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甜的_醉饮长歌【完结】

  《甜甜的》作者:醉饮长歌

  文案:

  知道温阳有了喜欢的人之后,蹲了温阳这颗白菜许多年的沈飞白,觉得自己气得脑壳都要翻起来了!

  -

  竹马竹马,双向暗恋,校园文,甜炸天。

  主受,cp沈飞白x温阳。

  暴躁闷骚偶尔明骚的控制欲强攻 x 活泼爽朗经常性秒怂的小害羞受内容标签: 花季雨季 甜文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温阳,沈飞白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温阳打小跟沈飞白一起长大,小时候一起尿床玩泥巴,后来一起念书写作业瞎胡闹,从来都没分开过,就连说起谈恋爱,脑子里都只有沈飞白这一个人。沈飞白打小跟温阳一起长大,说起喜欢的人,脑子里也只有他养了许多年的这颗温白菜,当温阳一大清早醒来告诉他,他有了喜欢的人之后,精心呵护温白菜多年的沈飞白,脑壳都要气爆了!愤怒的沈飞白挥舞起锄头,决定先下手为强,把温白菜率先拱回家!

  本文行文流畅,语言轻松诙谐,人物性格鲜明,生动活泼,两位主角相互暗恋时的小心动与小暧昧撩人心弦,小心翼翼又默契十足的情感引人入胜,文章情节轻松愉快,日常相处情节让人忍俊不禁,直戳萌点,是一篇气氛温馨甜蜜的校园日常恋爱甜文,值得一看。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

  第一章

  温阳躺在床上,表情一片空白。

  他刚从一个餍足而美妙的梦境之中醒过来,梦中香艳甜腻到不可思议的气息与画面盘亘在他的脑海之中,久久不散。

  温阳做了个春梦。

  十五六岁的少年人,血气方刚的,做这种梦很正常,早上醒来双腿间湿哒哒、黏糊糊的也很正常。

  温阳的视线从天花板上一点点挪开,动弹了两下之后,痛苦的呜咽了一声,陡然将自己整个人都埋进了被子,团成了一团。

  梦境留下的触感真实到令人害怕。

  温阳想到自己梦境之中的处境与对方的脸,顿时就将自己团得更紧了。

  做梦和梦。遗都是正常的。

  不正常的是,梦见的人和自己梦境之中的处境。

  一个正常的男孩子,谁会梦到跟自己同性别的发小啪啪啪啊?!

  更何况自己还是被啪的那个!

  温阳躲在被子里,睁大着眼看着眼前的一片昏暗,脸色不知是因为害羞还是因为憋闷而涨得通红一片。

  大约都有,但前者远远超出后者数倍。

  ——少年为梦境的内容感到羞耻,又为心中那一丝微妙的情愫在梦境中得以实现而感到一阵难以言喻的窃喜。

  他在被子里闷到连呼吸都带出了灼热的温度,终于掀开了被子,翻出衣柜里的内裤,冲进了浴室。

  温阳冲了个澡,套着居家棉睡衣拿着洗干净的内裤走上了阳台。

  冬日的清晨天色还没有多亮,外面一片雾蒙蒙的暗沉色彩。

  温阳摊开了拧成一团的布料,目光落在隔着两层护窗的隔壁阳台上。

  那是温阳从小一起长大的竹马沈飞白的家,其实还可以加上另外两个头衔——温阳的哔梦对象的家,以及温阳的暗恋对象的家。

  温阳偷偷喜欢沈飞白好久了,往上大概可以追溯到懵懵懂懂少不经事的时期。

  当学前班的老师问小朋友们最喜欢谁的时候,温阳的回答在一众小朋友的回答之中就十分独特。

  排他前面的小朋友们都回答爸爸妈妈爷爷奶奶,而轮到了温阳,他奶声奶气毫不犹豫的回答是:小白白。

  沈飞白大温阳一岁,当时听到他的回答,特别高兴的就从大班冲过来,抱着小温阳同样抄着一口奶腔说,我也最喜欢阳阳。

  大抵是从那个时候起,沈飞白在温阳心里的位置就有点儿不一样。

  之后慢慢的长大了,温阳从懵懵懂懂的时期逐渐懂事,终于认识到这份感情的不正确。

  但即便有了这样的认知,喜欢沈飞白的情感却无法由他的理智控制,它悄无声息的在心底深处扎根,肆意蔓延,历经长久的时间,成长到了轻而易举就能够突破桎梏重围的地步。

  沈飞白被他妈撵上阳台收衣服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温阳站在对面阳台上拎着湿哒哒的内裤冲着他发愣的画面。

  一大清早,拎着,湿哒哒的,内裤。

  但沈飞白的关注点却并没有停留在这件事上,他看着温阳还滴着水的头发,眉头挑得老高,手里的晾衣杆敲了敲护窗,声音哗啦啦的提醒温阳回神,然后说道:“温阳,回屋去把头发吹干。”

  温阳一愣,啊了一声,然后像是猛然意识到了什么,把手里的白色纯棉布料往背后一藏。

  藏完他又觉得这个行为挺傻逼的,开口想要解释,却慌乱的比划了半天也没能憋出一个字来。

  最终温阳瞪着眼睛看了沈飞白半晌,猛地扭头冲进了房间,连内裤都没晾。

  被独自扔在阳台上的少年懵逼了一瞬,打小开始从来没有在温阳那儿遭受过这种待遇的沈飞白感觉有点不敢置信。

  肯定是哪里出了什么毛病。

  沈飞白想着,手脚利落的把衣服全收了扔进房间里,招呼了沈母一声就套上外套拿了钥匙去了隔壁。

  温阳的爸妈因为工作的关系常年不是加班就是出差,在家呆着的时间很少,所以特意给做了二十几年邻居的沈飞白家里配了一串自家房子的钥匙,拜托沈家多多照顾温阳。

  沈飞白跟温阳一起长大,两个人去彼此家里轻车熟路得就跟在自己家一样,所以沈飞白轻而易举的就在温阳的被窝里揪出了怂成一团的温仓鼠。

  温仓鼠手里还拽着那条命途多舛的内裤。

  沈飞白啧了一声,伸手去拽那条内裤,却扯得快变形了都没能抢过来。

  温仓鼠侧躺着,把自己团成了一个球,一声不吭假装自己已经是一只死仓鼠了。

  沈飞白哭笑不得,“松手我给你去晾了。”

  温仓鼠哼唧了两声,一点点缓缓的把那条罪证拽进了怀里,一丝不漏。

  沈飞白甩掉拖鞋往床上一坐,拍了拍温阳的腰侧:“……你干嘛呢?”

  温阳蜷缩在那里躺了好一会儿,然后噌的一下坐起来,看着沈飞白一脸严肃。

  他说:“沈飞白,我梦到我跟我喜欢的对象嗯嗯啊啊了。”

  然后他举起了那条被捏得皱巴巴的内裤,“罪证。”

  沈飞白没说话。

  他静静的看着温阳,脸上的神情平静得没有一丝波澜。

  最终沈飞白只是不咸不淡的哦了一声,伸手把温阳手里的东西拿去阳台上晾好了。

  沈飞白的反应出乎温阳的意料。

  ——他以为沈飞白至少会问问他喜欢的是谁。

  但没有。

  温阳看着沈飞白走向阳台的背影,心里骤然翻涌而出的酸涩几乎冒到了喉咙口。

  他吸了吸鼻子,把内心的涌上来的酸意压下去,翻下床穿上拖鞋,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跟在沈飞白后边当小尾巴。

  沈飞白似乎一点都没把刚刚温阳的话放心上。

  在转过身,看到跟在他背后屁颠屁颠的温小尾巴之后,便从一边的抽屉里拿出吹风机,让温阳坐下。

  吹风机的风暖洋洋的,沈飞白的手触碰到头皮时的酥麻感,让温阳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沈飞白将要落在温阳后颈发尾上的手因他躲避的动作而微微一滞。

  然后手掌若无其事的落在了温阳的发顶上。

  温阳的头发不长,干得也快,在感觉不到湿意之后,沈飞白关掉了手中的吹风机。

  他伸手揉揉温阳刚吹干的软蓬蓬的碎发,“想吃什么?”

  温阳踢了踢自己的拖鞋,然后抬头冲站在床前边的沈飞白露出一个灿烂无比的笑容:“面,要加荷包蛋,流黄的那种。”

  温阳家冰箱里总是有一大堆制作简单的存粮,比如速冻水饺比如面条比如煎饼之类的。

  沈飞白煮了三碗面,煎了三个荷包蛋。

  温阳洗了一大碗沈飞白喜欢吃的小番茄,放到了一边沥干水,然后去隔壁喊沈飞白的妈妈过来吃早饭。

  大人要上班,匆匆吃过早餐之后揉了揉两个少年的脑袋就离开了。

  温阳抱着那一碗小番茄,站在洗碗的沈飞白边上自己吃一个喂给沈飞白一个,分着把它吃完了。

  沈飞白安静的洗着碗,厨房里一时只能听到碗筷碰撞的声音。

  突然,沈飞白偏头看向温阳。

  温阳察觉到他的动静,也抬头看着他,“怎么了?”

  “你喜欢的人,会做饭吗?”沈飞白问。

  温阳愣了愣,看着沈飞白,然后点了点头。

52书库推荐浏览: 醉饮长歌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