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我喜欢你你你_春溪笛晓/不游泳的鱼【CP完结+番外】

  《我、我我喜欢你你你》by不游泳的鱼

  文案:

  ……你哥

  原名:《我我我可以包包包包养你吗》

  响应号召改个小清新名儿(?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一

  比起黑巧克力色的套套,陆茸还是更喜欢草莓色的。

  可惜姜绍不喜欢戴。

  姜绍是陆茸包养的当红小鲜肉,最近正和影后闹绯闻,闹得轰轰烈烈,举国皆知。昨晚有人爆料说拍到影后去买戒指,底下一群人心疼影后,骂姜绍居然让影后一个人去,没担当!根本不是男人!

  “是、是、是真的吗?”陆茸搬出杂志,指着其中一页结结巴巴地问。

  姜绍扫了一眼,那上面写的正是“粉丝纷纷痛骂姜绍不是男人”。

  “我是不是男人,你不是最清楚吗?”姜绍扯松领带,露出一小片胸肌和漂亮的锁骨。

  陆茸红了脸。

  不管两个人做过多少次,看见姜绍的身体是他还是会害羞。

  他爸爸是星图娱乐的董事长,他每个月有很多很多零花钱,平时没什么花钱的地方,攒着攒着就攒了一大笔。

  后来……

  后来他遇到了姜绍。

  姜绍当时一酒瓶打爆了企图对他上下其手的煤老板的头,被抓进局子里。他悄悄塞钱把姜绍保了出来。他知道姜绍需要钱,紧张地问姜绍:“我我我可以包包包包包养你吗?”

  当时陆茸挺害怕的,害怕姜绍也抄起酒瓶打得他头破血流。

  但姜绍没有。

  姜绍答应了他。

  陆茸把存款列出来算了半天,没算出怎么给姜绍支付包养费比较好,索性一股脑儿转了一半钱给姜绍。

  姜绍是个很好很诚实的人——哪怕知道他们的钱已经变得一样多,姜绍也没有卷款跑路。

  现在姜绍成了娱乐圈的新晋影帝,人脉很广,钱已经比他多很多。

  但姜绍还是随传随到。

  陆茸有点感动。

  他红着脸说:“姜、姜绍。”

  姜绍斜眼看他。

  陆茸说:“今、今今、今今今晚能不能用草莓色的?”

  “不行。”姜绍无情拒绝,“我不喜欢那幼稚的小草莓,你真想要的话我给你脖子上种几颗。”

  陆茸:“……”

  别的都很好。

  就是这一点不好。

  二

  “所以你又没说出口。”

  牛敢当哧溜一口沾满麻酱的面条,总结陆茸的意思。

  “他、他他没说是不是真的,”陆茸有点沮丧,“这样借题发挥太、太无理取闹。”

  “那就说实话呗。”哧溜哧溜。

  陆茸把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瞧你纠结得,跟谈恋爱没差了,”牛敢当一阵无语,“我包养了那么多人,可没像你这样过。我就好奇了,你怂成这样,平时怎么上姜影帝的?”牛敢当说完拿起旁边的柠檬水喝了一口。

  陆茸懵了一下,说:“不是我、我上他啊。”

  噗——

  牛敢当刚喝进嘴里的水喷了出来。

  “我的天哪,我的陆茸小宝贝,”牛敢当满脸不敢置信,“你花钱包养他,让他上你?”

  陆茸头一次和人谈起床上的事,脸颊烫得厉害。他支支吾吾地说:“我没想过上他啊。”

  那时他和姜绍又不认识,实在不知道怎么直接送一大笔钱给姜绍好——所以知道姜绍为什么会进局子后,他、他才鼓起勇气问姜绍愿不愿意被他包养的。

  牛敢当:“……你想过被他上?”

  陆茸又连连摇头。

  他有些不好意思,脸色更红了:“他、他想做,我没什么所谓,就做了。”

  “你这傻子。”牛敢当恨铁不成钢,“被人吃干抹净了都不晓得。”

  “这、这不要紧的。”

  “真不要紧你怎么找我支招?”牛敢当说。

  “他、他很好,不是他的问题,”陆茸脸上的红散开了,“是、是我不对。”

  “你不对?你还能出轨不成?”牛敢当太了解这发小了。就陆茸这死心眼又软乎乎的个性,一个姜绍就能把他吃得死死的,哪能闹出一脚踏两船的事。

  陆茸又不是他!

  可陆茸却说:“……对。”

  牛敢当震惊了:“哟,我听见了什么了不得的事?”

  陆茸说:“我、我先喜欢上那个人的。”但他胆子小,不敢表白,也不敢接近对方,他怕别人知道自己是同性恋,也怕来自父母的怒气。

  说不定妈妈他们还会为难那个人。

  陆茸实在没那个胆子,只能默默在心里喜欢。

  陆茸耷拉着脑袋:“……我、我对不起姜绍。”

  “这有什么对得起对不起的,你和他又不是在谈恋爱。”对于陆茸出了一大笔包养费反而被姜绍上了这事儿,牛敢当始终耿耿于怀,“这样好了,把他电话给我,我帮你说。”

  “真的?”陆茸如获救星。

  陆茸马上把号码给了牛敢当。

  牛敢当当着他的面就打了过去:“姜影帝吗?”

  姜绍:“是我。”

  牛敢当干脆利落:“陆茸说他玩腻了,你们的包养关系结束,你自由了。他面皮薄,不好意思自己开口,让我给你说一声。”

  陆茸:“……”

  听、听着好渣啊。

  牛敢当挂了电话。

  陆茸忐忑地问:“他、他怎么说?”

  牛敢当说:“他说‘好’!”他瞪了被挂断的电话一眼,“你说你纠结什么啊,看看人家应得多爽快。怎么?嫌我说得直接?那告诉他你其实一直喜欢别人?”

  陆茸:“……”

  听起来更渣了。

  陆茸咬了咬唇。

  他忍不住为自己辩解:“他、他也有喜欢的人。”

  “我靠。”牛敢当觉得自己白玩了这些年,“你们这也没谁了,怎么睡一起这么多年的?”

  陆茸不吱声。

  牛敢当只能说:“分了好。”

  陆茸点头。

  对的。

  分了好。

  他、他知道姜绍喜欢的人今天要回国了。

  三

  陆茸回到住处,满心忐忑。

  他怕姜绍会回来。

  转念一想,姜绍现在那么忙,又对牛敢当说了“好”字,应该不会再回来才是。

  陆茸安心地打开门进屋。

  屋里静悄悄的,没有人。

  他习惯这样的安静。从小他爸爸喜欢到外面玩,他妈妈也喜欢到外面玩,两个人各玩各的,家里没什么生气。他总一个人呆在家,有时候一个人趴在窗边往外看,一看就能看大半天,连饭都会忘了吃。

  咔嗒。

  陆茸听到开门的声音,像只受惊的猫一样,浑身的毛都炸了起来。

  陆茸瞪圆眼。

  他看向被打开的大门。

  姜绍站在那儿,穿着衬衫,衣领微微敞开。

  姜绍泰然自若地抽出钥匙,带上门。

  陆茸下意识地退了一步。

  姜绍没逼近,而是在沙发上坐下。他开口说:“过来一下,金主大人。”他把一份文件放到桌上。

  陆茸迈开腿走过去。

  感觉两条腿像是灌了铅,每一步都走得特别艰难。

  姜绍盯着陆茸。

  陆茸长得很好看。

  是非常精致漂亮的那种好看。他有一双小鹿一样的眼睛,一被欺负就水汪汪的,让人特别想弄哭他。

  姜绍也喜欢弄哭他。

  尤其是在床上。

  只要陆茸泪汪汪地那么一哭,他那大宝贝立刻能更硬更胀,恨不得连着根儿插进去。

  陆茸被姜绍拉着坐下。

  姜绍指了指桌上的文件。

  “好好看看。”

  陆茸打开文件看了起来。

  姜绍像是怕他看不懂似的,一页页给他解说。

  “你说过,这房子是我的。”

  “对。”

  “每个月的包养费你已经两年没给了。”

  “……你、你说不用的。”姜绍嫌弃他给的钱少。

  “我现在要了。”姜绍点了点文件上的数目,“所以这个欠款你认吧?”

  “……认。”

  “这几年你生病生得很巧,误了我几次拍戏机会。”姜绍说,“这个损失你得赔偿吧?”

查看更多: 春溪笛晓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