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月亮_眉如黛【完结】

  《黑月亮》作者:眉如黛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秦沧努力从自己king size的水床上爬起来,他犹豫著拨开了一点窗帘,外面阳光耀眼,烧灼了他的眼睛。

  他低低咒骂了一声,合上厚厚的窗帘,让整个房间重归黑暗的怀抱,转身进了洗手间。

  那镜子里有一张过於清峻的脸,像是很久以前某个朝代靠脸吃饭的小生,这让他很不喜欢。

  秦沧不喜欢那斜飞入鬓的眉,更不喜欢狭长的凤目,那已经退出潮流的长相,并不能为他换来初次见面便有的威慑力。

  所幸什麽事情都分双面,这至少给了他一张很好的掩饰,当别人理所应当的认为他会如他外貌般谦和有礼文质彬彬的时候,他正好亮出他隐藏已久的爪牙,露出森森的牙齿。

  这种描述也许像在说某种危险的大型动物,当然不是在说他,纵使商场险境环生,将对手生吞活剥不过是寻常,但这些事情纵使再如何残酷,在他眼里从来都是像吃饭睡觉一样的小事。

  有人说不怕鬼的,或者是大善,或许又是大恶,都是厉鬼阎王奈何不了的。也许他恰恰是後者,如果一个人并不觉得做坏事亏心,他自然无需浪费自己本就不多的同情。

  秦沧从不惧怕,既然这世上最险恶的便是人心,他既然已将人心握在掌中玩弄,世上还有什麽东西能让他动容?

  他面对硕大的镜子挤出一个笑容,不符合他内心般的温柔和书生气。面对那些过於柔软的,垂在额间的刘海,还有伏贴的头发,他从来都是这样温柔的笑著,然後狠狠掏出发蜡,抹一个昏天黑地。

  秦沧把自己收拾干净了,带上包和车钥匙,悠然走向地下室去拿车。

  秦沧眯著眼睛进了地下停车场。

  从阳光中转入阴暗潮湿的低下,依旧不习惯。他讨厌这种不停变更的光线,要麽全黑,要麽全白,讨厌将两种色泽和浆糊一样和到一起的恶心感觉。这种水乳交融之後,黑染白,白染黑,不阴不阳,不伦不类。有人常笑秦沧在黑白两道都如鱼得水,他甘苦自知。

  在每一种纯粹的东西间秦沧都可以自由的沉溺,他从不花时间去假装一个谦谦君子。不是他不想,亦不是他不能。而是他总会沉溺於纯粹,一旦花时间去假装,他怕是一时半会,转换不过来,就一条路走到黑了。

  这是秦沧之所以最终都没能成为一个慈善家的原因,更是秦沧从小坏到大的原因。他常自诩自己还不够坏,至少不是太坏,他不是没有见过真正坏到骨髓的人,亦正亦邪。那嘴脸,他扪心自问,怕是学不会了。

  他想著便轻轻冷笑,很容易的就在车库中找到了他的polo跑车,按了一下钥匙上的开锁键便去拉车门,这时才发现他跑车的阴暗处站了一个人。

  是人,当然不是鬼。纵使他现在确实苍白的像鬼,他的面容秦沧依旧熟悉。看见那人,秦沧便情不自禁的皱了眉头,有些不耐烦亦有些厌恶的说:“傅步言,又来找我干什麽。”

  傅步言听到他的声音,颤抖了一下,随即又生出些高兴的神情,脸上有一层淡淡的激动,他说:“秦,我昨晚又……”

  秦沧不耐烦的打断他:“又做梦了是不是……”

  傅步言连连点头,说:“是啊是啊,这次我在梦里……”

  秦沧笑道:“还是那两个人对不对,这次是牵手还是接吻啊,还是已经到床上去了?”秦沧收了脸上虚假的笑意,喝道:“你做春梦关我什麽!”

  不客气的转身说完,就去拉车门,傅步言在他身後慌张的补充道:“不是啊秦,我这次,我这次已经看清楚他们的脸了!”

  秦沧顿了一下,没有转过身,冷笑著说:“怎麽,该不会和我有关系吧。让我猜猜,一个人是我,另一个人是你,对不对?”

  傅步言似乎很高兴的点头,说:“是啊是啊……”

  秦沧近乎咆哮著打断他说:“你够没够啊!我告诉你傅步言,你是个同性恋我没空管你,你没事扯上我有意思吗?啊!你要是缺男人自己去大街上躺著,没准还真有一变态是好你这口的!”

  傅步言听到这话,脸色刷的白了,有些不甘心,有些怯弱的想拉著秦沧的袖子,说:“不,不是的,秦,你听我说……”

  秦沧不客气的挥开了他的手,拉开车门,上车,关门,像挡垃圾一样把傅步言隔离在车外。然後插上钥匙,点火,拉离合器,踩油门,毫不迟疑的开车走人。

  留下傅步言在昏暗的车库中,还保持著那个伸手的姿势,喃喃自语著说:“不是啊,秦,我是……我是真的梦到了。”

  第2章

  秦沧很清楚记得为什麽事情会发生成现在这个乱七八糟的模样。这也得先从半年前说起。

  如果没有这半年,傅步言可以算得上他唯一的朋友。在稍微有一点熟悉自己的人群中,秦沧一向被冠以狼心狗肺绝情冷血。若这是别人当面的评价,他和可以勉强认为这是打情骂俏求知不得情反恨,可偏偏都是背地里流传的。说他坏话的人被他撞见後都是一脸苍白死色,抖的跟在玩跳舞机似的。他也无话可说。

  所幸还有傅步言。傅步言从来就不是什麽性格开朗的人,也没有寡言自闭到冷漠的地步。那样的程度刚刚好,不会太闷,也不会太吵。很无趣的和他从一个小学升到一个初中再到一个高中,最後高中毕业的时候不知道因为一块橡皮的原因,逐渐开始走近了,到了大学,就那样开始一个走前一个走後的跟著。那时候的傅步言看不出有任何不正常的取向,在大二的时候还谈了一个朋友,和他一样文弱的性子,结果後来那女的把他甩了,这也是屁大点事,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偏偏傅步言被甩的那个晚上,喝得醉醺醺的找他,什麽都不说就开始掉眼泪。看著秦沧心里也来了火,在那个晚上拉著傅步言找到那个女的狠揍了一顿。没过几天就光荣的接到了学校的处分。

  接到处分的那天,傅步言又开始哭,这一次秦沧心里什麽感觉都没有。

  毕竟,第一次求人值钱,又跪又拜求多了就不值钱了。

  第一次掉眼泪也值钱,哭多了只嫌吵得慌。

  这之後傅步言越发跟他跟得更紧了,有一次他找了X大的系花吃顿好的,他也在旁边坐著当电灯泡,丝毫没有瓦数的自觉还敢继续发光发热,最後那女的不爽就拍屁股走人,他看著那女的背影半天没反应,反应过来後就继续吃他的饭。

  气得秦沧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後来咬著牙安慰自己,马子要多少有多少,兄弟只有这一个。咬著牙倒也忍了下来。

  後来秦沧下海,硬是在那里混出一席之地,而且以难以想像的速度发展壮大。等到秦沧公司里面股票上市的时候,他第一个拨通了傅步言的电话,然後把他弄到了自己公司。算是仁至义尽,虽一方面是傅步言本身的业务技术就一向过硬,但大学生技术过硬的海了去了,要啥没有。之所以找了傅步言,他只说了一句:“我就你这一个兄弟,肥水还不流外人田呢。”

  他一向觉得自己对傅步言那是两肋插刀的级别,何况秦沧还天生寡情。据说他小时候在巷子口遇到一瞎眼的老头,那老头跟仔仔细细的分析这寡情的原因,他说:“小娃娃你前世用情过重,把你这世的分都用上了,所以你这世就没那精力往情字上整了。”

  老头的话整一个胡吹,但理是那理,他一向待人刻薄寡恩,对傅步言却一向能忍则忍,他不得三跪九叩也得感激戴德,所以在公司里每次都是他和傅步言熬到最晚,这也是他理所应该德。偏偏秦沧总是莫名的有点良心发现的感觉,总是在收工的时候车上傅步言去吃一顿宵夜。

  本来日子就这麽混下去了,可偏偏半年前。秦沧正好挤垮了一家小公司。他知道这世人再无人有如他一般的运气和才干,要弄出那样的小公司怕是得几代经营,可商场上明枪暗箭刀光剑影从来没有心软的理。

  那个小老板的女的以前在大学里和他谈过朋友,再见面的时候难免心怀侥幸,等到期待破灭的时候,恼羞成怒,他只在旁边冷冷旁观,不置一言。

  後来那小公司完整的到了他手上的时候,傅步言急匆匆的赶来找他,拉著他去了办公大楼下面的草坪附近,那里已经黑压压的围了一片人。秦沧这时候看到他曾经的女朋友,站在高高的大楼顶上。

  那女的发现了,厉声咒駡了几声,然後纵身跳了下来,她掉到地上摔得很难看,弄得地上全是臭味和发黑的血迹,那女的胳膊关节一节节逆向反扭向背後,头颅整个凹了进去,著地的半边脸血肉模糊。

52书库推荐浏览: 眉如黛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