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骗_冷笑对刀锋/李忘风【完结】

  《欺骗》作者:冷笑对刀锋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叶响的名字四年前在这块地界儿上算是响当当的,青龙堂的响哥,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但是就是这麽厉害的角色还是栽在了这条他摸爬滚打了二十多年的道上,黑道这条路,有去无回,风光不能一辈子,这是个理儿,叶响自己心里也明白,可他没想过自己这麽快就栽了。

  警察过来把他铐上的时候,他泻气地回了下头,看了眼殷扬,苦笑了一下。

  殷扬一进来就是跟他,一个漂漂亮亮的年轻人,谁看了都喜欢。

  叶响也喜欢,他是个同志,在他眼里,自己喜欢男人就是天经地义。

  没过两年,他就把殷扬拐上了自己的床,他不吝啬说那三个字,虽然自己没真放在心上。

  甚至他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还把殷扬当作饵去引自己的对手入套。

  一切都是叶响设的局,他看著殷扬被人打得混身是伤,看著殷扬倔强地不肯说出自己行踪,甚至看著殷扬的头被枪指著,也还是那麽沈得下气来,不叫手下出去救人,免得坏了自己的计划。

  他当时想著,殷扬死了就死了,大不了,自己以後每年给他上坟。

  可後来殷扬还是活著回来了,只是有条腿瘸了。

  那双眼干净漂亮,看得自己发慌。

  叶响大概有点没想到殷扬会活著回来,他听见对方向以前一样叫自己大哥的时候,心里头第一次觉得有些酸,有些愧。

  那一刹那,叶响觉得自己又活过来了,又是个有血有肉的人了。

  他抱著殷扬在怀里,打定决心以後要好好对他,要真正爱他。

  可是还没等他和大难不死的殷扬过上段正儿八经地恋爱生活,哪知道自己在生意上又出了漏子。

  这一次,他没躲得掉,上了法庭就去了监狱,一呆四年。

  刚进监狱那会,叶响还没意识到自己黑道这条路就算到头了。

  他把自己手里的人和事都交给了殷扬,因为他发现,除了殷扬外,自己很难再找到可以信任的人。

  殷扬那声大哥,让自己真把他当作了弟弟,当作了恋人。

  “大哥,你放心,四年後你出来了,这片江山还是你的。”

  殷扬在探监的时候这麽告诉叶响。叶响看著殷扬诚恳的眼神,丝毫没有怀疑。虽然之後的三年,殷扬再没来看过他一眼。

  现在他自由了,再踏上这块地界时,有人告诉他,叶响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每个人都只知道殷扬而已。

  话都是人说的,信不信是自己的事,叶响对这样的说法嗤之以鼻,怎麽可能?

  说好听点,殷扬是自己的最信任的小弟,说不好听点,殷扬就是条自己养的狗?

  难道狗还会咬主人吗?

  叶响挺喜欢小动物的,他养的狗就从来没咬过他。

  可是殷扬毕竟不是一条狗。

  叶响早知道该发生什麽事,可是没当面对峙,他还是不愿承认。

  四年的监狱生活让叶响消瘦了很多,殷扬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和叶响见面的情景。

  叶响那副风度翩翩样子,看上去很迷人,虽然後来自己才发现那完全是装腔作势而已。

  人嘛,虚伪惯了,说话做事都象演戏似的,可偏偏有人还是会上当。

  殷扬看见叶响脸色阴沈地朝自己走过来,叫开了围在身边的小弟,笑盈盈地走了上去。

  “大哥,你什麽时候出来的,怎麽不通知我去接你?”

  他有三年没去监狱看过叶响了,花了一年的时间全盘接下叶响的地盘和手下後,殷扬就觉得自己没必要再去演戏了。演戏是叶响的爱好,不是自己的。

  “很风光嘛。”叶响哈哈笑了声,看著殷扬身边那些满面警惕的保镖。

  殷扬手里拿著根银白色的手杖,就象电影里演得那些上流人物一样,一抬头一迈步都气派得很。

  “再风光也是个瘸子。”殷扬跟著叶响笑,他笑的时候,叶响的脸色变了,变得有些阴沈。

  他想起了殷扬为什麽会瘸的原因,想起了自己曾对这个人那麽虚伪那麽狠心。

  “大哥,你不必替我觉得可惜。”殷扬叹了口气,上前挽住了叶响的手。

  叶响听见他这麽说,心里一动,赶紧抬头看著殷扬。

  他仔细地端详殷扬的脸,那张脸仍是棱角分明,透露著一股英气,只是比四年前要多了点东西,说是沧桑也行,说是虚伪也对,就那麽一眼,叶响觉得自己和殷扬疏远了。

  “用一条腿换你的身份和地位,我觉得值。”殷扬贴在叶响的耳旁小声说。

  叶响一下子明白了什麽,其实他早从三年前殷扬就再也不来探望自己时就该明白了。

  不过他总觉得自己不会看错人,殷扬一定是因为有别的事耽搁著,所以没来看自己。

  现在自己出来了,找到他,一切都能象以前那样好好地。

  那麽漂亮干净的眼睛是不会骗自己的。

  可他低著头这麽想,全然没注意到殷扬的眼里闪动著的阴鸷和乖戾。

  “你大概想不明白吗?我告诉你原因,你和我上过那麽多次床,也对我说过那麽多句‘我爱你’,却没有一句是真的;你把我当鱼饵去吊你的仇人,害我瘸了一条腿,有人告诉我,当时你明知道我随时可能被打死,你却不许人救我。要不是我命大,我可能真地死了。我现在等於拿一条命,换你的那些名利地位,不过分吧?”

  叶响说不出话,他闷著站在殷扬旁边,连再多看一眼对方的勇气都好像没了。

  他一直以为殷扬不知道这些事,不知道在自己下定决心好好爱他之前的自私和虚伪。

  他连解释的力气都没有了,其实也不需要去解释,因为殷扬说的都是事实。

  “大哥,以後有空记得约我出去喝茶。”

  有人曾问殷扬,为什麽不趁著叶响在监狱里面的时候就找人杀了他,或者让他尝够厉害。

  可殷扬觉得那都不算痛苦。

  对付骗子的方法就是让他也尝尝被骗的滋味。

  那才是最痛苦的。

  殷扬把玩著手杖,得意地看著叶响落魄地往回走。

  他不只一次地预想过叶响知道真相後的表情,只是没想到对方会这麽平静。

  就好像高潮的时候很爽,结束的时候很平淡。

  殷扬嘘起眼,锐利的目光带著无法释然的恨意紧跟在叶响的背後。

  忽然,叶响回过了头。

  殷扬远远地看见了那张熟悉的脸对自己露出的苦笑。

  “他笑什麽?”殷扬奇怪地问身边的人。

  四年前叶响被警察带走的时候,也回头看了眼自己,对自己笑了笑。

  那个时候不知自己是否沈浸在终於把叶响逼到绝路的快感和兴奋中,他当时并没有太在意那个笑,可是後来却常常想起,殷扬觉得那个苦笑很真实,大概是叶响第一次真心实意地对自己笑。

  或许真是四年的牢饭吃得自己骨头都软了,叶响也没想到自己会那麽悄无声息就溜开,连骂殷扬一句兔崽子的勇气也没有。

  他揣著出来时身上那张银行卡去取钱,密码输进去发现里面的钱只剩下个零头了。

  “兔崽子!”叶响脸一黑,猛地踹了脚取款机。他刚骂了一句,眉头一皱,就捂著腹部蹲下了。

  在监狱里这最後的半年,他的腹部总是莫名其妙地痛得厉害,想著就要出去了,他也没太放在心上。

  其实在那後来的三年里,他隐隐约约也知道殷扬不来看自己,肯定是有什麽特殊原因,最坏的就是殷扬死了。

  这个原因叶响从来不敢真正去想,一想,他就惊慌无措,一想,他就觉得自己垮了。

  看见殷扬还好好活著,叶响还是挺高兴的,毕竟他在黑道混了这麽些年,没少见过生死,混黑道的人生死没个准儿,谁知道谁又看得见明天的太阳。

  可是现在这个原因更让叶响难受,他觉得腹上痛得更厉害了,好像在和自己叫劲。

  看见有人渐渐围了过来,叶响挣扎著还是站了起来,倒抽著冷气往前挪起了步子。

  他以前没这麽丢人过,以後也不会。叶响忘不了以前的自己,也忘不了以前的殷扬。

  他是殷扬的大哥,他是青龙堂的叶响,他是……面前的太阳不知什麽时候变成了血色的,叶响觉得眼前一阵阵发黑,腹部痛的地方痛得有些让人找不著边际了,他觉得累得不行,脚似乎不再是自己的,一步也挪不动了。

  殷扬以为叶响再也不会出现在自己面前,脸皮再厚的人也不能在自己摊开说明了之後还来找自己,何况叶响还是那麽爱面子的人。

查看更多: 李忘风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