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君欢/踏夜未尽_浅眠千夏【完结+番外】

   书名:诱君欢

  作者:浅眠千夏

  序章 溯源

  凡有凡规,仙有仙律。天庭仙法昌盛,西天不问世事,海内龙族战力卓然,泾渭分明,互不干扰。

  大荒历九万七千年,龙族面临新君推选登位,明争暗斗不已。

  龙之第九子螭吻,名玉枯舟者,原是辟火神,与世无争。因兄长睚眦为另一兄长嘲风所暗害至魂飞魄散,遂引发龙族一脉内斗。

  且隐有传闻,曰玉枯舟素有龙阳之癖,思慕西天尊者迦叶。迦叶尊者,传闻天生佛陀,拈花一笑,集齐大凡三千世界之美好。

  龙族因内斗缘故,一众精锐伤亡惨重,玉枯舟一系几乎绝尽,另一系业已仅剩饕餮,嘲风二子。

  玉枯舟为讨说法,冲犯天庭,后为迦叶尊者亲自镇压于幽冥地府,卞城王宫之下…

  有好事仙僚问尊者,同螭吻是何关系。

  尊者道一声佛戒,曰,螭吻因恨生恶,本非他之故,小佛同螭吻之间,仅一面之缘。

  五百年后,迦叶尊者游历四海八荒,见幽冥深处怨气冲天,便至地府…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001章 好一只祸水

  最近地府愈发守卫森严了起来,总有天上来的兵将处处巡逻,也不知为何。

  我长于十殿阎罗宫前,冥河忘川之边,不过一株小小幽兰,因得了忘川水好歹几百年的灌溉,将将修出这么个精不精怪不怪的形容。

  忘川边几百年间往来鬼魂不断,热闹得紧。要命的却是生魂不能言语,他们同我毫无话讲。

  极其漫长的不辨天日里,听黑白无常说得最多的,是卞城王宫下,似乎镇着一个厉害妖怪,听说道法还颇为精深,我心想那人该是面貌也颇俊俏的罢。

  唔,今日里又来了个一个吊死鬼,跟在白无常身后,舌头伸得老长甚是丑恶,我瞥眼,无奈兰草本身并无眉眼,所以我挤眉弄眼一番,一丛兰草叶也并未挤出个甚么表情。

  吊死鬼走过我身边,甚诧异的望着我,仿佛我就是吊死他的那茎绳子。他舌头本就伸得老长,眼珠暴突出来,显得愈发可怖起来,我的叶子也随着抖了那么一抖。

  我难道真的长得与那根吊死他的绳子很像?

  低头瞧了瞧自己身上,却望着本该是我的草根那处,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两只白生生,胖滚滚的小脚丫子。

  哦,那吊死鬼原来是因着这个惊讶。

  试着踢踏了一下,小脚丫子也动了动,我睁大双眼,甚惊奇!甚惊奇!我居然有脚丫子了。却不想一惊之下仍有一惊,大惊之下更有大惊,这一望我才发现,连眼睛都有了…

  似乎是化成了人形。哦呀,原来我一棵名不见经传的小小兰草也能有这么扬眉吐气的一天。

  软趴趴试着走了几步路,却发现这身子不似想象中的修长,还踉踉跄跄的有些甚不着力,不禁低头朝忘川里仔细瞅了瞅…

  居然是副白白胖胖三岁孩童的身形!“真他娘的烂木姥姥不开花!”

  唔,不经意就把这句黑无常经年累月的口头话给说出了口。不过我听得自己第一次发出声音,有些细细的清脆,还挺不错么。

  正当我犹自对自己这幅模样惊讶得很的时候,十殿那头却传来了接二连三的巨大响声,轰鸣中有许多鬼怪差兵跑的跑,逃的逃。一时之间四周混乱得很,往日里死气沉沉的冥河忘川之畔,今日倒是热闹喧嚣了起来,这喧嚣当真神妙得紧。

  拍拍手站起来,抚平了身上的小白褂子,我尖着身子想要挤进那一丛围着一团的鬼怪兵差里,却不意幼童身子气力有限,方挤进去又被挤得跌了出来,还跌得甚远,在地上团了个滚。

  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继续研究着自己这副新身子。没关系,小爷我优哉游哉等着待会儿瞧就是。

  也不知等了多久,当所有嘈杂尽数消失的时候,大概是太寂静的样子,我终于抬起头来望了望。方才那一大群乱糟糟一团的鬼怪兵差现在都安静躺在了地上,只是失了头颅而已。

  乍看之下我还是吃了一惊,有些不明情况。不过几百年间呆在忘川边上,什么样儿的生魂没见过,遂迅速平静了下来。

  这时却让我瞧见了一个人,或者说,满身浴血的,又长得很漂亮的人。

  那大概是我长这么大见过的最美丽的人罢,虽则见过的往来生魂里,也有些倾国妃子祸水一流的美人。

  不过见到这人才发现,原来的我可谓是坐井观天,以管窥豹。真真是个祸水容颜,妖娆冶艳。

  祸水兄提着一把很是有些光辉的长剑,朝我走来。

  约摸这就是杀气?我无奈仍旧跌坐于地动惮不得,屁股蹲儿下的青石板渗凉得很。

  瞬息之间,祸水兄便到了我面前。

  “你是谁?”声音清越,一如长相,俱是妖娆得紧,不知为何带着微微紧张和探寻。

  他微微低了头,因比我高上许多,我得仰着脖子瞧他,有些吃力。

  “不知道。”我真是实诚的很。

  “名字?”

  “没有。”

  他皱起了好看的眉头,让我有些不忍心,想去抚平。片刻之间,我做了一个许久之后都让自己觉得当时很是勇猛的决定。

  “你能把身子俯下来么?仰着头跟你说话,我脖子疼。”

  他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却又似乎笑了笑,璀璨得让我有些晕眩。他将身子俯了下来,长长的头发一缕一缕扫到我的脸上,痒。

  我垫脚,用衣袖擦去他脸上沾着的一丝血迹,有些心疼我脏了的小白褂子。

  “嗯,这下就漂亮了。”

  他挑起比美人更秀致的眉,“哦?漂亮。”我点点头表示很赞成,这人确实是漂亮得很。他有着跟天光一样明媚的漂亮——我仍是兰草时,在幽暗地府里最向往的天光。

  “小东西,愿不愿意随我走?去外头?”他又问,语气里有些轻松的愉悦。

  我觑一眼周遭鬼怪兵差的尸体,和远处倒塌的宫殿,心想他真是厉害。

  “你就是他们说的卞城王宫下镇着的那只妖?”不由想猜一猜他的身份。

  他又皱了眉,似乎对‘妖’很是不喜,轻佻的对我摇摇食指,说道,“不对不对,我才不是妖,我可是神哟。小东西你信是不信?”

  神仙?

  大概是我眼里憧憬的光芒太亮,连他也微微诧异了下。

  “我同你走,就能见到外头世界了么?永远不用回地府了么?”

  他点了点头。

  “那好,我同你走。”我抓住他沁了血的衣摆。

  他俯身过来抱住我小小的身子,站了起来,一双狭长凤眸紧紧盯住我,似乎是找到了有趣的物事,“你真的没有名字的话,不若我来给你取一个?”

  我点点头,自己言语匮乏得很,而他么,应该是见过大世面的仙人罢,见过世面的应当都很是有些文采。

52书库推荐浏览: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