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们儿孩子热炕头_莫里【完结】

  爷们儿孩子热炕头

  作者:莫里

  文案:

  突发拟人短篇XD。鸡血上脑的产物。

  我不是东北人,只是在东北上学,如果有什么说的不对的地方,欢迎东北妹子们指正^_^

  欣赏东北的纯爷们的爽利。咱不搞你爱我你不爱我这种虚的,咱就爱爽利。

  攻攻文。

  熊熊文。

  口字胡要有。圆寸要有。啤酒肚要有。膀大腰圆要有。好吃的好喝的要有。

  搜索关键字:主角:纪达,胡国东┃配角:胡国程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一章

  没到过东北的人,想象不出这里零下三十度大雪纷飞的美景。

  而这片沃土上养育出来的东北爷们,勇敢,热情,爽快,敢爱敢恨,说一是一,甚至有的还带着一身匪气。

  而纪达,正是这样的纯正东北人。

  他生在吉林的省会长春,打小吃的是东北平原上种出来的白花花的大米,咬的是四指膘的猪肉,喝的是洮南香,冬天见的是没到小腿的大雪。

  他从小就壮,虎背熊腰,一双眼睛跟狼似地,总在学校里头惹是生非。今天打了这个,明天削了那个,没一个老师喜欢他。倒是附近几所学校里的坏孩子们都奉他为老大,每个月都给他供不少零花钱。

  为这,他爹没少打过他的屁股,可是他状的跟头小牛似地,上午打完,下午就提上裤子又出去耍,久而久之他爹也不管他了。等一过了十六岁,他怀里揣着过年攒下来的那几十块钱压岁钱,趁着天没亮便跟着同村去南方打工的人跑了。

  他爹差点气出心脏病来,偏偏家里就这么一根独苗,也只能嘴上骂骂了事。

  过了几年,大年三十的晚上,纪达蓬头垢面的出现在院子外面,浑身埋汰的很,衣服薄的跟纸似地,裤子破破烂烂,波棱盖都卡秃噜皮了。他整个人在零下四十度的天气里抖得跟筛糠一下,冻得嘴唇都青了。

  他爸妈吓得赶快把他扛到炕上,给他裹上棉袄,又端来热水,可是他一句话都不说,就失魂落魄的坐在炕上。

  他爸急了,一巴掌扇过去,拎着他脖领子问他还长没长鸡巴,长了就他妈给他回话。

  他妈心疼,赶快端过来一大碗白花花的米饭,上面满满的盖上一层香喷喷的酸菜白肉。

  望着面前这晶莹剔透的肉,白中泛黄的菜,鼻子中闻着的是饭菜扑鼻的香味。他再看看面前殷切看着他的母亲和白了双鬓的父亲,他哇的一声像个孩子一样哭了出来。

  他说,爸妈,我这辈子都杵东北不离开了。

  说完他抄起筷子,一边哭着一边往嘴里开始扒饭。

  从此以后,他确实如他所说的那样,除非必要,他再也没离开过东北,而且再也没有哭过。

  ******

  实际上,纪达曾经在南方混的很不错,可就在他以为自己能风风光光的衣锦还乡之时,却被他当时的婆娘背后捅了一刀,所有的钱财都被卷跑,连一身正经衣服都没给他留下。他知道在这个温度下,如果在户外睡着了就再也醒不过来,所以他愣是三天三夜没睡,从他被扔下的火车站,一路沿着铁轨走回了长春。

  从那时起,纪达就再没想过什么情情爱爱的事情,一心扑到了工作上。

  他老老实实的听他爸的话,收了性子,进了家小汽修厂干汽修,后来居然还真让他做出点门道来,还挺受老板重用。

  又过了几年,老板不干了,他就干脆盘了下来自己做。因为他很讲义气,为人又踏实沉默,伙计们都挺信服他的。渐渐的他的汽修厂做的越来越大,后来甚至还兼并了附近的其他小厂子,最终成为了当地还算赫赫有名的小老板一名。

  按理说他这日子过的挺滋润,35岁小老板,身高一米八体重一百八,块儿大有安全感,长得端正阳刚。有房有车有产业,可是他没女人啊。

  他爸妈这叫一个急啊,给他安排了无数次相亲,但是他全都借口以工作忙推了。

  理由很简单,答案很明确:女人是蛇蝎,他是再也不打算碰了。

  注:

  四指膘的猪肉:肥膘有四根手指并在一起那么厚的猪肉。

  洮南香:吉林名酒?

  埋汰:脏

  波棱盖都卡秃噜皮了:波棱盖,膝盖;卡秃噜皮,蹭破皮。

  哦对了,酸菜白肉中的酸菜是东北酸菜,白中泛黄。不是四川酸菜哦,四川妹子们不要误会呀。

  第二章

  纪达在长春买了不少房子,就当投资地产了。一般人买了这么多房子,肯定是一房子养一小蜜,结果他套套都装修精美,然后空着。平日里没事,就这间房子住几天,那间房子住几天。反正他手底下分公司多,基本上哪家分公司旁边都有套房子。

  这日他开车从净月区出来,直奔高新技术区,他在那谈了个工程,今天就是去签合约的。别看他是干汽修的,但是还是有门路能捣鼓点汽车,长春一汽就在他们旁边,他一发小儿在里面混得不错。

  具体事宜早就谈清楚了,他到那儿又和合作方看了遍合约,见没啥问题,就爽快的签完了。

  他一想到这一手合约下去,就能净赚不少,当即笑得更是开怀。

  签完约自然要去吃一顿,合作方也是个爽快人,没搞虚的,就在附近的一家菜馆里解决了。东西不贵,量还大,他们上了两瓶白的,约好不喝完不准走。

  纪达的酒量是从小就练出来的,那可海了去了,但是合作方肚子上那点啤酒肚也不是摆设。二人你一杯我一杯的喝了蛮久,桌子上的菜也就动了一半。

  一瓶白酒下去,纪达的脸上也有点冒火。虽然还不到醉的程度,但是喝了这么多还开车简直就是找死。

  他站在菜馆前面,掏出手机看了看,发现这都晚上十点多了,他是个体贴下属的老板,若是他想打电话叫个人给他过来开车,也不是不行,就是太晚了有点折腾。

  就在他用他还算清醒的头脑思考的时候,一辆出租车停到了他面前。

  诶?这出租车还真有眼力界儿啊。

  这么想着,纪达伸手就要开车门。

  可谁知这个时候,一道有点沙哑的少年人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诶诶诶,你干嘛啊,这是我哥打的车!”一边说着,那人一边扒拉了一下纪达的肩膀。

  纪达本来就喝的五迷三道的,被他这么一弄,身子晃了晃差点摔了,那火气也就上来了。

  要隔平时,纪达没那么大火,可今天喝的有点多,再加上少年说话口气太冲,他听着就不大舒服了。

  “哪他妈来的小犊子?这车停我面前了,那就是过来接我的!”纪达挺着个肚子,眉头皱着,也看不清少年的脸。

  那男孩看来不善口才,被他一通抢白,话都说不利索了。

  而就这时,一道粗犷的声音响起:“程子,闭嘴。”说着,一个年岁身量和纪达差不多的男人从后面匆匆赶来,他身上穿着普通的皮夹克牛仔裤,理着个圆寸,鼻子上架了副金丝边眼镜,看上去也是个文化人。

  “这位大兄弟,这车停你前面了,就是你的。我和我弟再打一辆。”来者把那名叫程子的少年拉到自己身边,一副息事宁人的态度。

  听到他说话,扶着车门的纪达想了想,开头道:“听你说话,不是长春本地人吧?”

  那男人笑了:“哈尔滨的。”配上他鼻梁上的眼镜,他笑起来倒是有点文气。

  “来长春干嘛啊。”

  “出差,顺便送我弟弟开学。”

  现在正是十一长假阶段,第二天高校就该开学了。

  “哪个学校啊?”

  那少年抢先一句:“你管的着嘛!”

  纪达斜睨着他:“我跟你哥说话呢,你插什么嘴。”

  男人又道:“就是前进大街的那个。”

  “哦,好学校啊。”纪达低着头一琢磨,自己在那附近也有一套房,晚上睡那儿也可以。“那行,上来吧。”

  “啊?”这次少年没有反应过来。

  “丫蛋儿,愣着干嘛呢,上来呗,咱一路,就把你俩送你学校去了。”这大晚上也不好打车,再晚少年他们学校该不让进了。

  “你才丫蛋儿!”少年气的跳脚,他是有点瘦弱,但是哪里像个姑娘了啊。

  他哥哥倒是好脾气,推着少年进了副驾驶座,然后又把行李塞进行李箱,这才跟着纪达坐进了后座。

  少年坐在前座,不明白哥哥为什么要跟这么一个老流氓挤在一起,气的腮帮子都鼓起来,看着窗外的景色不吭声。

  男人和纪达都很壮,身高差不多,肚子也不小,挤在小小的后座,腿都碰到了一起。

52书库推荐浏览: 莫里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