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才能包 养你!_春溪笛晓【完结】

  《怎么才能包养你!》作者:春溪笛晓

  二货攻X属性未明受

  关键词:娱乐圈,包养,二。

  主角:裘非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01章

  裘非裹着格子长围巾打开门,不意外地看到对面门户大敞,地板上横七竖八地躺着一地的人。这天寒地冻地,这些人穿得还是那么清凉,甚至还有几个赤着胳膊的家伙,啧啧,那靡乱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裘非今年二十五岁,不咸不淡地谈过几次恋爱,男的女的都有,也都没有给他怦然心动的感觉。至于性,他看过很多,但完全没有亲身实践的欲望。

  作为华文音乐圈里小有名气的创作人,裘非的私生活干净到让人惊叹。

  因而对于对面那位经常呼朋唤友开轰趴的大少爷,裘非观感一直不太好。不过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裘非跟对方连招呼都没打过几个,自然也不会去干涉对方。

  这天是裘非的休息日,他照常回家吃了个饭,在老妈的指令下牵着孟德斯鸠——他老爸的爱犬外出溜达。

  裘非创作的歌很出名,他这个人却很低调,几乎没几个人知道他的长相。最近裘非有点苦恼,因为他的助理告诉他杜家二少好像对他很感兴趣,一直想私自调出公司内部的资料把他找出来。

  没错,这位杜家二少就是他老东家最小的儿子,从用来镀金的国外大学毕业已经两年有余,目前的副业是在杜氏里挂名领钱,正职是当个花天酒地的小纨绔。

  简单来说,这是个草包。

  而且非常凑巧,这个草包……是他的邻居。

  裘非带着孟德斯鸠去公园溜达了一圈,慢悠悠地走回家。经过一番旁敲侧击,他已经知道杜家二少找自己的原因,因为他想要追求一个小明星,结果对方提出“我要唱白柏的歌”这个条件。

  白柏是裘非写歌时署的名,当时他那影帝表哥表示要他起个朗朗上口、简单好记的名字,裘非就随手给他起了个。

  说实话,他能签上现在这种待遇优渥的合同,完全是沾了影帝表哥的光。白柏这个名字之所以能够打得那么响,完全是因为他家影帝表哥呼朋唤友来唱他的歌,还不是扎堆地唱,而是一个月来一位,连续搞了两年之后他想不出名都难了。

  影帝表哥一脸正色地拍拍他的肩:“表哥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事情的真相是裘非其实是前歌神的狂热粉丝,他入圈的梦想就是为前歌神写一首歌。可惜的是影帝表哥属于娱乐圈新生代,人脉没能扩展到半退隐的那一批人里面,而且裘非还有个天真无比的念想:他想要亲自、当面地邀请前歌神来唱自己的歌。

  为了这个念想,裘非不停地进行创作,而且力求每个曲子每首歌都是精品。他甚至涎着脸跟人打通关系,每次都亲自到场全程监督歌曲的录制——其龟毛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

  要不是有个影帝表哥撑着,而且也确实打造出了好几首流传度非常广、好评度也相当高的“名曲”,裘非得罪的人早就能装满一卡车了。

  裘非没有兴趣把自己的歌变成杜家二少追求美人儿的道具,他觉得这侮辱了自己的梦想,因而他让助理一再打点,绝对不能把自己的真实身份漏出去。

  在家舒舒服服地呆了一天,裘非开着车回到自己的住处兼工作室。就在裘非准备打开门的时候,突然瞅见了一团疑似人类的生物蜷缩在自己门口。

  裘非皱了皱眉,因为认出了这人正是住在自己对面的杜家二少。想到这人靡乱的私生活,裘非伸脚踢了踢对方:“你走错门了。”

  杜家二少呻吟一声,伸手扯自己的衣领:“热……”

  裘非:“……”

  裘非没有多少善心,直接绕过杜家二少打开门就要往里走。

  没想到杜家二少突然伸出两手抱紧了小腿:“顾顾别走,我很快就能找到白柏了。”

  裘非想要抽回自己的腿,杜家二少却变本加厉地在他裤子上擦起了眼泪:“别走!不就是个写歌的吗?拽什么拽?大哥也真是的,不就是个保密合约!那点儿违约金我还赔不起吗?顾顾我是真的喜欢你啊!”

  裘非听着杜家二少口齿不清的醉言醉语,有些发笑。对于纸醉金迷的娱乐圈来讲,能遇到杜家二少这种心性的家伙算是很不错了,可那个顾顾——好像是叫顾清吧,明显心挺大,杜家二少这种只能领点分红的败家子显然不在对方的选择范围之内。

  杜家二少想玩真爱就更糟糕了,在国内爆出同性恋情,岂不是等于自断前程吗?

  连这点事都看不清,真是可怜啊……

  不过……

  裘非用另一只脚再次踢了踢杜家二少的肩膀:“你再说一句话来听听,口齿清晰点儿。”

  杜家二少听到这个指令有点儿茫然,抬起头对上裘非那双漂亮的眼睛时下意识地问道:“那个……你、你叫什么名字?”耳根居然还慢慢地红了。

  裘非乐了。

  除了这杜家二少脸红的样子挺有趣之外,他还发现了另一个惊喜:杜家二少的声音居然跟前歌神有七分像。

  看来在实现梦想之前还可以过过干瘾……裘非摸着下巴思索起怎么诱拐杜家二少为自己的耳朵服务。

  啧,这家伙喜欢顾清是吧?

  第02章

  杜家二少醒来的时候天色蒙蒙亮,他迷茫地看着眼前陌生的环境,不知道自己到底身处何方。

  宿醉的感觉很不好受,杜二少揉揉额角,仔细回想昨天晚上自己到底遇到了什么,不会是……一夜情吧?他惊慌地往底下一看,自己居然真的是光溜溜的。

  杜二少惊恐了,他虽然爱玩,但一向洁身自好,从来不会出去打野食。而且他很有原则,眼下他正在追他家顾顾呢,得守身如玉!

  杜二少苦着脸回想了很久,怎么也想不起自己一夜情的对象是谁,连是男是女都记不清!他苦恼地抓抓头发,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裘非踏进房门时看到的就是纠结到抱着枕头在床上滚来滚去的杜二少。

  裘非:“……”

  谁来告诉他这个人到底几岁了?

  杜二少听到脚步声,胡乱地扯过被子把自己裹好,等瞅清楚裘非的模样时表情瞬间变得惊恐起来:“你你你……”

  瞧见杜二少那夸张的反应,裘非不由反省起来:难道自己长得很吓人?没道理啊,他表哥明明常常说“你浑身上下唯一的优点就是你那张脸还能看”。

  裘非微微地笑了起来:“你还好吧?”

  看到裘非好脾气的笑容,杜二少顿时有了责任感,他支支吾吾地说:“我……我会负责的!”

  裘非一愣,他这都还没使上劲,怎么杜二少已经摆出这种模样给他看?

  再瞅瞅杜二少那期期艾艾的模样,裘非马上就明白了:这家伙本来就常常跟人乱搞,这会儿恐怕是以为他把自己也“搞”了。

  裘非似笑非笑地瞅着杜二少一会儿,慢悠悠地问:“你准备怎么负责?”

  杜二少的脸蛋顿时纠结成苦瓜状,迟疑地说:“我给你钱?”

  裘非给自己倒了杯茶,轻轻抿了一口,微笑着引导:“我住在你对面,你觉得我缺不缺钱?”

  杜二少闻言震惊地打量着自己所处的房间,这格局确实跟自己家有点像,而且装潢得非常有格调,怎么看都比自己家要舒服。

  杜二少耷拉着脑袋:“不缺……等等!”他抬起头,“这是我家对面?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

  裘非说:“作息习惯不一样。”

  杜二少疑惑:“那你怎么认出我来了?”

  裘非不吝解答:“你家常常不关门。”

  杜二少:“……”

  杜二少更纠结了,他从来没遇到过这种事,一时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裘非不动声色地喝茶,直到杜二少坐立不安地扭来扭去,那光溜溜的身体在他眼前乱晃,他才开口说:“大家都是成年人,而且也都是男人,发生这种事不算什么。看你这么不自在,应该是有固定伴侣吧?害怕他发现?”

  一提到这个杜二少就难过了,他沮丧地说道:“还没追到手呢。”

  这才是正常的展开!裘非微笑起来,跟个知心大哥似的引导杜二少说起他感情遭挫的过程。

  杜二少心眼少,难得遇到个自愿当听众的人,顿时就跟竹筒倒豆子一样把心里的苦楚噼里啪啦地说了出来。

52书库推荐浏览: 春溪笛晓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