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 兽之桂花_冷笑对刀锋/李忘风【完结】

  《淫兽之桂花》

  作者:冷笑对刀锋

  画者:六芒星

  天下奇珍,莫不以本性淫靡、以色惑人的淫兽为首,而淫兽,来自神秘冰封的北陆……韩劲松因船难意外流落至无人的冰原,

  却碰到了前所未见的怪物──

  一只红发的、高大的、光溜溜的……男人?

  虽然对这只看似凶巴巴的红毛怪物有点惧意,然而韩劲松却发现对方威猛的外表下,不仅欺善怕恶,凶一下还会纤细敏感的装忧郁。

  为了排遣北陆的荒凉寂寞,他好心邀红毛怪同居,谁知道这只野兽居然得寸进尺,竟想搞「夜袭」?

  要命!谁来拯救他的贞操啊~~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一章 淫兽前传之北陆篇(一至二)

  对於中陆的百姓来说,远隔著黑海的北陆始终是个遥不可及的神秘之处。

  在那延绵数千里的冰雪大陆之中,没人知道哪里究竟孕育著怎样的不同於人族的生命体,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宝藏奇珍在冰山深处等待著人族的发掘。

  很多年之前,各种关於北陆的传说就已经开始纷纷流传。

  有人说,那里有著世间最美的异兽,也有人说,那里有著世间最凶残的恶魔。

  为了寻找传说中的异兽,也为了打败传说中的恶魔,很多中陆人勇敢无畏地驾著船,乘风破浪,历尽千难万苦来到了北陆这片新天地,但是,他们最後都空手而归。

  中陆十七国中离北陆最近的是飒北国,因为地处北境苦寒之地,人民的生活并不富足,所以不少人在明知北陆很危险的情况下,还是要往北陆去。

  为的便是若真能让他们在北陆发现些什麽好东西,那便今生不愁吃不饱白米饭了。

  飒北国的渔夫韩劲松也是这样想的,在光靠打渔已经无法维持日常开支的情况下,他决然地和几个朋友一起踏上了去北陆的船。

  韩劲松一行人乘坐的小船在大海中犹如孤叶飘零,在一个个大浪接连打过来的时候,终於翻掉了。

  茫茫大海之中,北陆冰山的一角已经隐隐显了出来,韩劲松抱著木板不甘地吐出口苦涩的海水,双眼一翻就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怀著必死之心的韩劲松一睁眼,发现自己已经抱著朽坏的木板躺在了岸上。

  他惊喜交加地看著眼前的场景,一座座雄伟的冰山以及整片从没见过的树木就竖立在他面前。

  然而,他转头也看到了几具尸体,那是和他一起来北陆探险的朋友们不幸罹难的证明。

  韩劲松忍住悲伤,将朋友身上的衣物和随身携带的狩猎异兽的东西都扒拉了下来,这才挖了个坑将他们草草掩埋。

  “兄弟们,一定要保佑我啊!”

  韩劲松抹了抹泪水,在朋友们简陋的坟前按照中陆人的礼仪拜了拜,这才冒著冷风往皑皑白雪覆盖著山林深处走去。

  而与此同时孤寂落魄的韩劲松并不知道,黑暗之中有一双闪闪的金眸正好奇地盯著他。

  冰山林立的北陆之中,也有不少溶洞的存在,借著被月光映得发亮的冰雪,韩劲松轻而易地找到了一处还算干燥的溶洞,暂且住了进去。

  他在洞口捡了不少不知名的树枝进来,然後再用火折子发燃,将湿漉漉的衣物全部挂起来烘干。

  好在韩劲松也是常年居住在冰天雪地之人,北陆这样恶劣的环境一时倒也难不住他。

  他在火堆边苦闷地搓著手,心想要是自己老老实实地在飒北国打渔,就算日子苦一些,可早晚也能过上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但是现在什麽都完了,流落到这个人生地不熟,还不知道到底有什麽怪物出现的北陆,就算自己能找到珍贵的异兽,只怕也没命活著带回去。

  怀著惆怅的心境,韩劲松在啃了两口泡过海水的肉干之後蜷缩著在火堆边睡著了过去。

  这时一个一直悄然趴在洞外的身影小心翼翼地探了进来,跳跃的火光在墙上投射出了一个长发披散,指甲尖锐的形象。

  只见这个剪影可怕的怪物左右张望了一下,随即弯腰捡起了韩劲松丢在地上的肉干,然後又左右张望著退了出去。

  第二天一大早,韩劲松悠然地醒了过来。

  他撑了个懒腰,抹了把睡眼惺忪的脸,静静听了会儿肚子传出的呼唤声,这才想起来昨晚的肉干还没吃完,暂时还可以用来安慰一下五脏庙。

  正当他低头去找没吃完的肉干时,却发现脚边什麽东西都没有了。

  “咿……难道我都吃完了?”

  韩劲松摸了摸脑袋,怎麽不记得自己什麽时候把那几块肉干都吃了。忽然,他眼睛一尖,看到了泥地上有一串很深的脚印。

  这些脚印很奇怪,只有前脚掌,同时也陷得很深,这说明一定是有什麽体格庞大的怪物昨晚垫著脚踩进来偷走了自己的肉干,而且这种怪物一定很聪明,知道垫著脚可以减轻脚步声,但是或许却因为拥有傲人的体重而不得不留下了鲜明的脚印。

  看著那些非常类似人族的前脚掌印,韩劲松不得不猜想,难道这是传说中的雪人?

  好奇催使韩劲松裹著衣服走出了山洞,延绵到山洞外的脚印已经渐渐被雪覆盖了,再也寻不出踪迹。

  而此时在离山洞不远的树林中,一个披散著长齐腰部的暗红色发丝的“人”正捂著肚子嗷嗷不已地呕吐著,他的脚边是一滩秽物,依稀还看得出一点肉干的残相。

  不知道是不是吃坏了肚子,对方一直在反呕,呕得发丝也跟著发颤。

  过了会儿,这个披散著暗红长发的“人”才慢慢地站了起来,冰天雪地之中,这个怪人露著光溜溜的膀子,光溜溜的腿以及光溜溜的屁股,居然什麽也没穿,但即便如此他却不显得寒冷。

  只见怪人站了一会儿之後,慢悠悠地抬起长满了锋锐银指甲的爪子挠了挠才吐得瘪下去的肚皮,这才低声呜咽著朝冰川里走了去,虽然这个他的背影看上去是那麽魁梧挺拔,但是却又显得那麽寂寞孤独,以及饥饿……本是为了脱离做渔夫的苦命才来到北陆的韩劲松,为了解决在这片冰雪天地的生活问题,不得不又重新干起了老本行。

  当然,现成的鱼叉是没有的,但是好在他们这夥人来的时候随身带了不少日常用具,韩劲松干脆就用这里一种不知名的坚硬树枝做了一根鱼叉。

  韩劲松满眼无聊地守在一条冰谷沈溪变,漫不经心地将自制的鱼叉啪地叉进水里,然後叉出一只只活蹦乱跳的肥鱼。他看了看眼前这茫茫的景象,又看了看身边那堆被他叉起来的肥鱼,这才茫然发现或许北陆和中陆也没什麽不同,不过是雪比较厚,鱼比较肥罢了。

  至於昨晚那个偷肉干的“雪人”早在他的怨艾之中被淡忘了。

  拖著一串鲜美的肥鱼回到之前住的山洞之後,韩劲松又生起火来,开始烤鱼为食。

  他检视著他和朋友们带来的东西,除了几把长短刀,一捆牛皮绳索,几块火折子以及一个司南之外,还有一个被海水浸得生锈的捕兽夹。

  这些都是他们怀著捕猎珍兽,发财致富的美好愿望而带来的工具,可惜现在似乎用不到了。

  韩劲松在外面逛了一圈,除了看到几只中陆也有的雪猴和雪狐之外,哪又有什麽珍兽的存在,空旷而茫然的天地之间,只有自己叹息的声音。

  悲伤与失落让韩劲松耷下了脑袋,可他随即便又看到了泥地上那几个半缺的脚印,或许,珍兽真地存在也说不定,虽然这是一只会偷肉干的珍兽。

  只不过韩劲松就高兴了刚刚那麽一瞬间,情绪又低落了下去。

  就算真有珍兽又如何呢?船已经在风暴中毁了,自己一个人是不可能造出一艘足以从北陆越过黑海回到中陆的船只的。许多年之後,若又有人来到北陆,那时的自己只怕在别人眼中也成了怪兽的模样了吧。

  想到自己还这麽年轻,却得困死在这寂寞凄冷的北陆,韩劲松这个从来风里来水里去的满腹大志的渔夫终於伤心地哭泣了起来。

  “呜呜呜……”

  山洞外避光的一侧,之前的红发怪人正鬼鬼祟祟地蹲在外面,到了晚上,北陆又开始下雪了,纷飞的雪花把他的红发都染上点点星光。

  他闭著眼,把身子蜷作一团,就像一个红色的大毛球。当他听到韩劲松传出的呜呜哭泣声,这才小声地呜咽了一声,似乎是为了应和石壁那边那人心中的孤独与寂寞。

  吃完了没有加盐的烤鱼,韩劲松又苦闷地躺了下去。

  虽然以他的本事在北陆要活下去不是问题,可关键是……他不想一个人这麽孤独地生活,他还年轻,他还勤劳,他还勇敢……最重要的是,他连隔壁桂花妹的手都还没摸过。

52书库推荐浏览: 李忘风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