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木望天_耳雅【完结】

  《好木望天》作者:耳雅【完结+番外】

  文案

  木凌种了一棵望天树,宝贝似的。抓住了偷树的小贼,

  他一个十七八岁的大小子,就欺负一个七八岁的小小子,揍一顿放出去,再偷再抓,再抓再揍。

  这野小子还挺横,后来偷树被雷劈了,就老实了,木凌给他治病,救他的命。

  病好后,小小子走了,走前对着大树喊:“姓木的,

  小爷从今天起改名叫秦望天,你等着,迟早有一天,爷要把这棵木头抢回去。

  十年后,木凌是神医,天下第一的大好人。

  十年后,秦望天是马贼,天下第一的大坏蛋。

  某年初秋,木凌远行,去找能让自己长命百岁的药材,出行前他跟自己约法三章

  一,不管闲事!

  二,不管闲事!

  三,不管闲事!

  内容标签: 竞技

  搜索关键字:主角:木凌,秦望天 ┃ 配角:岳在庭 ┃ 其它:年下,强强,流氓马贼攻,腹黑神医受

  第1章

  被雷劈中,感觉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疼,那一瞬间只是麻了一下而已。真正疼的,是被火焰烧到的地方,隔了十年,还是会疼。

  他倒在火堆里的时候,看到的是那人难得的惶急神色,感觉竟然有些痛快。随后,凉凉的伤药涂到灼热刺痛的伤口上面,很快就不疼了。

  转眼差不多十年过去了,那人应该也有二十多岁了吧,自己却还是个十几岁的小鬼……

  “老大!老大,醒醒!”睡梦中有人摇他,秦望天睁开眼睛,看了看站在床边的几个手下,“叫魂啊?”

  “老大,我们打听到岳在庭的下落了。”手下之一兴匆匆地道。

  “真的?”秦望天精神一振,翻身坐起来,问,“那小子在干吗呢?”

  “听说前几天岳家寨的老爷子归天了,他现在是岳家寨的大寨主了。”手下回禀,“下个月就是他的继承典礼。”

  “什么?”秦望天皱眉,“这小子,娘的……”

  “老大。”手下彼此对视了几眼,看秦望天,“人家是名门之后,岳家寨现在的实力,除去黑云堡和七星水寨,就属他们厉害了……我们就这么几号人马,能干得过人家么?”

  “你说什么?”秦望天抬脚踹翻旁边的一张茶几,“你有种再说一次!”

  “不敢……不敢。”手下赶紧退到一旁。

  “我秦望天,一定要岳在庭那小子血债血偿!”冷冷甩下一句,秦望天站起来,气哼哼走出了房间。到了后山的空地上,四外空旷,就只空地中央有一棵高树,一枝独秀地矗立在那里。

  仰起脸望向那直冲云霄的树顶,秦望天闭上眼睛问自己,“秦望天,你拿什么和人家斗?”

  抬脚狠狠地踹了那棵树一脚,“我不甘心啊!”

  树晃动了几下,有几片叶子缓缓落下,被山风一卷,飞进了山谷。

  ……

  木凌背着行李离开了黑云堡,确切地说,他是被司徒赶出来的。

  “整天在家里呆着干什么?快去找你的灵丹妙药好长命百岁啊”司徒提着包袱一脚将木凌踹了出去,“别在这儿添乱!”说完,就抱着他的亲亲小宝贝进屋温存去了。

  木凌跳着脚骂街,“司徒你个混蛋,老子活几岁要你管?!”话没说完,被迎面飞出的一个箱子砸中……他的药箱。

  “哼。”木凌揉揉头上的包,打开包袱看了看,还好这司徒还有点良心,给他塞了不少银票进去。收拾好包袱提着药箱,木凌溜溜达达地上路了,目标――长命百岁!

  走到山下,还没上街,木凌突然停住了脚步,旁边有一座土地庙。木凌撒丫子冲进去拜菩萨,往破垫子上一跪,嘴里念念有词,“菩萨啊菩萨,你要保佑我这次能找到长命百岁的灵丹妙药。还有啊,我顺便发个誓,这次出行,我一定要少管闲事,不管闲事!如违此誓……”木凌左想想右想想,咬咬牙道,“如果管了,就让我只能活到九十九岁,够狠了吧?!”

  见菩萨似乎对他笑了笑,木凌提着包袱站起来,问菩萨像旁边的一个小乞丐,“你知不知道我刚才在说什么啊?”

  小乞丐老实地摇摇头。

  木凌伸手递了一张纸给他,“很好。”说完,转身溜溜达达跑了。

  小乞丐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拿起那张纸一看……呆住――一百两银票!

  木凌沿路见一个乞丐就给一百两,见座庙就进去添香火钱,反正他身上带着黑云堡的腰牌,二当家来了,还怕没钱花么。木凌恶狠狠地想,司徒,看我花光你的财产!

  走了半天,好不容易找到了家驿站,木凌花银子买了匹瘦马,马夫看木凌的样子,就像是看一个傻子,也难怪,怎么会有人花大银子买一匹病马呢。

  木凌却得意地说,“没见识了吧,我可告诉你,这马可是千载难逢的千里马,也就是病了,只要治好了,它可值万金!”

  马夫似懂非懂,看着木凌牵着那匹瘦马往前走。一路上,木凌都没骑马,花钱买药,上山采药,花了大概一个月的时间医治,再看那马,病全好了不说,膘肥体壮精神奕奕。

  “哼哼。”木凌满意地点头,“往马上一跨,抬脚轻轻一碰马屁股。

  马嘶鸣一声,撒开四蹄,飞奔远行。

  又过了一个月,木凌上了官道,前方不远处就是落霞城了,听说那里有落霞照碧水的胜景,木凌准备去观赏观赏,陶冶一下情操。

  被取名为小黑的黑马很听木凌的话,大概知道木凌是它的救命恩人,都不用牵,走哪儿跟哪儿。

  晃晃悠悠到了官道旁边的一个小茶寮,木凌下马,拿出水囊倒水喂马,然后再叫小二的灌满清水,顺便买两个馒头吃。

  “有胡萝卜馅儿的没有?”木凌问。

  “萝……客官,只有肉的和刀切馒头。”小二回答。

  “切……”木凌撇撇嘴,“都没有胡萝卜馒头么?那黄豆馅儿的呢?”

  小二哭笑不得地摇摇头,心说这客官也不知道是什么口味,喜欢这么古怪的东西。

  委委屈屈地买了两个白面馒头,木凌一个自己吃,一个揪碎了喂小黑,“小黑,没有胡萝卜馅儿的了,下次往北走走,我买豆包儿给你吃。”

  小黑晃晃尾巴,还是吃得很高兴。

  正在和小黑说笑,就听旁边的饭桌上传来了一个清脆的笑声。

  木凌转脸望去,就见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正看着他笑,“你怎么拿馒头喂马?”

  木凌眨眨眼,转头左右望望,发现四外无人,指指自己的鼻子,“你问我呀?”

  小姑娘又笑,“自然了,除了你哪儿有用馒头喂马的?”

  “啧啧……”木凌有些不赞成地摇摇头,“马儿吃馒头奇怪,那你说说,马儿吃稻草奇怪不?吃胡萝卜,吃豆子奇怪不?”

  小姑娘摇摇头,“那有什么奇怪的?”

  “那可不?”木凌笑嘻嘻,“能吃稻草就能吃稻子,能吃稻子就能吃米饭,能吃米饭也就能吃馒头,对不对?”

  小姑娘“咯咯咯”地笑得前仰后合,拉着旁边一个肤色略黑,二十来岁的女子道:“姐姐,这个人真逗。”

  那女子似乎颇有些心事,心不在焉地点点头,也没看木凌,就付了饭钱带着妹妹匆匆上了马车,几个车夫赶着马车往前走。

  木凌喂饱了小黑和自己,也跨上马,刚想走却听身后小二喊,“这位爷,这位爷……您是要进落霞城么?”

  木凌回头瞅了他一眼,点点头,“是啊。”

  “那我劝您还是换一条路走。”店小二道,“这一带,官道不太平。”

  “官道还不太平?”木凌眨眨眼,“那还叫什么官道,改叫贼道不就得了。”

  小二惊得一蹦,“爷,您可别胡说八道啊,那一带最近来了一帮山匪,很厉害的。”

  “山匪?”木凌好奇,“就是占山为王的贼人呗。”

  “对对。”店小二点头,“我看你是个病弱书生,还是绕道往别处走吧,虽然是远了一些,但安全啊。”

  木凌点点头,问,“那刚才那两个姑娘的马车呢?”

  “唉……”小二摇摇头,“这两个姑娘,我刚才已经跟她们说过了,可是她们好像要赶路怕耽误了,所以执意要往那里走。”

  “哦,是么,话说回来,我那事儿其实也挺重要的是吧。”边说,木凌边拍拍小黑,“你选吧,往哪儿走?”

  小黑看了看左右,抬起蹄子往官道上走。

  木凌搂住小黑的脖子蹭啊蹭,“小黑,你怎么就选官道呢?待会儿要是遇到了贼,你要保护我啊!”

  看着两人远走,小二回头看掌柜的,“当家的,那位小哥怎么看起来疯疯癫癫的?”

  “你懂什么。”掌柜的笑笑,“这个啊,大概就叫真人不露馅!”

  “真人不露馅儿啊……”小二的一脸钦佩地仰望掌柜的,“当家的真有学问啊。”

  掌柜的得意,却没注意到桌边已经笑倒了一片。

  木凌骑着马继续往前走,又走了一阵,就微微皱起眉,前面有一阵淡淡的血腥味传来。木凌轻轻一抖缰绳,示意小黑快走,小黑赶紧往前跑了几步,拐过一个弯儿,就见刚才那辆马车翻在路边,地上正坐着刚才的那个小女孩儿在哭,胳膊上都是血,地上有两个被宰了的车夫。

  木凌赶紧下了马,走上去问,“小姑娘,没事吧?”

  小姑娘仰起脸战战兢兢地看了一眼,发现是木凌,就呜呜地哭得更凶。

  木凌拿了药箱子给小姑娘处理伤口,幸好伤口很浅,边问,“你叫什么名字,出什么事了?”

  小姑娘抽抽鼻子,道,“我叫铃铛,刚才,有一伙坏人,姐姐被他们抓走了。”

  木凌望天,摸下巴,“莫非是我拜神的时候不够虔诚?怎么遇上这么档子闲事?”

  “怪叔叔,你救救姐姐吧。”铃铛伸手拽着木凌的衣角,可怜兮兮地仰脸望着他。

  木凌有些犹豫,这次出门说好了要少管闲事的……怎么办呢?再低头看看,小姑娘大眼睛里眼泪哗哗往外流。

52书库推荐浏览: 耳雅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