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鱼_眉如黛【完结】

  《池鱼》作者:眉如黛

  三千世界里,王侯将相,魑魅魍魉,都不过是一尾池鱼。

  游在不同人的手心里。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柳织云去苏家的那天,刚下过一场春雨,天异常的蓝,天高云淡,到了後面,蓝的像是蒙了一层青色的纱,她坐在车里,鬓边插了一朵白色的绒花,车子走在阡陌纵横的小道上,绒花就一颠一颠的在黑云一样的头发里晃悠悠的颤动。带著咯吱咯吱的,镶著铜钉的车轴带动著木轮转动。车子的飞檐上,挂了沈甸甸的四串铜铃,先前被满天如织的雨丝轻轻扣响,如今雨散虹出,雾停风霁,那铃儿还响个不停,连带那串五彩丝线拢成一股的拴绳,都在帘外不住的轻颤跳动。

  织云挑开一角车帘,回头看去,只见得一片道路蜿蜒,路两边麦苗初生,青油油的布满田垄,车摇摇晃晃的前行,驶在微湿的泥土中,带过两条深深的车辙印记,在土里碾出了积水,浅浅的布满车辙。马已乏,车已老,人已倦,昏昏沈沈里,已驶出了万水千山,金鸡西斜,倦鸟归巢,翔鱼潜底,偏只有她一个,无根浮萍一般,断线纸鸢一般,无家可归,无枝可栖。

  织云偷眼看了一会,越发觉得慵懒。出门时给的那一身五彩霞帔,织云可怜那些明黄的丝线勾勒出的凤翥鸾翔,明月出海,如意牡丹,心疼的紧,生怕弄脏了,不愿穿,也不敢穿,那一身粗布在身上穿惯了,倒也不怕委屈。此刻无事,她又想起空暇时对著半堵花墙月影徘徊时,时常演练的一段段唱腔,那都是每次府上请戏班的时候,一段段偷听来的段子。她藏在花丛旁,又或是廊柱下,看台上花旦身著层层锦缎,步步生莲,青丝长垂,吊起的眼角,秋水点漆一般。一个运眼,勾去多少情意,檀口微启,韶华往事,似水流年,几多传说,在京胡慢板鼓点唱腔里安静游走。

  她那时偷偷的看,偷偷的听,偷偷的学,偷偷的唱,对这写折子里的悲欢离合,朝代更替,心向往之。织云从不曾在人前肆意唱过,唯有一回,那次她这个小丫鬟刚作完红娘,护著小姐在一个雪夜,越过花墙,穿过梅林,沾了一身白梅香。後来小姐走了,留她一个人,她跪在夫人堂前,跪了一个天街夜色凉如水,跪了一个斜光到晓穿朱户。夫人才启尊口,问她:“小姐呢?”

  织云天生笨拙,她不会说,良久才在那手臂粗细的家法前开了口,不是说,而是唱,像此刻她在车里唱的一般:“将张生,隐藏在棋盘之下……”

  那时音未落而杖落,血溅起来,泪落下来,雪花在庭外从九重天下翩跹落下,落在廊前,檐上,阶中,细密如声,她苦苦数天上飘落的雪花,一朵,两朵,三朵,身後,杖落如雨,一下,两下,三下。那时,她差点被杖杀庭下,此刻,不过是赶车的阿二回身掀起了帘子,喝道:“吵死人了!”

  织云於是讪讪的笑了笑,在车里缩的更里了些,把那一曲花腔低低的喉间压低了轻唱:“将张生,隐藏在棋盘之下,我步步行来你步步爬,只成就,这一段风流佳话……”

  昨年的雪夜里,层层积雪被清辉流泻一地,梅花开在那个雪夜,暗香浮动,疏影横斜,她的小姐和她的郎君私奔在那个雪夜,尽一个丫鬟的本分,她守著那堵被雪染白了的矮墙,看著自己在月色中拖长了的影子,双髻,削肩,孤孤单单的一个清冷的影子。折子里张生对红娘唱著:“若共你多情小姐同鸳帐,怎舍得叫你叠被铺床?”故事外的公子衣冠胜雪,铜琴铁剑,在那堵花墙後骑著一匹瘦马,只在载著小姐离去的时候回望了一眼。别人山回路转,空留蹄印,织云眼睁睁看著马行处在大雪中隐没,踪迹全无,音尘相绝。後来的故事,织云不知道,夫人也不知道,雾失霓台,月迷津渡,风花雪月隔了年月,望眼看穿终究无处寻觅,武陵人找不到桃源,织云更不知道何处方是他们隐身的仙乡。这些都罢了,只是苦了留下来的人。

  那时的织云在雪中抖了一下,将冻僵了的手,在唇下呵著气,不停的搓著。夜深人静,月明星稀,谈不上夜深露重,却是一身积雪,抖落霜雪,她走过梅林,走向夫人的厅堂,深吸了一口寒气,夜很冷,梅花很香。

  --

  春近的时候,夫人到了柴房,丹蔻涂满了的指甲,掩了口鼻,夫人说:“织云,我那不肖女定过一门婚事,婚期将近,你做了错事,便负起责任,代小姐嫁过去吧。”夫人说:“哪家公子薄命,自小有咳血之症,久居深院,正需冲冲喜,我们家教甚言,你可得守口如瓶,若是露了口风,看我不撕裂你的嘴。”

  夫人说,夫人还说……织云听不真切,血凝了痂,沾住了睫毛,睁不开,只能眯著眼,仰看夫人尊颜,夫人鬓边有一支金步摇,鬓边还有足金的蝶展翅,共新折下的牡丹,一起在青丝间绽放,招招摇摇,颤颤巍巍,织云仰著脖子累了,就低下来,看见石榴百褶裙下,一双红绸面的鞋,也绣满了姚黄、魏紫、豆绿的花样,!紫嫣红,恣意怒放。

  织云情不自禁的伸出手去,想碰,终究不敢,夫人问:“你听懂了吗?”织云没在意,她看著鞋上那朵魏紫一点明黄的花心,屏住了气,使劲的看,觉得自己心跳的厉害,如果自己能有一双这样的鞋,如果能有一双这样的鞋……她伸出手去,没在意,没在意夫人说了些什麽,所以随便嗯了一声,她听到夫人满意的哼声,却看到绣鞋远去,留一只伸在半空中的手,终无凭依。

  那一刻,织云终於明白了,对於越过花墙的小姐,她居然是羡慕的。被别的丫鬟扶出柴房,净了身,上了药,换了衣,熏了香,领到一套凤冠霞帔,一匣零碎首饰,她居然是欣喜的。

  夫人说:“从今天起,你便姓柳吧。”

  遥不可辨的从前,生她的母亲领著蹒跚步行的她,商旅辐辏,楼闾相望的街道上,南来北往,车水马龙,好一片盛世喧嚣,母亲带她走过这些事物,来到一处好大的宅院,手把著手,将她的手按到印泥里,沾一手血似的红,再印在纸上,一生一世,生生世世,活在那宅子里,死在那宅子里,低著头,弓著腰,小心谨慎,步步留心。织云明白她能走出这个院子的时候,她居然是……期望著的。

  多少年前,时光荏苒,记忆磨灭,织云只依稀她母亲走的时候搂著银子,出门的时候回头看了她一眼,步履匆匆,脸色苍白如纸,差点绊倒在门槛上,织云那时突然哭了。她想起母亲说过的话,那是更早的时候,院中月下,小扇扑流萤,碧海青天下,母亲搂著小小的织云,母亲说:“织云,有些人生来便得宠些,天赐神予,在世桃源,这是求不来的;人没有好皮囊,就会更珍惜一些其他的东西。”母亲说:“不求倾城之貌,宁求无盐之德。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又有何用?忠言逆耳,良药苦口,你我皆黔首黎民,芸芸众生,门第不高,不能学那些小姐们骄纵的性子,门第不高,则越发重於修心。”

  织云苦恼的想自己的心坏的无药可救。戏词里面唱遍了千百年里,青史间的珠光剑气,深深庭院,那些奇怪的故事,向来无关修心。织云向来不懂,为什麽司马相如会对孀居妇人思慕,为什麽阮籍会醉卧邻妇膝上,为什麽张生会切切跨越花墙?难道正人君子不该谨避瓜田李下?她听说过风流才子向往的不过是留恋秦淮画舫上千金一掷,秦楼楚馆中朝秦暮楚,花街柳巷里寻欢问柳,章台楼阁的吹箫弄玉……难得的便是片叶不沾身,寻常的便是醉生梦死时。

  她知道这些其实是不对的,只是折子戏里从来不演什麽规规矩矩的拜贴,卜吉,下帖,聘礼,毕竟过门比不过别人那花墙一跃,可是她还是喜欢。戏里面公子们会为一个戏子千金散金,公子们会为一个丫头卖身华府,她喜欢,她喜欢的不行。

  原来公子携了小姐私奔,她居然是羡慕的,对著一墙清冷月光疏影,形影相吊,织云想,她居然是羡慕的,她想有一幕折子戏,里面有一个叫织云的丫鬟,没有小姐们骄纵的性子,有位公子为她在月下舞剑折梅相送,有位公子为她在岸边送行插遍杨柳,有位公子为她在席间祝酒不诉离伤,有位公子为她牧羊传书山长水长。

  她愿作莲女,摇扁舟,折莲蓬,露出一截霜雪般的足踝,在遮天莲叶里放歌,唱与情郎听;她愿作舞女,描蛾眉,点绛唇,持罗扇,纤腰一握,舞尽桃花扇底风,舞给情郎看;她愿作王女,梳螺髻,登高楼,持绣球,在楼台上四目望去,人潮汹涌,三千溺水,只取一瓢独饮。

  那些月下私奔的爱情,她原来是羡慕的。

  第2章

  “下车了!还睡……怎麽睡不死你!”赶车的阿二厉声吵车里喝道,织云翻然惊醒,这才知道这一场颠来倒去的春愁不过只庄周蝶梦,她在梦里眼睁睁的看著她从前的彷徨挣扎,敢问梦里梦外,哪边才是柳织云?

52书库推荐浏览: 眉如黛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