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左看往右走_筱禾【完结】

  《向左看往右走》作者:筱禾【完结】

  文案:

  看筱禾的文总要再边上放点纸巾

  她总会让你留点眼泪

  哭完了你就恨她

  为什么让如此美好的耽美童话世界变得惨绝人寰的现实回过头来想想,可不就是那么现实么

  这篇《向左走向右看》完全的体现了筱禾的现实题材的巅峰也许你看完之后还可以这样理解这篇文:那就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不过主角看锅里的不过是他自己的心理障碍罢了很压抑很沉闷的的一篇文

  看过之后你会想,真是的同志生活就是这样的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一章

  记忆里爹妈一直吵架,但动手的景象比较罕见。看他们用肢体语言与对方交流是件令我兴奋的事,两个人先象猫似得弓起身子,没准汗毛也如猫一样竖了起来, 然后他们完全如狗熊或者猩猩那样,扑向对方,最后扭打在一起。不过很快我不再兴奋,而是恐惧,因为看到了血,我嚎啕大哭。

  ????????我爹抛下了我妈,转过那张被我妈抓得一道道血印子的脸,扑向我,一把将我抱出门外。我还哭,我爸说他要带我走,我立刻理解为我再也见不到我妈了,于是 拼命挣脱开他的束缚,往家跑。我爸跟我追进屋,两人开始撕扯着我,六岁的我被他们拽地很疼,我象杀猪一样地嚎,打着滚儿在地上叫,最后我爸夺门而出,估计 他是怕了我。

  ????????别看我爹娘打架这么没风度,其实他们都是教师,区别在于,我爸教中学,我妈给小学生上课。

  ????????我十岁前一直在农村生活,因为我爹妈还没调回城里。那地方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冷,真他妈冷。一次晚间,爹妈忙着学校的事,我按他们的吩咐,蹲在外面等着拉土豆的汽车经过我家。我很想有个手套,我爸说男人带什么手套,男孩子不能娇气,他要对我进行意志品质的训练。

  ????????因为爹妈脸上鲜见笑容,所以我喜欢与其他孩子整天野跑,打架,到了晚上累得连饭也吃不上几口,倒头便睡,六七岁了还偶尔尿炕。我有几个要好的小夥伴, 跟我最铁的是旗川。他爹也是老师,我们比起农村的孩子算牛逼了。他比较听我话,很随和。我曾带他,将某位老师刚买的一包粉条全部放到炉子里烧,边吃边玩。 又为了小孩间打架泄愤,将那家菜园子里成熟的黄瓜西红柿全摘光,然后花也打掉,甚至将秧子都拔了。记得我们得手后,跑到一片开满黄色小花的野地里,打滚地 笑了很久。

  ????????那时为争脸,我常打架,输赢各半。一次,有个被我揍了的小子,名叫二勇的将他18岁的哥哥叫来,他哥扇了我几个嘴巴,然后将我扔到一个大土坑里扬长而 去。我拼命往上爬,但因个子不够高,从下午直爬到天黑也没能上来,后来还是旗川带着我爸、他爸找到我,我在坑里睡得正香。我爸问我怎么回事,我说自己掉进 去的。我从不对父母讲我在外面打架的事情,因为他们说无论怎样事出有因,打架都是不对的,都要受到他们的惩罚。

  ????????第二天我带着几个人拦下二勇,我先骑在他身上猛揍,最后我们一起扒下他的裤子,还摸他的卵子、屁股,我对他说如果再敢告诉他哥,我们就让村子里所有小孩知道他被我们象娘们一样的给摸了。二勇真的没敢再让他哥找我的麻烦。

  ????????事后,我总想起二勇被我扒裤子的情景,有种兴奋难以言表,我手摸着自己的东西,然后将它搞得很硬,不过最终也没能搞出传说中的白汤来。

  ????????每次看到小说里提起农村人用到朴实二字,我忍不住好笑。确实质朴。想起一个老笑话,记者问村子里老百姓的业余生活是什么,他们笑着回答:不就是搞点破鞋啥的。

  ????????性在乡下人心目中不是啥大事。

  ????????还是六七岁的时候,我常听大些的孩子讲“婆娘的舌头辣汁肉--那个香啊!”然后他们就讲昨晚听到某人家里有啥动静,男的怎么把那女的干得嗷嗷乱叫,张 三将李四的姐姐给摸了之类的新闻。我一旁插嘴说我也见过女人的屁股,是村南头老葛家媳妇的。他们问我怎么看见的,我不回答,他们骂我吹牛。

  ????????我真的是看见了,是在她拉屎的时候,当时天刚黑,我看到那娘们在野地里的一颗大树后面解裤子,我猫腰藏在草丛中,只见一个白哗哗的屁股一闪,然后就没了。我不能对大孩子讲这些,怕他们嘲笑我。

  ????????葛家媳妇的白屁股也能令我回味,不过比起扒二勇裤子那事儿,还是后者更刺激。

  ????????十岁时,因贵人相助,我随父母定居A市。也就是临离开乡下那年,我跟着一帮十五六岁的孩子摸了一个女孩。那女孩她爹是村里有名的傻子,而这十二岁女孩 也好像有点痴呆,他们家穷得很,在村里没有一点势力,所以众人才敢为所欲为。老董的大小子把那女孩给奸了,其他人不过是占了些小便宜。当时小,还没有是非 观,只是想女的原来就是这个样子。

  ????????那时教师这职业不如现在,属于公害一类,还是挺穷的,加上我们全家刚刚上城里,一无所有,要从第一口炒菜锅,第一个喝水的杯子买起。我爹娘因回到A市的喜悦而缓和的关系又因贫困变得紧张起来。他们消停了两年又开打了,我漠然旁观。

  ????????我不喜欢我的新学校,更讨厌那些同学。我难听的农村口音,土气的衣着总给他们嘲笑我的机会,自那时起我的个性由开朗逐渐变得内向。起初我学习很好,没 有能难倒我的应用题,读起课文遇不到一个生字,这些是我爸的功劳,他对我的学习抓得很紧,他还说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不过第二年我的成绩直线下滑, 而且再没上去过,而我爸也没多余的精力管我了。

  ????????别看那些同学瞧不起我,其实我才鄙视他们呢。我发现城里的孩子真的是狗屁不懂,我给他们吹嘘摸女孩子下身怎么得劲儿,我看到他们个个听得面红耳赤,口干舌燥。为这事,班主任找到我爹妈,我爸用教鞭打我,结果他的教鞭折了,我也不承认摸过女孩子,因为我已经懂了羞耻。

  ????????回城第二年的除夕之夜,我倦意十足,却坚持等待新年钟声并燃放鞭炮。我昏沉着听大人们八卦某个新闻,当他们兴趣盎然地讲到故事主人公死得很难看时,电视里众人欢呼新年的到来。我莫名地涌动些沮丧情绪,心想:今年真晦气!果然那年我父母理所当然地离了婚。

  第二章

  大年三十。

  ????????清晨,我躺在雯姐温暖舒适的床上,将脸埋在她丰润的双乳间,陶醉着淡淡的脂粉味道混合一丝奶香,我吸吮雯姐的乳头,抚摸她细嫩的皮肤。姐真的很棒,我 虽然真人见得不多,但A片上的女人还是看了不少,雯姐模样中等偏上,但身条超赞,高佻而丰满,又不臃肿,不亚于屏幕上那些亚洲娘们。

  ????????“周航……航……别……坏蛋……”雯姐被弄得服贴了,微笑着喃喃自语。

  ????????关键时刻到了,我提枪上阵,先以教会式向阵地发起冲锋。虽然在师傅面前我是没遮没掩的,用不着显示自己多勇猛多么所向披靡,可怎么也不能这时候掉链子,否则让姐笑我。

  ????????雯姐真算得上我师傅。

  ????????好几年前,本人高考以难以启齿的成绩落榜后,又胡混了两年,在我妈的催促下去五湖饭店应聘。他们面试后说我外型好,充分发挥我的优势“特长”,可以当 门童。我立刻回答不做,考官轻蔑地笑笑说让我回去等通知。一个星期后,他们电话里问我要不要去客房部行李房,我想着五湖是老牌合资饭店,比较正规,想着可 以赚点踏实钱,想到能够阻止我妈喋喋不休地口沫横飞,于是说:行。

  ????????雯姐是五湖饭店的客房部经理。我是在五湖工作半年后与姐勾搭上的。那句老话怎么说:要想会,和师傅睡,待我熟悉了饭店的运作,便开始与餐饮部的经理套 近乎,再有雯姐从中帮忙,我顺利调到餐饮部的宴会厅。姐说我真是机灵,哪儿清闲往哪儿去,可我说我去宴会厅是为了雯姐,我留在客房部,以后她会为难。姐听 后笑得很真诚,还有一丁点激动。

  ????????可以说在与雯姐好之前,我信心十足地以为自己经验丰富,手段老道,因为我在爱慕成熟女人饱满的乳房,窥视健壮男人胯下硕物的同时,开始与女孩互摸。那 时还上初一,最难忘的记忆是寒风以及废弃工棚的肮脏。但雯姐教我另外一套:以眉目互送秋波,在幽雅的餐厅彼此挑逗,欲火难耐之时,从容又热烈地进入一间整 洁温馨的房间,跪在宽大柔软、散发幽香的床上撕碎对方的衣物。

  ????????在雯姐对我初授技艺那阵,令我一度心理失衡,感觉她是老手,我是玩物,甚至她是个敬业的老鸨,我是个初出茅庐的小鸭。因为姐说:爱都是做出来的,一夜情做得好才新鲜刺激,一世情做得巧才可与子携老,都他妈的是做出来的。渐渐地我真当雯姐是我情人,不过如今她更象我姐。

查看更多: 筱禾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