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烟_末回【完结】

  《戒烟》作者:末回

  他之所以下定决心戒烟,是他无意中听沈的母亲说,沈小时候在一次的感冒中不慎患上了轻微的支气管炎。

  吸烟会加重支气管炎患者的病情,就算是吸二手烟,对支气管炎患者都是百害而无一利。

  於是他下定决心戒烟,他是说过烟是他的命,但是,沈比他的性命还重要──在他坚持戒烟的过程中,他深深领悟到了这件事。

  情早在不知不觉中深种,只是他愚钝的没去深思。想到要不是昨晚他的冲动促进了他们的关系,想到他或许会错过这份感情,他就好庆幸。

  庆幸他学会吸烟,然後为了沈戒烟。就像冥冥之中谁在安排,把一个个爱的种子埋下,然後等待开花发芽的那天。

  现在,他们的爱情种子已经成长,已经开花,只待结果。

  而结果的时间,并不长了。当沈醒来他就告诉他,他爱他。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他当著沈的面慎重的宣布,他要戒烟。

  正把饭菜往嘴里刨的沈听到了吓得把嘴巴张得老大,手中的筷子还「啪嗒、啪嗒」地掉到桌面上。

  他大发善心地站起来,帮沈合上嘴巴,拣起桌上的筷子塞回他的手中。

  「我是认真的。」他用无比坚定的目光盯著还在呆呆看著他的沈。

  沈开始有了动作,他举箸把碗里的饭菜继续向嘴里塞,眼睛仍盯住他,含著米饭的嘴一张一阖,呆呆地问他,「你不要命了?」「什麽我不要命?」他皱紧眉头,一脸困惑,「这关我戒烟什麽事?」「你说过烟是你的命。」沈解释。

  他扬扬眉,「就这事!哼,你没听过『生命诚可贵,香烟价更高。若为自由顾,两者皆可抛』吗?」「没。」沈很诚实的摇摇头。

  「没听过算了,反正我要跟你说的不是这个。」他不以为意地摆摆手,然後他指著自己的脸问沈,「反正我这烟是戒定了!你看我的表情,你有见过我这麽慎重,这麽坚决,这麽义无反顾的样子吗?」「有。」沈很肯定地点头。「我跟你妈让你戒烟时,你就这表情。」「去!」

  他跟沈是死党,他们小学一年级就开始认识。

  然後初中、高中、大学他们都同校同班,缘分让他们相遇,他们便一点也不浪费的成为彼此最要好的朋友。

  就算是最要好的朋友,性格也不一定完全一样。他跟沈的性格就完全相反。

  他善於交际,沈内向。他才华出众,沈沈敛。他热情奔放,沈谧静。

  有人说过他是阳光,沈是阳光下的影子。

  说这话的人後来呆在医院一个月里下不了床,被他揍的。然後就没有人再说相同的话,虽然在心里说了不下百次。

  他很讨厌有这人这麽形容他跟沈的关系,什麽阳光影子的!仿佛他跟沈呆在完全不一样的世界,就算相望,也相距遥不可及的距离。

  「我也觉得我们的关系很像阳光跟影子啊!」沈是唯一说这句话不被揍的人,原因是他接下来的这句话,「因为影子总与阳光如影随形。只要有阳光,就会有影子。」有阳光的地方就会有影子。

  他总是不自觉的咀嚼这句话,然後嘴角漾起不自觉的微笑。

  出众的他有令人羡慕的际遇,高学位,高职位,高收入──出色的他自然不乏美女相伴。每每出席应酬,娱乐游玩,他的身边总是伴著一个又一个的靓丽美女。对他而言,女人不过是消磨过剩时光的工具。

  而沈,大学毕业後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工作,最後还是他看不过去的利用职权让沈在他任职的公司里担任一名员工。自然,他是沈的上司。

  上班时间,他跟沈的身份就是上司与下属,他们两人不约而同的墨守这个规则。

  下班时间,他们恢复了死党的关系,跟在学校时一样,他们无所顾忌的打打闹闹。

  他经常说,如果世上真有一个值得他倾心相待的人,那就是沈。

  听到这话的沈,总是一次又一次的以微笑相对。

  他本来是不吸烟的,只是在工作上的应酬多了,也便开始抽烟。抽著抽著,他成了一个烟鬼。每天如果没有一只烟叼在嘴上,等於是让他不吃饭,可能,还更严重。

  最先看不过去的是他的母亲,不过几劝无效之後,母亲动员到了沈头上,她知道沈比她还有办法治他这个顽劣的儿子。

  沈本来只是应他母亲的要求劝告他几句而已,不过一次沈无意中从报纸上知晓吸烟会致癌时,他坚决地加入了母亲的行列。

  母亲有了沈的帮助,他每次抽烟都像做贼。辛辛苦苦找隐密地点,偷偷摸摸抽一两口,但沈就像在他身上装了监视器一样,他藏在哪里他都能找到,并且把他宝贵的香烟没收销毁。

  每次都这样,最後他一天连一口烟抽不到,烟瘾就像他肚子里的一条虫,全身上下的不停钻,难受死他了。没有烟平息身体的燥热,他的情绪渐渐堆积,当他终於还是忍不住摸出一支烟正欲点燃时,就像早就呆在一边般,沈非常及时的出现,一把抽走了他嘴上的烟──「你够了!」他气极败坏地冲沈暴吼,「有你这样的下属吗?居然管教起上司来了!没事做了吗?!成天在我眼前晃!」相识这麽久,这是他第一次冲沈吼,很快他就後悔了。

  他看著沈黯下了一张脸,无言地把他抽走的烟放在他的办公桌上後,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

  他想叫住沈,想说些什麽,至少解释他不是真的生他的气,但那个时候,他就是叫不出口。郁闷的坐回位置上,拿起沈留下的烟点燃後拼命的抽,但他发现,烟的味道居然变得这麽苦涩。

  下班後,他跑去向沈道歉,刚开始沈根本不理睬他,但最後还是投降於他千方百计的讨好下。

  那天他们分开时,沈问了下他,烟对他而言真有那麽重要吗?

  他耸耸肩,一脸无可奈何,他说,烟已经等於他的生命,让他戒烟等於让他去死。

  沈笑了,是苦笑。

  沈说,他知道了,以後他不会再强迫他戒烟。

  那天之後,沈真的不再管他吸烟的事,就像他当著沈的面抽烟,沈像没看到一样,连眉头都不皱一下。

  他则不只一次在心底庆幸沈的开通。

  而现在,他自己决定戒烟。

  沈的意外在他的意料之中,他没问他之所以戒烟的原因,因为沈知道他的戒烟十成有九成九是一时兴起。

  他有告诉沈他对戒烟的坚定,没有告诉沈戒烟的原因,因为,戒烟的原因,他突然想不起来了。

  在沈不期待的目光下,他开始了他戒烟的生活。

  第一天,他把他身上的,家里的,办公室里的,车里的,任何他有放烟的地方全彻底清查过一遍,把香烟全清除干净,一根烟丝都不留!

  做完这些事情後,他已经累得连抽烟的心情都没有。

  第二天开始,才是真正难熬的时间。

  起初,只是觉得左手空空少了什麽,食指跟中指总是习惯的想夹住什麽。

  空著的两根手指总是不自觉的摩擦、摩擦、摩擦──到沈看不过去,拿起一支笔就塞到他不断摩擦的两指间。

  哎,没想到还真灵,虽然笔杆子的重量与香烟相去甚远,但还是有效的制止了他因为空虚发痒不断摩擦的手指。当然,略有不完美的就是他总是会把笔杆叼到嘴上──当烟抽──上午还算好过,下午嘴巴就开始觉得很干燥,喝再多的水都不能解除口中难耐的需渴。他买了口香糖放在嘴里嚼,还是没用,越嚼口越干涩,还会造成下颔酸涩,对早已经抽烟上瘾的身体产生了些许负荷。

  开始,他还能忍,用大量的工作逼迫自己连想抽烟的时间都没有,因戒烟烦躁的身体他也拼命用工作来抵制。

  熬到第三天,他一上班,几乎整个公司的人都见到了一向意气风发的他颓废的样子。一向步履沈重的他走起来像是没底气,拖著脚一步一步前进。只是他的脾气,明显的比以往暴躁多了。就算只是一个小小的文件内容打错,都能引起他的大发雷霆。

  然後第四天、第五天──

  他就像陷入了痛苦的海洋,内心极度空虚,身体极度难熬,戒烟造成的影响就像一只烟虫匍匐在他身体里,一但他停止吸烟,它就兴风作浪,视他的身体如玩物不断折磨。

  他以他超强的意志与他身体里的烟虫争斗,一向不言败的他就算已经被折磨到憔悴,也没有低头。

  意识最薄弱的时候,他就拼命抓自己的脑袋,想用身体的痛苦抵制内心的煎熬。

  他为戒烟付出的一切努力沈都看在心里,却完全无能为力。

  其实才第二天,沈就看出他戒烟坚决,只是没想到,他竟能坚持这麽长的时间。他被烟瘾折磨得整个人瘦了一圈,一直炯炯有神的眼睛都变得黯淡。看到他这样,沈说不出的心疼。

52书库推荐浏览: 末回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