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铜色的女人_samizda/五色龙章【完结】

  《黄铜色的女人》作者:samizda(五色龙章)

  文案

  我在舰船上认识了亚米特里。那次相识就像是一场噩梦。不过,这和他的为人没有任何关系。

  内容标签:时代奇缘 遥远星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亚米特里,莱斯利·特兰巴契尔 ┃ 配角:卓周·苏哈伊·穆撒勒萨,阿特琳娜一个短篇。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我在舰船上认识了亚米特里。那次相识就像是一场噩梦。不过,这和他的为人没有任何关系。我之所以难受,是因为他向我介绍了他的妹妹。

  他的妹妹是一个黄铜色的女人,脖子、胸、手臂,没有一处不是用铰链连接的。他对我说:“阿特琳娜是个好女孩子——换在平时,她再温柔不过了。我记得那年我七岁,她从舰船的另一端跑过来,脸上带着不正常的呆滞神情,然后我看见她的右臂——她失去了右臂。但当时又有什么办法,我虽然小,但也学会了忍气吞声,知道舰船那边的人是不能惹的,只能把她牵回家里。在后来的十年里,她身体的所有部分都这样被换成了金属。那些丧尽天良的家伙,他们用贫民的小孩做人体实验。”他摇着妹妹的胳膊慈爱地说,语气像是在叙述一件普通的坏事情那样平静。

  “这就是说,她的头、内脏、身体,所有的部分。后来有一天,她醒过来时,发现自己动不了了。她的牙关发紧,后来我们把她的头颅打开,发现里面生满了暗紫色的α金属锈。这样不行,必须换一个脑袋。我找到负责这些实验人的工作人员,他们却说,金属资源有限,只能换给有价值的实验人。我带着她去了大学,工程技术部,痛哭流涕地求他们给她一些油膏。这些人就取下了她的头,煮了一锅开水放入一点油膏,把头放了进去,煮了很长时间。捞起来的时候,她的头裹上了一层黑色的油污。

  “回家的路上,她在电子触屏上写给我一句话:她说,她觉得自己像是铁皮人,那本童话书《奥兹》中的铁皮人。可惜她虽然有心,却再也没法流泪锈蚀自己的身体。我在公共车站哭了,那是我哭得最厉害的一次,我在天鹅座的恒星基地上服役时也没掉过一滴眼泪。我知道我的妹妹以前因为身体的缘故,在学校里受到欺负。我想起我以前那个妹妹,她有可爱的棕色头发和绿色眼睛,她在舰船上向我跑过来的每个下午都烙印在我的记忆中!——可是她的头不是躺在冷柜里慢慢腐烂,就是在大学教务处的汤锅里被煮得油黑。”

  他梦呓一般说着,摇着他妹妹的胳膊。他的妹妹,此刻也任由他摇着。她的身体结构简陋,除了放在躯壳里的中央处理器和电缆,就是在腰侧的充电口。她还有一对黄铜色的乳房,长得像帐篷顶一般,只有一个圆锥形的突起。这是我看过的最触目惊心的女人人体。

  更为恐怖的是亚米特里说这件事的方式,他梦呓的语气和故事里迷幻的意象,那么多时刻我不止一次想要站起身来逃离,告诉我自己这不是真的,可是他的妹妹就坐在我身边,用一双只有眼黑的温柔的大眼睛看着我。他们兄妹俩的故事从此成了我生活中的一部分。现在我一想到世界上还有黄铜色的女人存在,就觉得觳觫不已。

  第2章

  我不知道的是:亚米特里在叙述中略过了一个细节,而这个细节在整个故事中是至关重要的。

  他去大学的工程技术部痛哭流涕的那个下午,是他考上机械师资格证的一周年纪念日,那时他是何等年轻——只有22岁,满心都是努力工作好换来家庭地位和名声的雄心壮志。他在母校的成绩优秀,同学们都对他非常敬重,或者说是冷淡(这两者有时是一个意思),老师都对他投去意味深长的目光。他毕业以后分配到了一个说不上有前途的工作岗位,他知道是有人动了手脚,但咬牙决定干出一番事业给那些人看。那天他回校了,却是牵着他的妹妹出现的。他慎重地扶着他几乎动弹不能、刚上了廉价机油的妹妹,一步一步登上楼梯,所有人都对他报以异样的态度,过路者纷纷侧目打量着这个黄铜色的裸体女人。

  然而他不能说什么,他心里知道,却毫无办法,不能阻止别人肆无忌惮的打量,只能紧紧牵住妹妹的手,一步一步走向教务处。他好像在走向绞刑架的道路上,鼻根处一酸,眼泪好像即将破眶而出。他知道了,从那时起他知道了,他们都看不起他。他们不是嫉妒他、欣赏他,是根本就看不起他。帝国哪里需要一个普通优秀的机械师?每天都有几十颗行星因起义或变异而被消灭,比起它们灿烂但微不足道的烟火,他一个人的通向毁灭又何足挂齿?

  结局很明了:教务处的人并不会吝惜这次羞辱他的机会,直到他屈辱地痛哭出声,几乎要跪下来恳求他们。他自己已经过得很是艰难,连一滴油膏都没有。舰船上的油膏他一滴都不敢偷,偷了就会失掉这份工作。但能不能得到油膏,全凭这些人一句话的意思,因为他们本来就不是一种人,亚米特里和他的妹妹能不能活下去,并不由他们自己主宰。

  然后他们答应了,搬出一口锅,开始煮开一锅水。他们放进一点油膏,水立刻变得漆黑而闪光,看上去像沥青一样可疑。但亚米特里哪有怀疑的权力呢?他只能感恩戴德地取下自己妹妹的头,双手恭敬地递给他们。他们把头丢进水里,头颅立刻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沉了下去。过了一分钟,两分钟,亚米特里蹲在地上等待,朝锅里探头探脑地看着。那群人已经回到各自的办公桌写文件去了。

  亚米特里隐瞒的细节正在这里:就在这时,他身后的门开了,一个从没见过的年轻人走了进来。这个人一头黑发,身材修长,穿着一件黑色衬衫,打着黑色领带,皱着眉,看上去很是严肃。他一推开门,办公室里半数的人都站起来向他致意。

  亚米特里扭过头看见这个人,然后漠然转过视线,仍然蹲在地上看着汤锅。他的眼眶还是发红,神情是无法言说的愤怒的余烬。

  那人也看见了亚米特里,没说话,径直走到那口锅前。他的脚边躺着阿特琳娜七零八落、锈迹斑斑的身体。

  那一刻所有人都觉得,要是他的下一个动作是踢翻那口锅,那还比较符合逻辑。

  但他只是捡起一个漏勺,在锅里翻拣了一会儿,漏勺上瞬间裹满了油腻。他便“啧”了一声,把锅里沉着的头颅捞了上来。

  头颅上已经裹满了油污,看不出形状了。

  他抬起头逼视着房间里的人。

  “是谁配的油膏?”

  没有人出声。

  亚米特里等待着他下一步动作,然而这人只是皱着眉转向了他,纤细匀称的白皙手指还提着那个乌黑油腻的头颅,这完全不般配的景象让他有点发怔。

  “我是教务处主任,”他开口了,自我介绍说,“莱斯利?特兰巴契尔。我手下的人给您添了麻烦,我这就找人去处理。”

  第3章

  事隔多年,亚米特里怀疑起莱斯利?特兰巴契尔何以是教务处主任,却要跑两个楼层找来清洁工作人员。

  但现在说这个又有何用?

  那天莱斯利手把手地指挥人把汤锅抬出去弄干净,再把他妹妹的头恢复原状,让亚米特里猜不透他为何要这样做。做这些事的时候,莱斯利的脸也一样保持着他那标志性的严肃表情。亚米特里要表示感谢时,被他谢绝了。

  “不用感到愧疚,”他这么说,“都是因为我这里的混蛋职员,给您添了麻烦。”

  他说着,一路彬彬有礼地把亚米特里送到楼下。然后一言不发,冷冷地转身走了。说到底,他是把他赶出去的。亚米特里站在阶梯上愣了一会儿,想透了这一点,这些有权有势的人怎么可能真正尊重他们这些人呢?他们只是感到厌倦罢了,就像贵族妇女在酒宴上用丝绸手套厌倦地拍打小虫一样。他们对自己感到恶心。

  他一言不发,带着妹妹朝公交车站的方向走去。黄昏的夕阳在这颗行星上是美丽而妖异的,深秾的紫色和桃红色的云彩映在金黄的天空布景上。他的妹妹像一艘老旧的船行驶在他身旁,这是一艘经过太多次维修的船,然而就算它已经从头到脚是一艘新船,它仍然是原来那艘,驶向无边无际绝望的生命之海。

  公交车站修建在离学校半小时路程的主干道上。不同的车次开往行星的不同区域,另有一些开往空中的二十多颗月亮,也即亚米特里现在的住处。他出生在一艘移民舰船上,现在则在另一艘舰船上工作。

  天色渐暗,行星的地平线上建筑物稀少,只是扬起漠然的暗黄色的云。

  他在公交车站又禁不住痛哭一场,抬起头时,忽然看见一辆私人地面车停靠在一边。这是一辆一望而知只有有钱人开得起的车。

查看更多: 五色龙章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