绒毛娃娃_饭饭粥粥【完结】

  绒毛娃娃 by 饭饭粥粥

  我把原本的客房整理给娃娃住,娃娃进房间内的第一件事是把那只绒毛娃娃小心的放在枕边。

  这里不太像孩子房,我心想,我需要带娃娃去买点东西。孩子用的书桌椅,也许要帮他配个小电脑,现在小孩很早就得学会上网了。

  娃娃走近我,拉拉我的手要我低下头。

  我不知道他想干嘛,於是蹲下去,让视线与他同高。

  娃娃亲了我的嘴一下,说:「谢谢。」

  那只是很普通的一个动作,在美国,本来亲嘴就是很普通的亲爱表现。如果是其他孩子亲我,搞不好我也会亲回去,笑著说不客气。

  可是我动不了,娃娃的眼睛就在我眼前,黑色的眼瞳中看不出任何情绪,就像个娃娃。

  那是禁欲的诱惑吗?我不知道。

  伸出手,我抱住娃娃,用唇盖住他的小嘴。

  他的小嘴很软,我没对其他七岁孩子深吻过,不知是否也是这样湿热高温。

  娃娃没反抗,没有推开我,也没有踢我、没有尖叫。

  他只是像个娃娃一样,软绵绵的让我亲他的小嘴,让我的大掌在他身上摸弄。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父亲死时,警方通知我去收拾他的遗物。

  我和父亲不熟,从小父母离异後我就跟著母亲到迈阿密去,之後就没怎麽跟父亲连络,就这麽过了四十几年。

  想想父亲也已经七十了吧,算是活得挺久,身为人子的我虽未曾尽过孝道,不过我也不会觉得有什麽遗憾,拿著一些证件搭机飞往久违的故乡。

  我并没有太期待会有什麽大额遗产,顶多一间房子吧,或者还有一些存款,拿来帮他办後事,搞不好所剩就不多了,抱著轻松的想法,我找到父亲生前交付的律师事务所。

  在那里,律师笑著对我说:「哈罗!你总算来了,孩子等了好几天呢。」……孩子…?

  那是一个小男孩,明显的一看就知道是东方人血统,黑发黑眼,以东方人来说偏白的皮肤。

  男孩被取名叫娃娃,很怪的发音,好像是中国话中「很小的小孩」的意思。

  父亲,我那七十岁的父亲,竟然在几年前还领养了一个男孩子,我真想到停尸间把他拉起来揍他几拳。

  可是没办法,领养都领养了,我自己虽然目前是单身一人,不过在几年前和我太太离婚前也是跟三个儿女住在一起的,不是不会带小孩。

  算了,也是一种缘份吧。我办理了过继领养手续後,带著娃娃一起回到父亲的房子去。

  娃娃很安静,不知道是内向还是不太会说英语,乖乖的让我牵著他的小手走路,其实我很想把他抱著走,因为他的个头实在太矮,走起路来对我来说简直就像在散步。

  「娃娃。」他抬头看我,「娃娃,我抱你走,好不好?」娃娃眨巴了几下眼睛,对我点点头。

  我把他抱起来,放在我的手臂上,我发现他好轻,我根本不用费力。

  「娃娃几岁了?」我想我应该多跟他聊聊,他实在太安静了。

  他伸出手,比出了七根手指头,我还以为他才五岁呢,东方人看起来年纪就是要打折。

  「娃娃有去上学了吗?」这麽大,应该上小一了吧。

  娃娃点点头,这次开口了。「XX小学,我是一年级。」他的声音很嫩,像个小女孩,不对,应该说像个奶娃子。

  真的是很可爱,难怪父亲会收养他,连我都在短时间就喜欢上他了。

  在美国养个孩子并不贵,我想就把他养大好了,会被送到美国领养的孩子通常有些悲哀的过去,我真想好好疼爱他。

  拿出律师交给我的钥匙,我打开这栋独栋的二楼房子。

  房子不大,地点也有些偏僻,真要转手想来也不会有什麽好价钱。我想就算不住这儿,也不用卖了,就放著吧。

  娃娃自己走进屋内,熟练的打开客厅的灯。

  「娃娃的房间在哪呢?」我思考要让娃娃转学到迈阿密,在那之前我可能得花点时间跟他好好沟通。

  娃娃指了指二楼,歪头一想,便拉著我的手要我跟他一起上去。

  我顺著娃娃的意思跟他走上楼,他打开靠南边的一扇木门。

  此时刚好是下午,没拉上窗帘的向南窗户打进充份的阳光,让我看清房内的景象。

  那是……有点诡异的景象。

  里头是一般孩子的房间,一张小床,一张小书桌,一把小椅子,地板铺著防止孩子跌伤的软垫,唯一不一般的,是里头放了一堆绒毛娃娃。

  也许有人会认为,孩子房内有绒毛娃娃有什麽了不起,没错,要是数量只是个十来只,我也顶多觉得是孩子喜欢而已。

  可是,屋内的绒毛娃娃乍看之下绝对超过上百只,不……搞不好有到千位数也不一定……小床上,几乎没有人可睡的地方,全都堆满了绒毛娃娃。除此之外,地上、桌上、椅上、甚至一旁的小衣柜上也都是绒毛娃娃。

  小熊、兔子、小狗等动物系的也有,唐老鸭米老鼠类的卡通系的也有,各式各样大大小小的绒毛娃娃占据了房内所有空间。

  我惊讶到什麽话都说不出来时,娃娃已经走进房间内,由於地上全是绒毛娃娃,娃娃几乎每一步都会踩到那些毛绒绒的东西。

  娃娃爬上小床,抱住床上最显眼的一个绒毛娃娃,那是一只超大的泰迪熊,几乎有两个娃娃大。

  「娃、娃娃……这些全是你的绒毛娃娃吗?」好不容易我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娃娃对我点点头,白嫩嫩的小手紧抱著泰迪熊。

  我想到父亲死後,他被接到临时设施去照顾,想必和这些心爱的绒毛娃娃被迫分离了好一阵子,想到这里我又替娃娃觉得可怜了。

  但是……如果要把娃娃接到迈阿密去,我不可能把这些绒毛娃娃一起带去吧……我开始头大了。

  娃娃抱著大型泰迪熊,两颗圆滚滚的黑眼珠盯著我瞧,突然开口问我:「爷爷呢?」我愣了一下,才想到他在问父亲的事。称呼他爷爷也对,毕竟他们年龄差距这麽大,在孩子教育上与其让他叫爸爸,不如让他叫爷爷。

  「我很抱歉,娃娃,爷爷死了。」我尽可能温柔的说:「死掉,懂吗?就是不能再回来了。」娃娃没说话,盯著我的眼睛眨巴了几下,後来就把头埋进泰迪熊的肚子里去。

  晚上,我叫了外送喂饱我和娃娃的肚子後,整理整理家里就让娃娃先上床睡觉了。

  娃娃在满是绒毛娃娃的床上几乎快要看不见,不过他也许是习惯了,堆了几个绒毛娃娃後就躺在上头睡了。

  我又回到客厅去整理了一些东西,父亲东西不多,也许不用几天我就能把娃娃带回迈阿密,我想。

  抬头看看已经不早了,我去冲了个澡,打算到父亲的寝室去睡。

  走上二楼,我往娃娃的房门口一看,心想去确定他有没有踢被好了。要知道孩子很会踢被的,我是三个孩子的爸爸,清楚的很。

  轻声推开门,我惊讶的发现娃娃还没睡著。

  娃娃趴在一堆绒毛娃娃身上,小小的身体似乎在发抖。嫩嫩的男童声音小小声的在喊,爷爷、爷爷……我感到很悲哀,父亲离开一事,对娃娃的打击看来很大。

  突然间我有点理解娃娃为什麽这麽爱绒毛娃娃了,我低头看看自己从袖口伸出的手臂,上头是密密麻麻的体毛。

  我父亲也一样,是体毛极多的白人。就算穿上衣服,从衣领都还看得到跑出来的胸毛。更别提全身及手脚上多不可数的体毛。

  对娃娃来说,绒毛娃娃的触感也许会让他想起父亲吧。

  正当我想静静的离开时,我听到娃娃发出奇怪的声音。

  那……不像是啜泣声。

  背对著房门,我的双脚麻痹了。

  「嗯…嗯…嗯嗯……爷爷…爷爷……」

  那不是陌生的声音,我已经是三个孩子的爹,我知道那是什麽时候才会发出的声音。

  娃娃奶嫩的声音喘息著,嗯啊嗯啊的喘息声在我耳边环绕。明知就这样迈步离开是最好的选择,但好奇心还是让我转回头去。

  从门缝中,我看到娃娃小小的身子趴在床上前後移动著。暗暗的睡眠灯中我仍可清楚看见他嫩白的小屁股……他把睡裤脱掉了。

  光屁股的娃娃双脚夹著泰迪熊肥大的肚子,把小阴茎在粗糙的绒毛中磨擦。

  也许他还没有发育到可以射精,但只要是男人就会知道,就算在还未能通精时,只要磨擦阴茎仍是会有快感。

  也许这只是娃娃的秘密游戏,我自己告诉自己,可是娃娃一再发出的「爷爷、爷爷…」的呻吟让我无法控制住内心可怕的推测。

52书库推荐浏览: 饭饭粥粥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