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不记年_眉如黛【完结+番外】

  《花开不记年》作者:眉如黛

  文案

  几世因果,一朝孽债。

  几生痴缠,今生续缘。

  看著座下战战兢兢的孩子,那人的嘴角始终噙著一抹猜不透的笑意。

  不知不觉中,两人间畸形的情愫,像开到荼靡的花盏一般,缠绕在年轮中,逐渐散发出诱人而苦涩的芬芳,结出罪恶的毒果──机关算尽,江湖颠覆。

  个中缘故,那人不说,便无人猜透。

  太白枝头看,花开不记年。谁是谁樽中影,谁是谁梦里人?漩涡一般的命运,把身边的人一个一个卷向歧途,只有那个人还在他身旁睥睨天下的笑著。这个看似无情的暴君,不过是用一种极端扭曲却强烈的感情去照顾,用一种照顾的方式去伤害,用一种伤害的方式来抒发自己极端扭曲却强烈的感情。

  “记年,父子之间,哪来的隔夜仇?”

  那麽……爱呢?

  花记年抬头望去,那人嘴角,有一抹猜不透的笑。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一章

  花千绝的手从那女人的身上滑过,鸾被上铺满床塌的青丝,发如流水,唇如劫火。纱帐後的低语喘息,在巫峡云雨间开到荼靡,又颤巍巍迎来一场冷雨阑珊。

  花千绝推开女子,那张少年时期残存稚气的面孔慢慢浮了一层倦色,他轻声叹息道:“男女之事,不过如此。”这位少年公子权倾天下,无情无意也出了名。床边喜烛残照,窗外月挂疏桐,女子怯怯的劝道:“公子,夜深了,不如留宿一宿。”

  花千绝回头看过去,脸上冷淡的像蒙了薄薄一层霜。在女子以为他会拒绝的时候,却又走到床前,吹灭烛火。房中貔貅金熏炉中满载檀香,催人入梦。花千绝打量著轩窗竹影,侧膝而卧,静卧数更,就此坠入梦中。

  他在梦中似游於华胥之国,站在一条暗金色的河水之畔,漫山遍野的曼珠纱华恣肆绽放,一众人抬著一顶红銮轿从花海那头走来,深入花间,辟开阡陌,抬头的两个人青面獠牙扭头搔手的吹著滴滴拉拉的唢呐,身後的一群小鬼身著红衣,头上每人都扎著两个冲天小辫,赤著脚穿著短裤小袄,踏著花海一路喧嚣而来,花千绝见他们慢慢晃向这边,微蹙了眉头,想避开这透著鬼气的迎亲队伍,为首的两个人,右边那个张著血盆大口喊:“请留步──”左边的人也瞪著眼睛喊:“尊上请留步──”

  花千绝冷眼转过身来。只见轿子落在眼前不远处,一帮鬼怪穿红挂绿,张牙舞爪,或獠牙恣肆,或眼如铜铃,却偏偏不敢过来。轿前左边的人瞪著眼睛喊:“这也算是明媒正娶了──”右边的人张著血盆大口喊:“求您这一世好好待他──”花千绝冷眼扫过去,两人面色如纸颤抖不已,轿子後面跟的那一群小鬼们却唧唧喳喳的叫个不停,在轿子後面乱蹦乱跳。花千绝一个冷眼,就全钻进花海里不见了。

  有风吹过,轿帘掀起,璎珞轻舞,暗香浮动,一个身著喜服的人从轿子中低著头慢慢走出来,喜服下用明黄线勾勒凤翥鸾翔如意牡丹四时花样,说不清的喜气吉祥,那人跨过轿槛,站在离花千绝几步远的地方,身边花开肆意,绚烂如海。

  “一世又一世,百年复百年,明知纠缠无益却仍心有不甘。尊上,这是最後一次,辗转轮回,只求相爱。”

  那人说著,接过轿前二人递过的金盏,道:“我敬尊上。”他说著,长发吹动,将金盏中液体一饮为尽。花海飘香,身後暗金色的河水静静流淌,万年不改。飓风掀起红衣,卷入空中,落英缤纷,飘花如雨。

  花千绝冷眼相观,见人皆散了,独对花海中一顶红色銮轿。良久,突然听见耳边有人唤道:“公子,午时了。”他猛然睁眼,不过是一梦。只可怜那梦中花开,纷繁如锦。

  他抬头看向窗边,见挂了一幅花溪图,旁边描花小纂写了首五言绝句:“太白枝头看,花开不记年。

  樽中浮日月,

  楼外是青天。”

  花千绝低声道:“花开不记年,花开不记年。红衣,我做了个梦。”

  “玉树後庭前,瑶草妆镜边,去年花不老,今天月又圆,莫教偏,和花和月,天教长少年。”

  一个莫约十一二岁的孩子,在一片歌舞升平中,一身白衣,斜倚在阑干上。他头戴双龙戏珠玉冠,面如敷粉,唇如含丹,相貌周正得令过往的侍女均心中一动,明明还应是不晓世事的年纪,脸上已经有了几分早熟的淡然。

  隔水看去,对面红袖楼头,朱栏玉瓦,彩带横飞。整个天空都用红绡和青纱铺就,水面上一盏盏罗纱织成的莲灯,透过粉色纱巾透出橘黄的光芒,照亮整个夜色中的水面,与倒影辉映如双。一曲曲靡靡之音,一段段舞袖脂香,一次次丝竹绕耳,用扑天富贵装点成纸醉金迷的奢华,还有无数美酒,吴儿劝尝,混著咿呀咿呀的吹拉弹唱,温柔的几乎能让英雄铁骨化作一腔柔情,在这销魂乡里永世不醒。

  “小公子,这里鱼龙混杂,不如跟添香先回朝花阁。”那孩子闻声看去,见一个容貌绮丽的女子穿著一身罗绮,两鬓各插著一个颤悠悠的金步摇,几十个珍珠簪衬著她高高的碧螺髻,看上去珠光玉气一片,双袖及地,纤腰上挂了玉佩朱带,走起来环佩叮当,煞是好听。

  那孩子微微躬了躬身子,轻轻叫了声:“添香姐。”他看了看对面的歌声,淡淡的问了一句:“我听别人说,堡主今夜回堡?”

  添香闻言,莞尔一笑道:“小公子还怕见不到自己的父亲吗?快随添香回去吧,等明日他他召见完各堂主,自然要见你。”孩子脸上微红了一下,蹙眉小声说:“让姐姐见笑了。我从未见过他,一时……我听别人说,中秋都是要举家团聚的,心里总有些空空落落。”

  添香轻叱道:“快别这样说,小公子正该是无忧无虑的年纪,为何要老是板著个面孔,倒像是个老教书先生!快快放宽心。”那孩子侧头看看那侍女佯作嗔怒的面孔,犹豫了一笑,温柔的笑了笑,体贴的拿过添香手中的灯盏,柔声道:“姐姐别生气,记年这就跟姐姐回去。”

  添香一愣,看著空荡荡的手,和不紧不慢走在她身前为她掌灯的孩子,白玉阑干外,满池橘黄的荷灯随波明灭,只有他手中那个红如残阳的灯盏,平稳镇定,烛光舒展。她觉得面上微红,几步跟了上去,偷眼打量那个身形未足的身影,小声呢喃道:“小时候便如此会讨人欢喜,若是长大了,不知道会有多少女子为你失魂落魄。”

  她这一念还未转完,只听到半空中猛然一声锺响,那彩楼霎那间安静,人们朝夜空望去,唯留烛光婉转。然而随著一阵铃声从远及近,又是一声锺响,余音未绝,众人已恍然过来,楼台间锺缶齐鸣,鼓钹齐动,歌女齐唱,九天弦乐几能上动天听。

  深如靛蓝的天幕之中,有一片红云飞来。细看时,只见是十二位宫装浓豔的女子,抬著一顶半敞的大红软轿,犹如仙女降落九霄,缓缓飞来。女子们赤裸著美玉般的足踝,踝上戴著精巧的金钏,钏上镶了数不清的细密金铃,随著衣带翻飞,红纱舞动,发出疾如骤雨,又清澈如莺啼般的声音。

  软轿如同一片红叶,被轻风托起,优雅的落进楼台,满楼彩带被这进出时掀起的风吹的向外飞去,灯光旖旎,酒樽香暖,美不胜收。花记年看著那顶软轿缓缓飞来,轻轻“啊”了一声,一头柔软的黑发被夜风吹起,眼睛中绽放出既惊既喜的神采。添香叹息了一声,小声规劝道:“小公子,堡主回来前下令过,今夜权且尽欢,不许人打扰的。”

  花记年犹豫了一下,那个从轿中红袍绶带,朱冠黑穗的人影,隔了十丈看上去影影绰绰,他叹息了一声,还是朝著反向的长桥迈开脚步,风吹过,灯盏不动如山,稚气而圆润沈稳的声音却有些微颤抖著,顺著风飘到添香耳中:“添香姐,十年未回堡,父亲大人他……不会是根本忘了有我吧。”

  添香愣了一下,强笑道:“小公子莫要多想,堡主如何会忘了自己的亲身骨血?”

  花记年皱著眉,轻声说:“也是,让姐姐见笑了。”添香用玉手掩了朱唇,眉眼处却残留了笑意,明明是这样一个粉雕玉琢的娃娃,却偏偏这样一丝不苟整整齐齐的学成人束冠,束带,脚踏高履,一副少年老成的模样,字字斟酌著言谈行事。比起那些拿了竹马纸鸢在院子里追追打打的顽童,实在是……懂事的太早了。

  第二章

  ,

  到夜晚华灯落尽,朝花阁筵席都散了,花记年从床褥上半坐起来,看著窗外花草树木上缠满了红缎绿罗,在夜色中风移叶摇动人心魄,微微蹙紧了眉,翻身坐起,拿起床头有他半身来长的宝剑,放轻脚步走出阁中。

查看更多: 眉如黛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