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影摇红_末回【完结】

  《烛影摇红》作者:末回

  文案:

  落叶飘零,烛影当向谁红?

  此一生,我恨愁肠断。

  落了一身悲凉。

  你向我许,此情何堪。

  剑酒消意,摇腰风姿妩媚。

  我长笑,辗转心情漾。

  秋风树下一人。

  何记当日,你魂归天。

  ──烛影摇红

  他是南唐最後一位君主。

  他是宋朝第一位皇帝。

  他是野心勃勃的晋王。

  他们相遇。

  接著,一切如乱了阵局的棋。

  谁是棋局中的牺牲者。

  谁是掌握了全局的胜者。

  谁是一颗被利用的棋……

  棋局的最终,有没有笑到最後的人?

  他是宋朝第一位皇帝。

  他是野心勃勃的晋王。

  他是南唐最后一位君主。

  他们三人本不该有任何牵绊,命运却使他们聚在了一起。

  看似宁静的表面背后,有什么在悄然改变。

  戒备森严的宫帏之中,私欲与权利斗争从未停止。

  主宰者是谁,被主宰的是谁的命运?

  当结局渐渐浮现,最后胜利的人,是否真的能够快乐?

  或许不过是虚幻的烛影,凋零的花瓣……

  一切是空。

  一切成空。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楔子

  他要夺走他的一切!

  自眼睛能够清楚看到这个世界开始,这个念头就在心中狂躁骚动。

  那是一份难耐的、疯狂的、不安的与生俱来的意识。

  自懂事开始,每一日每一夜他的灵魂都叫嚣著夺走他──那个高傲的身影,那双坚毅的目光,那张坦然的面容,那无惧无畏的勇气──如果他都夺走了,他还会剩下什麽呢?好想知道,真的好想,快要压抑不住的欲望几欲冲垮了他!

  然,事实上,他只能站在他的身後,看著他伟岸的身影,像影子一般,黑暗而深沈。

  他沈默地看著他在战场上立下的一个又一个丰功伟绩,沈默的看著他接受所有人的颂扬,沈默的等待机会──完全夺去他的这一切的机会──那是一个凝重而深沈的夜,浓而醇的酒一杯一杯入肚,烧热不安份的灵魂,焚毁快要所剩不多的意识。

  在眼睛变得朦胧,看一切都如隔著雾般的不真实时,他出现了──他一直想毁了的人。

  一点一点,走近他,黑如漆的双眸就这麽直直望进他躁动的眼睛中。

  “我要做皇帝!”

  无所谓地继续一杯一杯黄汤入肚的动作停住,迷蒙的眼睛盯著他在烛火中坚定的脸。

  “你能助我一臂之力麽!”

  声音更是清晰的传来,於昏黄的房间中流转了一阵,他慢慢低下头,借饮酒的举动掩饰自己抑制不止弯起的唇──他的机会──

  “只要你答应──不论你开出什麽条件,我都接受!”

  来了。

  酒杯放下,他支起下颔,抬头望著这个人,才平静下来的唇故意抿起了一边,他知道自己此刻的表情是狡黠──且,期待的。

  “是真的麽,我的哥哥。”他被烈酒熏沈的声音沈浸黑暗中後,变得深高莫测,“那麽现在,把你身上的衣物,在我面前,全部,脱光。”

  记忆中一直坦然的俊伟的脸庞泛上一丝惊慌,是没想到,他会开出这样的条件麽?

  他垂下了眼睛:“怎麽,做不到?”

  气氛凝滞了片刻,听到不远处传来衣帛解下的声音,他抬起了视线,凝望一点一点赤裎在他眼前的,矫健坚韧的身躯。

  那具身体一丝不挂後,他的目光黯了些──

  “现在,你相信我的诚心了吧?”

  他忽然低低地笑了,突然觉得他傻得可爱,他以为他会这麽轻易就放过他麽?

  他,可是贪婪地想夺走他的一切啊!

  他站了起来,醉酒的身体有些摇晃,但消除不了身体那快要狂纵的疯狂──一伸手,就抓住了无意逃跑的他,他却不知道,他已经用力抓住了机会,紧紧地掐著,不容它从指缝中溜走。

  毕竟,已经等了很久,很久──

  他把他推到他原本躺著的床上,然後收到他震惊与不解的目光──“你到底想要做什麽?”

  在他站起来之前,他压了下去,同时压住了一切让他逃脱的可能。

  “你不是说为了皇帝,不论我开出什麽条件你都接受?”

  一句话,让他连逃脱的欲望都失去,而他,冷眼看著这一切,手轻轻在那张俊毅的脸上轻轻划著。

  “我等得,太久了──”

  低沈的声音轻轻呢喃,连近在面前的他都听不清楚。

  “开始吧。”

  一句话三个字,开始了他的夺取,也开始了一场惊天动地的改朝换代──公元959年,周世宗死,子恭帝冲龄位,由符太後临朝。

  赵匡胤任检校太尉、殿前都点检,兼领宋州归德节度使。是年冬,镇、定二州奏契丹与北汉合势入寇。

  次年正月初一,赵匡胤受诏将宿卫诸军御之。

  初三,兵次陈桥驿,军心浮动,将士议立赵匡胤为天子,告之其弟匡义及谋士赵普。

  初四天方黎明,匡义、赵普入帐中向胤禀白,众兵把事先准备的黄袍加诸其身,拜於庭下而三呼万岁,拥其为天子。於是赵匡胤乃引兵返回开封,迫恭帝禅位,奉其为郑王,符太後为周太後。因赵匡胤所领的归德军驻在宋州,所以建国号曰宋,定都於开封。

  史称“陈桥兵变,黄袍加身”。

  据史书记载分析,陈桥兵变乃赵氏一手所导的篡权活剧,实为匡胤同其弟匡义、赵普合谋策划。

  如边报契丹人等入寇之事大概是假造的情报,因匡胤一做皇帝竟无须再出征,辽兵即“自行遁去”,且《辽史》并无是年南寇之记录。

  此外,京师不久前即谣传“点检作天子”,再加现成黄袍之预备、禅位诏之事先草拟,皆可说明“陈桥兵变”为赵匡胤所发动,“黄袍加身”系事先之预谋。

  宋太祖即位後,首先平定後周将领之反抗。建隆元年六月,太祖亲自击灭了昭义节度使李荺之势力。

  年底,复平定了淮南节度使李重进的反抗。接著,宋太祖乃著手进行统一全国之大业。

  当时中国南北之割据政权尚有荆南、後蜀、南汉、南唐、吴越、北汉等国,太祖确定了先南後北、先易後难的战略方针,即“先取巴蜀,次及广南、江南”,至於和契丹接境之北汉,则姑存之以为屏藩。

  干德元年,宋遣慕容延钊、李处耘等袭江陵,荆南主高继冲投降。

  干德三年命王全斌等平蜀,後蜀主孟昶奉表出降。开宝四年宋兵攻至广州,降其主刘鋹。江南之南唐原已臣服於宋,後太祖谕其主李煜入朝,煜称疾辞,宋乃於开宝八年派曹彬南伐,煜降,被封为“违命侯”。

  第一章

  第一次见到他,他带著一种轻蔑的心态。

  想著,江南的男人都这麽白净软弱麽?

  看那长袍宽袖裹住的身体,仿佛他一掌就可以击毙,尤其是那盈盈可握的腰身,似乎只要他用力些,就会折断了──这样的身子,怎麽抱他的嫔妃呢?

  他想著,再把目光移到他身後跟著他一块跪下的嫔妃宫臣上。

  他看到了一个温柔动人的女子,她就是小周後女英,一个温柔动人的女子,接替死去的姐姐大周後成为了李重光的第二任後妃。

  江南的两大美人,李重光是何等荣幸皆得姐妹垂青,用他素净温雅的脸,还是用他名扬天下的才气?

  “……圣上恩德,特封降臣李煜字重光违命侯,上任光禄大夫,赐府邸一座,赏银万两──”

  实在不懂,他何以对一个降臣的君主如此宽待?

  他的目光移到坐在皇位,威仪四座的开国君主身上。

  身为开国功臣又是他的弟弟的他,享有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地位,是以得到坐在他身边的荣耀──看著那张刚正不阿的脸,他不自觉地勾起了嘴角。

  没有人会知道吧,如此威仪的君主其实也有软弱的一面,尤其是在他身上呻吟落泪之时──他注意到了他的不自在,他看到他的表情僵硬了些,他脸上似有若无的笑深了些,他发觉自己盯著他的目光了吧,所以才会如此。

  过於沈闷的召见仪式,快要打起的呵欠在这一发觉之下烟消云散……事情变得有趣起来。

  “咳!”他不自在地故意轻咳一声,假意自然的面对他,“宣召已经结束,王弟还有什麽要说的?”

52书库推荐浏览: 末回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