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狂蝶乱_夜嘀【完结+外篇】

   《蜂狂蝶乱》作者:夜嘀【完结+外篇】

  蜂狂蝶亂(3P父子+生子)01章

  修改了下下~剛發現名字沒統一……= = 抱歉——

  前話:非親生父子,兩攻一受~雙胞胎兄弟攻~~

  —————————————————————————

  玉影淙淙,盤樹纏枝。寒陋小舍,此時正是春濃。

  燈光搖曳,床幔輕擺,呻吟聲聲,引人心動。

  “恩……別再來了……我累了。”

  低沉的男聲似疲憊的從帷幔中傳出,很快,一條麥色的修長大腿從床塌中顯露出來。

  “怎麼這麼冷淡?朕可是忙完一個月的奏摺特意趕來的。”另一個更加低沉的聲音微微不悅的響起,才踏出的半條腿又被拉了回去,環在了男人精壯的腰上。

  “放開——以後都別再來了——”不客氣的揮開男人伸過來的手,男子起身下床。

  昏黃的光線下,男子清俊的面容還殘留著情事後的餘韻,卻仍然掩飾不了他此時煩躁的心情。

  “東君,朕知道你還在生氣,可是你要體諒朕。再等三年,不,兩年就可以。兩年我就可以將藍風一夥剷除,到時候,朕定讓你活在光明處,鸞兒也會回到你身邊。”高大的男子說著從後抱住東君,下顎親昵的在他光裸的肩頭上磨蹭。手下也不老實的四處撫摸點火,直到懷裏的人身體軟化,便快速的回倒在床塌上。

  身上的男人瘋狂的進出著自己的欲望,好似要把身下的人給一次要夠。也不知是愛的太深,還是在發洩自己的不滿。

  東君閉著眼睛承受著一切,不是沒有快感,只是再多的快感也被心中積欲的怨氣給吞噬,他呻吟著冷笑,笑如野獸般在自己身上肆虐的男人,笑他的身份,笑他的權勢,笑他所說過的話,笑他所承諾過的事,笑他一次又一次……

  在晨曦醒來,簡陋的屋子依舊清冷,昨夜的春意,仿佛是一場夢。

  拖著疲憊不堪的身體燒水洗去一身的污穢,硬逼著自己咽下昨天剩下的硬饅頭,味道已經有點酸了。

  那個男人,一國天子,說愛他的人,卻是他又愛又恨的人。

  恨他將本來無牽無掛的他變成只對他牽腸掛肚,恨他隱瞞他的身份,恨他的強制霸道,更恨他毀了他的承諾——和他永世雙飛的承諾——

  曾經以為是兩人今生的家,卻是個天底下最大的牢籠。他被關在籠子的角落,過著最卑微的生活,沒有自由,沒有空氣,更沒有愛……

  愛……曾經以為有的。

  歲月蹉跎裏,它又被磨光了。

  兩年。整整兩年。

  失去了自由,失去了愛,失去了……生命裏……最寶貴的東西。

  鸞兒,是上天的恩賜。來的太突然,卻給他帶來了希望。離開這裏的希望。

  可是那個男人又給他毀了——

  無時無刻不在想著離開這裏,帶著鸞兒,離開這裏。

  他的鸞兒,絕對不可以做別人的傀儡,他那麼小……怎麼可以做權利的犧牲品!

  在這無人問津的偏僻院落,實則冷宮。每月才有人會來一次,送些粗糙的大米和蔬菜給他過日子。可不管他怎麼節省,那些糧食也只能過二十天。只有在那個男人過來時,他會有幸吃上一頓飽的。但是從三個月前起,那男人以前十天來一次的頻率變成了半月,現在變成了一月。

  他嘲諷,不用自己說,那男人恐怕也不會再來了。

  也好!

  都別來,把他遺忘,忘記他的存在,他可以更自由,更輕鬆,更冷靜的實行自己的計畫。

  就在東君暗自嘲諷慶倖時,這偏僻的破屋,卻頭一次,不在規定的送糧日來了人。

  一個太監和一個麽麽。還有她手中的……

  “鸞兒”立刻的,東君興奮的沖了過去就要抱住麽麽手中的嬰兒。

  “怎麼是兩個?”東君奇怪的問,過去了才看見麽麽另一手也抱著一個,而且……兩個都不是鸞兒——

  那太監眼也沒眨,尖聲說到:“皇上說了,這兩個野種送給東君撫養,至於太子殿下他是千金之軀,正統皇室血脈,自然不用東君操心,琴妃娘娘日後就是太子的母親。如果東君不願意撫養這兩個野種,那麼將他們就地政法。東君意下如何?”

  這也是上天給的禮物嗎?失去一個……換來兩個……憐憫他嗎……

  皇浦岩——你到底安的什麼心——

  沉浸在自己的思緒裏,孩子的哭聲那麼突兀,立刻讓他清醒。

  “你幹什麼——”立刻的拉開掐在孩子脖子上的魔爪,東君憤怒的大吼。

  那太監依舊沒表情,收回手冷聲說道:“東君不要他們,他們就留不得。”

  “你可以滾了——閹狗——”

  罵完抱著兩個孩子就往破屋裏走,現下要考慮的,是拿什麼喂飽他們。

  “慢。皇上說了,如果東君接了孩子,那麼日後這裏的伙食也會改善,孩子才出生,所以有麽麽餵奶。”

  “……哼。”

  既然是野種……又何必這麼假惺惺。

  皇浦岩,你拐彎抹角,到最後,又能得到多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新文開坑~~歡迎支持~仙仙結局了都沒有人留言啊~~呵呵~是都看懂了嗎?真怕有人看不懂……= =

  02章

  太監走後不久,就有兩個宮女送來了小孩子要用的東西,雖不多,好在還夠齊全,不然,光靠東君自己,又沒帶過孩子,哪知道怎麼做小孩的東西。

  麽麽日後也留在這裏照顧孩子,但是晚上不得在此處留宿,安排了離這不遠的一處冷宮,那裏住的都是後宮被冷落的女妃。

  從麽麽口中得知,這兩個孩子都是音妃所出,但是孩子的父親卻不是皇上,而是和亂黨一船的陽王爺,向來和皇上水火不容,本以為是龍子的嬰孩,卻不料風雨變幻,音妃與陽王私通的信箋被指出,皇上大怒,當即將音妃刺死。

  可笑——眼裏向來容不進半點沙的皇浦岩又何故將兩個野種留下來?難到看他們是嬰孩就手下留情?

  怎麼可能——

  其中,定有文章!

  而且就算不殺他們,這下也不必對他們如此照顧,大可如對他一樣,餓著肚子活著。

  不和麽麽說話,那麽麽就絕對不開口,像個啞巴,孩子哭了就去餵奶,即使是東君想套話,她也說的很有分寸,不該說的就絕對不說。東君也不勉強,待兩個孩子都梳洗一番,肚子也喂的飽飽的,東君就讓麽麽離去。

  可孩子就是孩子,前刻吃的飽飽的,不大一會又開始哭,不是屎就是尿的,折騰的東君一夜不眠。孩子一哭心就跳著慌,爬起來東弄西弄,可照顧孩子實在是生疏,有點力不從心。心裏煩躁著,手下卻不敢停,耐著性子慢慢摸索。

52书库推荐浏览: 夜嘀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