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碎的关系_康楚【完结】

  《破碎的关系》BY康楚[历经风雨温馨结局]

  文案

  徐佑林,这个名字代表了樊晔一段不能被触及的过往。

  不容于世的关系终于引发了轩然大波,

  最后间接造成樊家二老骤然离世……

  这是一段比身体残疾更让樊昕难以面对的经历。

  为了赎罪,樊晔亲手打碎了自己的幸福。

  看着那满地的爱的碎片,徐佑林感到伤心、愤怒,却迟迟无法放弃。

  因为,他不知道要如何在没有樊晔的空气里呼吸。

  于是他像个小偷一样窥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但在屡次尝试之下却发现根本难以靠近。

  难道过往的浓情蜜意真的烟消云散了?

  他要如何修补这段破碎的关系?死缠烂打行不行?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康楚 破碎的关系

  楔子

  夏日的清晨,临近窗边的马路上传来各式嘈杂的声音。半夜两点才睡的人忍不住发出痛苦的呻吟:“佑林,把窗户关一下。”

  “哥……”

  睡在对面床上的樊昕唤了一声哥哥,不知该说什么好。

  意识到自己叫了谁的名字,樊晔瞬间清醒过来。徐佑林这个名字代表一段他不能触及的过往,同是男人却相爱五年,不容于世的关系引发了轩然大波,最后间接造成自己的父母因车祸而骤然离世……

  樊晔尴尬地对弟弟笑了笑,随即起身去了浴室。

  徐佑林,那个他曾经爱过,也是唯一爱过的人,如今已经彻底退出了他的人生,不应该再被记起。

  第一章

  站着镜子前,樊晔开始洗漱。用左手挤牙膏,左手刷牙,左手擦脸……每天,他都在利用这些细小的动作来训练曾经瘫痪的左半边身体,以增强它的灵活性。这样的生活已经过了四年,从最初的消极抵抗到如今的积极面对,樊晔已渐渐习惯了身体的残缺。

  四年前,他为了救弟弟樊昕而遭遇车祸,造成偏瘫。现在,他已经恢复了六七成。除了不能跑跳,左臂不能自行抬过肩膀,身体不能负重之外,已没什么大碍了。对于他来说,偏瘫造成的最大遗憾就是让他再也不能站在手术台上救死扶伤。医科大学高材生、最有前途的年轻外科医生,这样的头衔已是昨日黄花。

  人常说“幸福是相似的,而不幸则是各有各的不同”,可樊晔的不幸却全部与车祸有关。第一次车祸断送了他的理想与抱负,第二次车祸则是夺走了他的父母以及……樊晔甩了甩头,一遍遍告诉自己,早上叫出徐佑林的名字只是习惯使然,与其他原因无关。

  洗漱过后,樊晔吃了简单的早餐,与弟弟打过招呼便出门去上班。

  三年前,经过同学的介绍,他进了C城一家医学杂志社。除了日常的编辑工作,他还接下了社里国外医学资料、学术文章的翻译工作。昨晚他就是因为要翻译稿件而加班到两点。

  从家里走到杂志社大概要三十分钟的样子,工作以来,樊晔每次都是走着去上班。他不愿去乘车,因为接二连三的车祸让他对汽车心生恐惧。

  长时间的行走使他的左腿有些吃力,好在他的工作时间比较自由,除了每周必须去社里参加例会之外,其他时间他都可以在家里利用网络工作。

  去杂志社的路上要穿过一个社区的花园,樊晔喜欢那里的石子小路。路旁的夹竹桃树前几天已开出粉红的、白的花朵,淡雅的味道飘散在空气里很是迷人。但是只要一想到它剧毒的叶子与茎皮,樊晔就忍不住犯鸡皮疙瘩。

  “小樊啊,今天不开会怎么也来了?”负责校对的大姐是个热心肠。

  “刘姐早,我来送翻译稿的。”

  “这么快就翻完啦?你真是勤快。”

  “还好。”樊晔腼腆地笑笑,对于这么直接的称赞他总是不太能适应。

  “对了,大姐上次跟你说的事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什么事?”樊晔有些茫然。

  “就是给你介绍女朋友的事啊!”

  听到这句话,樊晔不自然地耸了耸肩膀。这大姐什么都好,就是有时热心得过头了,让人吃不消。

  “怎么?看不上吗?也是,女方的年纪是大了点,又没什么文化。不过,她好歹身强体健的,又没结婚,还很会照顾人。过日子还不就那么回事儿,像你这种身体情况也别太挑了……”

  “刘姐!”樊晔迅速打断了她的话,尴尬地说:“有时间再说吧,我现在赶着去办公室。”

  “哎呀,看我!大姐就是直肠子,你听着不舒服可别往心里去啊!我不是在说你残废的事……”

  “我不会的,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谢谢。”樊晔不在意地笑了笑。他是真的不在意,这样的话听得太多,他早就麻木了。

  坐到办公桌前,樊晔打开案头的稿件,很快埋首于文字间。

  杂志社的工作不用与太多人打交道,安静而平稳,十分符合樊晔的性格。他从小就不怎么活泼,内敛而自制,与弟弟樊昕刚好相反。

  口袋里的手机响起,是妹妹樊灵打来的。

  “喂。”

  “哥,我是灵灵。”

  “什么事?”

  “吴浩来这边出差,在悦凯餐厅搞了个同学聚会。你要不要去?”

  樊灵与樊晔是双胞兄妹,从小到大一直同班读书,吴浩是他们的大学同学。

  “我不去,你去吧。”

  “他难得过来,一起去见见吧。”

  “我……好吧。”

  “那好,我中午去接你。你在哪?”

  “我在杂志社。”

  樊晔其实并不想去,同学聚会,一定会提到那个人。可转念一想,反正不是在S城,根本没机会碰上。

  四年了,没有徐佑林的任何消息。即使再见面,也会形同陌路吧?

  樊晔揉了揉有些酸痛的左腿,心头浮起一抹怅然。

  ***

  下了樊灵的车,可怜的樊晔吐得一塌糊涂。

  “好点了吗?明明坐在后座,怎么还是难受成这个样子。”樊灵拍着哥哥的背,有些心疼。

  如果说父母的去世给樊家的儿女造成了心理阴影,那么樊晔无疑是最严重的一个。他现在只要乘坐汽车就会神经性呕吐,坐在前座甚至会引发肌肉痉挛。

  “你应该去看一看心理医生。”樊灵有些担忧。

  樊晔擦去嘴角的污物,说:“以后再说吧。”

  知道勉强不了哥哥,樊灵只好作罢。不多会儿,兄妹俩一前一后进了餐厅。

  悦凯餐厅是C城比较有名的中式餐厅,虽然档次不是最高,不过装修还算豪华。樊晔的白色T恤加蓝色水磨牛仔裤与这地方有些格格不入。转看樊灵一身偏中性的黑色小西服加一步窄裙,十足的白领丽人,两相对比让敏感的樊晔颇有些不自在。这几年他跟着弟弟樊昕一起,怎么舒适怎么穿,都不太记得西服领带是啥滋味了。

  “樊灵,樊晔!这边,这边。”隔得老远就听见吴浩大嗓门的召唤,整个餐厅的人都齐刷刷地将目光投向樊家兄妹。

  樊灵浅笑着,不急不徐地挥了挥手,走近后才对众人说:“好久不见啊!”

  樊晔跟着入座,轻轻点头附和。

  在座的共有十几人,一半以上是女士。虽然一起同学好几年,不过樊晔与她们并无太多的来往,所以十分生疏。男士这边还好,可是对于邻座的那一位他却完全没有印象。

  注意到樊晔打量的目光,对方回以一笑,说:“我叫原野,是吴浩的同事。”

  “我是樊晔,你好。”被对方轻易看穿心中的疑惑,樊晔有些不好意思。

  “呵呵,原野可是我上司,我公司的区域经理,黄金单身汉哦!”吴浩在一旁插话,故意做出献媚的表情,引得众人哄堂大笑。

  “什么黄金单身汉,你存心想让人笑掉大牙吗?”原野做出一副受不了的表情,轻松应对吴浩的调侃,完全没有上司的架子。

  “你没有在医院做了?”樊灵问吴浩。

  “早就没做了,我现在在做医药代理。”吴浩表情突然变得哀怨起来,“我又不像你和樊晔是大医院抢着要的高材生。我去的那个小医院吃不饱饿不死的,太浪费人生了。”

  樊晔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不知道如何解释自己不再是医生这回事。他出事后一直过着隐居式生活,所以很少人知道他的现状。

  这时,坐在一旁的李婷婷突然插话:“樊晔,你不是和徐佑林一起留在S城吗?怎么又回C城来了?”

52书库推荐浏览: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