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月深深_璧瑶【完结】

  《海月深深》作者:璧瑶

  简介:

  乐光依看着两人紧握的手,不觉幸福地笑了……

  有人说人世间最珍贵的是,得不到,

  已失去。但其实最珍贵的,即不是得不到,也不是已

  失去,而是你现在能把握的幸福!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楔 子

  瑞士·伯尔尼

  血红的残阳慢慢地消失在西方天际,堕落之夜慢慢地拉开了序幕,许许多多漫无目的的游魂沉浸在这淫糜的夜色中。

  然而,位于市中心地区的一幢高级商务楼顶中的空气中却弥漫着一股不寻常的气息。一个年轻男子站在楼顶边缘,清瘦的身体在风中摇摇欲坠,狂风吹乱了他柔顺的褐色头发,露出一张清新脱俗的脸,原本如星光般闪烁的眼此刻却带着绝望的眼神注视着站在他不远处的隐没在黑暗中的男人。

  “乐光依!你这个无情的男人,为什么……为什么一直以来我对你的感情、为你所做的一切,你都没有感觉?”夜风吹散了眼角流下的泪滴,然而对面的男人依然无动于衷地看着他。

  “呵呵……我怎么会这么爱你,我真的太傻了。到底要怎样才能打动你的心,又有谁才能够留在你的心里?”

  “不要闹了,兰迪,快回家去吧。”站在黑暗中的男人冷淡地说出今晚的第一句话。

  风停了,时间静止了。

  男子低下头,柔软的发垂下,遮住了双眼,低低地说:“好,我回家,你会不会永远记得我?”

  “回去吧。”黑暗中的男人说完就准备下楼。此时月光照在他俊秀却冷漠的脸上,看不出一丝表情。

  男子低低乞求:“……不要忘了我……”伸开双臂,抬起头,脸上露出了绝美的笑容,纤细地身体慢慢向后倒,没入了夜色中……

  请再看

  再看我一眼

  在风中 再回头凝视一次

  我今宵的容颜

  请你将此刻

  牢牢地记住 只为

  此刻之后 一转身

  我将再也不能

  再也不能 再

  如今夜这般的美丽

  第一章

  悠扬的音乐围绕在一间名叫“沙漠中的旅行者”的酒巴内。

  “光依,过几天我要回法国了。”一个魅力十足的男人对着坐在他身旁的那个面无表情的人说。

  “怎么,那个案子我不是帮你搞定了?”乐光依淡淡地说“有你这个名律师在没什么搞不定的。只是在法国的生意出了一点状况。”他啜了一口红酒后看着他。

  看着乐光依依旧冷漠的脸他微微一笑。

  “对了,今天是我凌爵30岁生日,我可不可以要一份生日礼物啊。”

  “你想要什么?”

  “给我一个吻吧!光依。”凌爵对他邪邪地笑着。

  “可以。”乐光依在他唇上轻轻一吻(只有0.01秒)

  “你知道我要的不只是这样。”说完就伸手按住乐光依后脑勺来了个法氏热吻。

  片刻之后, “为什么不管我怎么吻,你都毫无反映呢?我技巧不错啊”

  稍稍拉开两人距离“为什么不留我,光依?”努力在他脸上找出一丝异样。

  “为什么要留你?”依旧淡淡地语气。

  唉!自从一年前乐光依为他凌爵打赢第一场官司开始,自己就被他冷冷的气质吸引,为了让他留在自己身边,不惜重金聘请他做自己的专属律师,甚至把部分产业移到瑞士,希望可以征服他这颗冷漠的心。

  得知一年前有人为他自杀,问他他却吐出一句“白痴”。不是不了解他是个多么感情冷漠的人。可是就是不能自已地被他吸引。想他凌爵从小出身在法国的黑道世家,虽然是私生子,但凭自己的能力让家族中所有人都臣俯于他,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单凭相貌就不知有多少男男女女自动贴过来,要什么人没有,可偏偏栽在乐光依这个男人身上。还怕伤害他不敢对他用强的,他从来都是不择手段得到自己想要的,真是爱他爱得一点都不像自己了。

  凌爵紧紧紧抓住乐光依的肩膀“那你跟我一起走。”为了留恋他才迟迟不肯回法国,可惜他现在不得不回去了。

  “我现在想去度个假。”

  “……好吧。”知道勉强他无用。无力地垂下肩膀。不过他这辈子都不会放弃的。

  “多久?”

  “不知道,想回来时自然会回来。”

  “什么?那么久我不在你身边我不放心,你知道你仇人有多多,我让人跟着你吧。”他非常担心,这个冷漠地男人常常结仇而不自知。

  “不用,你应该知道我的能力。”知道他对自己用情很深,可惜他没办法回报他。

  “那你自己小心点。”知道劝不过他。“让我知道你的行踪,有事打电话给我,我办完事去找你。”

  乐光依点了点头就起身离开。凌爵依依不舍地看着眼前这个俊秀而冷酷地男人修长的背影,压下想冲上去抱住他的欲望,猛灌一口酒。

  梵蒂冈

  梵蒂冈的圣彼得教堂是全世界最大的天主教堂。教堂长约200米,最宽处130多米,上有穹窿大圆屋顶,从地面到大圆屋顶顶尖十字架的高度达137米。教堂之大,能容5万人之众。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建筑家与艺术家米开朗琪罗、拉斐尔、勃拉芒特和小莎迦洛等大师们的共同杰作。

  乐光依从教堂下面拾级而上,经过门前长廊在教堂正门向右拐角处欣赏着米开朗琪罗25岁时的名作《母爱》。圣母玛丽亚右手紧紧搂着受难后遍体鳞伤的耶稣,左手微微摊开,垂首凝目,悲惨欲绝。

  哼!母爱。对一个从懂事开始就不记得有妈妈这号人物的乐光依来说陌生得很。但他也不需要这种东西。小时候曾听隔壁邻居谈论自己母亲和别的男人跑了,后来年轻的父亲入赘豪门,给了他一笔钱就断绝了父子关系。他都没有感觉,好像是别人的事一样,因为从他懂事开始他就是一个人。他靠他自己只身一个人来到瑞士,一个华人在瑞士很难闯出一片天空,但他做到了。他基本上是个很懂得享受的人,所以不会亏待自己,常常会到世界各地走走看看,享受不同的异国风情。

  教堂大厅上的穹窿大圆屋顶,为米开朗琪罗晚年的建筑杰作。直到他去世后26年才由其他建筑家继续完成。抬头仰望,圆顶的内壁顶上有色泽鲜艳的镶嵌画和玻璃窗,最上端则是繁星点点,观赏的游人仿佛独立在天穹之下。大厅中央有一座金色华盖,它是贝尔尼尼用9年时间建造起来的巴罗克式装饰性建筑。高29米,由4根螺旋形描金铜柱支撑,两根铜柱高11米,柱上饰以金色葡萄枝和桂枝,枝叶间攀援着无数小天使,有许多金蜂点缀其间。华盖四周垂挂着金色吊叶,波纹起伏,似迎风招展。华盖之内是一只展翅飞翔的金鸽,光芒四射,耀人眼目。华盖之下即是圣彼得的陵墓,以及设在陵墓上的一个祭坛。

  在陵墓前面栏杆上点着数十盏长明灯,昼夜不灭。圣彼得教堂并非罗马天主教的教皇坐堂,惟自1870年以来大部分教皇加冕仪式都在此举行。

  出了教堂,漫步在圣彼得广场。广场略呈椭圆形,地面用黑色小方石块铺砌而成。两侧由两组半圆形大理石柱廊环抱,恢宏雄伟。

  朝广场一侧的每根石柱的柱顶,各有一尊大理石雕像,他们都是罗马天主教会历史上的圣男圣女,神态各异,栩栩如生。广场中央,矗立着一座方尖石碑;铜狮之间镶嵌着雄鹰,作展翅欲飞状。这座石碑原是罗马皇帝卡利古拉为装饰皇宫旁边的圆形广场,远从埃及运来。

  正当乐光依难得沉静在这种庄严神圣的气氛中时,突然一股杀气向他袭来。他本能地往旁边一偏,耳边一阵冷风,知道是灭音手枪。往来处望去,这时突然一辆黑色高级轿车停在他面前“上车!”低沉略带磁性的标准英国牛津英语。

  敌在暗,虽然不知道车上是什么人,但是更不想成为耙子。乐光依乖乖上车,刚关上车门,门前一排子弹扫过,随后车子疾驶而去。

  车内十分宽敞,乐光依打量着坐在他对面的男人。一个30岁左右非常有贵族气质的男人,一张无懈可击俊美无俦的脸配上一头及腰的黑亮长发让任何女人都无法抗拒。状似慵懒地坐在真皮椅上,但一双深邃的金色眼睛此刻正犀利地盯着乐光依。正如盯上猎物的猎人。

  “乐光依,27岁,律师。真人果然比照片上还漂亮啊。”金色的眼睛隐藏着深深地激动。

  “谢谢夸奖,前面路口可以把我放下了。”

查看更多: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