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尸_冷笑对刀锋/李忘风【完结】

  《养尸》作者:冷笑对刀锋

  风格:原创 男男 古代 清水 正剧 轻松 灵异简介:

  一个刻薄贫嘴的道士和一具满怀怨气的僵尸一起打怪升级的故事……【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一部

  第1章 刀皇

  魏临风的刀是世上最快的刀,也是最狠的刀,所有见过刀皇魏临风之人都会被他身上那股王者气度所震慑。偌大的北武林之中,仰慕乃至爱慕刀皇者可谓不计其数,但是魏临风从不屑多看那些人一眼,因为他的心里早就有了自己最爱的人。

  只是没有人知道,他爱的人并非身段婀娜、面容绮丽的女子,而是一个终日缠绵病榻,冷心冷情的翩翩公子。

  更没有人知道,魏临风为了这个男人愿意付出一切,乃至他的性命。

  刀皇宫的回廊之上,一袭紫金色的身影走得非常快,长大的袍摆也随之一路曳过。

  这名神色冷厉,眉间却难掩担忧之色的男人正是北武林中堪称至尊的刀皇魏临风。

  能让平素沉稳冷毅、八风不动的刀皇会如此失态,究其原因不过是他所爱慕的问月公子痼疾发作了。

  华丽的刀皇宫隐神殿中,铺着柔软皮毛的黄花梨木榻上,此时一名身着白衣的年轻男子不断地捂嘴闷咳,跪在榻边的婢女则举着茶盏小心地伺候着。

  魏临风快步踏进屋内,旋即屏退了榻边伺候的婢女,小心翼翼地扶起了榻上的男子,温柔地搂在怀中。

  “问月,可是旧疾又发作了?”魏临风关切地问道。

  他怀中的人又咳了两声,慢慢摇了摇头,抬眼看了神色焦急的魏临风,冷冷说道:“我没事,尊主无需担忧。”

  “不是说过不要再叫我尊主了吗,唤我一声临风便好。”

  “我乃刀皇手下败将,自愿奉刀皇您为尊主,怎敢逾矩?”

  “唉……随你便是。这么多年了,你总是这么倔,我说不过你啊。”

  魏临风略显不悦地蹙了蹙眉,嘴边勉强多了一丝笑纹。

  三年前,他曾与来自南武林刀宗世家的大公子问月孤刃一较高下,身为天下闻名的刀皇,三十年来,魏临风未尝一败。然而那一次比武之后,他孤寂已久的心,却被倔强骄傲得灿烂夺目的问月孤刃所深深掳获,为此他竟不惜将对方囚于刀皇宫中,幽禁至今。

  三年之间,魏临风为打动问月孤刃,不仅对他百般疼爱,还做出了许多旁人难以想象的牺牲与付出,然而三年之后,问月孤刃仍是不愿将真心交付于他,每每见到魏临风都刻意与对方拉开距离,更拒对方的温柔于千里之外。

  魏临风知道问月孤刃要什么,对方要的是自由、是武者的尊严。

  只可惜,魏临风那份自私的爱却令他不可能给对方真正的自由与尊严,哪怕因此对方当年败给自己时所受的旧伤渐渐衍化作痼疾,魏临风仍是不肯放手。

  隐神殿建在刀皇宫的最高处,夜重风寒,一阵冷风吹进殿内,魏临风随即将铺在榻上的毛毯裹紧到了问月孤刃身上。

  问月孤刃脸色苍白,双目若染墨意,他望着窗外浩荡夜空,目光深邃而哀伤,风吹拂起他并未束起的长发,更添了几分孤寂凄凉之色。

  魏临风知晓他的心中或许又开始伤怀被自己所幽禁的命运了,赶紧抱住他转了个身,面向自己。

  “这几天天有些凉,你的身体受不得冷,需得多喝些参汤驱寒。”

  说完话,魏临风便唤来一名婢女,令对方速去厨房将替问月孤刃准备的参汤端来。

  热腾腾的参汤药香扑鼻,魏临风小心地端着碗,舀了一勺亲自尝过不烫舌之后才送到问月孤刃唇边。

  “问月,来,喝一些吧。”

  “不必烦劳尊主了,我的伤暂不大碍。”

  不知是不是厌倦了与魏临风之间的相处,问月孤刃今晚显得非常不耐烦,他扭了扭头,躲开了魏临风热情送过来的勺子,淡然的语气中也多出几分反感与不悦。

  “可林振道前几日才说你受不得冷,那我们先关上窗户。”

  见识过问月孤刃的倔强,魏临风倒不愿与他多起冲突,当下也只好放下汤碗,无奈地轻叹了一声。

  “不,别关,风虽然寒冷,但是却来去自由。

  问月孤刃边说,边将目光投向魏临风,他那双墨色幽然的眼里包含着无限的寒意与杀气,就那么冷冷地盯在魏临风轮廓分明的脸上。

  魏临风不愧是为刀皇,在问月孤刃充满杀气的逼人目光下,此时的他镇定依旧,神色沉稳内敛。

  过了一小会儿,他才以一声爽朗的笑声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默。

  “哈哈……这屋里待久了实在闷得很,透透气也好。问月,你我之间已是久未亲热……今夜虽然美景撩人,却是不比你在我眼中撩人。”

  魏临风的言下之意,问月孤刃用脚趾头都想得出来。

  每每对方有这样的要求时,问月孤刃并不予拒绝,却也不予配合,他只是沉默地闭上了眼,然后任由魏临风剥去了他所穿的那件白色中衣。

  问月孤刃向来都不会再情事上予以主动,这一次亦然。

  自从他败在魏临风刀下,且被对方以胜利者的姿态幽禁在刀皇宫之后,他身上的伤便逐渐演化做了痼疾,导致他的身体日益虚弱。

  面对身体虚弱不堪的问月孤刃,魏临风从来不对他用强。

  他是发自内心地喜欢孤傲清冷的问月公子,虽然对方只是他的手下败将,虽然对方的心里从来没有他。

  久未晒太阳的肌肤白皙如玉,魏临风小心翼翼地抚摸过对方肩至胸口的一条丑陋痕迹,那是当初比武时,他无意给对方留下的伤,为此他已追悔了多年。彼时,问月孤刃自知不敌,见魏临风刀势斜劈而来,他不仅不躲,反倒迎上了刀锋。那一刻,问月孤刃只愿以身殉武道,却没想到魏临风终是留了他一命,也留给了他无尽的屈辱。

  “当年这一刀,让你受苦了。”魏临风愧疚地低下了头,贴上唇沿着对方那道伤痕吻了下来。

  这小心翼翼的一吻乃是他每次看到问月孤刃胸口的伤痕必会做的事,只是今天,他并未注意到对方胸口的这道伤痕比往日呈现出更浓重的暗红色。

  不知是不是对方的唇舌过于火热,当这副温柔的唇舌贴在问月孤刃常年冰冷的身体上时,让他有了一丝异样的悸动。然而,他很快就微微地低下头,冰冷的眼里蓦地泛起一抹令人难以察觉的笑意。

  看到刀皇与问月公子如此亲昵,隐神殿里的侍从们知趣地退了出去,他们知道刀皇在和问月公子亲热的时候,是不需要其他人在场的。

  魏临风随后将问月孤刃扶着躺在了榻上,当他看到对方一如既往的冷漠神情时,不由苦笑了一声。

  这么多年了,不管自己怎么讨好他伺候他,仍是难以得到一丝一毫的回应。

  魏临风轻叹了一声,解开了自己的衣服之后,这才轻轻分开了问月孤刃的双腿,将头埋在了对方的胯间。在人前无比尊荣、执掌北武林、号令着四分之一个江湖的刀皇魏临风竟用自己的嘴替问月孤刃发泄,这是任谁也不会想象到的画面。

  虽然一个男人对一个男人做出这样的事情,在武林正道人士看来确有几分低贱下作,但是魏临风那张带着淡淡微笑的脸看上去却是甘之如饴。

  问月孤刃也并不是任何时候都那么冷淡冷漠的,例如此时,他就渐渐开始发出了炽热的喘息。

  魏临风的唇舌已经使用得无比灵活,连他也不得不承认,刀皇的嘴上功夫只怕不会比任何欢馆里的妓女差。

  待到问月孤刃忍耐不住的时候,他下意识地便想抬手推开仍在用唇舌伺候自己的魏临风。

  魏临风感到了对方的抗拒,他微微一愣,还是慢慢地吐出了那根已被他含吮得又粗又硬的分身。

  问月孤刃缓缓地撑起身子,半阖的眼眸间闪烁一股燥热,他傲慢地瞥了眼一脸温柔的魏临风,一手拂过额前垂下的长发,带着些许嘲讽意味地低声说道:“刀皇,如果您的属下看到您这么伺候一个手下败将,不知会作何感想?”

  魏临风轻轻擦了擦嘴角的一丝涎液,俊伟的面容轻轻一舒,却是不在意地笑了起来。

  “他们什么也不敢想。”

  “如此吗?尊主果然霸道,竟使人无敢有异议。只是……”问月孤刃仰首一笑,再盯住魏临风之时,双目中的嘲讽已化作一丝狠毒的意味,“别人不敢对尊主您的所作所为有所异议,可是我问月族人却天生傲骨,无法尽如他人之意!”

  一语说完,问月孤刃竟挥掌拍向了看似并无防备的魏临风。

52书库推荐浏览: 李忘风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