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心三部曲_空梦【完结+番外】

  刺心之世事无常第一章

  刺心之世事无常

  【关于刺心】

  呃,那啥,同学们,因为《刺心》

  基本是围绕三个人三条主线来展开故事的,

  但为了不让故事太过松散看了前头忘了后头,

  偶决定在原有的基础上,从现在开始一条主线陈述完了再接着写另一条……现在的故事主线是:姚涵江VS袁志成 黑无常VS周时 医生VS张闻源【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题记】

  一个少年与青年的故事。

  一个青年与中年的故事。

  一个中年与老年的故事。

  最後,这是一个漫长的故事,关於成长,关於老去。

  记得第一次见他的那一晚,我在想,这是不是可能是我的救赎?

  但当时我不承认,後来也不承认,最後……也还是没有承认。──袁志成。

  我一直都没有想过,我的人生就此改变得让我无力掌控。──姚涵江。

  第一章

  “砰”的一声大响,门被摔破了……衣柜的衣服,那些黑的白的衣服齐齐掉下了地。

  周时回头,非常平静地说:“你吃不吃?”

  黑无常闭著眼睛,长长的睫毛眨著……如果换了以前,会有人觉得他漂亮吧,只是他现在削瘦得无丝毫风采,再好的五官也不过像蒙了尘的珠子一样毫不起眼。

  “吃不吃?”他温柔了起来,在黑无常的耳边呢喃著说。

  冷暴力,然後再添几许温柔,他运用自如得不能再自如的手段。

  黑无常突感疲倦,何必?一枪了结或者给些凌辱而亡他都没什麽意见,周时又何必再玩这套呢?

  他伸了下身体,周时见状拦住他,嘴边微微一笑,还是带著他固有的冷意跟淡淡嘲讽,“你躺著,我拿过来。”

  碗拿了过来,黑无常伸手去端,周时顿了一下,递给了他。

  他拿过碗,一口接一口地喝著……喝到中路,周时说:“要什麽菜?”他脚一带,餐车滑到了床边。

  黑无常没说话,继续喝著。

  “给……”周时把一夹肉丝扔到了他碗里。

  他停下了喝粥的动作,弯了下腰把碗放到餐车上。

  周时的手筋骨突出,他仰头呼吸了一下,用著明显忍耐的口气问,“你什麽意思?”

  黑无常淡淡看了他一眼,躺在床头,看著周时说:“如果是记恨我,要道歉还是要我死,你说就是。”

  他说得非常平静,声音没有起伏,神情淡然,没有怨对,没有不甘,只是像说出一个无害的事实一样说著话。

  他其实是真不知道他还有什麽没给周时的,他所有一切的能给的不能给的全给的干干净净一点都没剩,周时还有什麽不满意?他不是应该抱著他爱的人冷笑地看著他残延狗喘地死去吗?还是真的远观不如近看来得有乐趣,非得亲眼所见才让他觉得痛快?

  他是真不明白……除了那几年他疯狂地索取他的爱情时有些缠人外,他真没做过几件周时不喜欢的事,为什麽要这麽恨他?他以前不过是一个爱他爱得可以跟别人分享他的可怜虫,一件伤害他的事也没做啊。

  还是,因为他没及时放手,没有过早成全了他,他报复来了?

  “林立风……”周时叫他,修长的手指在他脸上滑动,他又淡淡的,冷冷的恶毒地笑了起来:“你跟以前一样,太把自己当回事。”

  黑无常回视著他……无动於衷地。

  “说你爱我。”突然,周时摸著他只剩皮跟骨头的谈不上好看的脸说。

  黑无常说:“周时。”

  他只说了二字,然後看著周时。

  周时也看他。

  “我不爱你了,你要相信这点,我以我父亲的名义发誓。”黑无常认真地说著,是的,是真的不爱了,没有力气爱了,在心力交瘁的那天晚上他就放弃一切了。

  所以,周时根本不用拿过去的事再来折腾彼此,他不是他的过去,他只是一块他踩过的垫脚石,他完全可以忽略他,根本无需放他在心上。

  把他曾经自为以是的爱给抽离了,他们之间就什麽都没有了,周时应该要明白,他对他实在是不重要了。

  他们都需要认清事实,然後再彼此过彼此的日子。

  当然,前提是周时跟他一样的清醒……其实对於折磨一个快死的没有用的人来说,他有更重要的事实可以去做。

  黑无常的话一落,周时的脸扭曲了起来,他奇怪地短促地笑了一声,怪声怪气地说:“以你父亲的名义?”

  PS:於是,票数最多的黑无常VS周时上位了……欢迎同学们砸票。

  不过,老实说,这一篇够虐的,基本上你要在这篇里找点温馨那根本就是不可能。

  刺心之世事无常第二章

  刺心之世事无常

  第二章

  黑无常只是静默地看著他。

  周时冰冷地笑,“挺狠的啊。”

  “吃饱了,那就睡吧。”下一刻他又云淡风轻了起来,还把被子掀了过来盖到了他身上。

  黑无常无动於衷闭上眼。

  脚步声到了门口,周时的声音在那个位置传来,他叫著:“林立风……”

  床上的人静静地躺著,直到脚步声离去,一直都没有睁开过眼。

  “确诊为脑癌,处於中晚期。”老医生把报告推到了他面前。

  周时冷哼了一声,“你看著办。”

  转过身,他对旁边的人说:“把三楼收拾出来。”

  他出门时,楼梯旁边的大花瓶里插著剑兰花,他飞腿踹了一脚,瓶子破了碎了一地,他沈著脸低吼:“是谁插的?”

  总管从尽头那端跑了过来:“时少爷……”

  周时从牙缝里蹦也一句话:“别让我再看到这种东西。”

  “是。”

  他急速地下著楼梯,底下的人看到他阴沈的脸,识趣的赶紧跑了出去叫司机开车。

  坐到车里後,周时对著总管说:“他不吃东西,就给我灌进去,灌不进,就给我弄死他。”

  清晨黑无常犯恶心,去洗手间把东西给吐完了,胃里纠成了一团,疼得他直不起腰。

  等竭力回到床边时,发现电话可以用,他打了电话给姚涵江,说了句在外边过一段时间就不住他那了。

  姚涵江应了一声,他就挂了电话。

  他这一辈子,没想到临了临了之前还能碰到个像姚涵江这样知情知趣并不图他什麽的朋友,有时他都想,是不是以前太过执念了,所以才丧失了那麽多。

  倒不是後悔,只是想起过往,太过陌生。

  回到这里,更陌生了。

  那些发生过的事,像近在眼前,也像是上一辈子发生过的那样遥远。

  就是在这间卧室里,他说,他不爱他。

  他曾以为那是世上最疼痛的痛,如今想起来,晃如隔世,那份痛倒显得不真实起来了。

  他蜷缩了起来,头一抽一抽的疼,疼习惯了,过往的疼也就不太记得了,那些东西,能掩盖的就掩盖吧,不能掩盖,那就丢弃。

  反正,都无所谓的。

  现在那些过往模糊划过脑海,都好像自己不在其中了,那个人都不是自己一样。

  我都不太记得了……黑无常捧著脑袋,淡淡地想。

  刺心之世事无常第三章

  刺心之世事无常

  第三章

  欧式的老别墅是他出生与成长的地方,除了求学跟後来离开的这几年,他在这幢房子里渡过了人生的很长时间。

  离开时,从没想过再回来。

  透过阳台玻璃看下去,是花园,中间的温室里有一驾他母亲留下的钢琴,他不得不把练琴的手改拿起枪後就很少进去了。

  或许父亲死去那天开始,他就真正的一无所有了,父亲留给他的他也没守住,失去那麽多,最对不住的是奉他为至宝的父亲,这麽些年,都没好好的活著,要是地下的他跟为生下他而难产的母亲知道了,不知得有多伤心。

  他们失去一切都要保住的爱情结晶,结局怕是好不了了。

  他皱著眉头抬起头……管家敲了门进来了。

  老医生跟在身後,拿了黑糊糊的药碗过来……

  “先喝点稀饭暖暖胃。”老医生慈详地说,顺手把细花白碗给递了起来。

  後面紧跟著几个面目无情的男人……背著手紧绷地站著,他想,如果他不喝的话,又会如何?

  可惜他手中没枪……谁也不是对手,他拿过碗,一口喝尽。

查看更多: 空梦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