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死的爱(网络版)_空梦【完结+番外】

  《那该死的爱》作者:空梦[网络版]

  上部

  这世界没谁缺了谁是活不了的……

  年轻的时候,他以为感情就是一切,所以总是退让,总是更改原则,总是原谅对方胡作非为,只为得到传说中天长地久的爱情,最後竟落到几乎赔上一条命的死别。

  那些遭受过的罪,乱七八糟的心痛,原以为时过境迁,可绝望总重生在回首间,他的再度出现,挖起了那已腐烂的爱情,并步步紧逼……下部

  情爱再伤人,还有时间作为药物用来疗伤……

  他亲手将过往埋葬,可是心还是会痛,还是会寂寞。

  命运,终是待他不薄,那独行於世的男人,竟为他奉上他的心、他的命,给予救赎,排遣寂寞。

  寻找新的幸福,代替旧的伤痛,他是否该用这被撕裂的残心,再去体验这该死的爱……【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我去北京那天,老爸给了我一笔钱,说是我爷留下来的,他添了点,叫我拿钱做点什麽,不做什麽放在身边有点什麽事情也好办。

  我收了下来,二十六岁的大男人了,家里还给钱,放到外面说还是有点说不过去。

  但我爷留给我的,我收了也不觉得没什麽不好,我爸给我的也有限,他以後的那些家当,是留给他第二个妻子的孩子的。

  临走的飞机场里,爸拍了拍我的肩膀,叫我以後好好过日子,别想太多。

  我笑笑,拍了拍他,叫他别操那麽多心,我自个儿知道怎麽办。

  十四岁那年爸妈离婚以後,我谁也没跟,谁也不想怪,一个人日子过得有悠闲,财钱方面他们也不吝啬我,日子没比他们在一起差,反倒逍遥自在很多。

  我回来的时候,是从救护车上直接到医院的,一年里也难倒见上几面的老爸吓坏了,老妈也赶来,守在医院几天,确实我脱离危险期才敢站到旁边教训我。

  “你这孩子怎麽没出息,不就失个恋,世界上男人多得是,这个没了换下一个就是。”一向知道我事情的老妈泼辣地骂著我,毫不理会一旁面色铁青一向中规中矩的老爸。

  老爸在一边不敢吭声,他一向惧怕老妈,就算她现在是他前妻,也没改变事实多少。

  老妈骂了个痛快,直到我举起手,发誓再也不这样之後才停嘴,第二天拍拍屁股回去了美国,临走之前甩下一句:“这世界没谁缺了谁是活不了的,你给老娘有骨气点,别丢脸丢大发了。”

  保守自制的老爸这次才知道我是GAY,倒也没说什麽,我在T市休养的那段时间里,倒也三不五时地来看看我,跟我说说话,末了说一句:“想开一点,没什麽大不了的。”

  我失笑,看来,早些年里,老爸的神经已经被惊世骇俗的老妈修练得强韧无比了。

  下了飞机,看著出租车外的下班的人流熙熙攘攘,想到一年之前我也是其中的一个,并且臭屁得觉得还特幸福,自嘲地笑了笑,年纪轻的时候,不知天高地厚,以为感情就是一切。

  我回北京的事,谁也没告诉,大学四年,工作一年半,我跟李越天的交友圈无可避免的重叠,我认识的人差不多他全都认识。

  我们分手,估计全北京认识他的人也知道了。

  找了个一般一点的酒店住了进去,洗完澡,收掇了一翻出门,去铁子的酒吧。

  我一进酒吧,铁子就从暗门里钻了出来,蹦到我前面,大吼:“你这小子这一年死到哪里去了。”

  我皮皮地笑:“这不,活著回来了吗?”

  铁子一脸的欲言又止,最後叹了口气,说:“王双唯,你要是还把我当哥们的话,咱俩就好好喝一杯。”

  我哈哈大笑,接过他的酒,一杯一杯地干了起来。

  “真要结婚了?”我问他。

  “我要不是结婚,你是不是不出现了?”他没好气地说,喷我一脸的烟雾。

  “哪能,怎可能错过你的婚礼。”躺在沙发上,我随意地说。

  酒吧里灯光暧昧,加上此处是暗角,倒也跟不远处的闹腾有所区别。

  铁子发了喜贴在我邮箱,他跟我不打不相识,也可以说是我在北京不是通过李越天唯一相交的朋友,这些年下来,对於我和李越天之间,他是向著我的,加上跟他有过命之情,想起以前跟他的峥嵘岁月,没多大犹豫就下了决心回北京,怎麽著手都分了,还怕见著李越天不敢来北京不是。

  身体好得七七八八,一个月前我无聊上网打开邮箱,看了他发的喜贴,操起电话恭喜他,被他骂嚷了几句,就敲定了到北京参加他婚礼的事。

  喝了几杯,铁子就又骂嚷了起来:“那李越天真不是东西……”

  我笑:“什麽不是东西,嘴巴放干净点,得罪了他你还想在北京混下去不……”

  铁子把酒杯放地下一摔,“我看不得他们这麽欺负你……”

  “得,哥们,冷静点……”把烟含在嘴里,连忙扯住他放到沙发上,这小子,开的是酒吧,但喝了几杯就犯浑,弄得像个酒疯子似的。

  铁子被我这麽一甩,清醒了一些,看著我苦笑:“你还能这麽镇定……”

  放屁,我能不镇定麽?我该受的罪,那些乱七八糟的心痛,侮辱,我早一年前拿命消化了,我都从阎王爷那里走一趟了,人能不放聪明一点麽。

  “行了,铁子,”我吸了口烟,没所谓的说:“这圈子里的事,早散晚散都是一个散,不管是怎麽散的,反正我们都分开了,也没什麽瓜葛了,放开了就好。”

  李越天是什麽人?天之骄子,家里势力大得支手遮天,喜欢你的时候可以把你当宝,不喜欢你的时候没踹你一脚就是好事,我跟他混了四年,分手时只恶言相向了几句,也算对得起我了。

  “王双唯……”铁子重重地拍了我一下,差点把我从沙发上打拍下:“我果然没看错你,你是一条汉子,拿得起,放得下,那李越天是王八蛋,放开你是他没长眼珠子……”

  我皮笑肉不笑:“真谢谢你了,这麽恭维我……”

  跟李越天不是没甜蜜过,前三年,蜜得能调得出油,不过自从毕业之後他开了公司,我跟他的事在他家里曝了光,加上他那些姐姐弟弟父母亲们的一翻捣鼓,他认为我对他母亲不敬甩了我一巴掌之後,矛盾就接踵而至了。

  我以前也是没受过委屈的主,为了他在他家人面前装儿子当孙子忍气吞声,还被他甩了个巴掌,心里当下怒得差不多想杀了他。

  不过,那时候爱他,为了那所谓爱情,主动合了好,那一巴掌就当是爱情的历练了。

  可惜天不如人愿,最後越混越差,他父母接受了他是个同性恋的事,但对我这个同伴却是相当的不满意,他跟另一小子混上了,我只好光荣退位,带著那些折磨,回家消化,再重新活过来。

  还好,吐了口烟,望著身边浮华的世界,还好我重活过了,为一男人寻死觅活的,要是真死了,那还真是耻辱。

  第2章

  我没打算在北京呆太久,参加完铁子的婚礼我就走人,所以铁子吞吞吐吐问我想找个什麽样的工作时我愣了一下。

  铁子在旁急道:“哥们,我真不是那意思,我有个亲戚公司里缺人,正好你填上去,有个正儿八经的工作比什麽都塌实。”

  我笑,摸了把脸说:“怎麽,怕我穷得没饭吃是呢?”

  也难怪这小子急,我身上以前穿的那些摸著就上万的西装品牌衣服全是李越天给我买的,出入全是上档次忒花钱的地,现下我T恤牛仔裤的,也难怪吴铁怀疑我经济不济。

  “有我李铁的一口饭吃在北京还饿不著你,只不过这是个好机会,你上就是。”铁子一本正经,很为我著想。

  “谢了,哥们。”我说,“不过我现在不想找工作,这事以後再说。”

  “这可是……”

  “铁子,我现在不想这事。”我打断铁子的话。

  铁子只看了我一眼,什麽都没说了,只是叹了口气。

  我知道他现在是误会了我好逸务劳,笑笑,也没解释什麽。

  李越天以前确实待我不薄,吃的穿的全没我费心过,这一方面,我也没当回事,我自认为我们是一体,他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他的,也粗之大叶地忽略了。

  可是他那一票亲朋好友全把我小白脸了,这是我後来才知道的事,想想我也真是缺心眼,混了好几年,到最後才知道在众人面前我是被养著的那个。

  不过事实确实如此,事实胜於雄辩,我气得发抖,最後也只能落於一个沈默。

查看更多: 空梦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