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江_公子恒【完结】

  富江 BY 公子恒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 夜 ──

  夜深,窗外没有星。诺大的房像一只冰冷的棺材,空气薄凉如止水。我写完作业,赤脚走进起居室,打开一听可乐呆坐在沙发上。四周的家具是一段段木乃伊的干尸,无一丝活气。靠墙而立的老式笨重柜钟,秒摆发出嗒嗒的声响,像鬼路上离魂的脚步,不眠不休。

  这样的夜晚,我一直经历,从未停止。三千多个无星夜空的影像,堆叠起我十年幼小的人生。其实星总是有的,只是我看不见,星再亮,也比不及父亲的双眼,我念想着那对眸子,于是再亮的星也如一粒沙石,丑而拙。

  可乐罐空了,我将它放在茶几上,仰首望着白白的天花板。我听见血液流过全身,心脏勃勃鼓动,毛发生长,这些声音伴着钟表的秒摆,组成一支寂寞的歌,我独自吟唱。

  我起身,赤脚缓缓走上楼梯,一阶,二阶,三阶,四阶……站在昏暗的过道里,走廊像一条长长的猫舌,两旁闪着尖利的齿,排向不知名的喉管深处。

  我望着走廊尽头的那扇房门,它紧闭,不透一丝缝隙,听不到声音,看不到光。那是父亲的卧房,十年,我从来没有进入过,甚至不曾透过门缝做模糊的窥探。白天它上锁,夜晚就变作地狱之门,充满致命的诱惑和危险。

  “永远不要靠近它。”父亲说。

  我至今难忘婴孩时代的阴影──时钟敲响八点,父亲就从摇篮旁起身,向我道一声晚安,转身离去。我看着他走出门,走过长长的、黑洞一般的走廊,消失在那扇门后,房门关上,将我关在希望之外,关在无尽的孤独和黑暗中。我很小就放弃了用嚎哭博取同情的方法,“爸爸我怕陪我”的说辞也不管用,唯有等待,待月沈,待天明。

  我望着那扇门,心中涌起极度的悲。父亲注定不是我的,他属于门后的那个世界,属于无数个无星的夜。我止不住抬起的脚,赤掌踏在光滑的地板上,传出柔软的沙沙声。“停止吧。”我对自己说,然而不能。那扇门离得近了,我看清它雕花的扶手和黑色的镶边,触手一片冰凉,我已经将五指放在门把上,牢牢攥住,像在捕捉一个遗失的梦。“停止吧。”我闭上眼,眼角流出泪。再次睁开时,手中多出了一把钥匙,它伴随我两年,从未用过,无星夜晚,看着它,就能入睡。

  我定是被鬼迷了心窍,妄图违背父亲的忠告。微弱的响声之后,门被打开,我悄然踏入室内,心跳如鼓。那一瞬我看见了瑰丽的影,然而幻境过后,余下的不过是晦暗的真实。

  房中点满红烛,烛泪淌下,似一片血的海洋。绵绵晃动的光华中,我看见四面墙上被大大小小的相片覆盖,一张连着一张,一层叠着一层,黑压压劈头盖脸而来,像一只巨大噬人的嘴。所有的相片都是关于一个男人,一副容颜,一个名字──富江。

  那些大大小小的脸,因着黑白底片的缘故泛着惨冷的光,眸子极黑,紧紧盯着镜头。我站在卧室中央,被无数双鬼气森然的眼睛死死盯着,觉到一股令人作呕的眩晕。富江,富江……我的眼泪滑过腮边,滑进嘴里,咸而腥。

  爸爸,富江是谁?

  小笨蛋,你就是富江啊。

  我是说另一个富江,我出生前的那一个,我从未见过的那一个。我知道,您给我起名富江,是因为他叫富江。

  ……他是你的父亲……

  我的父亲不是您么,爸爸。

  我是你的母亲。

  回忆潮水一般退却,我站在卧室中央,四周环绕着富江,这个给了我名字的男人,这个抢走父亲的男人,这个自我出生后再也不曾出现的男人。富江有一张美丽的脸,子夜的长发,妖精的眼瞳。每个清晨,父亲为我梳头,他站在身后,持一把木梳,平举在我头顶上方,缓缓落下,从发根,到发尖,柔滑得像春水。我从镜子里看他英俊的脸,和两颗星子一样的眼睛。他叹息着说:“富江你啊,像极了你的父亲。你还小,长大以后,定然会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然后他就会说:富江也有这般长的头发,也有这样的双眼,这样的容颜。

  给了我相同的名字,让我蓄了相同的长发,父亲是在通过我,缅怀眼前相片中的男人──这个真正的富江。我模糊的泪眼转向右方,那里立着一张宽大的床,层层叠叠的纱幔从天花板垂落,烛火翩然,映照出床中人的影影绰绰,朦朦胧胧的,是父亲。他压抑的呻吟,一声声传入耳中,击打我痛创的心。停止吧,我对自己说。然而像是牵线的木偶,我悄然走近,拨开那层纱幔,向床中看去。

  父亲宛如山峦般肌理起伏的背正对着我,顺着肩胛向下,是古铜色窄实的腰身,翘起的臀瓣,修长的腿。我的父亲,他趴跪在床上,右手执一根粗黑的男形,深深插入自己股中,来回翻搅。我的眼泪流得愈加厉害,几乎模糊了视线,那茶色的小洞绽放,却不是为我。

  父亲的下身,淫水流得一塌糊涂,顺着光洁的大腿内侧滑落,沾湿了雪白的被单。我看不见他的脸,然而那俊挺的面上,定是极度的快感和喜悦,这高潮如此强烈,使他陷入七彩的幻境,再看不见,再听不见,仅余下官能,辗转回环。

  我听见他低低地喊:“富江……富江……”我闭上眼,想象那名字的彼端,维系的是我。我退到屋外,轻轻将门关上,关上这一室绮丽的风景,风景如画。

  ── 父 ──

  生日,我十二岁。又一个无星的夜。我独坐客厅,眼前空无一物的茶几上,立着十二根细弱的烛。父亲从来记不起我的生日,他是潜意识里要忘记那天分娩的痛苦。蜡烛慢慢燃尽,在玻璃上留下十二个黑色的疤,丑陋不堪。

  我起身,轻轻上楼,来到父亲卧房的门外。这是我第二次站在这里。掏出钥匙,啪的一声,门锁打开。我走进去,穿过铺天盖地的富江,静静立在床前。我看见那古铜的强壮肉身,隔着一层浅薄的纱帐熠熠生辉,刺目的光芒几乎灼瞎我的眼。我怀疑父亲是在藉着手淫和这一室的幻境,满足他自虐的本心。也许他对富江的爱,扎根于他对自身的恨。

  “爸爸。”我拨开纱帐,轻轻唤道。他受到惊吓,从高潮前的痛苦中清醒,身体剧烈震动。他想要转身,然而这个动作却使插在体内的男形进入甬道更深处。“啊……”他凄楚地叫了一声,软软瘫在床上,像面临危险的小鹿,带着恐惧的神情死死瞪着我。我笑了,这笑定然很美,因为他星子般浸在薄雾中的双眼,流露出瞬间的惘然和迷离。

  “爸爸。”我俯身上前,抚摸他硬如刀刻的面颊,“你在这里,每晚做着这种事么……”“混帐!”他打断我的话,然而却不具半分威慑。陷在激情余韵中的身体,因这一声呵斥而用尽最后的气力,仰身倒在雪白的被单上,胸口处剧烈起伏。“你……”他勉强抑制住喘息,“谁允许你进来的……”我低头,啄上他的唇,他想要闪躲,却被我用双掌钳住下颚,无法动弹。嘴唇相触的那一刻,我的心中涌起悲伤,那是因极度的喜悦而产生的极度的凄惶。

  “忘不了他么?”我冷冷说,用全身的重量阻挠他鱼一般跃动的身体,“还是说,被他操弄习惯了,离了他,这淫荡的肉身就饥渴地寻求慰藉。”他再没有力气,于是放弃挣扎,闭上双目,绝望的泪水从眼角滑落,滴进枕中,消失不见。他的睡袍散乱地放在一侧,我抽出腰间的系带,缓慢将他的双手捆绑起来。这一刻,我的心中涌起奇异的神圣感,仿佛伟大的艺术家,要用毕生的精力完成天堂和地狱的杰作。我就是雕刻者,要将世间最美的裸体,捆绑成世间最美的雕像,永立不倒。

  我专着地进行手上的工作,完成了,审视一遍,觉得不满意,又解开来重新捆绑。父亲像一只破败的人偶,任我翻来覆去地摆弄,面上是极度无望的悲怆。然而我却认为,他的心中是隐含期待的,期待被我压在身下淫辱,因着我这张同富江神似的脸,以及我身上所流淌的,他和富江的血脉。

  我翻过他的身体,让他面对着我,他的脸歪向一边,覆满晶亮的水迹。“哭什么?”我舔着他的面颊,“你不是习惯了么,这个地方……”我的手寻到他身下的小孔,将尚留在里面的男形拔出,立起中指猛力捅进去,“这个地方,不知已被奸淫了多少次吧。”他嘶哑地叫了一声,四肢痛苦地蜷起,肌肉紧绷如石。我脱了衣服,赤身与他紧紧相贴,急切地需索身下的每一寸皮肤,每一条温热的脉络。“爸爸,爸爸……”我低低叫着,眼中淌出泪,止也止不住,我喃喃说,“不能是我么……不能是我么……我也叫富江,难道就不能是我么……”我的神志已经不清晰,我快要疯了,我崩溃了。我的双手掐住他的脖子,慢慢收紧,父亲开始咳嗽,眼睛鼓出来,皮肤变成猪肝色,然而他却在笑,异常满足。

查看更多: 公子恒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