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沙醉_桑玠【完结】

  《烟沙醉》作者:桑玠

  一步错,步步错。

  此生一醉,烟沙只留你容颜。

  此文为《好久不见》前世。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左夕景、左夕弈、墨千夏 ┃ 配角: ┃ 其它:桑玠,古言,好久不见前世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做任何负责版权归原文作者!

  楔子

  **

  盛夏。

  南景宫。

  莲花池的莲花这一年开得尤为好,整整的一片湖面,满满都是盛莲。

  “夏儿。”

  当朝皇帝一身黄袍雍容而坐,脸庞上却带着慈爱的笑容望着宰相家族墨家最小的女儿,“这片莲池,中意否?”

  “嗯。”年仅八岁的墨千夏笑眯眯的坐在一旁,丝毫未有面见帝王应有的窘迫,“夏儿读过,看取莲花净,应知不染心。”

  童声稚嫩,尾音上扬,惹得皇帝皇后和一众嫔妃,都低声笑了起来。

  “夏儿天资聪慧。”皇后目带笑意,用绢帕拭了拭脸上的汗渍,“许配为皇子的皇妃,适宜。”

  诸多嫔妃,都附和了起来。

  哪个皇子如若迎娶了墨千夏,也就代表了接壤朝中最鼎盛的家族墨家,也就代表了皇权、相权结合。

  极有可能,也就握住了这个天下。

  正是这么说着,就望见莲花池旁的桥上远远朝此处的亭院走来两人。

  “皇上,是七皇子和十二皇子。”

  原本安安静静坐着的墨千夏听闻禀报,身子立刻不由自主地轻轻颤了颤,目光早已朝那边看去。

  很快,公公口中的七皇子和十二皇子已经来到了亭院里。

  众嫔妃一见这两位皇子,便低声私语起来。

  谁都明了,这两位皇子,乃是当今皇帝最器重的两位皇子,其中必有一人,会是如今还空缺的太子之位的人选。

  都听闻七皇子左夕景,琴棋书画、兵法箭术,无一不是众皇子中最为出彩的。

  而十二皇子左夕弈,虽好游玩,却极为聪慧,又加之性子极佳,在朝政、宫廷中,皆如鱼得水。

  “父皇。”“父皇。”

  左夕景一身黑袍,五官俊美令这莲花池景都逊色,却面容如覆冰寒般不苟言笑。

  左夕弈一如往常的笑容如沐春风,身着白衣,折扇在手。

  两人的风华几乎不分伯仲,皇帝眼底也微微掠过一丝笑意,面上只是微微抬了抬手,示意他们可以入座。

  “夏儿。”左夕弈身体未动,便笑吟吟地叫墨千夏。

  “弈哥哥。”墨千夏从小在宫里长大,无需如旁人那样称呼他们为皇子,只是简单做了礼数。

  “许久不见,夏儿真是生得越发好了。”左夕弈笑着细细打量她。

  她微微侧着头,只是有礼地笑,目光却始终落在站在左夕弈身旁的人身上。

  “弈儿,一来也不见你行礼,只知想着法儿逗夏儿。”皇后虽是责备,却笑容满面地望着自己的嫡出儿子,“天热,还不快些先坐下。”

  “是,母后。”左夕弈眯了眯眼,慢慢地走到墨千夏身边坐下,左夕景淡淡朝所有人行了礼,撩了撩衣袍,坐在了墨千夏的另一边。

  他一坐下,她的身体就更有些紧绷。

  “刚刚皇后还提议,要把夏儿许配给诸位皇子中的一人为皇子妃。”见他们落座,皇帝慢慢开口,“七皇子和十二皇子,意下如何?”

  墨千夏听着皇帝的话,手指绞得更紧些,微微垂着头、目光游移地滑向左侧。

  左夕景的手放在扶手上,脸庞依旧沉静,未有任何波动。

  从她见到他的第一天起,便从未见他笑过。

  她四岁入宫,他已可言辩众臣。

  她六岁为礼,他已可骑射三军。

  如今她八岁,他已为她良师四载,每日将满身文才,经年教授于她。

  因此,她眼里,如何能容得了他人?

  都说十二皇子笑容可倾天下,却更传如若七皇子一笑,天下为倾。

  她每夜梦中辗转,皆是倘若他能为她展颜一笑,她甘愿为他倾尽此生。

  “……十二皇妃的位置,”这时,左夕弈慢慢笑说,“等夏儿年满十六,便可由她所选。”

  一片压低的轻叹声。

  无论是否戏言,左夕弈此话一出,便是已放话,墨千夏极有可能会成为今后的太子妃人选。

  如此惊人之言,话中之人却仿佛恍若未闻,只是绷紧身体等待着另一人的话语。

  “……七皇子,意下如何?”皇后望向左夕景,话语虽温和,却藏了丝看不见的暗冷。

  谁都知七皇子,是当今皇帝曾最宠爱的已故嫔妃所出,皇后尤为忌惮。

  沉默良久,他喝了口茶,慢慢开口,“如今为师所授,姻缘之事,日后再议。”

  他一说完,她就微微红了眼眶。

  幸之他未一口回绝,让她有所期盼。

  又不幸他未有丝毫表露,让她无可猜询。

  一时,整个亭院安静无声,左夕弈虽是笑着的,望向左夕景的眼底却微微有些凉意。

  “夏儿。”皇帝看得清楚,这时轻咳一声,“来,敬一盏茶给孤。”

  “是。”她如梦初醒,急急忙忙起身,想伸手端起桌上的杯盏。

  却谁知盛夏炎热,她两指刚刚托起,却被烫得下意识地就松了手。

  眼见杯盏脱手,她惊出一身凉汗,但眨眼之间,却已被一只手稳稳托住。

  左夕景稳稳地将杯盏端回桌面,帮她叠了杯底盘,重新递到她手边。

  她早已红了脸颊,目光本是落在杯盏上,却还是流连地滑向他的脸颊。

  手指轻轻触到他纤长冰凉的手指,她壮了胆子望进他深不见底的眼里,竟在微息之间,探到了一丝柔意。

  淡到如同含烟,但眉眼微微上翘,竟真是他的笑意。

  “杯盏烫手,叠了杯底会好些。”他声色清冷,却始终未收回只有她能看清的那丝笑意。

  盛夏莲池,如此景色。

  她却已看痴,眼里独独唯有眼前此人。

  一生所倾。

  …

  午夜醒转。

  墨千夏微微起身,轻轻咳嗽了两声,伸手点了灯。

  “夏儿。”身旁的人听闻了动静,也睁开了眼,看向她,“着凉了?”

  她摇了摇头,移开被褥下床,慢慢答,“多梦,无法安睡,便醒转了。”

  宫殿里寂静,榻上的人的容颜也在烛光中微微显出,轮廓如昔般俊美,眼底却微微含着冷光,“是担心七皇兄边疆征战可能遇险,所以多梦么。”

  身着黄衣睡袍,是左夕弈。

  墨千夏披上了薄衣,走到窗边静静站了一会,才背对着他淡淡开口,“皇上五更要起早朝,臣妾睡梦不安,不愿惊扰皇上安眠。”

52书库推荐浏览: 桑玠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