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灿烂的日子_公子恒【完结】

  阳光灿烂的日子

  节选:

  有些事儿啊,人一辈子也忘不了。

  那年郭小帅十二岁,那天他起夜撒尿。没开灯,墙黑糊糊的,那吊脏兮兮的灯泡在天花板下晃来晃去,窗被风吹得嘎吱嘎吱。

  后来想想,其实是个挺美的夜。半拉黄黄的月亮悬在西天,黑空一尘不染。看着这景,郭小帅就知道明儿定是个晴天。

  他趿着拖鞋,裤子都快垮屁股蛋上了,晕乎乎进了厕所对着坑就尿,尿完通身舒畅,膀胱又热又爽。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1

  有些事儿啊,人一辈子也忘不了。

  那年郭小帅十二岁,那天他起夜撒尿。没开灯,墙黑糊糊的,那吊脏兮兮的灯泡在天花板下晃来晃去,窗被风吹得嘎吱嘎吱。

  后来想想,其实是个挺美的夜。半拉黄黄的月亮悬在西天,黑空一尘不染。看着这景,郭小帅就知道明儿定是个晴天。

  他趿着拖鞋,裤子都快垮屁股蛋上了,晕乎乎进了厕所对着坑就尿,尿完通身舒畅,膀胱又热又爽。

  经过爸妈的房间,他听见紧闭的门中传出响动。那声音像猫爪,闷的,麻的,酥的。他一个激灵,醒了,慢慢推开一条缝向里看。

  爸和妈在床上滚,女人白花花的奶子和屁股在黑暗中异常鲜亮,晃来晃去。爸腿间油光光的大家伙插在妈B穴里,一进,一出,一进,一出……郭小帅看得有些犯困,可又像是越来越精神。

  爸得屁股比妈的还大,结结实实两瓣,滚圆滚圆,因为用力,夹的很紧。汗津津的背在月色下闪闪发光,肌肉一块块向上堆,凸凸凹凹如同连绵起伏的土山包子。

  妈叫的贼浪,腿间阴影像一朵黑色的毒花,艳气四溢。那根棍子杵进花心,扯出一条条泛银光的花蕊,扑叽扑叽。

  两人就像疾驰的马,越奔越快,停不下来。那床都快塌了。

  爸突然大叫一声:操!狠狠压在妈身上,死命往前顶。妈瘫在爸身下,成了一团没生命的、软趴趴的肉。

  妈不叫了,一动不动。世界安静下来。

  郭小帅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挪回屋的,他感到窥探了个天大的秘密,又是害怕,又是激动,又是伤心,又是愤怒。他觉得自己被骗了,被骗了整整十二年。这世界不是他眼中的样子,更不是他梦中的样子。树不再是树了,云不再是云,他爸不再是他爸,是操了他妈屁股的混蛋,连隔壁张大娘都变了,像个龇牙咧嘴、专门拐卖妇女儿童的人贩子。

  第二天早上,裤子湿糊糊的,腿间全是粘液。他躺在床上,直勾勾望着天花板。

  那天他迟到了,没有小红花,还被罚扫地。

  2

  郭大明是东子路远近十几条小街巷最英俊的男人。郭小帅再恨他爸,也不能否认这点。他太男人了,比男人还男人。穿着又破又脏的白背心大裤衩往修车铺里一坐,方圆百米女人火辣辣的视线就射过来,在他鼓溜溜油光光的胸背肩膊上乱窜。

  郭大明的修车铺也是东子路远近十几条小街巷生意最好的修车铺。附近学校的女高中生都跑来找他修,赃货卖得也比别人快。

  郭小帅他妈死前是这样,死后更是这样。

  郭小帅恨他爸,恨得咬牙切齿。等他长大一点,某天翻了翻同桌的佛洛伊德,才明白这种心理基于男性与生俱来的恋母情结。

  十二岁的记忆太刻骨了,在他体内播下恨的种子。

  他甚至觉得连妈的死都是郭大明一手策划的。

  妈死得很惨,脸被轧得稀烂,肠子流了一地,从这头扯到那头。

  车撞完人就跑了,四周连只狗也没有,妈就那样躺在地上,躺了整整一夜。

  郭小帅怀疑是郭大明找人撞的妈,否则找到尸体时,他脸上为什么啥表情都没有,第二天就带了个大奶大屁股的女人回家。

  那女人长得很像妈,瓜子脸,柳叶眉,狐狸眼,菱形唇红红的。

  郭大明后来带回的女人都长得有点像妈。

  3

  城里的夏天又干又闷,铜钱大小的太阳挂在天上,把青白的地蒸得冒烟。知了叫得聒噪,虫子飞来飞去,满树的叶子恹恹的,晃都不晃一下。

  一辆板车嘎吱嘎吱驶过来。收破烂儿勒——收破烂儿————近了,又远了。

  星期天的中午总是比较闲。郭大明坐在铺子里,胡子拉碴的嘴上叼一根红梅,四周堆几辆破车,拿着扳子东敲敲西敲敲。郭小帅坐在旁边板凳上,面前摆一张椅子做作业。他那样缩着,显得更小了,像干柴棒子似的难民。

  地上的收音机咿咿呀呀放着歌。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要不就是京剧。苏三离了洪洞县,将身来在大街前。未曾开言我心好惨,过往的君子听我言……郭小帅很喜欢这种天儿,阳光灿烂的,啥晦气的东西都藏不住。写作业写着写着就随收音机哼起来,没唱两句,郭大明一个钳子扔他身上,瞪着血红的眼: “你他妈唱屁唱,吵死老子,给老子滚回去!”

  郭小帅疼得龇牙咧嘴,两只狐狸眼斜吊着,恶狠狠看他爸。这伢从小就倔,被打了也不哭,只挺直背一声不吭,眼里两团明簇簇的火,牙咯咯响。

  每到这时都换来更厉害的一顿拳头。“老子让你瞪!妈拉个巴子,老子板死你!”郭大明用粗粗的拇指和食指捏着儿子没几两肉的脸,往死里揪,揪完了用脚踢,踢完了再扇几个巴掌。

  第二天郭小帅就变成了猪头,照常上学。

  郭小帅承认,他爸如果不喝醉,对他还是挺好的,可这种好与刻骨的恨比起来,微不足道。

  郭大明心情舒畅的时候,提着袋凉拌猪耳朵回家,招呼郭小帅:“来来,儿子来吃。”可郭小帅不领情,看都不看他一眼。于是郭大明又火了,喝了瓶二锅头继续打他的儿子。

  他的好维持不了一刻钟。

  郭小帅已经习惯了。

  4

  郭小帅习惯了郭大明打他,却怎么也习惯不了郭大明操女人。

  有的胖些,有的瘦些;有的长发,有的短发;有的穿得很光鲜,有的像乡下来的打工妹;有的粉奶头,有的已经黑了;有的B很嫩,有的B长得跟野鸡似的……可都让他想起死去的妈,想起那个瞬间从毛孩子变成男人的夜。

  从那夜起,郭小帅看妈的眼神就不一样了。

  妈是郭小帅爱上的第一个女人,可妈躺在郭大明身下,被当成母猪一样捅。

  那些长得有点妈的女人也躺在郭大明身下,被当成母猪一样捅。

  郭小帅捏紧手中的菜刀,怔了好一会儿,接着切菜。

  一日三餐都是他做的。

  郭大明太男人了,穷也要干穷男人干的事儿,自行车修理工。撅起屁股一阵敲敲打打,古铜的油亮皮肤上一层薄汗,还有点脏兮兮的,短短的头发像鸡窝,额上两三条刀刻般的浅纹,眼里透出一股子沧桑。女人爱的就是这种调,斯文俊秀的男人令她们产生母性关怀,撑死了只算姐弟恋,可郭大明这种男人能让她们发疯。

  郭小帅把豆腐放进锅里时,女人刚好发出尖厉的嘶叫。

  郭小帅甚至可以想象出,她一定瘫在了郭大明身下,成了一团没生命的、软趴趴的肉。

  这筒子楼年头久远,都快成危房了,郭小帅担心它会在下一个女人的尖叫声中倒塌。

  他把花椒撒进油锅里。刺啦。

  郭大明把女人送出门,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郭小帅把菜端上桌:“爸,明天开家长会。”

  郭大明不瞅他:“哪来的闲功夫。”

  郭小帅没说话,一个人在桌边默默吃。不一会儿,郭大明也坐过来,把饭胡噜呼噜往嘴里刨。

  “你加盐了没啊!”他把筷子往桌上一拍。

  “加了。”

  “加了个屁啊,猪食都他妈比这好吃!”

  ……

  5

  一天天的,日子也就这么过。

  郭小帅上高中了,他的成绩还是班里最拔尖儿的,东子路的人都知道郭家生了个有出息的儿子。

  郭小帅打小就没穿过什么好衣服,事实上那个年代大部分同学都没穿过什么好衣服。他更寒酸,长年累月只几件领子洗得有点发黄的白衬衣,黑裤子,底儿薄薄的白球鞋,冷了套件毛线衣在外面,袖口都磨得起球。

  可是广中所有女生都知道二楼一年三班有个男生,脸比身上的白衬衣还白,眼睛比黑裤子还黑。他不笑的时候很好看,偶尔笑起来更好看。

  郭大明仍在修车,他的女人用十根指头已经数不过来了。

  东子路的女人都说:郭大明越来越“赛克西”。

52书库推荐浏览: 公子恒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