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师执位_樊落【3部完结+外传+番外】

   《天师执位 01 离魂》作者:樊落

  文案:

  聂行风对张玄的初次印象,简直不是「恶劣」两字就能形容。

  年幼时差点被满嘴胡言的骗子神棍害死,造成他长大对这些怪力乱神的事痛恨深绝,而坐飞机时,身旁这个长得人模人样的家伙,一开口就踩他地雷!

  什麽!这个小神棍居然是他们公司的员工!?

  本以为机场一别就能甩掉这讨厌的小神棍,

  却没想到他们居然又再续「孽」缘……

  「老板,你印堂黯淡无光,近期必有祸事发生,不宜出行啊……」

  「……」

  可恶!要是他再敢乱说一句,管它什麽劳基法,他都要把他Fire--

  第一章

  聂行风对张玄的初次印象,岂是「恶劣」两字所能概括的。

  他本来还对邻座这位相貌俊美的男子抱有一丝好感,可惜这份好感仅保持了五秒钟,就被张玄一声兴奋轻呼吹得无影无踪。

  「哇,景色好美啊!」

  此刻晨雾尚未散去,从逐渐升起的飞机里向下俯视,属于意大利固有风格的古老建筑物在淡淡雾色中与葱茏树木连在一起,透出一种无声庄严的美,不过……

  拜托,阁下已是成年人了,装幼齿请回家,别在外面丢人现眼好不好?

  对于坐飞机就像坐车一样平常的聂行风来说,这种景色早已司空见惯,不过很显然,张玄是不常坐飞机的那类人。

  他激动了好一会儿,才注意到坐在自己身边的冷峻男士,友好的伸过手去:「你好,我叫张玄,很高兴在这次旅程中和你同座。」

  聂行风彬彬有礼的回握中带着毫不掩饰的冷漠,他不喜欢多话的人,更不喜欢跟不相识的人攀谈,张玄一开始就犯了他两个大忌。

  小帅哥穿了套休闲西装,但一眼便可看出是从夜市买来的地摊货,这样的服装搁在头等舱里实在太刺眼,这家航空公司的头等舱价位高得吓人,周围乘客随便揪出一个,也是年薪百万的白领阶级,张玄能坐在这里,让聂行风有些惊奇。

  不过疑惑只是一闪而过,他很快就把注意力移到座位前的电视萤幕上,拿起遥控器和耳机,开始选频道。

  可他的邻座显然并不想放过他,拍拍他的胳膊,示意他把耳机摘下,很不好意思地问:「节目该怎么调啊?」

  聂行风皱皱眉,接过张玄递来的遥控器,问:「想看电影?还是听音乐?」

  「电影就好啦,就比如你现在看的这个,好像很有趣呢。」张玄指指他的萤幕。

  聂行风先帮他点选到电影频道,然后戴上耳机,谁知一分钟不到,张玄又把他从个人世界里揪了出来。

  「能不能调成中文啊?」

  这架飞机是从意大利开往国内的,节目选项中虽然有中文,不过电影对白却是意大利文和英文。

  聂行风皱眉道:「影片没有中文翻译,英语行吗、」

  张玄有些不好意思,「呵呵,我的英文听力不是很好,那你帮我换成卡通影片吧,卡通影片对白简单,我看得懂。」

  聂行风随便转到迪士尼卡通频道,把遥控器还给他,随口问:「从国内来时你看的是什么节目?」

  「我来的前一晚被朋友们拉去喝酒,然后半醉半醒的上了飞机,几乎是一觉睡到了意大利,连用餐都差点错过。」

  原来他邻座这位不仅举止俗浅,还是个酒鬼。

  聂行风环视一下四周,希望能调换座位,但客满的机舱让他打消了念头。

  糟糕的旅程才刚刚开始。

  在聂行风忍受了两个多小时的笑声噪音后,张玄终于看完了卡通,期间还将免费提供的食物餐具、小包奶油、果酱、干果零食都收拾到随身的旅行包里,看到他这一系列动作,聂行风用手抚住额头,强迫自己无视。

  当然,这些行为对普通人来说都是些无可挑剔的小毛病,但问题是张玄现在正坐在客机最昂贵的座位上,还与聂氏金融集团的总裁为邻。

  聂行风自小在祖父严格教育下长大,个性沉静严谨,可惜他这次倒霉的遇上了张玄,看着这位神经似乎十分大条的小帅哥,他有种不祥的预感,在之后长达九个小时的飞行旅途中,自己要将忍耐力和承受力彻底发扬光大。

  真后悔没听秘书的劝告乘坐下午的班机。聂行风看着报纸,很郁闷地想。

  吃完饭,又喝完免费提供的高档白兰地,张玄意犹未尽,按铃把空中小姐叫来,很客气地说:「请再给我一杯。」

  「谢谢,十美元。」

  张玄愣了愣,转头看聂行风,小声问:「不是免费吗?」

  乡下宝宝的英语听力有待加强,人家刚才明明说这种高档酒只提供一杯免费服务。

  不想让人误会自己和张玄认识,聂行风低着头解释:「这酒要另收费,不想多掏钱,就换其他免费酒类。」

  张玄立即向空姐回道:「那就不要了,谢谢。」

  等空姐离开,他把目光转移到聂行风那杯尚未动过的酒上。

  「你好像不太喜欢喝酒哦?」

  聂行风认命了,一语不发地将自己那杯白兰地放到张玄的桌板上。

  完全没察觉到他的不悦,张玄笑着解释:「其实我也不太喜欢喝酒,不过既然是免费的,不喝白不喝。唉,小离最喜欢品酒了,可惜这么好的酒没法带回去。」

  他拿酒杯时,聂行风看到他右手腕脉处有个极浅疤痕,弯弯的像是个「S」的印记。

  酒足饭饱,张玄很快便进入梦乡,聂行风还没来得及庆幸,却见他身子一歪,把头靠在了自己肩膀上。

  喂,搞清楚状况,他不是靠枕!

  聂行风将张玄推到里侧,可惜对方在摇晃了几下后,又向他靠过来,并且坚决不转移阵地,硬是将他的肩膀当做天然枕头靠。

  在相同的推挤动作重复了N次后,聂行风终于放弃了他的坚持,昨晚工作到深夜,他也累了,靠在椅背上,闻着张玄身上淡淡的香水气息,也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飞机已在城市上空,高大建筑物依稀可见,看来马上就要着陆了。

  没想到一觉竟睡了几个钟头,这在聂行风以往的飞行旅程中是绝无仅有的事。

  张玄早就醒了,冲他笑问:「睡得好吗?你把我的肩膀都靠麻了,我怕惊醒你,一动也不敢动呢。」

  这才察觉到自己刚才靠在张玄肩上,这让聂行风有些尴尬。

  明明开始睡时不是这样的,谁知怎么会在睡梦中角色互换。

  可能是因为张玄身上那股熟悉的CK清香吧。

  聂行风大学时曾交过一位女友,那女孩最喜欢的就是CK,可惜她最终还是选择了别人,在聂行风向她求婚前提出了分手。

  一晃几年,女孩的模样他已记不清了,不过那悠长的淡雅味道却深深印在自己心里,怎么都挥之不去。

  「你脸色不太好啊。」张玄打断他的回忆,皱眉说。

  面对面相望,聂行风发现张玄长得很秀美,五官柔和,双瞳像汪清澈静谧的碧水……没错,他的眼瞳是蓝色的,月光石般的蓝,给人一种混血儿的感觉,不过长相却完全是亚洲人的轮廓。

  「我很好。」聂行风随意应了一句,将眼神移到别处。

  「不对,你印堂黯淡无光,近期必有祸事发生,不宜出行,尤其是深夜,千万不要出门。」

  聂行风这次连礼貌性的回应都懒得做了。

  这家伙不仅是酒鬼,还是个神棍,真可惜了这副好面相。

  见他不答话,张玄继续说:「这位先生……」

  聂行风很不耐烦地打断他,「我想休息,请不要打扰我好吗?」

  幸好飞机很快就着陆了,当听到可以出舱的播音后,聂行风第一时间打开手机电源,拿出行李,随人流向外走,无视张玄在身后的大呼小叫。

  手机响了起来,他按下接听键,对面传来弟弟聂睿庭的笑声。

  「大哥,我现在在机场大厅,让我猜猜,你有没有带回来一个漂亮高挑的意大利女孩?」

  白痴弟弟好像还没睡醒,在那里说梦话。

  聂行风没好气地说:「见面再聊。」

  入境手续办完后,聂行风去旋转台取了行李,正要离开,忽听身后有人叫:「先生,请等等。」

  不是吧,都下飞机了,他怎么还阴魂不散。

  聂行风很不耐烦的转过身,果然看到张玄飞奔而来。张玄还没来得及取旅行箱,急急奔到自己面前,将一道黄符塞过来。

  「拿着它,关键时刻也许用得上。」张玄笑着向他眨眨眼,「就当你请我喝酒的回礼好了。」

  灿若星辰的笑容让聂行风一愣,等他回过神,张玄已转身离开了。

  聂行风展开黄纸,上面龙飞凤舞的画了些红色怪符,好半天他才搞明白张玄给他的是护身符之类的东西。

52书库推荐浏览: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