你了……""我知道,"孙志行摸了摸她的后脑勺,"我很高兴你能来……"回了家,老太太看了看四周,装饰都为玻璃为主,整个客厅被透明的玻璃隔成了几个独立的空间,厨房,吧台,再就是宽大的主厅中白色的沙发,电视墙,中间也铺着白色的地毯,干净中透着优雅。

  尽管多了些玻璃,但这跟家里的简净优雅没有太多差异,老太太回头就去找抹布,打算把玻璃上细不可见的灰尘擦去。

  孙志行没有制止她的动作,老太太爱干家务,这是让她觉得愉快的事情,而对于让人快乐的事情,孙志行跟他的父亲一样认为,这是不能加以阻拦的事情。

  作为海外部经理的霍怀策一回国,方大伟就告诉他说孙志行把他的东西放在了他那。

  霍怀策拿了东西一看,是他一些琐碎的衣服跟一些由他出钱买的小东西,这可能是他最后留在孙志行那的东西了,他深吸了口气,问:"他有没有说什么?""你希望他说什么?"方大伟叼着烟挑眉问他。

  霍怀策默不作声。

  "你看他是个会说什么的人吗?"方大伟打开酒瓶,漫不经心地说:"他那种人,从容优雅,你一个霍怀策想叫他失态,这可是件大难事,比你管得住你下半身还难。"霍怀策笑了笑,其实他爱孙志行,现在还爱,只是正如方大伟说的,他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注定要失去那个不愿意跟别的人共享同一个男人的男人。

  方大伟递给他酒,自己喝了一小口,"老实说,你跟他分了也好,你们不适合。"霍怀策那张英俊的脸上现出疲惫,他向后一仰瘫在沙发上怅然若失般口气:"就一次,一次,我就失去了他,明知后果,我却还是干了。"所以,连后悔都不能说出口,失去了就是失去了,错误不可能抹去,时光不能倒流。

  《吻得太逼真》3

52书库推荐浏览: 空梦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