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丝雀的逆袭_酒厘子【完结+番外】

   文案

  经常有小天使问,就在这里标注一下,庭蕤(tíng ruí)

  一朝重生,在异世手握大权、说一不二的教皇陛下回到了原来的世界,作为豪门继承人,他勉强成为了婚姻市场上的抢手货。

  众人:娶了他,可以少奋斗一百年!

  相貌出众+家世过人+血统低下=好拿捏的金丝雀?

  庭蕤用事实告诉他们:想得美!

  看着掌心山海的琳琅珠玉、珍禽异兽,带着异世几百年的阅历见闻,庭蕤微微一笑:是时候把这个世界的规则改变一下了。

  本文又名:

  《翼族的崛起史》

  《我是怎样成为男神的》

  《身为一只鸟的我跟蛇谈了恋爱》

  友情提示:小受是猛禽,小攻重达五百斤

  攻属性:一言难尽闷骚攻

  小剧场

  陆其森:你知道吗,蛇族的舌头是很长的,它可以进入到身体最深的地方;蛇族的耐力也是很强的,那种事情可以坚持三天三夜;如果你允许我化为兽形,你会发现我有两根……

  庭蕤:哦,那你知道什么叫翅膀play吗?

  陆其森:……

  #论翅膀的妙用可壁咚可擒抱可情趣# 嘻嘻

  架空世界,私设如山,勿考据

  主受,陆其森X庭蕤,无脑苏爽,金手指粗长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随身空间 重生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庭蕤 ┃ 配角:陆其森

  作品简评

  一朝重生,在异世手握大权的教皇陛下回到了原来的世界,作为豪门继承人,他如今的日子却不是那么好过。父不慈母早亡,登堂入室的小三大言不惭地要替他安排婚事,要他从此成为束缚在笼子里的金丝雀,同时还要面对对于翼族不友好的社会大环境。带着百年阅历以及存满宝物的掌心山海的庭蕤表示,既然规则不能改变我,那么我就要试着改变规则了。本文以近代架空为背景,采用了崭新的世界设定,脑洞新颖。庭蕤重生之后,并不把眼光局限在打脸虐渣上,反而致力于提高整个族群地位。这次重生也让他与儿时的小哥哥再次重逢,当年的一场事故使得两人相见不相识,然而命运的红线却再次将两人联系在了一起……行文轻松,感情真挚,庭蕤与陆其森的互动又萌又甜,是一篇值得一看的文章。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第一颗樱桃

  庭蕤曾经是一位“陛下”。

  是博塔大陆上名扬四海,说一不二的金冕教皇。

  人们无从得知他的来历,只知道他第一次出现是在斐奥帝国南端一个不起眼的小镇,那里紧挨着幻兽森林,是人人谈之色变的“大凶之地”,只有最顶级的佣兵团队能够在进入之后全身而退。

  然而有一天,那里突然走出了一个看似“柔弱”的少年。

  孤身一人,单枪匹马。

  不知道惊掉了多少人的眼球。

  但是他们想不到的是,这个少年的传奇经历,才刚刚开始。

  那是一段拥有最丰富想象力的作家都无法描绘出的波澜壮阔而又惊心动魄的故事。

  那是一首拥有最灵巧的喉咙的吟游诗人唱上三天三夜都无法赞颂完的伟大史诗。

  博塔大陆上最具盛名的史学家曾经说过:如果把人类的历史比做一条河流,那么这位教皇陛下就如同被激流险滩所守护的最壮美的港湾,他对他们这些在历史洪流中飘摇游荡的航行家的意义如同灯火之于飞蛾,罂粟之于瘾者,见之则狂。

  他的身上包裹着一个又一个谜团。

  当他默默无闻时,人们不曾将眼光投注在他的身上,当他名扬四海时,人们则叹惋不曾独具慧眼,早点发现这一颗闪耀的明珠。

  人们不知道他的来历,但他从斐奥帝国走出,也在斐奥帝国加冕,因此人们也就把他当做了斐奥人。

  人们无法定性他的善恶,他曾将千万人从疫病中救出,也曾发动过屠杀千万人的“信仰之战”,既有救济贫民的人人称赞的善举,也有肃清异端的为人诟病的恶行。

  人们不懂他身上的种种神异之处,就比如他总能拿出能治疗各种疾病的神奇药剂,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珍宝金银,背后的雪白双翼,后来人们将这些作为他被神宠爱的证明。

  在他的治下,教廷的权力空前扩大,信徒是前一任教皇在位时的数倍,辖地囊括大大小小五十六个王国,教权凌驾于王权之上,神与教皇的光辉辐射整个博塔大陆。

  而让人们津津乐道的不只有他高明的政治手腕与精准的战略眼光,还有他的“盛世美颜”。

  当他展开那对被称为“神赐之物”的洁白羽翼,露出那好看的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容颜之时,所有人,不管是他的信徒还是敌人,都为之深深叹服,心悦诚服地称他为“神冠上的宝石”,承认他神之使者的崇高地位。

  虔诚的信民将他当做神祗座下最受宠爱的光耀天使阿尔伯特,敌对的魔法师则说他是法圣派来磨砺他们的深渊魔物吉柯挞。

  然而爱他的人总比恨他的多得多,歌颂他的也远比咒骂他的多得多。

  在过去的几百年里,庭蕤已经听过了无数赞美他的诗词、歌谣。曾经有人为了讨他的欢心,用了整整十年来给他写出了几千首赞美诗,不曾有一篇重复,每一首都沉博绝丽、缀玉连珠。

  然而他发誓,他绝对没听过当下这种如此一言难尽的“赞美”。

  如今的他正倚在通往二楼的楼梯转角处,身体隐没在阴影之中,饶有兴味地听着一楼客厅里两个穿着雍容的女人把他当做货物一样评头论足。

  “要我说呢,芊芊你就是太谦虚了。”应青握住姚芊芊的手,自带一股亲热劲,“真不是我夸张,你家阿蕤呢,人品相貌都是一等一的,又是名校出身,不知道多么讨人喜欢呢!上次我去周家的聚会,一提起阿蕤来,太太们都爱得要命,要不是我早早把他定了下来,这么好的儿媳妇还轮不到我们家呢!”

  “瞧你这话说的,到底是谁更会谦虚啊。”姚芊芊捂住嘴咯咯地笑起来,“你家晴光也不差啊,年纪轻轻就已经是一区副长了,听说他这次调回来是上头打算再给他升一升。”她跟应青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他要是看中哪个职位,就提前跟我说一声,都是一家人,可千万别跟我们客气。”

  应青得到了她的承诺,喜不自胜:“哎呀,这可真是……”她有些语无伦次,忙从手提包里掏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一打开,一条蓝宝石项链静静地躺在黑色天鹅绒的底衬上,闪烁着动人心魄的光芒。

  女人很少能够抵御珠宝的诱惑,姚芊芊也不例外,她一边说着推拒的话,一边不由自主地把项链接了过来,放在脖子上比量:“这颜色真正,是东宝来那家的吧?除了他家,我还没看到有哪家店里有品相这么好的蓝宝石……”

  一个佣人刚打扫完二楼的房间,脚步轻快地走下楼梯,心里正琢磨着今天的午饭,眼角却冷不防地瞥到一个黑影正站在她身旁,心脏顿时停跳了一拍,一声尖叫即将脱口而出——

  一只手轻轻捂住了她的嘴,止住了她的尖叫,那人竖起食指放在唇上,墨色的眼眸中闪过一抹金色的流光。

  “……”

  白棠大脑有了一瞬间的空白,好像有什么东西摄住了她的心魂,但因为时间太短,她一时无法确认,只是愣愣地盯着那人的眼睛不放。

  庭蕤看她已经安静了下来,就收回了手。

  “少爷——?”白棠反应过来,放低了声音,小声说道:“你怎么站在这?你……”

  她顺着他的眼神望向客厅,看到姚芊芊正跟应青讨论着东宝来新出的珠宝,又间或夹杂着几句对于两家订婚的安排,不禁大惊失色:“难道她们已经把少爷的婚事定下来了?!她怎么敢?!”

  胸中的怒火快要灼烧得她失去理智,她喃喃自语,翻来覆去就是那几句话:“她怎么敢?!她没资格……”

  庭蕤看她头上的鹿角微微前倾,不自觉地做好了攻击的架势,不禁有几分好笑:还是头小鹿,鹿角上的绒毛还没褪全呢,能有什么攻击力?

  他忍不住轻笑出声,带着长辈(自认)对后辈的包容,在她额头上轻轻弹了一下,唤她回神。

  白棠捂住脑门,抬头看见自家少爷脸上居然没有一丝难过的神色,还带着隐隐的笑意,心中顿时有了不好的猜测:难道少爷是被气疯了?不然这种时候怎么笑得出来!

  白棠抓住了庭蕤的袖子,急声说道:“少爷你别急……这件事不是没有转机的。我们可以打电话给先生,他肯定不会答应这么草率的婚事的!”

52书库推荐浏览: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