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腻_弄简【完结】

  《猫腻》作者:弄简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猫腻01

  序

  温瑞不知道他该做什麽,来回应当下发生的事情。他只觉得脑袋里一片混沌,棕褐色的眸子里写满了惊愕与张皇,但即便如此,他的神情是惯见的倔强。

  直到他的皮带被抽走,长裤被褪到膝盖,温瑞才被这不寻常的凉意召回了理智,用力抬头想要反抗,却被压在身上的男人更大力压制回去,他愣了一秒,仿佛这才意识到了事情的可怕。这样的事情完全出乎了他的承受范围,他牙关轻颤,不知道是因为痛恨还是害怕,在那人有进一步动作之前,质问:“温海林!你把我养这麽大,就是为了做这个?!”

  被直呼其名的温海林并没有动怒,他狭长的眼睛里藏著深沈的欲望,单手按住温瑞试图逃脱的手腕,另一只手捏著温瑞形状好看的下巴,像是在欣赏被自己关在牢笼里折足的宠物。他伸出麽指轻轻扫过温瑞的下唇,“如果你要这麽想,我也无所谓。”他没有再给温瑞机会,说更多倒人胃口的话。低头吻住那张太过能说会道的嘴,他用灵活的舌头撬开温瑞的牙关,手更是一路向下,剥掉了温瑞最後的遮挡。温瑞知道这回他真正惹怒了温海林,虽然他始终想不明白,从来没因为他所闯的祸而动怒的养父为什麽会这样轻易生气,他只是和几个早熟的朋友,去了酒吧而已。

  就如那些与他同年的男同学所说,他已经不小了,早晚需要了解男女方面的事情。在温瑞的认知里,这事比他中学时,同地痞斗殴的事要小太多,根本是微不足道的。可连他聚众斗殴这种事情都能轻轻放过的温海林,这次却真的动怒了。温瑞脑筋里很乱,他想不到任何借口,只能用泄愤来形容温海林的行为。虽然温瑞并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麽,但在温海林面前他太弱小了,认错服软,才是最好的方案。他理清楚思路,收起了前刻质问时的尖锐,等温海林放过他的嘴唇,立刻服软道:“爸爸,我错了,求你不要再生气了。”

  温海林果然稍微停住了动作,打量温瑞因为前刻暧昧的缠吻而微微发红的脸颊。他看见自己的轮廓,清晰地印在温瑞棕色的瞳孔里。

  眯起眼睛,温海林突然觉得好笑。他怎麽教出这样笨的儿子?这个时候说这样服软的话,只会让他自己更危险而已。温海林这样想,眼睛却并没有离开温瑞有些湿濡却依旧发亮的眸子。

  “这是我一贯的主张,我认为最有效的管教就是疼痛,现在你最需要的不是语言上的教育,而是教训。”温海林生在名门,一路过来都处於高位,说起教训人的话来自有一派腔调,温瑞被教训得有些发蒙,来不及回应,就又听到温海林接著说,“之前是我太过纵容你了,温瑞。”温海林说著这样冠冕堂皇的话,他的行为却没有那样光彩,他用膝盖强硬地分开温瑞的双腿,略低温的手掌裹住温瑞的欲望中心,“更何况,温瑞,你觉得我做这样的事情,仅仅是因为愤怒麽?“他说得很慢,一字一句都像被刻入了温瑞的骨肉里,温瑞突然觉得很冷,接连下来的便是真正入骨的疼痛。被从内部撑开的钝痛和世界失衡的悲哀,瞬时让绝望和消极占据了他的胸腔,他快不能呼吸了。他第一次觉得”爸爸“也可以这样的危险,他想到要逃,可实力的差距让他清楚的知道,这样的想法有多麽的愚蠢。更何况他无处可逃,这是他最後、唯一的”家“,他是他最重要的亲人,他能逃到哪里去?

  猫腻02

  第一章

  “温瑞?温瑞?“徐琛喊了好多次,温瑞都没有醒,他小声地嘟囔著:“怎麽累成这样。”低头看了下手表,一时间有些困扰:“在这样下去公司电梯就要停运了。”正当他想再试著叫醒不知怎麽在上班时间睡过去的温瑞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他转过头,看到俞文婕越过他,直接把温瑞摇醒。他正想著这样也未免太粗鲁了,却看到温瑞有些惊慌地醒过来,防备地看著他俩。那种无由生出的戒备和警惕让徐琛不由稍微退後了几步。比起徐琛,俞文婕要镇定地多,她像是没看到温瑞那不正常的神情,“温瑞你收拾一下准备回家吧,都下班半小时了。”

  温瑞依旧发怔,徐琛也接了话:“是啊,电梯再过十分锺就要停止运行了,我们又要走楼梯了,这可是二十三楼。”温瑞这才缓过神,下意识地看了一下身後的壁锺。“已经下班了麽。“他的思绪还有点迟钝,因为梦境太过真实,连眼睛都有些泛红,看上去非常疲倦的样子。

  “是啊,你快点收拾一下,昨晚去抢劫了麽?累成这样,我和徐琛先去按电梯。“俞文婕拖著徐琛往门外走,像是不放心似的,又回头强调了一遍:“你快点啊。”温瑞的嘴动了一下,才说出一个“好”字。

  他回头看了一眼被睡得乱七八糟的桌面,又有一点晃神,却勉强收拾了一下要带回家的文件,套上挂在椅子靠背上的外套,伸手按掉了电灯电源,整层办公楼的灯光立刻暗了下来。在黑暗里,温瑞轻轻叹了口气,他不知道怎麽会做这样的梦,他抬眼看到电梯门打开,俞文婕和徐琛向他招手,让他快些过去。

  这样的梦,再做,未免就嫌矫情了。事情已经过去七年,他早就释怀了。

  “你快点温瑞!”徐琛看著表,“还有五分锺就停运了,快点过来!”

  温瑞的影子在黑暗里停驻了几秒,最终迈步向电梯走过去。

  三人下了楼,徐琛才松了口气,“我还以为又要走楼梯了,还好赶得上。”比起他的松懈,走在他左右侧温瑞和俞文婕都是若有所思的样子。他这才想起来温瑞前刻惊醒的样子,安静了一小会儿,还是没忍住,“温瑞你刚刚是做恶梦了麽?”

  温瑞愣了一下,却垂著眼睛往前走,沈默著。俞文婕眼睛看著前,仿佛一点都不关心:“他做怎样的噩梦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怎麽能在上班期间睡过去呢。”徐琛的重点也被转移了,同俞文婕一道逼问温瑞昨晚到底做了什麽。温瑞知道这两个人在给自己台阶下,笑了起来,随口答:“当然是去抢劫了,不然靠公司的这点薪水,这辈子都没法美女香车了。”徐琛被他逗笑了,俞文婕却一在一旁泼冷水,“还美女香车呢,你还是先能买得起辆像样的车再考虑美女的事情吧!”

  他们仨的车在地下停车场并排停著,停在最左侧的是温瑞的“爱车”,几万块的售价,还比不上很多纨!子弟买的机车,温瑞装作沮丧地挠头:“也有道理,明明我也挺有干劲的,可混了三年,为什麽还不涨薪水啊!”

  徐琛开了自己的车门,看著温瑞故作的沮丧,笑了起来。俞文婕也坐进车里,按下车窗,看著还站著抱怨的温瑞:“能在上班期间睡著的员工,没被炒鱿鱼就已经不错了。”

  温瑞低头叹气,“连徐琛都买了十多万的车了,文婕你更是买了几十万的车,我竟然还是只能这样混日子。”他的幽怨把俞文婕都逗笑了,徐琛更是出言提醒:“你刚进公司的时候,不是说一定要大干一番,确保连年升职,最终挤掉部门经理的吗?”

  “事情光有干劲是没用的,我看温瑞现在最需要做的是回家睡个好觉,别再想著靠夜里抢劫致富了,能保证在上班时间不睡著,才是取代经理位子的第一步。”俞文婕发动了车子,说了句“明天见”,就踩了油门开走了。徐琛也跟风说了句“再见”赶忙开溜,留温瑞一人望著他的“小破车”出神,愤愤地钻进车里,说了句“太过分了。”

  三人之间这样的戏谑是经常上演的戏码,虽然温瑞经常是众矢之的,但他却非常享受这样肆无忌惮的相处模式。相比较和俞文婕、徐琛在一起经常被揶揄这种事情,他更加讨厌一个人在家里,对著空荡荡的客厅和冷冰冰的卧房。

  虽然没有美人香车,但温瑞所住的公寓却位於城市豪华地段的高楼大厦里。寸土寸金都不足以形容这高得离谱的房价。在这样的空中国度里,温瑞名下有套近三百平的复式公寓。实际上它并不是温瑞唯一的资产,自他成年後,他名义上的父亲,便不断送他一些车子和地产。虽然,他也有强调过,他并不需要这些,而温海林也总是说“知道了”,可这样的礼物却从来没有间断过。温瑞懒得和温海林对著干,久而久之便也就默许了这样的赠送,反正他没有损失。

  温瑞胡思乱想著,不知不觉已经开到了小区的入口。他车内内置的刷卡系统,这几天出了点问题,遮挡栏杆没有办法自动感应升降。不过他的车子在这样的小区里倒是“独树一帜“的,门口的保安早就都认识他了。他摁了一下喇叭。却看见一个穿著保安制服的男人拿著出入车辆的登记表过来敲他的窗,他下了窗户。

查看更多: 弄简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