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_堕天【完结】

  白夜(堕天)

  作 者:堕天 类别:耽美-耽美其他

  作品关键字:虐文

  主角:莫邪、施文彬

  莫邪,一个自幼被黑帮人物收养的孤儿,从十岁开始就懂得如何从男人身上讨生活。在几经辗转下被一个变态的老头子收养后,虽然长期忍受着这个风烛老人的性虐待,但却从来没放弃过内心对光明的渴求。

  在一个偶然的午后,他遇到了同校的二年级生施文彬,在被这个温柔的学长带往医疗室时,看着那幢小小白屋上的十字架,找到了可以救赎他的阳光……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白夜(堕天) 正文 (上)

  章节字数:3530 更新时间:08-03-25 23:30

  我一直以为我喜欢倦缩在黑暗里,如果没有他的出现。

  是的,我是个孤儿,从小就被父母抛弃的那一种。当我五岁时从孤儿院里逃出来以后,我才发现,这个世界原来比那里更肮脏。但我还是不想回到那个有着整天不怀好意地抚弄我身体的胖院长的地方。

  有些瑟缩地看着陌生的街道,在黑暗中我不停的走,穿过了那连空气里都浮着腻腻香气的巷口、绕过了好几个红头发绿头发的女人后,我想我是累了,我疲倦地在一个角落里躺下,想睡……所以我睡着了。

  半夜里,一阵奇怪的声响从离我不远的地方传来,我抬起头向那边蠕动着的两个交叠在墙上的身影看去,有一个身穿着黑色大衣的男人正很冷静在一个全身都被压到了墙上去的美貌少年屁屁里进出着,我想他是个少年……因为在我这个角度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他身上有着和我一样的小鸡鸡,不过他的比我大,而且往上扬着。每当那个男人狠狠地捅进他的屁股里的时候,他就发出了又甜腻又痛苦的叫喊,两条腿紧紧地夹在那个健壮的男人腰上,不停地扭动着。我静静的看着,觉得这跟那天我躲在庭院里看到的那对男女做的事情没什么两样,我觉得很无趣地还想再睡,才发现我饿了,肚子在难受地咕咕做响。既然怎么也睡不着,于是我继续看着那两个不停地换着姿势的男人。

  那个高大的男人却注意到了我的目光,朝这边看了过来,凶狠的目光在看到我的时候不屑地笑了笑,转头更用力地在那个已经瘫软下去的少年身体里插入着,在那个少年尖叫着从尿尿的地方喷出了很多白色的液体后,一个很是猥琐的矮小男人从巷口走来,看到那个高大男人投来的警告目光时没有再走过去,但也没有走开,只是在一边看着,不时地用手摸着档下鼓起来的地方。我觉得肚子饿得有点痛了,于是坐了起来,那个小个子男人发现了在屋檐下大睁着眼睛的我。

  “小孩,”他对我露出了一嘴的黄牙,应该算是友好的表示吧?我饿得没有力气动,也对他笑了笑,“你饿了吧?”他听到了我的肚子在叫,从衣服里掏出了一块烘焦了的面包,在我眼前晃着,“给叔叔摸一下这块面包就给你吃哦。”

  “是吗?原来我这个身体也可以用来换食物的。”我毫不犹豫地拉高了我的衣服,在他脱下我的裤子在上面乱摸的时候,我抢过了那块面包大口大口地嚼着,这时那边那个一直在看着这一幕的高大男人竟然觉得好象很有趣的笑了,他放开那个不知是不是晕过去的少年,走了过来,拉开那矮个子男人在我身下抓挠的手,扳起我的脸仔细地打量了一会,对那个被他扯到一边后不敢做声的男人说道:“黄老七,这个孩子不错,我要了!你把小桃带走吧。”

  “是,贤哥。”那个男人好象很不甘心地盯了我几眼后,走到那个醒过来后一直站不起来,喘着气瞪着这边美貌少年身边,拉起他不知道跟他说了些什么。

  那个少年张了张嘴看着我身边这个男人,但那个叫“贤哥”的人目光只是冰冷的一瞥,他便乖乖地起身拣起了地上的衣物,一步一步地倒退着,直到他怨毒的目光消失在黑暗的巷口。

  “你几岁了?”男人的气势还是有点吓人的,我在吃完了手上的东西后,干干地舔了舔唇,笑了笑告诉他,“我大概五岁了,贤哥!”

  “哦?”听到我很轻松地重复着刚刚那个黄老七对他的称谓,贤哥很高兴地笑了,赞许地摸了摸我的头,夸道:“聪明的孩子!你要不要跟我走?如果你认真的学的话,也许以后这条街就是你的天下了。”

  “学什么?”我意犹未尽地舔着手指,看着眼前的黑色裤筒,“能有东西吃吗?”我现在知道了饿并不好受,也许明天要考虑回那个孤儿院,不过可能会挨一顿打,如果他又能有东西吃,又不会打我的话,我就跟着他走也没什么不好。

  “会有的,只要你听话!”贤哥保证着。

  “好吧!”我把手递给了他,微笑着跟在他的身后走向了那巷子深处的一扇黑色的小门。

  后来,我渐渐知道了,贤哥不过是这条水街上的一个小流氓头子,在这个女娼男妓生存的地方收取保护费,同时也维护这里的治安。

  “嗯,你长得很不错!”在昏黄的灯光下贤哥很仔细地打量着我被洗干净的脸,满意地点了点头,“也许等你大一点应该送你去念些书,这样会让你的气质更好。”这一句话决定了我以后的命运。

  在我6岁的时候,贤哥果然替我到附近的小学报了名,看着那张淡蓝色的单据上两个大大的字,我好奇地问:“这是我的名字?你打算叫我什么?”

  “莫邪——本来我只是想叫你邪的,你有一双邪气的眼睛,不过既然我姓莫,所以你只好叫莫邪了。”贤哥顺手抓过那张单子,问我,“你不满意吗?”

  “不,我以前一直以为我叫小杂种……或者是小赤佬!没想到我会叫莫邪。”我笑了笑不再多问。时间过得很快,贤哥教会了我很多东西,比如说怎么样在最短的时间内用手头的工具组合成一把筒易手枪,在一切的场合找到小刀及其代替品的用法,在我十岁的时候,他连上床的技巧也都教我学会了,他不止一次地说:“莫邪,你是个很奇怪的孩子,聪明得可怕,也冷静得可怕。以后你的成就会比我高。”

  “是吗?”当时我正伏在他身下用嘴努力地为他服务,对他这句话不以为然。

  “你在学校过得还好吗?如果有人因为你在户藉上是我的孩子而对你动手的话,你告诉我,我去找他父母好好的‘交涉’。”贤哥把我从他胯下拉开,抱我坐到他的腿上。“我自己会处理的。”我淡淡地笑,因为一开学就是被流氓送来的孩子,多多少少会遭到一些异样的“关爱”目光,同一个班上的人几乎都不敢与我说话。当然,我想,他们要是知道在课后从不参加课余活动的我,在他们玩泥巴、玩具的时间里,玩的是一支黑黝黝的真枪、或是可以割断任何人脖子的利器的话,大概会对我更敬而远之。

  “也许是我误了你……你不能拥有一个正常孩子应有的朋友和友情,也许今后也不会有正常的爱情……”今天贤哥大概喝了酒,突然为我有些伤感起来。

  “那些东西?我没空去要。在那些小鸡们还什么都不懂的时候,至少我已经懂得怎么样用屁股让你更爽了……”我熟练地坐上贤哥高昂起的欲望,看着那已才过了五年已显得苍老的脸,才知道他在道上混得也不太容易,不然也不会在喝了酒后想这么多有的没的。我夹紧了他卖力地起伏着,这至少是让饭主快乐的方式之一吧。果然,不一会儿他在我身下呻吟起来,暴出了青筋的额头上满是汗,一把把我掀到他身下,低低地骂道:“你这小恶魔。”我笑,任他在我身上驰骋着,在经过了一天的课业后疲倦地睡着了。

  在我十四岁的时候,贤哥把我送给了几乎掌控了半片香港湾的另一个更有权势的“竹帮”老大,从那个黑暗的门里离开的时候,我没有哭,脸上甚至没有表情,对着那个想拥住我又缩手的贤哥冷淡地看了一眼,坐上了来接我的那辆豪华房车,里面有一个年近六十岁的老头,那就是我今后的饭主。

  “你叫什么?”一只枯瘦的手拉住了我,掂量货物般地打量着,问道。

  “莫邪。”我抬起眼淡淡地答。

  “你有一双好眼睛!”他品评了良久,这样对我说着。一双邪气的眼睛?一双好眼睛?我笑。

  服待一个老人不算太强的性欲本来是要比原来在繁重的课业后还要几乎天天被操好。但不幸的是,这个青年时曾是叱咤风云老人总爱回忆他勇猛的当年,所以经常使用一些器具以弥补他现在的心有余而力不足,这种不良的嗜好常常在床上弄得我死去活来,疼痛不堪。这天,他在把一个硕大无比的按摩棒插进我的身体后,仔细的欣赏着我全身抽畜的同时,开口问我:“你原来读过书?”

52书库推荐浏览: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