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不过夕阳蓝/当老头子爱上老头子_莫里【完结】

  《当老头子爱上老头子》弃妇A

  文案

  这文说庸俗了,是这么一个故事——他爱她,他也爱她,结果等她挂掉之后,他和他相爱了!

  这文说脱俗了,就是俩老头子的夕阳红故事。

  这是《当死变态爱上死变态》的番外(?),会想要写这文是因为一个读者在《死变态》下面的回帖——“我怎么觉得那个看门的老大爷和老教授之间有暧昧啊……”(大意是这样),然后我就华丽丽的有了FEELING,这文也就应运而生。

  此文走的是甜文幸福文路线,没有乱七八糟的搞怪,就是平淡的笑料而已。虽然肯定有一些读者不能接受两老头曾经喜欢过女的,但是……请大家把那个客场女当作一个拿着弓箭的丘比特吧!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 1 章

  别看吴大爷现在是孤单北半球,人家好歹也是结过婚的,娶得还是个资本家的女儿呢。

  吴大爷1950年生人,十五岁的时候到了当地一个富人家里照顾花园,那时候吴大爷——哦,好吧,那时候吴小帅青春年少,血气方刚,也没有什么资本家不资本家的概念,就觉得人家家里富,待遇也好,而且……而且那小姐也是水灵灵的一枚,怎么看怎么觉得温柔可人漂亮美丽。

  ——说白了,吴小帅看上了人家富家小姐。

  他看上了人家,人家自然是看不上他。再说了,那小姐有个门当户对的男朋友,家里也挺有钱的,俩人的交往是在父母同意下才开始的,就等着什么时候结婚了。

  那小伙子姓陈,是个文化人,学艺术的。吴小帅不懂什么是艺术,在他的感觉中就是画些画之类的,总之是个没什么出息的工作。可是人家小姐就喜欢这种儒雅的调调,早就在心里决定好了非卿不嫁。吴小帅在心里撇撇嘴,对那个什么陈少爷是越发看不上眼了。

  ※

  1966年闹起了文革,吴小帅觉得那玩意就是一堆学生在那里瞎闹,也不嫌烦人。他虽然没上过学,不懂文化,但是好歹知道啥叫“尊师重道”,他就是看不惯那些学生欺负老师,简直就是群白眼狼!

  文革开始了没有多长时间,吴小帅他妈就来找他了。

  “妈?你怎么来了?”吴小帅真的是挺惊讶,他母亲是那种传统妇女(当然不是巴基斯坦的),成天就是在家带孩子煮饭收拾屋子,一般都不出门的。吴小帅赶忙抬头望天,看看有没有猪在飞。

  “儿啊,赶快跟娘回家吧!”他妈开口就是这么一句,震的吴小帅呆了。

  “为啥啊?”吴小帅赶忙问道。

  他妈瞪了他一眼,又忽然神情哀怨了起来:“儿啊,都是我的错……妈妈不该让你来这个地方讨生活!”

  说着说着,他妈流下了泪来:“我当初只是看这里待遇好,就非让你爸托关系给你弄进来……可是没多想为啥这里这么有钱……”

  “为啥啊?”吴小帅还是这句话。他在这里干了一年多都不知道为什么老爷子这么有钱,他妈一个妇道人家是怎么知道的?

  “这都是……这都是……”他妈掩面而哭,泣不成声。

  吴小帅心想:难不成是拐卖人口?贩卖妇女儿童?——要不然他妈的反应咋这么大呢?极有可能是拐了家里的亲戚了……也不知道是他爸那边的还是他妈那边的,是姨啊姑啊还是婶啊……好吧,婶子不大可能,就那长相完全看不出来是个女的。那就是姨……可是他有好多姨啊……就在吴小帅掰着手指头算他有多少个姨的时候,他妈一把紧抓住他的手:“这就是……这就是……资本主义啊……”

  他妈颤抖的突出了几个字,又开始嘤嘤哭泣。

  吴小帅脸立马变了。

  生在建国之后一年的吴小帅,自然是明白我国的人民的最高理想是实现共产主义,虽然他们现在还是仍然停留在社会主义阶段,但是还是可以在世界上立于不败之地(?)!而社会主义的最主要敌人是什么——资本主义啊!!

  他妈渐渐停下哭泣,抽泣的说:“今你哥回来跟我说,让你赶快回家,咱要和搞资本主义的资本家划清关系!!你是祖国的花朵,怎能受资本主义的荼毒??儿啊,赶快辞了工作,跟我回家吧……”

  吴小帅身为祖国的花朵,国家未来的栋梁,自然是知道回到家里是最好的方法,可是他发现——他不行,他舍不下那犹如娇嫩的花朵的小姐啊!

  吴小帅摇头:“妈……我,不回去……”

  他妈没有想到一向听话的小儿子居然会拒绝他,哭得稀里哗啦稀里哗啦的,但他一个女人家家的怎么能拉的住一个十七岁的男孩子?只能一步一回头的离开了。

  ※

  后来小帅的爸爸哥哥也过来找过他,都被他挡回去了。他爸早些年当过兵,是毛主席的坚决拥护者,看到儿子这么拧,一气之下一巴掌就删了过去,气愤的大喊:“竖子!(?)竖子!(?)老子我是怎么教导你的!!毛主席的话你居然不听!你难道不想实现共产主义了吗?!你这个社会主义的败类!你这个挖社会主义墙角的小人!!”

  吴小帅也拧:“我就是要留下!我就是要留下!老爷夫人小姐都是好人,才不是什么资本家!”

  他爸终于是气急了:“滚吧!滚吧!我以后再也没有你这个儿子!你这个资本主义的走狗!民族的耻辱!!我以后再也没有你这个儿子!!”说罢,拉着他哥就愤愤离开。

  吴小帅年纪小,做什么都凭一股热气,正在气头上的他连俩人的背影都没有看,直接跺脚回了下人房。他却没有想到,这是他最后一次看到活生生的亲人,最后一次和他们对话。

  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自然不必多说,文革批的都是那些人可能很多人不是很清楚,但是文人、资本家是不管怎么逃也逃不掉的。

  那个陈少爷家里已经被批的四分五裂,他们在中国肯定是呆不下去了,人家有门道,偷偷联系了渡船,准备偷渡美国。

  陈少爷临走的时候在小姐房里呆了一夜,最后就留下了两个字:“等我。”

  ※

  小姐家也保不住了,最后老爷子老夫人都是死在了批斗台上,独留下一个没有成年的小姐。在被批斗的过程中,那小姐渐渐的枯萎了——枯萎,这是个最好的形容词。

  一个女孩子,孤苦无依,还是资本家的女儿,若是没有人伸出援手,可以说是必死无疑了。

  吴小帅就在这个时候站了出来:“小姐,我喜欢你,请你嫁给我吧。”

  那小姐的身份,终于从“资本家的女儿”变成了“贫农”。

  第 2 章

  文革十年,结婚十年,吴小帅没有碰那小姐一根头发。不是吴小帅有君子风度,而是每当吴小帅想要和小姐有进一步接触的时候,那小姐便会止不住的哭泣。

  ——小姐在为陈少爷守身。

  吴爸爸从小就教育吴小帅,有了老婆就不能再碰别的女人,所以吴小帅也从来不外出找女人。

  在那个结婚很早的年代,二十六岁的处男真的几乎可以说是绝种了。

  可是吴小帅不悔。f

  小姐出身好,从来没有做过任何工作,吴小帅就在每天工作完之后给小姐做饭洗衣服,伺候的人家好好的,就盼望着哪天可以用自己的真心打动小姐。

  却没有想到真的成功了。

  1976年的十二月,他们十周年的结婚纪念日,当时文革刚刚结束,这标志着以后不论是文人或是资本家都不会再受到迫害——咳,说回来。

  1976年十二月,他们十周年的结婚纪念日,俩人喝了点酒,“庆祝”了一番。借着酒劲,向来很规矩的吴小帅抱住了那小姐,本以为会被推开,但是没有想到小姐虽然全身在颤抖,却仍然乖乖的呆在吴小帅的怀里。

  这默认般的动作是什么意思自然是不言而喻。

  ※

  那是吴小帅的第一次,虽然很激动,但也知道分寸,而且小姐对这种事情并不是很喜欢,一直皱着眉头好像是在忍耐。吴小帅于心不忍,终于是草草两次就偃旗息鼓了。

  完事之后他把小姐抱在怀里,心里琢磨着:十年了,再怎么着父亲也该消气了,找个日子带她回家看看吧。

  ※

  第二天早上醒后小姐却是失去了踪影,衣服用品什么都在,唯独就是缺了那件被小姐压在箱底的婚纱——那还是十年之前做的,当时小姐已经与陈少爷谈婚论嫁,小姐想要个西式婚礼,那婚纱就是陈少爷送给小姐的礼物。自从陈少爷离开,小姐就一直把那婚纱当作宝贝。

查看更多: 莫里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