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将_月读【完结+番外】

  《神将》作者:月读

  文案:

  这是个热得不可思议,令人难忘的夏天。

  史研所研究生魏巍,为了替教授作台湾阵头的田野调查,到屏东东港参加平安祭典,与扮演家将的陈晋相遇…… 这个同时拥有天使外貌与流氓性格的矛盾纵合体,与他相处怎么都不会无趣,就这样渡过了一整个炽热的夏季。只是,一直堵在心中的某种心情,却也跟着不知不觉滋长起来。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

  魏巍对陈晋告白了。

  早就有惹他生气的心理准备了,但没有想到他会做到这种地步,毫不留情地切断一切。真的好难过好难过,对自己坦白,对他坦白,有什么错?为什么要被讨厌到这种地步?为什么要遇到这样的事……

  当陈晋终于明白自己的感情,魏巍已经离开了。

  明明有眼有耳有嘴,明明会听会看会说,为什么还有那么一拖拉库(一卡车)的误解?

  从屏东东港的乡下第一次来到繁华的台北都会,为的就是见到那个向自己告白的人。陌生的台北,让阿晋才刚出车站就迷路了……

  闯阵?你当他是想的吗?

  要不是平白无故被人从后面一推,

  他一个历史系的研究生怎么会闯进来,

  更不会接受一个超美型少年的暴力。

  天啊,这个世界还有没有公道,

  明明是那么痛了啊,他竟然竟然,

  竟然还是觉得那个少年越看越美丽,

  难道——

  ========================================

  这是个热得不可思议,令人难忘的夏天。

  气象报告主播表情严肃地呼吁大家,这将是台湾十年来最高温,特别是中南部地区……各大医院每天忙着应付中暑的病患,因此,民众没事就乖乖待在家少出门,以策安全……

  「枝仔冰~~~~红豆,绿豆,花生,芋仔~~~」奋力踩着几乎快散架的破铁马,卖冰阿伯脸红脖子粗的扯着那二十年不变鸭叫般的粗嗓吼着。

  「阿伯,给我芋仔的一支,喂!阿你要不?」

  身穿牛仔长裤的年轻人摇摇头,上半身那白色衬衫被汗水湿透,半透明地贴黏在那虽嫌瘦但线条颇为优雅的胸膛与背脊,手中捏着的那条手帕早已湿得可以拧出汗水来。

  下午一点,一天当中最热的时刻,头上顶着烈日,还得忍受脚下地板不断释放出的热气,说是置身于烤箱中也不夸张。蒸腾的大地,视线所接收的景象有些扭曲变形,远处的地平线也歪歪扭扭,像是隔着一层沾满水雾的毛玻璃看世界。

  他有些后悔选了这样一个烂死了的时间和地点。

  「喂!啊你说有啥米代志要跟我说?」

  泛着健康光泽的浅褐色俊俏脸庞挂着一丝微笑,那一点心机也没有的微笑,灿烂地令他炫目,就如同随性地挂在他那结实精瘦上身上那件印有一棵棵椰子树的鲜艳夏威夷衫,橘子红色,充满着阳光的气息。

  「我喜欢你。」

  「你公虾米(你说什幺)?」

  「我喜欢你。」

  那张漂亮脸庞上阳光般的笑容慢慢冻结,一朵乌云浮现,那是暴风雨的前兆。

  「你搁说一遍。」

  「我……喜欢你。」可怜手中的手帕已被扭得断气身亡。

  自己……还有勇气说第四次吧……?

  「干!」

  随着不雅的一字经,硬梆梆的枝仔冰破空飞来,打在胸口上的威力不比石块小。

  痛得忍不住弯下腰,左手按住胸口那个心肺复苏法的施压点上,又痛又麻,黏答答带有淡淡芋头味。

  抬头看着那越走越远的身影,最后只剩下那一小小橘点。

  胸口的疼痛,只是因为枝仔冰的重击,还是……?

  1

  「魏学长,吴教授要你下午两点到他的研究室一趟。」

  「知道了。」魏巍头也没抬,口中随便应道。

  桌上那一堆对的纸已经弄得他晕头转向,从早上到现在还没进食的空胃隐隐地作痛。如果今天不把这些烦死人的资料搞定送出去,明天系主任那又是一顿啰唆。

  唉,好好的研究生当得不是挺快活?要不是因为教授的极力推荐,谁要自找麻烦接这个吃力的工作?助教,助理教授,听起来还蛮顺耳威风,颇有架势的职称。其实说穿了,不过是个『打杂秘书』罢也,光是处理那些拉拉杂杂的系上公务就去掉他半条命了,另外要负责管理那些投影机、麦克风、复印机各类机器,三不五时还得应付研究所那边教授的『传唤』,无怪人家说,助教万能。

  说到助教的薪水,嘿嘿,学长姊们往往对学弟妹们劝说道;

  「乖,我建议你到学校旁边那家麦当劳去卖汉堡,稍微努力一点,也许赚得更多。」

  所幸天生个性平和的魏巍还算是个吃苦耐操的好青年,重要的是,金钱观淡薄的他对这分工作的微薄薪水丝毫不在意。当然啦,如果人人都像他一样有个开大工厂的老头和继承了一大堆祖产的老妈,从小茶来伸手饭来张口,吃穿不愁还有女佣,那也许金钱观也能像他如此淡薄而不在意。

  或许也是因为有这样坚强的后台,魏巍当初填志愿甚至是考研究所才会无后顾之忧地选择了这个将来有极大可能要吃西北风度日的科系│历史系。

  说到魏巍与他父母的关系,大概没有比『负负得正』更贴切的形容词了!魏爸爸魏妈的学历加起来大概和魏巍的一半差不多,不过这个跟后天的环境与努力有关,所以姑且撇下这不谈。就说魏巍的长相好了,从小到大,那真是亲戚朋友们心中的困惑。他那张脸左看右看,都不像是他那其貌不扬的父母的出产品,连帮他接生的阿妈,也一度怀疑过他母亲的贞节。

  怎幺说呢?魏巍的长相,虽不是那种叫人一看就为之倾倒的花容月貌,也算是中间偏上。若以情人节所收入的巧克力来评断一个男人的吃香程度,那魏巍的确十分受到女孩子的青睐;若要以告白的人口比来看,他算是那种男女老少通杀的类型。

  说白了,他就是那种有着斯文气质,长相清秀俊朗的年轻知识分子模样。尤其是那双内双的漂亮眼睛,澄澈灵活,为他的外观总评价加了不少分。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一句话,歹竹出好笋啦!

  摘下脸上的细框眼镜,他揉了揉发疼的鼻梁,一千多度的近视,就算是超薄的镜片,也重得让他吃不消。一切都是因为昨晚打CS对战到凌晨四点,眼睛疲劳到一戴上隐形眼镜就直流泪,使得他不得不戴上这蠢不拉机的眼镜来学校。

  随便在餐厅买了个波罗面包果腹,可以算是少爷的他,对吃却一向不挑剔,酸甜苦辣、中式西式,只要是称作食物的东西他基本上都不排斥,179公分的身高大概就是这良好的不偏食习惯养出来的。

  「吴教授。」

  他敲了敲门,走进吴教授的研究室。研究室中堆满了奇奇怪怪的玩意,木雕、纸伞、原住民图腾、冥纸、舞狮……,记得他第一次踏入这个研究室,还被挂在墙上那个传统丧礼用的扎纸人给吓了一大跳。

  吴教授人虽古怪,但不可讳言,他算是目前学界研究台湾民俗的权威,此外,他还是魏巍指导教授陈教授的死党老友。

  「小魏吗?来来坐下坐下,我有事要找你商量。」

  年年拿奖学金,个性随和办事有效率,再加上那干净漂亮的外表,魏巍颇得系上教授们的欢心,就连素以难相处称着的吴教授,每次见到他总是一团和气,笑容可掬。

  「小魏啊,我最近打算作一个关于台湾民间宗教的田野调查,赞助我已经找到了,现在就差几个能干的助理……」

  不会吧……不祥的预感浮现。

  「我跟你BOSS老陈讲过了,他说你的论文肯定OK,系主任那边我也沟通好了,他会找人暂时接替你助教的工作,所以,我决定聘你为我的研究助理。」

  「研究助理……」

  「对啊,我的重点大概会偏向庙会的阵头研究,嗯,你知道啥是阵头吗?」

  「呃……」魏巍表情十分为难地皱了皱眉头。

  阵头,那不就是那些乱七八糟,一向被他视为邪教活动的怪玩意,七爷八爷,乩童,电子花车……

  「你不喜欢这个吗?」

  岂止不喜欢,每个礼拜上教堂,遵守戒律,虔诚的基督教徒魏巍,对这些传统宗教文化可以说是排斥到无以附加的地步,光是用想的,心头上已爬满了鸡皮疙瘩…耶稣基督!

  「我的宗教信仰……」

  「啊,那没差啦!我们是以学术的角度去作调查访谈,管你是佛教、道教、回教、基督教、天主教……不碍事的,就这幺说定了!我打电话跟你BOSS讲。」

查看更多: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