驯龙师_指尖的咏叹调【完结】

   文案:

  多数人类通过视觉来发生“一见钟情”。

  而龙类则使用嗅觉。

  容幽:美人,你闻起来像我最爱的黑胡椒牛排O(∩_∩)O

  谛明:谢谢,你也很像我最爱的红烧小黄鳝ˊ_>ˋ

  注意事项:

  1.主角受=容幽=小黑龙=未来皇帝

  2.势焰熏天美人攻x隐忍纯情皇帝受。1v1,HE

  3.我这等精分狂魔,怎么可以没试过狗血恋爱文

  4.并没有什么宫斗政斗,科幻梗倒是挺多的

  内容标签: 强强 星际

  搜索关键字:主角:容幽,谛(dì)明 ┃ 配角:白瀚,容玄,傅定 ┃ 其它:龙,银河帝国

  作品简评:本文以轻松的笔法叙述了容幽成年后的经历。容幽从丧父之痛开始,寻回遗物、报复敌人,并在这期间结识了微服私访的小攻谛明。两人历经波澜,始终互相眷恋,共同努力修成正果。随着剧情一路展开,容幽的身世之谜也逐渐揭露,从边境行星到银河帝国的中心,他一步步从身份微末的孤儿,走到赤手可热的新贵,又证实了自己的皇子身份,那么他最终将如何登基为帝?

  本文感情与剧情双线并进,对一个科幻世界大帝国的描写也随之缓缓铺开。情节张弛有度、扣人心弦,又能发人深省,读来有喜有忧、有泪有笑。该发糖时绝不含糊,该复仇时酣畅淋漓,让人为容幽的成长拍手叫好,又对他和谛明之间的感情发展充满期待。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一卷 星空边际

  第1章 容幽

  银河历第三纪6191年,银河帝国S169星系-G02行星。

  一名年轻人方从一场葬礼上回来。他身着黑色风衣,戴着一条雪白的围脖,匆匆裹挟着夜风进门。

  合上门,他轻轻吐出一口气,将帽子摘下,这时露出了一张属于年轻男人的英俊脸庞。

  他很瘦,但难掩本身朝气蓬勃的俊美。一对剑眉很容易令人印象深刻,幽深明亮的双目则浸染着似有若无的忧郁,这忧郁非但没有令他的魅力打折,甚至更让人感到他本身气质上的神秘和沉静。

  口袋里的通讯器响了,他疲惫地斜靠在门上,接通了这个电话:“师兄?”

  “容幽,你到家了吗?”

  “嗯。今天还要感谢师兄帮忙,改天还请师兄吃饭。”

  “哪里的话,小幽,你没事就好。老师走了,你是他唯一的牵挂,我们都希望你过得好,有什么事尽管来找我们。你最近瘦了很多,一定要注意身体,节哀顺变……我们才能放心。”

  “好,我会的。”

  容幽将外套挂起,穿着一件单薄的衬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夜深露重,窗户开着,但他毫无觉察,只是怔怔地看了一会儿房间里——他的养父白瀚所有的遗物都已经收起来了。按照白瀚的遗嘱,现金和房产都留给了养子容幽,论文、手稿和书册都捐献给他任教了十多年的学校,剩下的东西全归容幽酌情处理。

  葬礼也结束了,已经没有什么东西留下了。角落里一个行李箱,里面装着一些龙魂帝国的古籍,这是学校图书馆不敢收的,容幽已经和国立博物馆约好了,明天就无偿上交。

  容幽静静看着那个行李箱,上面还贴着一些来不及拆的托运凭证。白瀚曾经提着这个箱子,和他一起去过高山、草海,去年他们还说要去北极看一看……

  他那么伟岸的父亲,怎么忽然就只剩下一个孤零零的小行李箱了呢?

  鸦黑的双眼中涌起了雾气,像黑珍珠被雪水浇灌后的寒冷润意。

  “容幽,还不到哭的时候。”他喃喃自语。

  容幽抬起手略略遮挡了一下刺目的灯光,许久后站起身收拾了一顿晚饭。不论多么难以下咽,他还是将喉中砂砾般的苦涩和疼痛尽数吞没。

  从他被白瀚收养的那一年起,容幽便没有再受过这种痛。

  那年入学的时候,几个学生联手欺负他,说他是“没人要的哑巴”、“没爹没娘的小杂种”,有个男孩将他堵在厕所当中踢打。容幽是习惯了的,况且他从小难以受伤,也就依然沉默着忍耐。

  但白瀚发现了这件事,他领着容幽敲开了这男孩的家门,先彬彬有礼地问候,然后在得到了对方“孩子还小,别和他计较”的回复后……一言不合地撸起袖子,打人。

  温文尔雅的白教授,如此突然地先发制人出了手,令人所料未及——一直到他将对方家长踹翻在地,对面才刚刚反应过来发出叫声。

  白瀚说:“你儿子打我儿子,我不和小孩计较,但我打他老子,总还是可以的。”

  两个孩子全程看着这一幕,那个男孩第一次看到自己父亲被打得痛叫求饶,这简直比他自己挨打还要更令他恐惧。他缩在角落里震惊到无法开口,直愣愣看着容幽。

  小容幽和白瀚一样特别礼貌,他就站在门口静静看着。但是那对幽黑的双眼,不知为何令人感到一阵心悸。

  从那之后,校内再没有人胆敢碰小容幽一根指头。

  白教授打完人,还斯斯文文地掏出手绢给对面擦血,回去时又教育容幽说:“小幽,做人要善良,但不能软弱。不软弱的时候,能不动武力就别动武力,能不留下证据就别留下证据。——但是记得,这些规矩,都是可以为重要的人破例的。”

  容幽抬头看着白瀚,点了点头。

  白瀚单膝跪在他面前,伸手抚摸着容幽的脸,温柔地说:“别哭,小幽,男子汉大丈夫,现在还不到哭的时候。”

  这天一直到了半夜,容幽仍未能入眠。

  关于白瀚的一切都在点点滴滴,涌入他的心上。这个男人尽心竭力地抚养了他一十二年,将他从孤儿院里一个古怪、孤僻、不善言辞的小孩慢慢养大,以严父慈母的双重身份教导了他所有的一切,然后在一场慢性绝症里,溘然长逝。

  他死前,只让容幽见了一面,笑着说:“最近我不好看了,怕小孩看了心里有阴影。多记得我玉树临风的样子就可以了,做什么还要看我凄惨落魄的样子?我儿子还年轻的很,莫给他往后这么多年添堵了。”

  容幽说:“爸爸,我准备考驯龙师资格证了。大学太窄,不太想上,假如有机会的话,回头再去学点别的专业就是了。”

  一个“窄”字,白瀚就全听懂了,欣然道:“确实的,学校里就没那个条件教出好的驯龙师来。你想去哪儿就去吧,钱够吗?”

  “够的。我拿了个龙魂古文字学助教的邀请,边工作边学习也可以的。”容幽说,“房子暂且留着,一年回来住两个月休养,看看有什么合适的工作邀请再离开这个星球。帝国中心有点太远了,但还算是个不错的目的地,我去见识一下人类科技的极限,然后再掉头找个好点的居住星球移民。等我考上驯龙师,再努力一把,功成名就以后开一个龙类保护驯养中心,大概就不回来了。要是条件再好一点,我就回来帮扶一下这个星球,只要前线推进不过来,这里的日子总会好过起来的。”

  白瀚点了点头,脸上带着一丝惬意的微笑。

  这天夜里,据说容幽在外间刚一睡着,白瀚便放松地吐出了最后一口气。

  龙魂帝国的古籍都是白瀚收藏的,他平素没什么特别的爱好,统共就那么一点点收集癖,从各种地方淘来的古籍都放在书架上。

  不知怎么的,容幽从小就对龙魂古文字非常得心应手,对这门公认的“世界第一高难度语言”,他掌握得相当快,甚至比帝国通用语还多带了几分亲切熟稔。

  他也因此在学校中很有名望,像“龙魂古文字学助教”这种职位,虽然各个学校不常开设,但是只要开设了,谁都会尝试给他递个邀请。

  容幽已经接受了一所高校的邀请,等明天将这些古籍上交给博物馆了,他就会去报道。

  想到要将从小阅读到大的书全都送走,他心里又是一阵恻然,便忽然起身,想去最后翻看一次。

  这时,容幽敏锐的直觉忽然一动,他感到客厅内有不同寻常的动静。

  有人闯进了屋子,这是深更半夜,人类睡眠最深沉的时候。这种时候的不速之客,显然都是梁上君子了。

  容幽放缓呼吸,从床边没有找到自己的通讯器,想是留在客厅沙发上了。他巡视一圈,从桌上笔筒里抽出一把美工刀,便蹑手蹑脚地摸出了房门。

  那贼是个高大的成年男人,也没有戴伪装,正背对着容幽不停翻找那个行李箱。

  容幽屏住呼吸,抄起旁边桌上巨大的花瓶,三步并作两步,猝然跑上去对着他的后脑勺就是一下!

52书库推荐浏览: 星际文小说作品| 强强耽美文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