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兄_困倚危楼/困困【完结】

   《为兄》作者:困倚危楼/困困/找呀找呀找弟弟

  简介

  古风兄弟年上

  贺汀州苦寻多年的弟弟,最后竟在自己的男宠中找到了……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楔子

  贺汀州看完手下探子送来的密信,脸色阴沉得可怕。

  他座下几个堂主连大气也不敢出,心中惴惴不安,暗自揣测密信中究竟写了什么内容,竟让素来谈笑自若的宫主变了脸色。莫非是某个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重出江湖了?或是那些正道人士吃错了药,打算联手攻打极乐宫?

  最后终于有人沉不住气,出声唤道:“宫主?”

  贺汀州“嗯”了一声,这才回过神来。他手里捏着薄薄一张纸,却似重逾千斤,隔了半晌,才猛地握紧拳头。

  掌中那一封密信,顿时化为齑粉。

  第一章

  许风吃过午饭就在竹椅上躺下了,随意翻看一本话本集子。秋日暑气未消,日头仍有些毒辣,只葡萄架下还算阴凉。他左手翻着书页,右手垂在身侧,露出手腕上一道蜈蚣似的疤痕。

  正看到精彩处,却见平日伺候他起居的锦书急匆匆跑进来,嘴里叫道:“公子,公子,宫主到咱们翠竹轩来了!”

  许风头也不抬,照旧慢吞吞翻着书,笑道:“你莫拿话哄我,这天还未黑,宫主怎么会来?”

  锦书急出一头的汗:“宫主已过了月洞门,正在前院看那株扶桑花。”

  许风这才知道是真,面上笑意渐渐淡下去,无甚力气的右手蜷了蜷,缩进了宽大的袖子底下。他暗中计算时日,心想那宫主已两三个月没踏入翠竹轩了,今日怎么突然来了?

  他自是恨不得那人一辈子别来才好,但并无本事将人赶出去,只好起身去迎。

  锦书在旁道:“公子不先换身衣裳么?哎哟,您头上的簪子也该换换啦,我记得箱笼里还有一支碧玉的……”

  许风不禁苦笑。那人将相貌平平的他充作男宠,不过是为了折辱于他,岂会在乎他穿什么衣服、用什么簪子?不过锦书一片好心,他也不忍斥责,便整了整身上半旧的衣衫,径自往前院去了。

  前院那株扶桑花乃是去年栽下的,因为伺弄得好,花开得尤为艳丽,红灿灿的好不炫目,那极乐宫的宫主便站在花树前,专心致志地赏玩一朵将开未开的花。

  极乐宫在江湖上被视作歪门邪道,只因最厉害的一门功夫要靠合籍双修方能练成,也因此宫内遴选弟子,向来只挑皮相俊美之人,而其中翘楚自然就是这位宫主了。只见他今日穿了一件淡青色的衫子,头发用金冠束着,瞳眸乌黑,长眉入鬓。映着一旁娇艳似火的扶桑花,愈发显得他容颜如玉,未语先笑,已自占尽风流。

  许风对此人厌恶至极,走到离他三步远的地方就站住了,不冷不热的叫了声:“宫主。”

  贺汀州并不理他,只将那株花看了又看,足足晾了许风半刻钟之久,方才回过头来,拿眼睛仔细地打量他。

  贺汀州平常总是入了夜才来,压着许风行过那件羞耻之事后,往往天不亮就走了,或许是因不喜欢他的容貌,并不朝他多望一眼。此时却不知中了什么邪,竟像看那株花似的瞧着他。

  许风像被毒蛇盯上的猎物,浑身都不自在,只得道:“宫主若是喜欢这花,叫人掘了去就是了。”

  贺汀州微微一笑,道:“要是换个地方,只怕就不能活了。”

  这话似有深意,许风还未想得明白,贺汀州已先摆了摆手:“进你屋里再说。”

  锦书这小子机灵得很,早取出好茶叶来泡上了,等贺汀州进屋落座,正好奉上香茶。

  许风知道自己的身份,在宫主面前是不敢坐的,老老实实地在旁边站着,不料贺汀州朝他招了招手,道:“坐罢。”

  许风悬着一颗心坐下了,心想这也是此人的一大本事了,无论何时都是笑眯眯的样子,叫人猜他不透。就像那日贺汀州废他右手时,手里提着寒光凛凛的利剑,血珠子一滴一滴地往下淌,脸上那副含情带笑的神气,却比任何时候都要动人。

  许风并非贪生畏死之辈,但面对贺汀州时,总有那么一分说不出的恐惧。只因年少气盛时得罪了这个人,他才会落到如今这荒唐而又可笑的境地。

  贺汀州的目光在屋内转了一圈,蹙眉道:“这屋子倒是干净,就是太冷清了些。”

  许风是绝不会接话的,锦书暗暗替他着急,忙道:“公子素喜清静,倒也过得自在,只是宫主若肯常来,那可热闹得多了。”

  这话说得太直白太放肆,贺汀州似听非听,却也不去管他,只是对许风道:“我倒不曾问过,你今年多少岁数了?”

  许风好生奇怪,不知他问这个是何用意,道:“我生肖属龙,今年正是二十二岁。”

  贺汀州点点头,露出一个十分古怪的笑容,说:“那我便是大你六岁。”

  接着又问:“你生辰是哪一日?”

  “我自幼被师父收养,并不知道自己是哪天出生的,只取了师父捡到我的那日,七月十二算是生辰。”

  “你的亲生爹娘呢?”

  “二十年前冀中大旱,爹娘领着我逃难的路上,染了疫病相继过世了。我又颠沛流离了一段时日,方才遇着师父。”

  贺汀州神色微动,问:“除此之外,你就没有别的亲人了?”

  许风被他这般盘问,早起了戒备之心,斟酌着答:“我原本还有一个哥哥,但在逃难路上失散了,这许多年都没有消息,也不知他是生是死。”

  贺汀州听了这话,便只目不转睛地望着他看,轻轻喟叹一声,说:“如此说来,你还有一位兄长。”

  许风心道我有没有兄长,跟你有什么干系?难不成这人还想抓了他失散多年的兄长来威胁他?随即又想到他如今的处境,贺汀州要拿捏他,就像拿捏一只蚂蚁般简单,根本用不着如此大费周折。

  话虽如此,他却不敢随意说话了,贺汀州再问及他的身世,便都含含糊糊的蒙混过去。

  贺汀州也不追究,和颜悦色地同他说了一会儿话,转头看看外边的天色,对锦书道:“我看时辰也差不多了,你叫人过来摆饭吧。”

  锦书喜上眉梢,躬身应了句是,小跑着出去了。

  极乐宫上上下下,谁不知道宫主不喜与人同桌吃饭,他最心腹的几个堂主,才有机会跟他共饮几回,至于其他姬妾男宠,那是轮也轮不上的。今日竟让人将晚膳摆到翠竹轩来,可不是他家公子时来运转了。

  锦书那头吩咐下去,不多时,就有几个绿衣少女提着食盒过来了。摆好碗筷后,又立在边上伺候。

  许风往桌上一看,见五样菜里倒有四样是自己爱吃的,尤其是那一道糖醋熘鱼,最是酸甜鲜嫩。他向来爱吃鱼尾,这时贺汀州既然招呼了,便也不作客气,提起筷子朝鱼尾夹去。

  不料尚未碰着那条鱼,就听“啪”的一声,竟是与贺汀州的筷子撞在了一起。

  两人都是一愣。

  许风率先撤回了筷子,假笑道:“宫主慢用。”

  退而求其次去夹那道四喜扣肉。

  结果又是“啪”的一声,两双筷子再次撞个正着。

  锦书在旁看得直挑眉毛,有一个丫鬟忍耐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许风摸不准贺汀州是不是故意的,干脆停了筷子。贺汀州怔怔望着那一桌子菜,沉吟道:“原来你也爱吃这些。”

  然后便夹了那鱼尾下来,伸手放进许风碗里。

  许风吃了一惊,捧着碗像捧着个烫手的山芋,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他平日饭量颇大,这天因为贺汀州坐在对面的缘故,只吃小半碗就饱了。

  贺汀州吃的也不多,席间一直盯着许风看,但当许风回望过来时,又若无其事的转开了目光。

  许风只觉这人处处透着古怪,却说不上来怪在哪里。他虽然当了三年的男宠,其实对贺汀州并不熟悉,只知道此人贪淫好色、风流成性,若遇到合心意的美人,用尽手段也要弄到手。他当年就是因为坏了这人的好事,救走了他心心念念的美人,才会被废了武功,在这极乐宫内受尽羞辱。

  许风摸了摸手腕上的伤疤,悄悄掩饰住心底的厌憎,并不在脸上显露出来。

  他再也不是当初意气风发、仗剑江湖的少年了。

  他知道很多时候,唯有忍耐才能换得机会。

  两人吃过饭后,那几个绿衣少女就一一退下了。贺汀州负着手在屋里踱了一圈,最后取过榻上的话本翻了翻,含笑道:“你平日看的就是这些书?”

52书库推荐浏览: 困倚危楼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