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_空梦【完结】

  书名:《时光》

  作者:空梦

  文案:

  最近有点懒散,好像是每一年都有一段时间什么也不想干,什么也不想说,我琢磨着这段时间也差不多过去了(不过去不行啊,要不真得跟我忠诚的小伙伴小破碗同学出门行走江湖了),又趁此佳节,给我亲爱的姑娘们写篇短文快活一下。

  短篇大概是四章左右发完,年长权势独裁攻与他家年轻小朋友的一个小故事。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一章

  瞿泽时的小伙伴进京出了点事,打电话找他,瞿泽时帮他解决完,碍于小伙伴非要跟他吃饭,他答应跟人喝一杯。

  饭他就不吃了,他吃了饭出来的,李长光很不喜欢他在外面吃饭。

  瞿泽时十几岁的时候太过于胡天胡地,年纪轻轻就把胃给弄坏了,被强制养了几年现在才好一点,他自己也不敢太作,进医院的苦他是受够了。

  所谓的喝一杯其实是喝茶,都不是酒。

  瞿泽时好酒,自家又是开酒厂的,跟着他那没名堂的老爸自小就在酒桌上混,打小就是个小酒鬼,胃大半也是喝酒喝坏的,一个酒鬼让他戒酒太难了,胃好一点就忍不住偷偷摸摸地喝,被李长光逮到两次,其下场惨到无以名状,过于刻骨铭心,铭心到了一说到喝酒屁股就反射性疼的地步。

  李长光那老王八,对他狠起来,也是手下毫不留情,瞿泽时也是怕了对李长光那老畜牲了。

  瞿泽时在家对着李长光十句有八句在骂娘,在外面就好多了。他是酒厂小老板,以前是个被花团锦簇包围的,朋友多不胜数,在家乡那块地方一出门就没不认识他的,他脾气稍微有点坏,但人不招他他也不招人,人缘不算特别好,但也不算差,但自从进京念大学,还没风光一年,他就被李长光圈进了地盘,管东管西的,他当然不服,但经过几次人权大战惨败,自此别说相交满天下了,连跟人搭肩搭背都不敢。

  张远跟着瞿泽时进了茶庄,进茶庄的时候他见茶庄灯火辉煌,在夜色当中赫赫发光,以为瞿泽时带他来了个不得了的私人会所,没下车的时候他还拿下镜子扒了扒头发,正了正衬衫领子,没那条件也要创建条件,强求当个帅逼。

  张远他爸是酒厂的会计,他跟瞿泽时同岁,从小学同班到高中,一直都是瞿泽时的小跟班,就是小跟班高考争气,去了上海名牌大学,瞿泽时则来京念了个二流大学,两个人才分开。

  现在瞿泽时都大学毕业两年了,两人分开也有六年的时间了,瞿家一直不错,张远还当瞿泽时是那个小少爷,把他当个人物,以为瞿泽时带他来开眼界了,下车的时候还亦步亦趋地跟着瞿泽时,小声问他:“你带我来哪了?”

  张远打小就是个特别会看眼色的,还在上海金融界混出了名堂,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千万富翁了,他爸别提有多骄傲了,酒厂那边的人谁都知道张家的儿子有出息。而瞿泽时是勉强二流大学毕业,现在待业,瞿父瞿南被人问起小儿子在干什么也不敢多提,就慈父一般笑着说随他瞎混,他对瞿泽时有很深的愧疚感,现在是瞿泽时说什么就是什么,这不仅是因为他在小儿子的小时候没照顾好他,而且可以说是他一手把小儿子送到李长光手里的,所以瞿泽时没好气地让他有人问起就说他在瞎混的时候,他言听计从地就说是在瞎混,一点意思也不敢违逆。可就是老家那边不少以前的朋友明着暗着在瞿泽时这个没工作,也不回老家酒厂管事的人面炫富找存在感的时候,张远倒一直跟过去一样,隔三差五过年过节都要跟瞿泽时问个好,哪怕他毕业了出息也一样。

  别人都当酒厂没瞿泽时的份了,瞿泽时在那群明里暗里打听他消息的人面前,有次也很不耐烦地跟一个在京偶遇的朋友面前开了口,直言过他不会回老家。一确定瞿氏酒厂没他的份了,再加上瞿父在外面也是很不愿意提起他的样子,所以现在跳出来在瞿泽时面前耍威风的人有点多,没有他联系方式也要透过各种渠道强刷存在感,活像现在能踩他一脚,以往跟在挥金如土的他后面捡剩饭吃的过去就不存在了一样。

  这也是瞿泽时愿意出来帮张远解围的原因,毕竟以前的一堆跟班,也就张远还老实点,没作妖给他没事找事。

  李长光的弟弟李长源带着老婆进京开会,现在就住在老宅,李长光又到国外开会去了,现在大晚上的,本来瞿泽时就应该呆在家里的。

  张远出声,瞿泽时也没说话,就抬了抬下巴,让张远自个儿看。

  小少爷年纪大了,但少爷脾性也没怎么改太多,一个能骂李长光老王八的人,就别指着他脾气能有多好了。

  张远也抬头看,没看出来。

  离得太近,灯光太刺眼,眼有点瞎。

  但来的地方的好坏他是看出来了,他们这还近门呢,就有美女小步过来迎他们了,喊“先生,请”,帮他们推门,一进去还假山流水宫灯摇曳的,在这寸土寸金的地方还搞这么个景,饶是现在张远钱见多了也是咽了口口水。

  瞿泽时很少来这个茶庄,这种地方李长光不会来,他前天出来陪赵小苗逛街的时候来过一次,跟她喝了会茶,坐一边看她见赵家的几个人,也就记住这个地方了。

  要是再过几天,他都想不起来。

  他现在懒散得很,很少记事。

  赵小苗是李长源的老婆,她给李家生了对双胞胎,跟李长源夫妻恩爱,在李家地位非常稳定,赵家要靠她的地方很多,让她叫瞿泽时大嫂她是叫不出来,她比瞿泽时要大十几岁去了,但她会跟瞿泽时一块玩,一出门就要叫瞿泽时,瞿泽时烦不胜扰,但也没办法,因为老王八亲自下了令,让他处理好家庭关系。

  这个茶庄是会员制,瞿泽时没这里的卡,走去大厅的时候就给赵小苗打电话,让她给茶庄打个电话给他拿个位。

  处了几年,他跟赵小苗的关系还算不错。

  他出来赵小苗是知道的,听说他还要喝茶,讶异地说:“那得喝到什么时候去了啊?你都自己开的车。”

  “十点十一点左右吧。”瞿泽时说。

  “那太晚了。”赵小苗说。

  “十点吧。”现在都八点多了,开车回去得一个多小时,总不能屁股都没坐热就走吧?

  “诶,那你自己开车行吗?”

  “我就喝茶。”又不是喝酒。

  “要不让司机出来接你吧。”赵小苗不太肯定地说。

  瞿泽时开车出过事,有次李家人难得集体出行,有人想把他们家一锅端了,这少爷那暴脾气一上来,直接开车冲人体炸药撞了上去,命都懒得要了,把保镖们吓得直哆嗦,完了这少爷医院里躺了三个月才能敢下床走两步,结果人一好,一点心理阴影都没有,车照开,人照骂,大开大放的,李家人也是服了他。

  赵小苗挺噜嗦的,瞿泽时有点烦,他妈在他很小的时候受不了他爸捻三搞四的,就跟他爸离婚了,他后妈倒是受得了他爸搞三搞四,但不敢管他们兄弟俩,哪敢跟他们噜嗦,瞿泽时就没受过女人唠叨,完全感觉不到其中的温情,只觉得烦,但赵小苗是家里人,又不是那老王八,他再烦也不会表现出来:“不用了。”

  “那好,”赵小苗也不敢勉强他,“你小心点开车,要是不想开就给司机打电话。”

  “嗯。”

  这时张远在旁边听出来是喝茶来了,眼珠子瞪了瞪,差点瞪出眶来。

  晚上喝茶?不是喝酒?小老板啥时候有这修身养性的爱好了?

  张远太奇怪了,这还是他们酒厂酒缸子里头泡着长大的小老板吗?

  张远怪模怪样的,瞿泽时瞥了他一眼,张远笑了笑,但很快他笑不出了,见对面走来一个只在电视上见过的人,马上严肃着一张脸,连胸都往前挺了挺。

  茶庄挺大,瞿泽时这刚进大厅,可能是赵小苗那边已经打好了电话了,大堂经理马上走了过来跟他说已经帮他安排好位置了。

  大堂经理领路,本来要说话,但这时候瞿泽时的手机震动了起来,瞿泽时刚拿出手机,他就闭了嘴。

  电话里,李长光在那边开口第一句就是:“什么时候回家?”

  瞿泽时都不屑跟他说话,也就没张口。

  一时之间,空气都沉默了。

  李长光不以为忤,过了几秒他就在那边又道:“司机九点半在外面等,你按时上车。”

  瞿泽时一听,全身逆骨刹那反弹,张口就骂:“老王八,你他妈是不是闲得慌?你他妈就是闲得慌也少管点老子行不行?”

  他一句话,全程都是在骂娘,那边给老王八开免提的老秘书听着肥脸下巴处的肥肉都抖了三抖。

52书库推荐浏览: 空梦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