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色性也_关风月【完结】

  文案

  顾名思义,这是一个有美人有渣攻狗血有美食的三有白烂文XD。

  仨攻,二渣,反正最终CP肯定是物以稀为贵=w=。

  争取做到章章没有肉块也有肉末

  本来想写美食文,后来发现这实非我力所能及,只好东拉西扯,

  各位看个热闹就算了=3=,请轻轻拍砖,我已经认错了T T。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意,魏成毅,魏伯弈

  配角:魏晋安 ┃ 其它:关风月,狗血美食文,贴秋膘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1、一、好多美人都姓沈,好多渣攻都姓魏 …

  宏朝天赐年间,都城宣城有家馆子,名曰:“风月楼”。

  老板唤作沈意,一手厨艺出神入化,且胜在心思精致,一样的菜,却总能比别家多做出几分风流来。又因得其人八面玲珑长袖善舞,故此不几年便在全国打响了名号。

  时人甚至有打油诗云:“生平不食沈意肴,宁与牲畜同咽草。”

  沈老板听得这话,却只悠悠一笑道:“先生过奖了。”

  其实不过奖,有人曾偷溜进沈氏后厨观摩猪肉肥腴之奥秘,只见不止有专人按摩,这一群牲畜所食还都由见习厨子包办,临砧板一刀也绝不让它死去活来。

  最幸福的是,每逢死前沈意还要亲自下厨,慰猪口腹——不少贫乞之流甚至直恨不得投生入那草堆中去,醉生口腹一番,亦好过面黄肌瘦人世间挣扎。

  左右终是黄泉路上哀鸣一遭,当然是做饱死鬼的好。

  沈老板听了只得失笑,面上倒是仍然一派自若,“它食我我食它,因果循环。我不过为自己后世身积些德罢了。”

  所以甫一入风月楼,便看得一匾大字:“不己杀,不见杀,不闻杀,来者皆是客,三净入口腹。”

  亦有老学究看不过眼,怒骂沈意是假慈悲,既然都三净了,何不如干脆不食生灵皮肉?结果沈老板笑吟吟提了篮小食前去拜访,一见他笑那老头就痴了,再一动筷更觉不知天上人间。被他温言软语几句,立马丢盔卸甲。

  一心,只想掐住他脸看清那笑模样。

  自此,再没什么人说这馆子宗旨的是非,到底人家不欺客。

  ——食色性也……可不是既有食,也有色?

  这沈意生得活似一缕风一片月,一笑便是软冰融水,清透缠绵。更不消提他身量颀长修雅,且长年妙手烹红尘,化得一副皮肉紧致风流还嫩如倭人鱼生,肥美清鲜。

  左眼角下一滴泪痣,似粤人之姜撞奶,明明是奶肉滑腻香浓,偏生带了那么一抹惹人吞吃的辣——眼波流转间似是一道菜,颇有些可怜意味地央人下箸,诱惑着你食之忘返。

  更兼之没什么节操。所以入幕之宾,自然也就不少。

  今日恰好有一位要来,沈老板便早早布了新菜预备着那嘴刁的主儿来试——宣城中无论是食美人还是食生灵,皆一样有名的刁嘴,宣城侯魏晋安。

  也只有沈意同时满足得了他那双重品味。

  正午之前,人尚不多,只有二楼雅座坐了不少来饮清茶的文士。远远儿地沈意便看见一人骑着匹紫骝飞驰而来,身后一溜小厮心惊胆战地唤:“——爷——您——慢点儿——!”

  几乎是同时,一阵男子豪放笑声便穿透云霄,甚至直震得沈意耳朵发疼。

  可想而知有多扰民。

  沈意嘟嚷着揉了揉耳朵,唤来楼里跑腿儿的吩咐:“去告诉侯爷,请他莫要跟个地痞似的。”

  “老板,这话,只能您说去,咱可不敢。”

  沈意狡黠一笑,“他若动怒,你就说……今天没得吃。”

  那小厮于是只得必恭必敬下了楼,先是点头哈腰伺候着这大马金刀的爷下了马,抬头一看,却只见这人丝毫不懂收敛为何物,一袭玄色绣金束腰宽衽蟒袍本就显得他器宇不凡,痞都痞得让人打个寒噤。更衬着紫玉碧玺冠,阳光下活活要烫瞎人的眼。

  没奈何,只得将沈意意思道明,只见那侯爷上一秒还痞气笑着的脸瞬间就收了笑,眉头僵直冷笑问:“沈意这是皮痒痒了?”

  小厮大气也不敢出,却仍是只得将沈意后半句话据实转告。

  意外地,却只见那侯爷立刻松了面皮,抬头看了看倚窗冲他眯眯笑的沈意,眼里射出似笑非笑的调弄意味——活像是猫捉耗子,总打算先玩再吃。

  却仍不咸不淡道:“这厮倒又玩出新花样了。”心里却早已乐得活像个大红萝卜。

  小厮立刻松了口气,连忙唱声有客到,一行人将之迎入门去。

  你道这侯爷心里作何盘算?原来他不过将这沈意视之玩物,吃了一个来月本想该腻了罢,谁知一吃就舍不下,几天不来,五脏庙和那孽根都似要造了反。

  他何尝试过这等受制于人滋味?一腔恼怒只得在床上发泄,每每想出种种新花样玩弄料理沈意那罪孽皮囊——奇就奇在这沈意反应极上道儿,仅以床事而言确实是销魂难言。但一下了床这混蛋立刻又妆得道貌岸然,也不跟他求东西,性格简直与那身白花花精肉一样,滑不溜丢可恨至极,直想让人捅到他求饶都求不出声儿来才好。

  今日这话显然别有情趣,以沈意性格自然是不可能不做他吃食的生意,那么不让他吃——自然指得是那事儿。

  这类似撒娇一样的话直挠得他心里痒痒,实在是恨不得投鞭入谷,抽翻这小妖精。

  然满心雀跃之下侯爷他还非得装得四平八稳不屑一顾,看得楼上沈意是差点儿乐翻了天——心里暗嘲人人都这般无用,一旦动了心什么品位身份都顾不得,顾得也是装,满心终究只余一个念头……何等傻痴痴?

  想了想,自己竟有些凄然地笑了。

  话不多说,这顷刻间侯爷已上了门儿,急赤白脸地将门一推,见得那妖孽屈膝团在紫檀凳上开眼朝他荡悠悠晃过一个眼波,心里即刻忆起前不久两人在这张凳上干得荒唐事儿,登时心旌摇曳口干舌燥——这过程可不就是那活鳖最肥美的料理法?生入大锅,内煮滚沸汤料,鳖渴极,便张口狂饮汤料,不久被烫死,皮肉内浸汤头,是癫狂赴死的鲜美滋味——多凄绝的尽兴。

  他看沈意是盘中食,殊不知沈意看他,亦不过缺了调味的人肉。

  再说这侯爷入得门来,极力想让自己显得不怒而威,挥了挥手叫人下去,本想先冷嘲热讽上沈意几句,却不提防沈意先出了声儿,身子前倾,清清透透软软糯糯道:“侯爷……可是多日未见了。”

  登时心魂就飞上了九重天,不知去处。

  这好嗓子……啧啧,可真像块水晶糕。

  他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侯爷面皮再也绷不住,立刻坐下,先在沈意腰上狠狠拧了一把,“几天不见,倒是懂得戏耍爷了?”

52书库推荐浏览: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