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巫师_小A仔/桔桔/罗莲【完结】

  小巫师 BY 小A仔/桔桔

  引用网友简介:

  小攻项锐辚因为失恋来到小受巫琛工作的地方散心。

  两人在相处过程中,互相产生了好感。

  然而,小攻认为小受误把友情当成爱情,不敢接受他的感情。

  经过小受不懈的努力。最终HAPPY ENDING。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1

  五月中旬的长沙已经闷得像个蒸笼,正午的时候更是热浪逼人,项锐辚一下飞机,就直奔预订的酒店,洗澡吃饭,然后躺在床上吹冷气。

  虽然壮硕的体格以及过人的精力让他并不惧怕外头的烈日炎炎,但是由于刚结束了一段颇耗体力的旅行,他可没什么兴趣出去烤人肉干。

  从旅行包里翻出旅游攻略,翻到“凤凰民宿”那一页,对着满篇密密麻麻的民宿简介和电话号码,项锐辚懒洋洋地掏出手机,随便挑了个名字顺眼的,打电话过去预订房间。

  接电话的是个声音很清朗的少年,热情又淳朴,告诉了他最简单的乘车路线,最后还叮嘱:“我姓巫,叫巫琛,你到了虹桥就打电话给我,我去接你哦!”

  由于黄金周已经过去,而暑期的学生潮还没到来,房间很好订,临江的客房任他挑。项锐辚挂断电话,想起对方不厌其烦地提醒他一定不要被拉客的私车司机骗到,他就觉得好笑,心想如果这小鬼看到他的尊容就不会这么想了。

  有过把小孩子吓哭的经历,所以项锐辚知道自己的长相与慈眉善目沾不上边,即使半夜穿过治安混乱的巷子,也没有哪个扒手或劫匪敢打他的主意,一八五的身高以及常年运动练就的结实体魄,让他站出来像一座黑铁塔,光看看就觉得很有压迫感,再加上不苟言笑的严肃脸庞,鼻高眉粗,一脸不怒自威的气势,除非谁活得不耐烦了才会想在太岁头上动土。

  老实说,他并不丑,甚至可以称得上英俊,而且这种粗犷硬朗的长相和健硕的体格在GAY圈里很吃得开。当他还是个直男的时候,不少GAY都想把他掰弯,还有很多年轻漂亮的小男人想和他一度春风——用他们的话说就是:光幻想被这样强壮的男人压在身下就爽得要射出来。可是当他也变成GAY之后,那个掰弯他的男人却抽身而退,从这个圈子里悄然撤离。

  也许这种见不得光的关系,注定要比别人多些分分合合的感伤,项锐辚把资料收起来,盖上被子养精蓄锐。所有的伤痛都过去了,没有必要再无休无止地回味它,他现在需要的是休息。

  睡了一下午,起床吃过晚饭之后,他退了房,到火车站乘车往吉首。

  按照攻略上以及民宿那小鬼的指点,要第二天早晨才到吉首,然后坐长途车到凤凰,再乘出租车到古城区的虹桥下——虽然这种程度的行程对于已踏遍中国大半河山的项锐辚来说只是小菜一碟,但是他在吉首车站下火车的时候,仍然有些疑惑,自己怎么会突然一时兴起要跑去那个偏远又空寂的小小边城。

  车站广场上有不少私车车主在拉客,不过没人上来跟他搭讪,项锐辚提着行李,一路顺利地坐上长途车,沿途的风景还算赏心悦目,在青山碧水间行驶了一个多小时,到终点站之后他叫了辆出租车,直奔虹桥。

  路程很短,还没抽完一支烟,车子停到虹桥,近年来在旅游爱好者中名气大噪的凤凰古城终于到了。

  他突然有叫车掉头回去的冲动,立在桥上,下面狭窄蜿蜒的街巷、高低不平的石板路、古老朴拙的建筑尽收眼底,项锐辚摁灭了烟头,对这种质朴得几乎是粗陋的地方没什么好感,他喜欢美景如画的山川湖泊,也喜欢精巧细致的园林碑雕,而眼下这座朴实无华的小小古城,在他眼里就好像一个姿色平平的女子,低调而羞涩。

  不过既然来了,休息一下也好,他掏手机给巫琛打电话,那小鬼的声音满漾着笑意,说:“你在桥头等我,我马上过去!”

  挂掉电话没两分钟,一个气喘吁吁的少年停在他面前,对他上下端详,犹犹豫豫地问:“请问,您是……项先生吗?”

  他挑眉:“巫琛?”

  逆光而立的高大男人如神祗一般的威严冷酷,让巫琛不禁生出几分惧意,他吞了口口水,怯怯地说:“是、是我,我马上、马上带您去客栈。”

  这小鬼像刚摘下来的野山楂一样稚嫩生涩,不过也有可能是自己这张离和善可亲还差十万八千里的脸把他吓到了,项锐辚对这种情况早习以为常,拎起背包,跟上少年的脚步。

  巫琛领着他下了石阶,穿过曲折的街道,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好奇地看着他,问:“项先生一个人来旅游?”

  “嗯。”项锐辚点点头,巫琛又问:“那,打算住几天?”

  项锐辚很想说明天就走,不过对着少年充满期待与热情的眼神,他不忍心说这种打击人的话,于是含含糊糊地回答:“看情况吧。”

  见鬼了,他不是容易心软的人,脾气更是像他的名字一样,坚硬锐利,强悍果决,绝不拖泥带水,可是为什么看到对方纯真中带着羞涩的笑容,竟然一句硬话都说不出来?

  难道这个停伫在时光之后的陈旧小城,把他的一身棱角都消磨掉了吗?

  “哦~”巫琛眨了眨眼睛,小心翼翼地问:“你喜欢凤凰吗?闻名已久?”

  项锐辚皱起眉头,一张脸更是显得凶巴巴,思忖了片刻,还是不忍心说实话,于是他继续含糊以对:“还好。”

  巫琛听出他言下之意,表情有些失落,低声问:“那、那你是怎么想到来凤凰玩的?”

  项锐辚被这小鬼锲而不舍的精神逗笑了,半开玩笑地回答:“如果我说想找个鸟不生蛋的偏远地方修身养性,你会不会相信?”

  其实真正原因是他刚刚穿越藏北草原,回到拉萨市区吃快餐的时候,邻桌一个刚从凤凰游玩归来的女人呈花痴状大赞这座边城,描述得天花乱坠美不胜收,如人间仙境世外桃源一般——当时他大概脑袋有些缺氧,于是冲动之下,决定跑到这里来领略古城风采顺便休养生息。

  而现在,项锐辚已经开始后悔误听人言了。

  他笑起来真好看。僵硬如岩石的面容被淡淡的温柔所笼罩,虽然转瞬即逝,也足以让少年心头小鹿乱撞,小麦色的脸颊泛起浅浅的红晕。

  先前的拘谨渐渐消失,发现对方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凶恶,巫琛手舞足蹈地建议:“那你明天要不要跟我的团去乌龙山玩,尝尝当土匪的感觉?”

  “你的团?”项锐辚有些吃惊,巫琛用力点头,绽开一个灿烂得让人目眩的笑容,说:“我是导游啊,每星期两次带团去乌龙山和老洞,你也一起去玩嘛,很好玩的,而且算你优惠哦!”

  他原本打算明天就跟这里说拜拜的,结果在巫琛小动物一般的恳求视线下怎么也无法拒绝,项锐辚面无表情地点点头,说:“我还以为你在客栈工作。”

  “这么说也没错啦!”巫琛显然很开心,拉着他紧走几步,来到一座吊脚楼前,说:“我阿婶开客栈,我住在这里,有时间当然要帮忙喽!”

  由于近年来到凤凰的游人渐多,许多人家把住宅翻修扩建,改造成家庭旅馆,而临江的吊脚楼,也在内部装修一新,彩电冷气卫生间一应俱全,只有门窗露台还留着全木建筑的原始韵味。

  巫琛的阿婶是个微微发福的中年妇人,笑容淳朴,给他办了入住登记之后,叫巫琛招呼客人。

  巫琛带他上楼,还热心地要帮他提行李,项锐辚看看对方比自己细一半的手腕,谢绝了他的好意。

  “那个……项先生,我下午还要去和几个散客敲定时间,如果能早点回来,可以陪你四处逛逛。”巫琛把钥匙交给他,目不转睛地看着他,项锐辚以为他在说客气话,没怎么当真,说:“谢谢你了,我想先休息一下。”

  “哦……”巫琛闪闪发亮的大眼睛有几分黯然,说:“那、那不打扰你了,再见。”

  “再见。”他话音还没落,那小鬼已经转身蹬蹬蹬地跑下楼,项锐辚摸摸脸,心想他有那么可怕吗?怎么巫琛前一刻还好好的,下一刻却像小鬼见了阎罗王?

  意识到放了太多关注在一个素昧平生的少年身上,项锐辚关上房门,把这些琐碎的无用思绪关在外头,打开行李包,洗澡换衣服,然后出门随便找家菜馆解决了午餐,又回到客栈躺着休息。

  2

  阳台下是缓缓流过的沱江水,几艘游船荡漾在江面上,并不宽阔的沱江两岸全是家庭客栈,一座座小巧别致的吊脚楼倒映在碧波里,显得婷婷玉立。江上有人在唱山歌,清朗嘹亮的声音随着微风飘过来,虽然听不懂歌词,但是那种悠扬闲散的调子带着奇异的安抚人心的力量,让人渐渐放松,项锐辚闭上眼睛,在歌声中沉沉睡去。

52书库推荐浏览: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