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字柜中_莫里【完结】

  书名:待字柜中

  作者:莫里

  受是小学的体育老师,他觉得自己“有问题”,明明外表健气阳光私下却很细腻喜欢可爱的小东西,还不自觉的注意其他男性的身体!他隐隐想要踏出这一步却不敢打破冰层。就在这时,新来的男医务室老师向他发出了邀请:“你是同道中人吧?寂寞的话不如让我给你做个身体检查?”

  一个是花名在外从不洁身自好的小攻,一个是一直对自己内心的渴望踌躇不前的小受。一个只当是□游戏,一个是下定决心想要尝试一次后就绝了念想……这俩人真能走到一起吗?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沈希堂之所以从原本工资很高、福利一流、说出去也非常体面的国家级医院里辞职,入驻这所私立小学的医务室,一共有三个理由。首先,他受够了大医院里面没完没了的勾心斗角和复杂无比的人事关系;其次,这所私立小学的工资很不错,上下班有班车接送,在职期间还分配单身公寓;第三,他在看诊时没忍住对患者出了手,两个人在诊室里正亲的难分难舍的时候被主任看到,所以他赶在主任炒他鱿鱼之前,先炒了对方鱿鱼。

  而现在……

  他双手插在白大褂的兜里,姿态优雅的倚坐在医务室的外飘窗上。透过干净明亮的窗户,他的视线投注在操场上那个穿着运动服正带着小朋友们做准备运动的阳光青年身上。

  一年级的小豆丁身高才刚过青年的腰部,一个个白嫩嫩俏生生的,精致的像是一排排瓷娃娃。简单的踢腿动作就做的横七竖八,远远望去群魔乱舞。一会儿这个说辛苦,坐地上耍赖不起来了;一会儿那个喊想家,仰着头哇哇大哭。沈希堂讨厌小孩子,如果这帮小坏蛋们撞进他手中,他绝对要狠狠整治他们。可现在在他们面前的是好脾气的青年,即使被十几个小魔头搞得焦头烂额,依旧笑眯眯的好声好气的哄劝。

  夏天阳光正热,青年后背的汗液浸湿了白色的T恤,勾勒出无比清楚的背脊曲线。因为他正弓着腰和不听话的小朋友讲道理,T恤顺着腰线上移,露出了一截小麦色的紧实肌肤。沈希堂的目光流连在青年的后腰处,嘴角跟着勾起了一丝势在必得的笑容。

  他现在,找到第四个理由了。

  =======

  徐乐阳在教师食堂里,终于见到了最近引得众位年轻女教师春心萌动的话题校医。

  那个人看上去比他大一些,大约在三十岁上下,长得确实很周正,但最引人注意的还是他身上那股有些懒散的味道。因为是午休期间,他并没有穿着他具有代表性的白大褂,但是作为这所小学中为数不多的男性成员,他还是在一踏入餐厅时,吸引了绝大多数人的注意。

  原本坐在徐乐阳正对面叽叽喳喳的钱桂春忽然住了嘴,手舞足蹈飞在半空中的手也乖乖放回了桌上,她拢拢头发,一脸局促的问他:“你看我现在怎么样?”

  看着这位从幼儿园起就男孩子性格的青梅竹马,徐乐阳明智的选择不说实话。他转过头望向人群中心的沈希堂,原本只是想偷偷打量一下,却一不小心与对方对上了视线。

  那是怎样的目光啊……

  徐乐阳全身一震,嘴巴微微张开,满脸的呆滞都被沈希堂尽收眼底。徐乐阳从没见过如此具有侵略性的眼神,□裸急切切,像是下一秒就要扑上来把他剥光,让他的一切秘密都暴露在阳光之下。可与那个危险的目光相比,沈希堂的嘴角却带着笑意,一张嘴可能就会吐出甜言蜜语。年纪轻轻的女教师们围绕在他身边,就像是娇嫩的绿叶拱卫着一朵高挺骄傲的花朵,可是在令众人沉迷的外表之下,这朵花却在散发着致命的香气。

  而这充满攻击性的一面,只有徐乐阳看到了。

  明知道自己应该避其锋芒,可徐乐阳却控制不住的把自己的视线钉在对方身上,他用眼神一寸寸的扫描着对方挺阔的胸膛和有力的双臂,一种难以解释的战栗感顺着脊柱爬升到头顶。

  他用尽自己最大的力气命令自己转回脑袋,可是他盯着钱桂春开开合合说个不停的嘴巴,就像是失聪了一般,无法听进任何词句。过了许久,他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桂花,他就是沈希堂吗?”

  钱桂春不高兴的敲桌子:“跟你说过多少次,不要叫我小名!”可是转眼又变了表情:“是啊,他就是沈校医……怎么样,是不是特别有魅力?”

  徐乐阳放在桌下的左手攥成了拳头,手心里满满都是汗。他点点头,着魔似地说了实话:“是的,他很有魅力。”

  ☆、第2章

  那个眼神一直留在徐乐阳脑中,每一分每一秒都勾着他回忆那人的声音、体格、模样、动作,让他魂不守舍。下午本应该是二年级的体育课,他却浑浑噩噩找不到状态,只得让大家自由活动。可他还没清闲多久,一个小姑娘就在跳皮筋时崴伤了脚,本来就是家长放在手心里宠着的小公主,眼看着她自己的脚腕肿起来,小姑娘的眼泪啪啦啪啦的落了满地。

  徐乐阳吓得一把抱起她就往医务室狂奔,一边跑一边给她抹眼泪。作为一所私立小学的体育老师,他深知这些小朋友们的家长是他绝对得罪不起的,而且他上课时间却在走神,本来一切责任就在他身上。可是偏偏……他现在就要去见那个导致一切的罪魁祸首。

  当徐乐阳跑着小姑娘闯进医务室的时候,沈希堂早就准备好了活血化瘀的药膏和冰敷的冰枕,他并没有多说废话,而是轻手轻脚的从徐乐阳手中接过小姑娘,然后像是抱着公主一般把她缓缓放在了病床上。放大的俊脸完完整整的出现在小姑娘视线中,让这个刚才还哭哭啼啼的小丫头顿时住了嘴、红了脸,拉着他的衣襟不肯放手。

  “沈老师……”她羞答答的唤,还没有沈希堂巴掌大的小脚被他握在手中,小心翼翼的转动着,这时的沈希堂看上去异常温柔。

  现在的孩子都早熟,不过才小学二年级,见到帅哥老师就会脸红心跳了。徐乐阳说不出心里什么感受,他只是盯着被沈希堂握在手中的小脚,忽然开始幻想起自己脚腕受伤的样子。

  沈希堂当然察觉到徐乐阳投注在自己后背的视线,但是他却故意不理会,而是有耐心的哄着小病人:“乖,让老师看看有没有伤到骨头。”

  小丫头使劲点头,整张脸羞得通红。

  检查完毕,原来她只是扭了一下,没有伤到骨头也没有伤到筋,虽然今天晚上回家时会痛苦一些,但好好休息一晚,明天就会没事了。沈希堂拿出早准备好的冰枕替小姑娘冷敷,嘴中不住劝慰着她,直到她困意绵绵的陷入梦乡。

  而与之相比,从头到尾沈希堂都没有和徐乐阳说过一个字,这番动作让徐乐阳的心就像是在火上烤一般。他站在一旁,无法停止住自己冒昧的盯视着对方的行为,他用视线一遍遍描绘着沈希堂的轮廓,仔细注意沈希堂每次喉结滚动时的小小动作。

  徐乐阳知道,自己又“犯病”了。

  他的高中时代是在男校度过的,而这种“病”也是在那个时候沾染上的。他会不由自主的注意比他更强壮的男生背影,晚上躺在被窝里还会幻想校草对他笑的模样……他会在意球场们男生赤`裸的上身,他会因为好哥们与他共用一个水壶而脸红心跳。甚至当他“病入膏肓”之际,他还做出躲在男厕所隔间里偷窥好友小便时露出的生`殖`器的举动……

  而他之后考上的体育学院,更是一个男性荷尔蒙的集中地。他曾以为他会“病死”在那里,空气中飘散着对他充满着致命吸引力同时也是致命毒素的男人体味,但是所幸,他扛过来了。他选择进入一所私立小学,在这里,他是除了保安、看门大爷、校长之外唯一的男性。他以为他的病不会再犯……可是现在,在面对着沈希堂时,他的心又一次不受控制了。

  沈希堂回头时,发现徐乐阳正紧贴着自己站着。徐乐阳被忽然回身的他吓了一跳,赶忙退后三步,眼睛也不敢再黏在对方身上,像是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转向了一边。

  沈希堂不动声色的瞅着他,半晌才道:“徐老师,你看起来很热,出了很多汗的样子。”

  他既没有问小姑娘是什么受伤的、也没有指责徐乐阳工作的失误,反而说起了一个无关的话题。

  “还、还好吧。”徐乐阳下意识的撩起自己的T恤下摆,半弯下腰擦了擦汗。他不知道他那只露出了两三秒的漂亮腹肌让沈希堂的呼吸都乱了一拍。

  徐乐阳想要打破诊室里沉闷的气氛,绞尽脑汁想着话题:“沈老师,你怎么知道她的脚扭到了啊,我抱她进来的时候发现你连药膏都准备好了。”

查看更多: 莫里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