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天行道_艾可虾球【完结】

   《替天行道》作者:艾可虾球

  传闻傅家长子贪权无能,傅家百年基业将毁於一旦。

  为收拾众人口中的败家子,自詡「行侠仗义」的七皇子,假借温柔良善的外表打算替天行道!

  而面对突来的温柔与看重,傅向珀困惑著、惶恐著、却也心动了。

  捨弃了二十几年的执著,捨弃了身为长子该有的责任,将全部的信赖与爱恋统统给予了对方后,却发现,到头来,竟是一场天大的骗局……

  為什麼没有人要他的爱,他的愿望很单纯,只是想爱他……

  盒子里躺著一块玉珮,朴实无奇,以红线穿过。

  这块石头比所谓定情物有更深的意涵,不止定情,而且定的是终生。

  一块劣质的玉石,却是无价之宝。

  傅向珀是认真要和他过一辈子。

  望著傅向珀盛满真情的眼眸,刘熤飞顿觉遍体生寒。

  一生相随不过是甜言蜜语,傅向珀却轻易相信,他真想狠狠嘲笑,不过睡了傅向珀一晚,他就死心塌地了。

  可是他笑不出来……

  只能任由胸口灼热的玉石,烫得他生疼。

  第一章

  乐笙有一传家百年的地方望族,代代经商并且大力推展乐笙,使乐笙成为现今的商业大城、当朝的经济命脉。

  乐笙人潮自四面八方而来,商业的交流也越来越繁盛,无论白天夜晚都有其热闹非凡之处,渐渐吸引富商巨贾、皇亲贵族定居此地。繁华的程度除了都城,其他城镇难以望其项背。

  乐笙的盛况正得归功於当地望族代代不遗馀力的推展,其中又以传家百年的傅家为最。

  人说「富不过三代」,更何况是拥有百年历史的傅家,代代传承中必然会出几个不学无术的纨裤子弟。还好少数几颗老鼠屎还坏不了家大业大的傅家,再险恶的状况也让它给挺过来了。可惜随著乐笙的繁荣、富商的云集,傅家也渐渐淹没其中,不再是商界的翘楚。

  这一代的傅家有四名子女,先不论後面两个小的,前面两个儿子才是众人的焦点。

  长子傅向珀是经商的庸才,次子傅向琰却是奇才。人们皆道傅家若由次子继承必然能再攀高峰,不料傅家老爷对长子过分溺爱,无视长子的无能指定其为继承人,因而造成傅家事业愈趋低潮。许多人暗里嘲讽傅家恐怕要毁在这一代手上。

  而傅向珀「不负众望」,傅家因其错误的决策只差一点点就被搞垮,最後是靠与傅向琰关系暧昧的当朝首富秦墨曦出手相助才化险为夷。

  经过风风雨雨後,原本交恶的兄弟俩虽然还不到交好的程度,至少已经言和。傅向珀也不再打压弟弟,渐渐转变为一起打拼不再恶斗,再加上弟弟与秦家的良好关系,傅家事业於是蒸蒸日上,一日比一日好。

  虽然如此,傅向珀仍然大权在握,丝毫没有将继承位置易主的意思。

  閒言閒语於是继续蔓延……

  有人批傅向珀这个败家子死咬大权不放,逼得才华洋溢的弟弟只能靠美色换取首富秦墨曦的援助。他却死性不改,硬要继承傅家,反正天塌下来有秦家挡著,怎麽搞都不用怕弄垮傅家,真正是厚颜无耻、人性丧失。

  傅家这个败家子一无是处,未来要嘛被踢下那位子,要嘛就是把傅家搞得一塌糊涂,大家等著看,看傅向珀最後是什麽下场。

  远远的,傅向珀看见弟弟领著两个人走出院落,彼此有说有笑,往大门方向走去。

  傅向琰注意到他,挥别那两人朝他走过来。

  他看向那两位客人,一位是和弟弟颇有交情的言千云,另一位则是生面孔,从与言千云的互动看来似乎是很要好的友人。

  突然与那陌生人对上眼,那人一张娃娃脸,是个长相漂亮的男孩子,年纪看起来比向琰小一点。那人没怎麽注意他,转回头与言千云离去。

  「大哥。」傅向琰脸上带笑,那笑容虽然真诚,却又显得有些生疏。

  他们兄弟俩交恶十数年,见面从来没有好脸色,更何况是笑脸。现在虽然算是合好了,两人也很珍惜这份失而复得的亲情,不过一时间还是手足无措。

  平常谈论公事还算自然,但日常的招呼真是不自在到极点。

  「怎麽没送他们到门外?」

  「不用,千云是熟人,他无所谓。」

  「另一个是他朋友?」

  「嗯,这二年他们结伴同行走遍大江南北,感情跟兄弟一样好,我也是第一次见到。」

  「是嘛。」

  话题结束,一阵静默。

  「咳,向琰,上次王老爷那笔帐目,有几个地方想问你。」

  「好,不过待会儿我要上广泉饭馆谈生意……」

  傅向珀闻言,拿出商册递给他。

  「那我解决了,刚才正好遇到林老板,就顺便谈好,契约也签定了。」

  傅向琰眼底浮出几许著急。「……林老板那人不好对付,有好几处谈了多次都谈不拢,怎麽这麽快就……」他为这笔生意与林老板那有名的老狐狸不知斗了多久,就为了以最好的条件让双方都能得利。

  「会吗?我觉得林老板为人和善,之前合作过几次,这回也给了很好的价钱啊。」

  傅向珀看弟弟翻开商册,随著翻页脸色越是沉重。

  「有问题吗?」他不安地问道。

  「……没什麽大问题。」傅向琰说是这麽说,脸上却笑不出来。「大哥,我有点事要先去忙,王老爷的事下次再说吧。」

  「那不急,你先去吧。」

  傅向琰点点头,转身快步离去。

  傅向珀心情因而沉郁。

  自己八成又闯祸了,可悲的是他根本看不出那笔生意有何问题!这让他又愧疚又困窘又不甘。

  他转身回院落,待在书房埋首公事中。

  之後听说向琰为了重新签定契约,往来林老板那里十几次,才硬是让林老板答应重新签约,不过也因此让林老板多得了不少好处。

  兄弟俩合好後他不再大权一把抓,而是两人一起管理家业,慢慢在有形无形之中,重要的生意一个个转移到向琰手中。他知道这不是因为向琰有野心,而是因为自己能力不足。

  傅向琰一页一页翻著商册,一本接著一本。

  不管所有人认为他再怎麽不适合继承傅家事业,他都不会放手的。

  他揉揉眼侧的穴道稍作歇息,凝视著满桌的商册,眼里满满的执著与不安。

  「……我死也不会放手。」

  「刘熤飞,你自己找地方打发时间吧。」大门半开,笑容清爽的男子笑著打发门外的人。

  门外人一脸要笑不笑,抵著门不给关。

  「你陪你家笑哥陪得也够久了,再这样无聊下去我就要闷死了!」刘熤飞语带抱怨。

  「我陪你陪得才多呢,连去傅家找朋友你也跟!去去,快走,凭你的身分多的是人愿意陪你!」

  其实是家里那个人不开心了,嘴上虽然没抱怨他一天到晚往外跑,但那个眼神啊……简直是十尺寒冰!

52书库推荐浏览: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