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人类怀孕指南/非人类孵蛋指南_蜀七【完结】

   文案

  作为三百六十度全能老干部的颜许,做饭修电脑修电风扇修热水器全都不在话下。不仅是小区的颜值担当,还蝉联了三年小区年度最受欢迎业主奖。

  直到某一天——

  他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受欢迎了。

  他是唯一生活在一堆妖魔鬼怪里的“人类”!

  更可怕的是他去森山老林里摄影,竟然感而有孕,生下了一个蛋!

  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主受文,凤凰攻。】

  【甜到掉牙的咸蛋小甜饼文】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甜文 现代架空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颜许、景其琛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

  颜许在深山老林里进行拍摄,却意外生下了一枚蛋。一年之后,隔壁搬来了新的住户,年轻有为,英俊非凡,却不知道为什么偏偏对颜许和蛋蛋异常关心爱护,而作为小区最受欢迎的业主,颜许也在经历种种事件之后明白这一切发生的原因……本文作为一篇灵异文,整篇文却非常接地气。本文以颜许的视角去见证世间百态,本文行文流畅,故事生动活泼,人物形象跃然纸上。描写普通妖怪在人类世界的生存状态,以轻松的语句将故事娓娓道来,攻受互动十分温馨,小包子也非常可爱。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一三口(1)

  森林的树木茂密高大,层层叠叠地向颜许围拢过来,树干笔直通天,嫩芽缓慢地从枯枝怀抱中探出了脑袋,似乎在向来人打招呼,蝴蝶扇动翅膀,如优雅的精灵一般舞动,蜜蜂环绕树上的蜂巢,既吵闹,又寂静。

  颜许背着设备,小心翼翼地俯下去,慢慢调焦对准,此时的构图很好,蜜蜂刚刚飞到花上,蝴蝶已经翩然飞舞,相差不过一瞬——他捕捉到了这一刻。

  蝴蝶的触须微微偏向颜许,停滞几秒之后再次挥动翅膀。

  颜许惊醒过来,此时卧室的窗户正大大打开,他下床穿上拖鞋,然后去卫生间洗了把冷水脸,水滴顺着脸庞滑落进洗手池。颜许抬起头来,镜子里映射出一个年轻男人的脸庞,和往常一样,没有丝毫变化。

  暗房的安全灯昏暗无比,颜许将注入定影液的照片取出来,晾挂起来,就着昏黄的灯光仔细打量,挨个检查。

  其中一张照片拍下了那个巨大的脚印,三只脚爪,像是鸡的脚印,只是放大了无数倍。

  颜许一开始觉得是谁的恶作剧,现在越看,却越觉得没有人工雕琢的痕迹。

  别的照片倒是没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都是些极美的自然风光,灌木丛与盛开的野花,或是一些不小心入境的昆虫。

  “啪!”外头有陶瓷碎掉的声音。

  颜许把手套摘下来,小心地开门出去,声音的发源地是厨房,颜许大约知道是谁发出来的声音。厨房的门没有关,室内空无一人,窗户外头吹来温暖的微风,颜许左右看了看,果然在冰箱后头找到了罪魁祸首。

  叹了口气,颜许半蹲下身子,冲着冰箱的方向说:“出来吧。”

  冰箱抖了抖。

  “我不说你。”颜许保证道。

  于是缩在冰箱后头的罪魁祸首终于露出了真容——它有一颗光滑的脑袋,一个光滑的身体,横看竖看,左看右看,它都是一颗比人的脑袋还大的蛋。

  然而颜许硬生生地在这颗蛋身上看到了小心翼翼,可怜,害怕挨骂的情绪。

  蛋蛋一蹦一蹦地去蹭颜许的裤腿,还跳到了颜许的鞋上,死死地巴着,它记起来自己刚出生的时候,颜许还想把它的壳敲碎。这让蛋蛋害怕极了,所以它一直都表现的很乖,只是它今天想自己给自己洗澡,浴室又太滑了,就跑来了厨房,想在洗碗池里洗澡。

  只是它没想到会打碎盘子,蛋蛋害怕极了,在颜许的脚上瑟瑟发抖。

  颜许叹了口气,把蛋抱了起来,他不知道那边是蛋的脸,哪边是蛋的屁股,于是只能无奈的搂着,对着蛋的头顶说:“下次别自己来,要是你打碎的不是盘子,是你的蛋壳呢?”

  蛋吓了一跳,似乎才发现这么一个可能性,它更努力地向颜许怀里钻,直到它觉得安全了才停下来。

  颜许把蛋放到了房间的床上,他买的是一室一厅一厨一卫的房子,够他一个人住。现在多了一颗蛋,就只能和他睡一个被窝了。之前给蛋用纸箱做了个窝,还铺了柔软的旧衣服和棉花,可惜蛋不乐意,第二天一早就看见蛋挤在被窝里,挨着自己的肚子,似乎睡得还很香甜。

  “咚咚咚”有人敲响了大门。

  颜许对蛋蛋说:“有客人来了,你别出来。”

  蛋蛋摇晃自己的身体,好像是在点头。

  透过猫眼看出去,站在门口的是一个女人,三十来岁的样子,一头红色的头发,下颌骨有点往外凸,不算漂亮,也不算丑。她穿着印花的花衬衫,手里还端着一盘点缀了奶油的饼干。

  颜许打开了门,冲女人笑了笑:“陈嫂,你上次送的饼干我还没吃完。”

  陈嫂笑了笑,她声音很细,很尖,但是很轻地说:“你陈哥今天想吃,我做的有点多,就给你送一份过来。”

  她把饼干盘子递过去,上头还放着一个小叉子,颜许接过来道了声谢。

  “你今晚有安排吗?你陈哥问你要不要到我们家去吃完饭,我买的牛肉和土豆,还有你喜欢吃的嫩玉米。”陈嫂抓着自己的衣角,她是个内敛的女人,很难说这样一长串话。

  颜许点头:“我这有一瓶茅台,陈哥上次听我说的时候酒瘾就犯了,我待会儿带过去。”

  陈嫂忽然又说:“对了,你对面的房子好像卖出去了,听说户主明天就要搬过来,我们又要多一个邻居。”

  颜许愣了愣,故作轻松地说道:“过几天就熟悉了,说不定是个很好的人。”

  陈嫂的眼神暗了暗,随后跟颜许说:“你六点来吧,我五点半要去接小墩儿回家。”

  颜许点头,陈哥陈嫂和他一层楼,同一年搬进来的,两夫妻感情很好,有一个六岁大的儿子,正在读小学一年级。陈哥是大大咧咧的性格,说话很粗鲁。但陈嫂相反,是个很温柔矜持的人,是非常互补的性格。

  蛋蛋一颗蛋在家的时候很老实,似乎知道监护人不在,遇到危险就没人帮它了。

  “蛋蛋要乖乖看家哦。”颜许摸了摸蛋光滑的头顶。

  原本知道粑粑要出门而颓废的蛋蛋又高兴起来,上下蹦了蹦,似乎在回答颜许的话。不留余力地表示:蛋蛋特别乖,蛋蛋特别能看家。

  陈哥是个强壮男人,身上肌肉结实,嗓门也很大,他喝点酒之后,说话的声音就像是能把颜许的耳朵震聋,但有一点很好——他从不和颜许勾肩搭背,不会说感情深一口闷这样的话,他自己喝也能喝的挺开心。

  小墩儿是个小胖子,被他父母养的白白胖胖的,只是总带着一顶小黄帽,回到家也不摘下来。小墩儿和颜许很熟,规规矩矩地喊了声颜叔叔,然后就被他妈带着去卫生间洗手准备吃饭。

  晚上吃的是土豆烧牛肉,一盘凉拌牛杂和双椒玉米,菜不多,但是分量很足。二两小酒下肚,颜许的脸上通红,他冲着陈哥摆手:“我不行了,有点晕,再喝就醉了。”

  陈哥哈哈大笑:“男人酒量不行可要不得,我在外头跑业务的时候,每天得喝五轮子,啤的白的红的,乱七八糟都往肚子里灌,刚开始天天都要吐,现在好了,一天不喝我还不舒服。”

  “我真不行,碰不得酒。”这瓶茅台还是杂志社的编辑去年过年给他送的。

  “小颜酒量不好,你们少喝点,我去端酸梅汤,那个解酒。”陈嫂笑着端菜过来,小墩儿就在她旁边坐着,这会儿在挑牛肉吃,然后把香菜挑到一边,只吃肉,也不动土豆,玉米更是一筷子都没动。

  “听说新来的邻居是个男人。”陈哥开始跟颜许八卦,“我听他们说,新来的是个大老板,有钱。不知道怎么跑到我们这个小区来住,大老板嘛,怎么也得住两层别墅,开那种费油的跑车,那家伙,一脚油门踩下去,那叫一个爽歪歪。我要是有钱了……”

  小墩儿和颜许一起看着他。

  陈哥挠挠后脑勺,憨笑道:“我还是在这儿住,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

  “老陈又和你们说什么了?”陈嫂端着酸梅汤出来,把酸梅汤放在颜许跟前的桌子上,颜许跟她道谢,她摆摆手:“这又不算什么。”

  吃饱喝足以后,茅台还剩半瓶,都留给了陈哥,把陈哥给开心的,大叫了三声好兄弟。

52书库推荐浏览: 宠文甜文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