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压床_冷笑对刀锋/李忘风【完结】

  《鬼压床》作者:冷笑对刀锋

  灵异,年下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望叔,你好歹是我爸的好兄弟,当年有名的冷血杀手,怎么年纪一大,身手就不利索了吗?”萧羽冷冷地看着手指还在滴血,低着头不敢看自己的男人,年轻俊朗的脸上正挂了丝刻薄的笑。

  顾北望自二十年前就是萧羽爸爸的好兄弟,两人出生入死一起建立了H市最大的黑帮风云会,但是正当风云会的事业蒸蒸日上的时候,萧羽的爸爸萧扬却因为一次敌对帮会的偷袭而丢掉了性命。

  说来也奇怪,当时已经有了家室的萧扬经常晚上夜不归宿地住去酒店里,而往往陪他进房间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顾北望。而萧扬这个有些让人难免产生猜测的怪癖,终于成为了他的死穴。两年前,一直因为利益问题而嫉恨萧扬的华兴帮买通了萧扬身边的保镖,最后,以萧扬被乱枪射死,顾北望中了三枪送医院捡回条命而告终。

  萧扬死后,十八岁的萧羽立即辍学回家,趁着顾北望在养伤期间以迅雷不及掩耳地速度顺利地接管了帮会,而他亲自上阵一举歼灭了华兴帮的胆气更是稳固了他的地位和身份。而当顾北望回到帮派时,发现自己的已完全没了任何可以和萧羽叫板的底牌,他的地盘,他的手下都被萧羽分给了支持自己上位的另一批人,而他则从当初掌握着风云会实权的二哥沦落为一个空架子。

  若只是沦落为一个空架子还好,可是萧羽却渐渐把顾北望当成一个供自己驱使的打手,只要有危险的任务就让他去做,也不管顾北望已经有多少年没亲自出手了。

  按理说,顾北望是他父亲的生死至交,就算萧羽为了不让对方有夺权的威胁也不该这么对他,可是萧羽这么对顾北望并非只为了压制对方,他是为了报复。

  萧羽十四岁时从自己不知为何神智恍惚的母亲口里知道了父亲和这个男人之间的不伦之恋,最可悲的是,因为父亲迷恋这个男人,冷落自己和母亲,导致了她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长期住院,而最后父亲更是导致了自己受人偷袭至死的悲剧。

  而这一切,萧羽只能把仇算到顾北望身上。

  如果不是这个男人,自己的母亲就不必因为丈夫的不忠而郁郁寡欢缠绵病榻,如果不是这个男人,那么自己的父亲也不会冷落自己和母亲,甚至丢掉性命。

  面对萧羽的指责,顾北望只能沉默。

  他今年已经三十六岁了,两年前他和萧扬受人偷袭后,自己中了三弹,在医院躺了一年多才拣回条命,而原本硬朗的身子也因此落下了隐疾。例如,他拿枪的手中了弹之后,总有点使不上力,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发颤,还有他受过伤左腿,一到阴雨天就酸痛难忍,连迈步也困难。

  他也知道萧羽自萧扬死后,对自己的态度就大变,从以前亲切叫着自己望叔的孩子变成了一个想尽办法折磨自己的男人。

  对,是男人,几乎是一夜之间,萧羽就完成了从男孩当男人的转变,把自己这个江湖老手逼得节节败退。但是自己还不能退,因为他答应过躺在血泊中的萧扬,如果自己活着,一定替他好好照顾这个孩子。

  虽然现在看来萧羽毛风头正盛,可是江湖邪恶,又哪有他想得那么简单?

  “对不起,小羽,是我办事不利。”

  顾北望抬起头,往日嚣张的目光已被磨得只剩下忍让。

  可是萧羽似乎并不想就这么放过他,那张像极萧扬的脸忽然便笑得很浓,看得顾北望一阵恍惚。

  “唉,望叔,这已是你第三次失手了,你真叫我很失望。”萧羽装模做样地叹了口气,走上前替顾北望理了理领带,“你从小看着我长大,和我爸的感情也非同一般,可是国有国法,家有家规……”

  顾北望在听到那句“和我爸的感情也非同一般”时脸一下就红了,接着又开始渐渐变白,他有些懂了为什么萧羽一直这么恨自己,一直这么执意地要折磨自己。

  他轻轻推开了萧羽的手,淡淡地笑了一下,“我现在就去玄武堂领受责罚,不会让你为难的。”说完话,顾北望果然转身就往门外走。

  萧羽看着顾北望依旧挺拔的背影,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愤恨,这两年来,他不知找了顾北望多少次麻烦,想出了多少法子去折腾他,可是对方在自己面前永远都是保持着一份傲慢的自尊,从不在自己面前露出半分害怕和软弱,好像仍只把自己当成个小孩子来看,好像他仍旧是在风云会里威风凛凛的二哥。

  萧羽年轻易怒的情绪终于控制不住了,他招了下手,把站在一旁的心腹叫了过来。

  “阿超,你去吩咐玄武堂的人,别留手。”

  第2章

  风云会的规矩很严,执行帮规的玄武堂也向来一丝不苟。

  顾北望进去的时候,里面的一群人正在收拾刑具,该擦的要擦,该洗的要洗。

  “望哥。”看见是顾北望,玄武堂的堂主陈刚站了起来。

  他知道顾北望现在远远比不了以前,实力早给精明狠毒的萧羽架空了,可面子上的礼数还是得做到,毕竟这江湖,一天一个样,说不定哪天顾北望就翻身做主了。

  “老大给我的任务,我三番四次失手,已经是严重失职,按规矩是四十棍吧?”顾北望一边说话,一边把西服脱下来,放好在一边。

  陈刚刚想问些什么,萧羽的心腹阿超也赶了过来。他看见已经脱好衣服准备领刑的顾北望,客气地笑了声,“望哥,老大叫我来看着,免得那群小子乱来。”

  说完话,他看了陈刚一眼,冷冷地递了一个暗示。

  “唔……”顾北望趴在一根长凳上,手紧紧抓住两根凳脚,后背已被打得乌紫一片,伤口雪淋淋地开了口,连肉都烂了。

  还有十棍才算完事,顾北望已经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坚持到最后。

  萧扬,你儿子好狠毒,非要逼死我。你也好狠毒,明知道他恨我,还要我留在他身边替你照顾他。顾北望感到悲哀地闭上了眼,嘴角浮现了一丝苦笑。

  陈刚擦了擦汗,蹲下看了眼已有些神智不清的顾北望。

  “望哥,还能行吗?”虽然知道萧羽不想让这个男人好受,可自己要真是把他打死了,又怎么说得过去,毕竟顾北望是萧扬的好兄弟,风云会的创始人之一。

  阿超在旁边抽着烟,最开始还是得意的神色也渐渐变了,变得有些敬佩这个被打得这么惨也只是低声呻吟的男人。

  “算了吧。”阿超掐了烟头,让行刑的人停了手,他想这样已经够顾北望受的了。

  “刚才不才数到三十吗?”

  忽然一个冷冰冰的声音把满屋的人吓了一跳。

  顾北望费力地抬起头,果然看到正朝自己走过来的萧羽。

  “望叔是帮里的元老,不可能带头不守规矩,你们这些人被给他脸上抹黑。”萧羽冷冷地瞪了眼替顾北望求情的阿超,朝行刑的人挥了挥手,“继续。”

  “呵呵……”原本一直不曾说一句话的顾北望听见萧羽冷酷的声音后,笑了起来,声音沙哑得早没了原来的温厚的嗓音。

  “小羽,你就真地那么恨我吗?”

  顾北望挣扎着抬起了头,坚毅的面容已在岁月中慢慢被风蚀,疲惫而虚弱。

  随着棍子又落在背上,顾北望没等到萧羽的回答就垂下了头。他闷哼了一声,脱力地昏厥了过去。

  其实十四岁之前的萧羽是不恨顾北望的,甚至还很敬佩他。

  因为只有这个一举一动都潇洒异常的望叔才配和英俊的父亲站在一起。

  每次看到顾北望和萧扬有说有笑,甚至勾肩搭背地走在路上,萧羽就会觉得莫名其妙地骄傲,因为这么优秀的两个男人,一个是自己的父亲,一个是自己的望叔。

  那时候,他还只是单纯地欣赏和崇拜着父亲和顾北望,并不知道为什么他的母亲的眼里总是充满哀愁。

  “我就恨你这个死变态!”萧羽突然冲着已经昏过去的顾北望大吼了一声,一脚踢在凳子上,把他人踢了下来才罢休。

  “你这样的人渣,怎么不替我爸去死!”一直压抑着情绪终于爆发了出来,萧羽歇斯底里地喊着,一脚一脚地踹在顾北望身上。

  四年前,萧扬的尸体被发现时是扑倒在昏迷的顾北望身上的,因为他的舍命相护,顾北望才只中了三枪,拣回条命,而他却被打成了筛子,尸检时整整取出了四十六颗子弹。

  “老大……”阿超看萧羽情绪已经不受控制,赶紧上前拦腰抱住了他,陈刚也配合地叫人拖开了顾北望。

查看更多: 年下攻小说作品| 李忘风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