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泪干了_空梦【完结】

  《眼泪干了》作者:空梦

  节选

  姚华厌了这样的关系。

  姚青跟他絮絮叨叨,无非也只是想让他好过一点,范子基在外乱搞不是一天两天了,姚青是他姐,自是看不过去,每每说著说著就哭了起来,她只有这麽一个弟弟,成了GAY不说,连找个人都如此不靠谱姚华嘴张了张,叹了口气,搂著姚青说:“好,我跟他分。”

  姚青忘了掉泪,姚华把她脸上的眼泪擦去,仔仔细细,抹干净了对她认真的说:“我也厌了。”

  范子基昨晚回来,身上连别人的味道都懒得洗去,态度敷衍得让他觉得既然这样,不如散了的好【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001

  姚华厌了这样的关系。

  姚青跟他絮絮叨叨,无非也只是想让他好过一点,范子基在外乱搞不是一天两天了,姚青是他姐,自是看不过去,每每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她只有这麽一个弟弟,成了GAY不说,连找个人都如此不靠谱。

  姚华嘴张了张,叹了口气,搂着姚青说:“好,我跟他分。”

  姚青忘了掉泪,姚华把她脸上的眼泪擦去,仔仔细细,抹干净了对她认真的说:“我也厌了。”

  范子基昨晚回来,身上连别人的味道都懒得洗去,态度敷衍得让他觉得既然这样,不如散了的好。

  至於从前怎麽爱过,那都是以前的事情,爱情总是敌不过时间的,尤其在范子基那麽博爱的人面前,时间只不过是让他的战利品再添上一些他总是会丢弃的东西的过程而已。

  这次,他丢弃的应该是自己了。

  姚华收了自己的东西,范子基去公司了,不到深夜是不回来的,他叫搬家公司多来几个人,不到一天,东西都收了全,房子里少了他的东西,乍一看倒也没像缺什麽。

  姚华在心里叹息,想,没了他,范子基也不至於会怎样,少个等他回家的人,他的潇洒便可以真正的百无禁忌了。

  磨着磨着,多年的爱居然也这麽一点一滴地磨光了,姚华不无叹息,也只会叹息,早些年,没少哭,哭得狠了连血都吐出来过,还是离不开他,如今倒是真正离开了,却只能无可奈何地叹息一声了。

  果然是这些年闹腾得太厉害了,像把所有伤心都发泄了一样,现在想伤心都难,找不着了。

  搬家公司的车开了,姚华开了自己的车在後面跟着,在等红灯的时候打了个电话给范子基,那边响了好一阵子才接起,姚华说:“我今天把东西搬出去了,咱俩散了吧。”

  范子基在那边沈默了几秒,然後说:“好。”他把电话挂了。

  他没把姚华的话当回事,以前姚华撞见他跟一男孩上床,当天就说分手,说了不到几天,自己忍不住就又回来了。

  多大点事,他不是跟他住一块吗?他什麽时候跟人这麽同居过?都这麽些年了,还玩这招吸引注意力,烦不烦?

  范子基冷冷地看了手机一眼,转着笔,轻嘲了一声,在文件上签字,不再为刚才听到的事费心。

  姚华把自己的东西放到了姚青的家里,对她说,我想出去转转。

  姚青问:“多久?”

  姚华看着她凝重的神情,笑了笑,抱着她说:“姐,别担心,我只是出去溜哒溜哒,工作辞了,难得的有时间我想放松一下,这些年都只顾着瞎忙活有的没的事,都差点忘了外面的天空了……”

  姚青红了鼻子,抽咽了几下,说:“去吧,以後咱们好好过。”她自是恨范子基的,姚华吐血进医院的时候,范子基不知在哪个地方跟新宠打得火热。

  姚华好了自己收拾出院,范子基那几天却连过问一声都没有。

  要是换了别人,姚青必定要骂几句贱,但是姚华是她的弟弟,爱得有多辛苦她是知道的,痛得太厉害她也跟着痛,要责难的话也就说不出口了。

  范子基还是夜夜春宵,头几次还习惯性地深夜回去,到了家,才发现没有人,於是晚上也懒得回去了,哪方便就住哪。

  范子基的狐朋狗友见他夜夜不归,都开着玩笑说:“不怕你那情儿等你等到天亮啊?”

  范子基眉一耸,薄唇一张,说:“让他等。”语言冷酷无情,眉宇间透着的冷峻让其他人嘘了声。

  范子基在这圈子里是寡情与多情的代名词,过人的皮相加上身家让很多的人前扑後继,而他对他看得上眼的人往往也是来者不拒,不管他家里有一个据说在学生时代就在一起了的同居人。

  旁边的吧台上有个俊秀的男孩在旁边友人的指点下略带羞涩地看了范子基好几眼,赵庆吹了声口哨,说:“哥们,又是你的……”

  范子基一口把杯里的酒饮尽,站起身,非常优闲自在地走了过去,男孩的脸红得更厉害了,连脖子都红,真是难得一见的尤物……范子基跟尤物上了床,狠干了几场,精疲力尽,半夜却是睡不着,一看表,才三点。

  点了根烟抽,再拿过自己的手机,都大半个月了,姚华没有短信也没有电话,凭空消失,倒有几许干脆味道。

  烟抽完,盒里没了,范子基干脆开了车回去,走到公寓门口时,看着黑鸦鸦的一片,觉得这跟以前真有一些不同了,没有人等他回家。

  他轻嘲地撇了撇嘴,进了房间,打开灯,好久没人打扫,花瓶里的几支翠竹也枯了,黄恹恹的没有生气。

  他倒在床上,捂着眼睛,叫了声:“姚华……”

  002

  姚华散心回来,气色好了很多,瘦巴巴的脸颊有了肉,显出了几分神采奕奕。

  姚青自然欢喜,抱着他猛亲,引得他一脸的泡沫腥子……姚华想开工,但又想了想,他也不想再继续找工作,就盘了个店面,自己做点小生意,逍遥自在,好过束缚。

  姚青猛揪着他的脸看:“这是不是我弟弟?是不是?佛祖啊,上帝啊,谢谢你们了……”爱哭的女人再次哭得稀里哗啦,颇有点庆祝劫後余生的意味。

  姚华抱着她,笑着说:“谢谢你,姐姐。”给他爱护与勇气的都是这个女人,有时候,再磨彻心骨的情爱也抵不上那仿似没有底限的包容。

  看着姚青泪流满面,满心的心酸,可也哭不出来,他的眼泪早就干了,这麽些年,泪腺禁不起折腾,早就罢了工,他只好抱着姚青摇着摇着:“姐姐,不哭,不哭,我会好好的。”

  姚青想起以前他躺在病床上要死不活的那些时光,再想起他以前空洞的眼睛时常看着天空的样子和那哀莫大於心死的模样,悲从中来,更是哭得一塌糊涂。

  姚华红了眼,可是眼睛里一点湿意都没有,眼泪啊,是真的干了。

  店面请了专人打理,姚华二三天去看一次,其余时间都在家里呆着摇控着,手机早就换了新的,旧的丢到了垃圾筒,那是从没有过的干脆,他连头都没有回一次,没有依依不舍。

  断了与范子基的一切,那是从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现在做起来真不艰难。

  城市也不是很大,再见到范子基也是意料中的事,只是姚华没有想到,会在自家店里面见着范子基。

  范子基身边有一个长像漂亮的男孩,挑选着衣服,姚华卖的是时下品牌大热的一个休闲服装,想必范子基是动了点心思,要不,陪人逛街这等事都干出来了,要知道,那十几年里,范子基对他可没干过这麽有耐性的事情。

  姚华对上他的视线,微微地笑了一笑,把电脑让给了店长,他今天的工作算是完成了,打算开车去接姚青下班。

  他开了门出去,范子基跟了上来,走到他旁边,姚华也没说什麽,依旧按着他一般的步调走向车子。

  他拿出车钥匙开了门,范子基说话了,嘴边有他惯常的嘲讽笑容:“怎麽?见到老情人连招呼都不打?”

  姚华笑了笑,看向他後头追过来的漂亮男孩,说:“我想还是不打的好……”

  男孩揪住了范子基的臂弯,委屈的眼睛看向了他……姚华笑了笑,坐进车里,开了车离去。

  那天晚上,姚华的电话响了,范子基的副理兼好友赵庆说:“子基出了车祸,你来看看他……”

  姚华礼貌地回绝:“我想这不太好,我跟他没有关系了。”他把手机关了,皱了眉,想着明天是不是该换个号码。

  第二天,赵庆亲自上门,说:“去看看吧,你们好歹也有十几年了,没有爱情也有感情……”

  姚华挑眉问他:“他跟我哪来的感情?”

  赵庆愣眼,没想到平时温和沈稳的男人也会说出这样尖刻的话来。

  姚华却笑了,摇了头无奈地说:“我跟他确定没什麽感情,早就磨光了。”

查看更多: 空梦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