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君绝_云升【完结】

  与君绝(生子) 上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女子背对著门口站立,一身浅紫色宫装,她梳著妇人的发髻,头上只插了一支凤钗。虽然装扮朴素,却掩不住天生丽质,只是一个背影,已让见者难忘。

  听见声响,宫装少妇转过身,动作轻缓,姿态优美。她微笑著对来客说道:“陈公子,别来无恙。”

  “李姑娘……”时隔一年再次见面,陈子衿的心情非常复杂。

  “不,我现在是赵夫人。半年之前,我和赵悠已经成亲了。”李清露温柔的抚摸著高高隆起的肚子,陈述这个令人难以置信的事实。

  什麽!

  陈子衿脸色煞白,大脑被这个晴天霹雳轰的发蒙。

  原来他成亲了!为什麽不告诉我!为什麽要……跟别人成亲……“陈公子远来是客,本该悉心招待,但碍於身份,瓜田李下,请恕我直奔主题,有什麽不是,我就先在这里赔罪了。”客气话说完,李清露话锋一转,“常言道:无事不登三宝殿,现在这赵家是我当家做主,陈公子若有要事可跟我直言。”

  “赵老爷他……”

  李清露忧伤的说道:“公公在夫君离家後一病不起,不到一个月就殁了。”

  离家出走还是好听的说法,她的新婚丈夫赵悠分明是跟男人私奔了,而那个令赵悠离家投奔的男人就是陈子衿。善良的陈子衿面对令赵悠抛妻弃子气死父亲的事实心中有愧,他与赵悠相识相恋时,赵悠尚未娶妻,两人一见锺情再见定情,常以把酒同游为名谈情说爱。两人年少轻狂不懂得掩饰,终被赵悠的父亲发现。两人在赵老爷的棒打鸳鸯下被迫分离,一年後赵悠离家出走前来投奔,两人才得以长相厮守。本道有情人终成眷属,怎知几月分别赵悠身上竟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尽管他并不知晓内情,可是令赵悠抛妻弃子的原因终归是他,所以他岂有无辜二字可言。

  “对不起……”

  “陈公子不必内疚,这是夫君一个人做下的决定,我相信陈公子的为人。”

  话是这麽说,但他怎麽可能不内疚,要是没有他赵悠也不会离家出走。陈子衿咬紧下唇,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能先解燃眉之急,他嗫嚅著说出今日前来的目的:“李……赵夫人,小悠中了毒,需要血灵芝做药引,请你……”

  李清露早已猜到他是为赵悠之事前来求自己,以赵悠爱惹祸的本事,中了毒她一点都不感到意外,她神色的平静的说道:“照理说,夫君有难,我本不该推脱。可这血灵芝是公公珍藏的宝贝,公公生病时都不舍得拿出来用,陈公子你说我该用它救夫君吗?”

  “灵芝乃身外之物,怎比得上人命,何况一日夫妻百日恩,赵夫人自是当救!”听她一口一个夫君,陈子衿心头就像有一把刀子在割,痛彻心扉。

  “那好,既然陈公子让我救,那我就救,但是我有个条件。”她的声音虽然轻柔,却透著属於正室夫人的威严。陈子衿心中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连倾听的勇气都快要失去。

  “我要你抛弃他!抛弃赵悠!”李清露语气强硬,棒打鸳鸯的话说的理所当然,其实也本就理所当然,作为正室夫人让勾引自己丈夫的狐狸精离开还不理所当然、天经地义吗?

  见陈子衿的脸色变得煞白,李清露又放柔语气恳求道:“我本不愿抢一个心里没有我的丈夫,但是我的孩子需要一个父亲。你明白我的苦处吗,陈公子?”她的话音哀婉,透出作为一个母亲的无奈。

  那一刻,他的心很痛很痛,他知道自己无法拒绝。

  “子衿,你真的要照她的话去做吗?”

  “是,只有这样才能保住小悠的命。”

  “可是你这样做会让他恨你的!”

  “只要他好好的,我怎样都没有关系。”

  徐夜明为这个好友的事气极,无力的怒吼道:“那你肚子里的孩子怎麽办?”

  陈子衿平静的说道:“我一个人也能照顾好他,而且不是还有你这个大神医在吗?”

  “如果他知道了……”

  “他永远也不会知道!”陈子衿打断好友的话,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赵悠,一旦有了先入为主的偏见,赵悠就永远也不会发现真相。更何况他为了掩盖事实,在与赵悠行房时特意下了春药“春梦”。春梦了无痕,赵悠醒来後不会记得做过的事。以前在下面的人一向是赵悠,这唯一一次做攻的经历他还不记得,就算他有一天会发现陈子衿怀孕,也不会想到陈子衿腹中的孩子是他的。

  “我要是早知道你的打算,当初你来向我讨男男生子药的时候我就不该给你!我本以为你们会天长地久,本以为生子的人是他,你……你这个笨蛋,快要气死我了!”

  陈子衿脸色一暗,当初他也以为他们会天长地久……“我心意已决,你也不必在劝我了。夜明,算我求你,你别告诉他孩子的事,帮我演好戏行吗?”

  “你……唉!”徐夜明叹了口气,没有再劝下去,别人的事终归只能由别人做主。

  陈子衿愧疚的低下头,不敢去看徐夜明的表情,他为为难了朋友而感到愧疚,却不会为此改变心意。

  其实,我只是想留个纪念而已。只属於我和他的孩子,没有人可以夺走……他摸摸尚未隆起的肚皮,心中涌起一种混杂著淡淡忧伤的幸福的感觉。

  这是只属於我一个人的孩子,我和你血脉的结合。他会代替你留在我的身边,给我活下去的勇气。

  小悠,请你不要恨我……

  不要恨自私的为你决定命运的我……

  与君绝(生子) 中

  “子衿哥哥,我回来了,一天不见你有没有想我呀?”

  黑暗的密室里回荡著少年甜甜的笑声,这如同问候情人的温言软语却让缩在床角里的男子瑟瑟发抖。

  “今天那个可恶的徐夜明又来了,还想跟我要你,你说可笑不可笑?他对你倒是够痴心的,都被打了这麽多回了还不长记性,简直是自己找死!”

  听见徐夜明这个名字,一直沈默的男子才惊慌的问道:“你将他怎麽样了?你不要伤害他!”

  少年闻言立时怒气上涨,绝色的脸孔扭曲著,扬起手一个耳光扇了下去,将男人的脸打偏。少年怒吼道:“你还在等他救你出去吧?陈子衿,你趁早死了这条心,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我死也要你陪葬!当日我就说过,你有胆背叛我就要承受我的报复!你负了我赵悠,还想跟那个野男人逍遥度日!没门!”

  说罢,赵悠一把拽过男人压在身下,扳开他的大腿就要施暴。白皙的皮肤上布满青紫淤痕,後庭的裂伤还在抽痛,可是此刻陈子衿顾不上疼痛,也不再有勇气反抗,只能颤抖著尽量放松身体,接受身上人的蹂躏。自从被赵悠抓回赵府,这一个月以来,他夜夜都要被赵悠往死里折腾。身心俱疲的他早已无力挣扎,为了不伤到肚子里的孩子,他只能尽量配合少年的侵犯。不习惯的疼痛让他感到羞耻,以前和赵悠在一起时他一直都是在上面的那个,没想到如今竟要承受这种屈辱。

  男人的顺从并不能让赵悠熄灭怒火,今天见过情敌的他格外愤怒,一幕幕耻辱的画面在脑海中闪过,点燃了嫉恨的心,令他绝望的嘶吼。

  ──为了你我什麽都没有了,你怎麽可以背叛我!

  ──子衿哥哥,以後我会乖乖听话,你不要抛下我……呜呜……记忆中,少年近乎绝望的哭喊,并没有挽回情人的心,只换来一声无情的嘲笑。他的真心惨遭践踏,他放弃荣华富贵换来的却是男人无情的背叛。现如今,男人高高耸起的肚子就是对他最大的嘲讽,他不舍得压倒的人早已被别的男人占有,而且不知为何还怀上了眼前这个孽种!

  他下狠心折磨著所爱之人,发泄著想要毁灭一切的灰暗欲望。在少年粗暴的动作下,陈子衿痛得浑身抽搐,少年的羞辱侵犯和随之而来的剧烈胎动都让他感到痛苦。他的双手捂住圆滚滚的肚子,安抚著在里面痛苦挣扎的胎儿,却无法起到丝毫作用。随著腹中一阵剧痛,他感到有大量温热的液体顺著结合的部位汩汩流出,他的心一沈,立时明白是孩子出事了。他开始拼命挣扎,向对自己施暴的少年苦苦哀求道:“求求你不要再动了!饶了我,小悠!不,你饶了我的孩子吧!孩子是无辜的……啊──”

  赵悠不顾他的哀求,疯狂的贯穿著他的身体。等赵悠逞完兽欲才发现身下的男子已经气若游丝,一双空洞的眼中透著绝望,双腿间大量的血水流下,染红了床单。一股快要失去他的恐惧从心底升起,赵悠惊恐的叫著他的名字,抱起他向外跑去。

52书库推荐浏览: 云升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