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宫_末回【完结+番外】

  《禁宫(出书版)》作者:末回

  文案

  宋平安是一名護衛。

  但他可不是一般的護衛,他是為天下一人的皇帝守門的護衛。

  只不過他盡心盡力地守著宮門,卻沒能守住自個兒的身子。

  噩夢始於那個下著寒雨的晚上。

  蒙眼的黑布、炙熱的身體、羞恥的行為,

  當他再見光明時,眼前出現的便是那人──

  宋平安原以為也就這一次兩次,但他並不知道,從此以後,他不得不習慣和那人相擁入眠,

  習慣他的吻、習慣他的占據,

  甚至變得對這一切,眷戀不已。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一章

  春天的雨,冷得沁入骨髓,绵绵细雨淅淅沥沥,下了整整十天仍不见止歇,呼出的雾气散在冰冷的雨水里,眨眼就不见了。

  宋平安是一名护卫,他不是一般的护卫,他是国之中心,最雄伟最庞大的宫殿里面的一个小小的护卫。

  人分三六九等,在这个严禁无关人员出入的殿宇,同样严格分明阶级。官员分级分品,太监分级分品,宫女分级分品,侍卫分级分品,就连等级最低的护卫之间也是分级分品。

  上级压着下级,侍卫管着护卫,护卫队长管着手底下的小兵。在这个庞大的宫殿里,越是接近宫殿的中心品阶越高,而小小的护卫自然就是主要担任守门和巡视外城墙的工作。

  宋平安十五岁起就是皇宫里的一名小小的护卫,八年之后,他依然是皇宫里的一名小小的护卫。只是,他的职责由从前的巡视城墙变成如今的守宫门。这并不是一个不值得在意的改变,实际上,他升职了。

  守宫门这份工作并不是人人能干的,因为从这里出入的不仅仅是采买货品的宫人,还有经常上下朝的朝廷命官、来往朝贡的各国使节、获得恩准出行探亲的后宫妃子,甚至,还有他们以数千侍卫、数千护卫、数万禁卫之力守护的皇帝。

  宋平安能进宫谋一份职位,是当年他爹在得知皇宫要选拔护卫时,倾尽家底到处托关系找人帮忙才终于获准得到的机会。皇宫每年选护卫的要求都极其严苛,不但要求家世清白,还要求有官位的人介绍才能进取。宋家世代为民,他爹千方百计让他在宫里谋一份差事,为的就是这份吃皇粮的工作,不管在皇宫之中地位再低,出了外面,好歹是一个官。

  怎么说都是在皇宫里当差的,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受人欺压之时,恶人也会因为他的身分而忌惮三分。

  再怎么说,打狗也要看主人,为天下一人的皇帝守门的护卫,一般人也是要给几分脸色的。

  宋平安换到宫门守门的那一天,他爹得知消息,叫他娘杀了家里下蛋的母鸡煲汤给他喝,而他十六岁的妹妹,不久便有好几个人上门来提亲。他爹千挑万选之下,选了个家境不错的人,把妹妹风光地嫁了过去。

  这份能够逐渐改善窘迫家境的差事,宋平安格外地珍惜。

  每年一入春,天气都是如此寒冷,宋平安和一队上百人的护卫在巍峨的宫门之下,站了整整三个时辰,身体早冻得僵硬。尽管大家的衣服穿得不少,可在下着雨沁凉入骨的夜晚,加上不时从脖子渗入的冷风,衣服穿得再厚都没用。宋平安的嘴唇冻得发紫,要不是禁令森严,他好想动一动,跺一跺发麻的脚也好,一直板着身体,真怀疑自己会不会被冻成冰柱子。

  当寅时的更漏声远去,终于有一队护卫过来交接,宋平安这一队人一换下来,个个逃命似地往护卫休息的地方奔去。在这种下寒雨的晚上当职是不管几年都不能习惯的。好在守门时间虽然是十二个时辰不停,却是三天一换,轮流值夜。今天是宋平安第三天值夜,过了今早,他可以休息一整天,明天换成白天守门。数百个守门护卫一番轮下来,再过一个月才会又轮到宋平安值夜,到那时,天气应该回暖,不会再这么冷了吧。

  宋平安一边这么希冀,一边跟在队伍的后面,跺着脚走路。动了之后,腿果然又麻又痛,这样的鬼天气,真是希望快些结束。宋平安在心底暗暗咒骂。这时,队伍前头传来嘈杂声,宋平安仔细一听,原来是护卫营里准备了热汤,换班下来的护卫都可以去喝一碗热热身子。

  这个消息让受冻了一个晚上的护卫们兴奋得忍不住嗷嗷乱叫,眨眼之间朝护卫营方向跑个精光,最后只剩宋平安一个人落在后头。他其实也非常想跑去痛快喝一口热汤暖暖身子的,只是腿僵麻得厉害,每迈一步都如万针扎入,痛得他咬牙切齿。

  今天会冻得这么厉害,是因为他没和别人一样穿很多衣服,并不是穷得买不起,而是他入宫当值的路上,看到一个乞丐冻倒在路边,就脱下身上比较厚的棉衣给他穿了。当时还想自己年轻,熬一熬就过去了,现在才知道他当时的想法太过于天真。不过,即使知道是现在这种状况,见到那个乞丐,宋平安还是会做出同样的举动。

  认识的人都说宋平安傻气,换好听的说法就是实在。的确,同样是一起入宫当差的其他护卫,到如今最高的都升到三等侍卫守护戒备森严的皇宫内院了,而他却依然是一个护卫在守大门,归根结柢,就是因为傻气、实在。

  别人在想方设法拉关系讨好上级想获得更好的一份差事的时候,他在兢兢业业地巡视城墙,别人在过年过节给上级送礼送财点头哈腰认爹认娘的时候,他在认认真真地守宫门。他太过于实在、太过于傻气,大家都这么认为,可他自己却觉得没什么不好,至少他过的每一天,都很殷实。

  「是宋护卫吗?」

  宋平安搓手跺脚一步一步艰难地前进,身后突然传来声响,他以为是认识的人,没有多想便回过头去看。其实也难怪他不会多想,毕竟这里是国之中心,是倾天下之力供养守护的宫殿,是全国最戒备森严等级分明的地方,稍行差踏错一步都能引来粉身碎骨的后果。闲杂人等不敢轻易来,梁上君子不敢轻易来。如果在这里还不能够放心,天天提心吊胆,那还有什么地方是值得放心的?

  习惯使人麻痹,在皇宫外围当差八年,宋平安还没遇上过一件不长眼的小偷进皇宫偷盗东西的事件,这一没有多想的回头,他只看见一道黑影在眼前闪过,立刻就没了知觉。

  脑袋昏昏沉沉,意识迷糊之间,宋平安感觉自己被人扛着前进,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被放在坚硬的地板上。浑沌的意识里似乎交杂无数的声音,他身上的衣服被瞬间脱光,随着一道高亢的声音响起,滚烫的热水迎头泼到他身上。

  身体不久前还冻得僵硬,现在突然被泼热水,双重极致的刺激让他的意识逐渐清明,挣扎的力气也大了起来。可能是察觉他要转醒,很快便有人端过来一碗药水,硬生生撬开他的嘴,不容分说强硬地把药汁灌进他嘴里。

  苦得呛人的味道直冲入鼻,他下意识地反抗,想要把嘴里的东西吐出来,可他一人难敌制住他行动的数人,一大碗的药汁硬是被灌进去了大部分。确定他把药汁喝进去后,压住宋平安的人全部离开。宋平安瘫在地上,挣扎着想动,想把手指伸进喉咙里催吐,可他现在手沉重得连抬一指都困难。

  「哗……」又是一盆热水兜头泼下来,宋平安最后的一点力气就这样被泼没了。接连冲了三、四盆水后,又有人围上来,拿着带着软毛一样的东西一遍一遍地洗刷他的全身。

  迷迷糊糊之间,宋平安觉得自己此刻估计很像曾经看过的杀猪场面,放血后的猪泡进滚烫的水里,然后屠夫拿刷子把猪的外皮刷洗得白白净净等待分割。煎熬一样的洗刷过程终于结束,接着又是一阵冲洗,最后被人擦乾身体扛着放到柔软的地方上躺着。

  不知道是药效发作还是被折磨得狠了,宋平安全身滚烫得厉害,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被煮沸了,若不是意识不清身体动弹不得,他现在只想泡进冰水里,把这种难耐的热度降下来。

  他刚刚喝的到底是什么?他会死掉吗?

  脑袋越来越重,意识越来越模糊,这时一只微凉的手试探性地摸上他的肩膀,凉凉的触感让热得快要冒火的人全身难以自抑地猛然颤了一下。这只手仿佛被他吓到,再也没出现过。然后他被人扶坐起来,双腿向两旁分开,直至完全露出小时候父母看过外再没有人见过的私密部位。

  全身瘫软得厉害,但这一刻,内心的羞耻让宋平安挣扎起来,只不过他这一细微的抵抗很快就被人制止住了。他下面用来排泄的穴口被人用手指按压放松,他很想绷紧身体推开折磨他的人,只是现在的他被喂过药后,身体软得如同被抽走了全身的骨头,只剩一堆软绵绵无力支撑的血肉,连转动一下脑袋都变成不可能的事。按压那里的时间不长,很快,那几根手指试着撑开那个狭小的洞口,随即一样坚硬细长的东西被插了进来。

52书库推荐浏览: 末回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