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 伦爱_饭饭粥粥【完结+番外】

  《乱 伦爱》作者:饭饭粥粥【完结+番外】

  乱伦爱1

  警语:父子乱伦、恋童

  乱伦爱1 by 饭饭粥粥

  许大个有两个儿子,可村裡的人一提起他两个儿子,都不禁要帮他歎口气。

  许大个的大儿子叫许小兵,今年也十三了,在这个果园收穫的旺季却一点忙也帮不上,听说打小得了什么贫血病,没几个月就得到城裡的大医院打什么造血针,也不知能不能活到成年。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许大个的小儿子叫许小军,他倒是个健康活泼的孩子,但全村都知道,他不是许大个的亲生子。因为许小兵的病要花钱,许大个的老婆为了补贴医药费,在许小兵没几岁时就出外打工了,头几年还偶尔会在过年时回来,后来就几乎没再出现,就在大家以为许大个的老婆不会再回来时,她竟然抱了个婴儿回到村裡,没过几天又消失不见了。

  谁都知道许大个为了顾果园与他的大儿子没有离开过,他老婆又好几年没回村裡,这孩子是怎么来的,不用想也知道,许大个被戴绿帽了。

  就这么一个小小的村落,三姑六婆在农閒时聊的不外乎张三家媳妇、李四家长孙、然后就是许大个家的两个儿子,说著说著就为许大个叹口气。

  但其实流言蜚语,说来说去也都是别人家的事,不是当事人说再多也没用,就如同老话一句: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当事人的许大个,现在正在果园忙活著,虽然他的果园不算大,可是从头到尾都是他一个人打理,忙季时许大个忙得跟陀螺一样,採收选别清洁包装出货没一个能漏下,经常打天还没亮就得出门,晚上忙到八、九点才能回家。

  一般作农的,忙季都是全家出动,老婆孩子一个不漏都是劳动力,可许大个没老婆,两个儿子一个病著一个还小,真要叫许大个叫两个孩子来帮忙,他也捨不得。

  说起来许大个这个人,和村裡大多数的村民一样,都是老实人,看天吃饭的他们有著逆来顺受的本性。生到带病的儿子,他认了;老婆跑了,他认了;就连老婆带回来的那个不是他的孩子,他也没多说什么,就当家裡多一张嘴吃饭,养下来了。

  不然怎么办呢?难不成要衝去城裡砍死老婆?掐死一出生就有病的许小兵?再把那个不知打哪来的野种许小军丢去河裡顺水流吗?

  别人会怎么做,许大个不知道,但至少他是干不出来的,所以他只好认了。

  日子总是得过下去,你要怨天尤人的过也是过,你要高高兴兴的过也是过,就算没念过什么书,许大个还是挺看得透个中道理的。

  而且,对于他这两个儿子,许大个倒是还挺满意的。

  这不?远远的一个小个头正直衝而来,还跑得飞快,还扯著嗓子大喊:「爸爸~!」光著脚跑过来的,是今年满五岁的许小军,许大个的小儿子。

  从旁边一看,不知道的人还会吓一跳,明明是没有血缘关系的父子,却长得异常相像,同样的浓眉同样的大眼,也同样都晒得一身小麦色的皮肤,再加上两个人都理了个大平头,你要说不是亲父子,别人还会说你想太多。

  别人不知道,许大个自己又怎么会不知道,这小儿子真的不是他的亲儿子,他老婆那时两年没回来了,一回来抱著三个月大的许小军,又不是挪吒转世,也不是许大个连听都没听过的冷冻精子,这许小军再怎么也不是他的种。

  可是养狗五年也会有感情,更别提养的是长得和自己有七分像的男娃,做父亲的怎么会不疼他,许大个连忙放下手上的竹篓,蹲下身把飞扑过来的许小军抱起来:「你又不穿鞋!我回去跟你哥说,让你被你哥打屁股!」「不要不要!不要说!」许小军傻乎乎的想办法要护住他的小屁股:「爸爸不要说,哥哥不知道的。」傻娃娃还不知道他一步一个黑脚印,回到家就算他爸不讲,他哥又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从小儿子背著的背包裡取出便当,这是大儿子许小兵放学后现做出来的,拿在手心还热腾腾的,许大个问:「你们吃了没?」许小军摇头又点头,说:「我吃了,哥哥还没吃。」说完眼巴巴的看著许大个手上的便当盒,许大个当然知道小儿子在想什么,不萝嗦的坐到树荫下,手也没洗的就打开便当盖,随著扑鼻香气出现的,是有菜有肉的丰盛料理。

  「爸爸~」许小军忍不住了,扯著许大个的手臂就要求了:「爸爸~肉肉~啊啊~」这小家伙明明才吃饱,但看见白花花的猪肉又馋了起来,啊啊啊的张著一张嘴,就像雏鸟在催促双亲喂食一样。

  「吃吧,别让你哥知道。」许大个用筷子从青菜炒肉丝中夹了好几块猪肉出来,一口一口塞在许小军的嘴裡,直到小家伙的嘴巴满满肉丝再也张不开才做罢。

  这下子许小军总算满足了,塞著满嘴的肉肉一边嚼一边往回走,都快走得看不到了,才又想起什么,吞下肉,回头朝许大个大喊:「爸爸~~哥哥说~~晚上他帮你捏脚啊~~」远远的,他看见爸爸似乎顿了一下,也不知是不是没听清楚,就在许小军想喊第二次时,才听见许大个大叫回应:「知道了~~」许小军完成了送饭和传话的任务,这才头也不回的跑了,留下一个越来越远的小背影给许大个。

  许大个在原地呆了好一会儿,突然间坐了下来,迅速的扒起饭来,吃完连休息都没有,直接扛起竹篓採收,浑身充满干劲的动作起来了。

  另一头,许小兵忙完家事,才正要坐到餐桌吃饭,眼角瞄到餐桌下的一双小鞋子,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小军又没穿鞋了!」微皱的眉头下,是一张很秀气的脸,像到母亲的细眉和瓜子脸,像到父亲的大眼与双眼皮,十三岁的许小兵在学校中是公认的好看,只可惜他病态的白色皮肤扣了分。

  一白遮三丑,但那是指健康的白皙,许小兵的病让他天生就是这么一副惨白的模样,那种白是让人一看就想问:你是不是不舒服,要不要休息一下?的那种。

  事实在许小兵也真的是需要常常休息,他的造血能力有问题,出生一个月就因为呼吸喘不过气送诊所,最后转到大医院才知道是所谓的地中海贫血,这种病可大可小,小的顶多是站久了会晕眩,大的活不过五岁就夭折。

  许小兵的病不算大,能活到十三岁的现在,他肯定不是重症患者,只是他日子也不好过,他不能跑不能跳,除了因为心脏负荷不了,他的骨头因为长期缺氧而显得脆弱,也许一次的跌倒就会造成骨折;他的身高是全班男生最矮的,因为脏器得不到充份的血液补给而生长缓慢,让他有些生长停滞的现象。

  可就算这样许小兵还是很满足了,不能跑跳就用走的,长得矮踩在凳子上也能拿到高的东西。他每两个月得进镇上的综合医院打造血针,餐餐都吃大量波菜和猪肝,就是为了要让自己能够健康一点,少让爸爸担心。

  想到爸爸,许小兵微皱的眉头鬆了开来,许大个是他和弟弟的天,撑起这个家的梁柱,许小兵知道没有爸爸就没有自己,这不只是血缘关系,他的爸爸不是善于言语表达的人,但是他工作的背影沉默的叙述一切,因为爸爸默默的付出,许小兵才能活到现在,许小军才能有一个家。

  曾经许小兵还小,因为身体的不舒服他哭闹著,小小的他虽然知道妈妈明明不在家,还是无理取闹的哭著和爸爸要妈妈,那个晚上他闹了多久,爸爸就哄了他多久,等到隔天早上,许小兵累了,趴在床上睡著了,等他睡了一天起来,他发现爸爸不在家,採收忙季的那个时节,爸爸完全没有休息,在哄了他整晚后连眼睛都没有眯一下就去上工,还得在中午赶回家煮饭给许小兵吃,生怕饿到他。

  那时小小的许小兵看到,爸爸满眼的血丝,眼睛下面还有黑黑的眼圈,可是爸爸还是笑得很温柔,说,小兵饿了没?爸爸马上弄吃的给你。

  也许就是从那之后,许小兵长大了,他不再闹著要找妈妈,也学习著怎么做家事帮忙爸爸,然后,许小军来到这个家,变成哥哥的许小兵更加懂事,他知道自己帮不了果园的工作,但他可以帮爸爸打理家中大小事,也可以照顾好弟弟,让爸爸能安心的在外打拼。

  随著长大,许小兵能做的事越来越多,从原本只能帮忙收衣服,到后来也会洗衣服,从原本顶多帮忙洗菜,到后来可以拿著大铲子炒菜。许小兵知道自己不是真的没有用,也许他是病人,但并不是废人。他在身体能容忍的范围内整理家务、包办三餐,也会帮爸爸做文书工作,诸如写好备用的快递单、确认果商报价和收据的价格是否一致等等,这类许大个不善长的小细节,许小兵都会细心的注意到。

  不只如此,许小兵最近也开始照顾爸爸的身体,他知道夏天要煮什么菜来开胃,知道冬天要淮备薑茶让爸爸带去暖身,还有才开始的捏脚按摩。

查看更多: 饭饭粥粥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