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正经关系_御小凡【完结】

   文案

  严海安和孙言第一次见面就相看两生厌,但一个有所顾忌一个心有所图,只能捏着鼻子互打交道。

  孙言:哼,自作聪明。

  严海安:呵,装模作样。

  莫易生:……你们俩冷静一点。

  这其实是这样一个故事,强盗看上了高塔里的公主,和守卫的恶龙对上了。

  孙言:看没看过童话?那叫强盗吗?啊?那叫王子。

  严海安:谁是恶龙?

  莫易生:……我是公主??????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欢喜冤家 天作之合 励志人生

  主角:严海安,孙言 ┃ 配角:莫易生,孙凌,李卿 ┃ 其它:甲乙丙丁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见面

  B市的初春一如既往并没有什么温度,气温任性地上下浮动,不给一个准数,街上的人陷入乱穿衣的境地。

  “恭喜。”严海安签好名字,把一束蓝绣球递给穿着露肩裙的李卿,恭维道,“地方不错。”

  李卿一手接过,热情地抱了一下他,两人身上的淡淡香水味刹那混合在一起,营造出了一种轻浮的亲密感。

  “谢谢你们能来捧场,”她年近四十却被保养修整得看不出一丝瑕疵的脸容光焕发,散发着天然和岁月共同交织出的女性魅力。她笑容满面地看向他们身后的人:“易生?新画怎么样了呀?”

  莫易生还在四处打量,眼神里是纯然的好奇,听到李卿问话,他转过头来:“刚构思好。”

  “慢慢来。”李卿露出个看上去十分真情实意的笑容,把两人请进大门,“易生的画我挂在显眼的地方,一进去就看得到。你们随意,我等会来找你们。”

  这话显然只是客气,今天不管来多少人,她这个画廊老板才是真正的主角,严海安明白她肯定忙得很,识趣地道:“那我们先进去了。”

  李卿的新画廊闹中取静,选在市内一所高档商业中心的顶楼,占了整整半层,整个画廊呈回字形的格局,吊顶很高,灯光明亮,被装修得极力向公立美术馆靠近。只是过于性冷淡的装潢虽然显出了一股子高档感,但配上温度调得不恰当的空调,反倒是让人觉得有些不舒服。

  此时人已到了不少了,不过厚厚的地毯吸收了足音,来者又都是不肯失了身份的,画廊里并不显得过于吵杂。

  莫易生本来还有点焦躁,此时静下心来,认真地看着墙上的各类展画,每一副下面都标注了详细的信息,包括画名和作者以及尺寸。而严海安更多的是把注意力放在了人群里。李卿在本省的人脉是十分过硬的,今天来的人里有不少是颇有名气的画家,更有协会的人,算是在行业内攒足了面子。

  走廊回转正对的雪白墙上只挂着一幅画,深色的背景和浅色的人物凸显出了画面完美的平衡感,富有弹性的线条灵活地分割色块和轮廓,勾勒出一个少年的半身像,姿态和容貌一如出自希腊神话传说中那样青春俊美,露出的单边肩膀圆润白皙。他正对画面,深邃却干净的眼睛里带着一丝好奇,凝视着每一个欣赏他的人。

  画下的标签上写着作者:莫易生。

  莫易生看都没看地走过,倒是严海安驻步,仔细看了起来。

  走出两步看人没跟上来,莫易生倒转回来,无奈而疑惑地道:“你怎么还没看够?”

  这画从素描开始,一直到成品完成,严海安都是全程围观的,他对这幅画的细节了解可能不比作者本人少,莫易生实在想不通这还有什么可看的。

  严海安闻言,转头一笑:“我喜欢你的画。”

  自己这位好友虽不至于刻板,但为人处世上多少是有点严肃的,很少有笑的时候,这时候他一笑,莫易生被感染了似地也笑了起来:“你说过很多遍了。”

  震动的声音从口袋里逸了出来,严海安拿出电话走到人少的地方:“你好?嗯,我知道了,本来这几天也要给你那边打电话的。下周五你有时间吗?好,那约在那个时候。”

  头两年莫易生的画还卖不上价,为了维持生计,两人开了一间速成画室,房租续约是一年一签,转眼这又过了一年了。不过莫易生除了带一下课之外什么都不用操心,全都交给严海安处理。

  言简意赅地接完了电话,严海安一转身,眼尖地发现莫易生旁边多了几个人,只有李卿是认识的,其他都是陌生人。

  他快步走了过去,正好听到李卿在介绍:“这是孙言孙老板。”

  被她介绍的男人陡然笑了起来,打断她对莫易生道:“什么老板,就无业游民一个,叫我孙言就好了。”

  四个人里孙言是最高的,比一米七六的严海安还要高出一截来,他双颊瘦削,眉目有神,是正统的亚洲人长相,五官却都比普通人要深邃一些,特别是鼻梁笔挺,高耸而漂亮。

  连李卿都专程陪在他身边,想来身份也不一般,这样一个人无疑是显眼的,而他口里谦虚,又似乎对自己的优势也心知肚明,笑起来时虽然彬彬有礼,可神态间总是带着一点玩世不恭。

  严海安走到了他们面前,冲每个人都打了招呼。另一个人叫许珂,严海安在李卿以前的画廊里见过,也是个新人画家,但是画的画还没他本人的长相来得赏心悦目,太多匠气,李卿对他向来不怎么重视,今天新画廊的墙上却挂着一幅许珂的静物,严海安刚刚还在疑惑,这会儿看出来许珂应该是跟着孙言来的,就有那么点懂了。

  许珂本人倒是有自知之明的,对所有人都很客气。孙言的视线仅仅从严海安身上一扫而过,仿佛他只是一件不值得关注的物品,便就回到了莫易生身上:“墙上这幅是易生画的?”

  严海安微微一蹙眉。

  孙言,这个名字他是听说过的,毕竟要在B市的艺术圈里混,总要了解一下这里的圈层情况。孙家是靠房地产起家的,在最有钱的那个榜单上不前不后也排的上号。孙言有个大哥,是现在孙家的掌权人,他自个儿在圈子里是出了名的玩得嗨,生冷不忌,男女通吃。

  在严海安看来,四个字足以形容:纨绔子弟。

  今天真没想到竟然能在这里见到真人,实话说孙言比严海安想象中长得要精神多了,可这依然无法改变他在严海安眼中的形象。

  这种人只会带来无尽的麻烦,严海安绝对不愿意让莫易生去和他打交道。

  李卿最会看眼色,立马道:“易生的画很有感染力,非常受欢迎,这幅画有不少人询过价了,孙先生也有兴趣?”

  孙言带着笑,没有掩饰他对莫易生的欣赏:“画如其人。”

  说完又在画和莫易生之间来回打量,添了一句:“很漂亮。”

  形容一个男人漂亮有点奇怪,但莫易生确实担得起这一句评价。他沉迷于画画,颇有点不谙世事,那种近乎纯真的气质在完美的五官中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这种漂亮有时候甚至模糊了性别,让他总是能在人群中化成一股清流,引人瞩目。

  他站在画前,和那个牧歌少年相对而立,那种相互呼应的美丽使人印象深刻。

  莫易生有点疑惑,这让他看起来更干净了,最终只当孙言是表扬他,迟疑地道:“谢谢。”

  被完全忽视了的许珂从头到尾保持着沉默,不动声色地看了看莫易生,随后又微笑地看向孙言。

  严海安感到一阵心烦。

  孙言带着莫名的笑容,对李卿道:“这幅画我要了。易生还有其他作品吗?”

  无意间就促成了一单生意,尽管莫易生这种美得有内涵又能被人看懂的画一向不愁卖,李卿依然很高兴:“都已经售出了,孙先生要是喜欢,可以再看看其他类似风格的。”

  孙言一哂:“果然受欢迎。”

  他转向莫易生:“真遗憾,我认识你太晚了,下一幅作品出来时可以先通知我吗?”

  被人赏识和重视总是开心的,莫易生对这个孙先生的印象变得十分不错:“那你还得等一段时间,我才刚刚开始。”

  “没关系,这种等待是值得的。”孙言一扬眉头,笑道,“不过我很好奇你下一幅画准备画什么主题,已经构思好了吧?”

  莫易生最喜欢与人聊画,当下就打开了话匣子:“是希腊神话里的故事。我想画一个系列。”

  在一旁默默观察的严海安暗地里深吸了一口气,努力不把眉头皱得更紧。虽然两个人之间凡事都是他拿主意,但他在外面从来都不会阻碍莫易生和别人的交流,莫易生不在意这些,他却不能不考虑,他不想让其他人觉得莫易生是被人管着的。

查看更多: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