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人自有好人磨_冷笑对刀锋/李忘风【完结+番外】

  恶人自有好人磨 (上)

  作  者: 冷笑对刀锋

  出 版 社: 鲜欢文化

  书籍编号: BK1016-10003015

  I S B N # :9789863032083

  出版日期: 2012/2/7

  上架日期: 2012/2/7

  文案:

  一场武林围剿,让魔教教主的他跌入梦溪谷底,醒来后一切却天翻地覆——

  殷向北一直极力隐藏的身体秘密,

  竟让这救了他、又道貌岸然的冷面神医韩毅所窥见,对方更趁他无力动弹之际,而放肆「研究」!

  屈辱与自卑,在殷向北内心燃起了复仇的种子,然而韩毅无微不至的悉心照料,

  却让他孤独半生的心涌起了对家的渴望。

  禁锢了三十馀年的情感既被点燃,

  那么即使必须动武掳人,他也要韩 毅负责到底!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一章

  「啊!」

  又是一声沉闷的惨叫从人群中传了出来,括苍掌门定元道长的人头带着恐怖的神情跌落在了地上。

  胡须花白的人头不甘心地在地上滚了几滚,这才落到了一直不曾出手的大悲寺主持无心大师面前。

  「南无阿弥陀佛……」

  无心大师合掌默诵,抬头看了眼越来越激烈的战况。

  在众多正道群侠围攻之下,魔教教主殷向北仍在拼死血战,他手中一柄饮血刃狂舞乱啸,一时竟逼得周围的几大门派掌门不敢近身。

  照这个样子下去,若要等到殷向北力竭被擒,那么他们必然要付出相当惨痛的代价。

  自己究竟要不要出手呢?以众击寡,终究是有违武林道义。

  就在无心大师拈动佛珠,举棋不定之时,一声桀骜的长笑让他心中一凛。

  他猛然抬头,果然看到被围在正中的殷向北已然腾空跃起,一股凛冽霸道的剑气顿时如怒涛翻滚,汹涌地袭向了四周的正派诸人。

  「不好!」

  无心低喝一声,将佛珠挽在腕上,随即凌空而起,往殷向北挥去一掌,这一掌沉稳绵厚,竟破开了对方周围萦绕着的凛冽霸道之剑气,但是即便如此,周遭还是不少人都受了剑气余劲之伤。

  正专注于对付四周众人的殷向北显然是没想到在场还有人能击破自己的剑气,他扬眉一纵,颇是诧异地抬头望了一眼。

  「无心,你这老秃驴终于要出手了吗?!」

  「南无阿弥陀佛……施主,回头是岸。」无心眉间一蹙,垂下了手。

  被无心救得的几位掌门急忙围了过来,无不显得欣喜异常,因为谁都知道,他们几个虽然联手都打不过面前这个男人,但只要无心肯出手,那么胜算终归还是属于他们的。

  若论天下高手,殷向北谁也不放在眼里,唯独大悲寺的无心和尚让他感到棘手。

  这一次他自负武功盖世,约战七大派掌门于奔马原,却也只是因为无心和尚承诺决不插手。

  虽然去之前,教中护法长老便劝他定要三思,因为所谓正派中人也不过只是群打着正义旗子的逞凶之辈,这帮人说的话切不能全信。

  但是他殷向北乃是堂堂一教之主,岂能言而无信,况且此战更是让他们魔教更早入主江湖的绝佳时机,不管是作为个人,还是身为教主,这一场生死之战,殷向北都不会退却。

  只是无心的出手还是让殷大教主感到了异常的愤怒。

  在极端的愤怒之下,殷向北回应的却是傲视一切的狂笑,他仗剑而立,鬓发飞扬,英挺的眉目之间深深镌刻着一丝不为逆境所动的坚忍之色。

  「哈哈哈哈!回头是岸?我即是岸!」

  殷向北一语言毕,提起饮血刃便飞奔着冲向了无心,此刻他心无杂念,想杀的只有面前这个出尔反尔的老和尚而已。

  无心看他来势汹汹,情知今日看来难免一战,血染袈裟。

  他默默地取下了之前挽在腕上的伏魔金刚珠,横挡在自己面前,脚下微变,却是大悲寺的镜台莲步。

  奔马原一役之后,七大派掌门三人殉难,重伤的大悲寺无心大师回去后不久便坐化,而强悍如殷向北亦是伤重力竭,大笑数声后自投青江。若不是当时他拼着连中无心大师绝学五记寂灭掌也要刺对方于剑下,否则或许结果便不是七大派只死三位掌门这么简单了,但这也可见殷向北为人之执拗凶残。

  殷向北一死之后,魔教声威锐减,中原之地,再无他们的立足之地。

  青江的水自奔马原往下不远便是远近闻名的梦溪谷。

  梦溪谷之所以远近闻名,乃是因为此地住了一位冷面神医──韩毅。

  韩神医的年纪不大,乃是江湖中鼎鼎有名的天慈老人的嫡传弟子,自老人死后,他便居住在梦溪谷深处研习药理,但凡有疑难杂症不可解决者送到梦溪谷来,不分患者贵贱贫富,他总是一视同仁,药到病除。

  这一日,韩毅正背着药篓上山采药,路过流经此地的青江之时,浅滩边的一具尸体引起了他的注意。

  虽然他经常看到有些野物的尸体会顺水流下来,又或是冲到河滩上,但是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人的尸体冲落在这附近。

  出于怜悯之心,韩毅涉水走了过去,想安葬掉这具无名尸体,省得对方暴露荒野,被野狗所食。

  但是当韩毅走近之时,他竟发现这具尸体还活着。

  韩毅蹲在「尸体」的身边,将对方翻了个身,打量了一下这具血肉模糊的「尸体」,对方倒是有张不错的皮相:剑眉斜飞,薄唇紧抿,很有几分英挺俊朗之色。

  对方束着玉带的腰间还挂着一块不知是什么材质的令牌,上书一个「灭」字。

  虽然韩毅对这具尸体的来历十分怀疑,但是出于医者的天职──救死扶伤,所以当他发现这具血迹斑斑的「尸体」若再不得到救治就真会成为尸体的时候,他还是毫不犹豫地将对方背回了自己居住的木屋。

  回到自己的住处之后,韩毅洗净了手,立即着手检查这个男人到底伤得多重。

  男人的身上有刀剑伤以及多处骨节断裂,但这都不是致命的伤口。

  韩毅仔细把住对方的脉门切察,眉间渐渐蹙了起来,这人的内腑受伤极重,若非他自身内力深厚,只怕此时早就是一具真正的尸体了。

  但即便如此,这样的重伤却也是几乎到了令医者无力回天的地步。

  韩毅略一沉吟,毕竟这还是他第一次遇到如此伤重的人,虽然他妙手回春一度解决过不少疑难杂症,救活了不少濒死之人,但这一次他却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

  但要他看着此人在自己面前伤重而死,却又是身为神医的他不可容忍之事。

  「试一试吧。」

  韩毅轻轻地叹了一声,起身从木柜上拿了一个瓶子下来,从中取出两粒碧绿的丹丸,塞进了男人的嘴里。

  这乃是韩毅历经数年炼制的还魂丹,至今还未给他人用过,他本意是留着日后作不时之需,哪知道今天便用上了。

  面对将死之人施用自己苦心研制的灵药,韩毅的心中并没有舍得不舍得,他此刻只在考虑这个还魂丹究竟是有用还是无用。

  服下两粒还魂丹之后,男人依旧昏睡不醒,但是脉象却慢慢强了起来。

  韩毅抱着手站在一边,轻挑着眉峰,仔细观察者对方的动静。

  此时已是黄昏,距韩毅将这男人捡回来,已过了两个时辰。

  忽然,床上的男人脸色一变,一口瘀血随即吐了出来,一直紧闭着的眼也缓缓睁开了。

  殷向北万没想过自己在受了无心那老秃驴的绝学寂灭掌之后还能活下来。

  他缓慢地睁开了眼,以为自己马上可以看到地狱,却只看到一个神情冷酷的年轻男人抱着手站在自己面前。

  这男人轮廓分明,五官极为深刻俊挺,真可谓长得一脸正气。

  不过对殷向北来说,这种一脸正派人士嘴脸的家伙真是让人看了就觉得讨厌!

  他以为自己落入了正派人士手里,不顾自己重伤,顿时瞪大了眼,狠狠地盯着面前的男人。

  要他堂堂的灭天教教主屈服在这些虚伪的正派人士手下,这是绝不可能之事!

  但是随即他就知道自己伤得有多么重,因为正当他想出声怒骂之时,他便发现自己除了四肢根本无法动弹之外,连说话都成了问题。

  他一张口只有鲜血涌出来,所有的言语都变成了含混不清的呜咽。

  「你伤得很重,不要轻举妄动,也不要说话。」韩毅看出殷向北不知死活地想动弹,上前二话不说便将对方好不容易抬起的头按了下去。

  他的动作是那么自然,丝毫没有半点局促,就好像他只是顺手把一只小猫扔到该去的地方。

  殷向北气得眼睛都变红了,自他任灭天教教主以来,还没有任何人敢对他如此无礼!

查看更多: 李忘风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