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间客栈_冷笑对刀锋/李忘风【完结+番外】

  《有间客栈(出书版)》作者:冷笑对刀锋

  文案:

  何谓江湖?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江湖一去远,儿郎不复还。

  万般恶生于江湖,万般爱灭于江湖。

  不如归去。

  江湖中,有间客栈专门收留亡命之徒。

  十个男人,十个高手在一间客栈发生的事。

  恩怨,爱恨,阴谋,陷阱付于一笑。

  古装文,CP众多。

  十个男人在一间客栈里发生的恩怨爱恨的故事。

  出书版比网络旧版会有比较大的改动,

  除了会修饰和增加一些和谐场面外,在结尾部分,死者将复活,悲剧帝们将幸福地继续生活下去,为此会多一些后续的内容=W=【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萧瑟秋风,枫叶落,遍地红。

  清晨,薄雾里渐渐走出一名牵著如雪白马的白衣人,在一幢两层的楼阁前停住脚步。

  楼阁门上有一副对联,正是黄庭坚之诗: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横批却是:有间客栈。

  「敢问此处可是有间客栈?」

  楼前有一男子正在打扫落叶,黑发如瀑,垂及腰间。

  「你既然认得字,还问我做什麽?」扫地的男子头也不抬,继续著清扫著落叶。时天色尚早,白衣人往客栈里投去一瞥,并未见其他人身影。

  「许屹,老板叫你进去帮忙做馒头,我来扫地。」突然一声低沈的男声响起,一个也留著齐腰长发的男人走了出来,白衣人见他生得面目肃重,不怒自威,一双眼里颇有几分冷傲,背後发丝中竟是搀杂几缕耀眼的金色。

  被唤做许屹的人也不说话,只是把手里的扫帚交给那刚出来的男人後,立即转身进门,他走起路来略见身形不稳,原来是有一只脚不良於行。

  「这位客官,小店刚开门,饭菜还没做好,我看你还是……」接过扫帚的男人,挑眼看了看这白衣人,话里满是不耐,丝毫没有要做生意的意思。

  「我要投宿。」白衣人道。

  「客房已满!」那男人嘴角一扬,眸里顿时闪出一丝不耐烦的寒光。

  秋风镇的有间客栈,是近年江湖传说中最神秘也最邪恶的地方。

  有间客栈,从不留客,只留江湖亡命人。

  无论是被官府通缉,或者是被黑白两道追杀的人一旦进入有间客栈,则宣告与世无争。

  一切恩怨随风,自此,官府不问不闻,黑白两道亦罢手。

  只是进了这有间客栈,就要守里面的规矩。老板定下规矩第一条:从今以後,除非自卫,绝不许动武,生计全凭双手赚。

  原本这规矩於常人来说,再平常不过,可惜对江湖中人来说,却是难上加难。前些年,就总有入了客栈之人,仗著武力意图逞凶,结果被老板废了武功,赶将出去,遭仇人追杀而死。

  这两年,老板对人情冷暖看得心淡,不再愿过多庇护他人,於是这客栈平日除了经营下粗茶淡饭外,竟不再留客。

  今日这白衣人一来即是要投宿,自然被拒之门外。

  「好傲慢的杂役!叫你老板出来!」

  看著面前的杂役竟敢如此对自己说话,白衣人闯荡江湖多年,何曾受过如此侮辱。他心下一怒,运功掌间,作势待发。

  「老板不见你这等俗人。」那男人一看白衣人怒容已现,面上竟是一笑,愈发傲慢。

  话音甫定,白衣人已是一掌挥出,电光火石之间,薄雾竟被凛冽掌风劈散!面前的男人不闪不躲,接下这直扑胸膛的一掌後,身形未动。

  「你!」

  白衣人见自己携八成功力的一掌竟未伤眼前人分毫,已是目瞪口呆,虽然知道有间客栈里的人必是隐退多年的高手,只是未曾想到连普通杂役竟也是如此了得。

  望著落魄而去的白衣人,客栈内缓缓走出一面目冷峻之人,只听他道:「此人是惊涛掌──陆成,近日袭杀了武当掌门,白道已是以他为敌。刚才这一掌运足八成功力,你不以内功抵抗可受得了,林傲?」「权当给我搔痒,想你我当初飞傲双龙之名岂是白来的?莫说他一个陆成,就是十个……」林傲转头一笑,果然神情自若。

  「少耍嘴皮子,给我好好扫地!」

  那人冷哼一声,原本就无甚暖意的面色更寒,一拂衣袖便进了内堂。

  此人正是有间客栈的老板──冷飞。

  刚才和他说笑之人,乃是十年前和他并称飞傲双龙的傲龙林傲。

  十年前,飞傲双龙便成名江湖,两人以行事诡异著称,每次出现在众人面前皆著金龙面具,身份成秘,且出手凌厉狠毒,对胆敢冒犯自己的人从不留情。後两人更以联手斗败六大门派掌门,屠灭乾坤魔教而盛名远播。而自此二人渐渐淡出江湖,更无人知近年来声名鹊起的有间客栈就是冷飞所开。

  如今冷飞已是过惯这远离江湖的清闲日子,林傲也不违他规矩,甘愿在客栈里充当杂役,每日早起晚睡,打扫上下。

  客栈二楼便是客房,共有五间,最左的一间里正传出吵闹声,冷飞听到头皮发麻,急急回了自己的房间。

  「你把我的春宫图藏那里去了?」

  锦被被翻起,一个未著寸缕的男人正急急地翻找著什麽。他身边也站了个裸了身子的男人,虽然生得面容俊朗,如今却也是焦急万分,愁眉不展。

  「我没藏啊,进哥。」

  「没藏我怎麽找不著拉,陈之远!」

  那男人就差没把整张床拆开,突然一边站的陈之远想起什麽似的,赶紧说道:「对了,昨天隔壁的方天正来过,说是找你借东西,我当时忙著出去,也就让他自便了,不知是不是……」「方天正?!这逍遥淫魔到了这里竟然仍是本性不改?」客栈二楼的第三间客房,正中的位置,极好。

  屋里摆设不多,就一张大床特别显眼。大红色的床罩已经放下,床体尤自嘎吱做响。

  床上正中跪了个肤色如汉白玉一般光滑白皙的男子,他的头埋首於一年轻男子胯间,而後身则与另一名男子紧紧结合,他双目被一块黑巾所蒙,手也被红绸捆绑了起来,一直吊到床梁之上。

  「东少,就是那里,好好吸。」

  唤他为东少的年轻男人,抬手抚著一头黑亮长发,将分身轻轻抽动於对方口内,面目之间多有飘飘然之感。

  而身後的另一名身形魁梧的男人则把东少的腰不断挺进身子,直造出一派淫糜水声。

  「时夜,动腰。」

  似乎是不满对方的懈怠,那男人探手抓住了他已是燥热的分身,已此命令对方。

  敏感之处被人拿在手里,本唤作东少的时夜本已倦怠的身体不得不再次动起来,而口中也丝毫不敢怠慢,用嘴把身处自己面前的男人分身刺激得白浊尽射才停了唇舌的动作。

  就在三人正如火如荼之时,门外响起一声炸雷的声音。

  「方天正,你给我出来!」

  分身正插在时夜体内摩擦的男人听得这一声,身子一抖,已把精华尽数射了出来。

  「该死的萧进,一大早就过来吵什麽……」

  方天正眉头一皱,不舍地从时夜体内离开之後,随即将手边的玉势塞里进去对方还未闭合的後穴。而前面的年轻男子则是冷哼一声,放下了吊在横梁的绸带,拴在床头。

  时夜正欲呕出口内的白浊,一方布帕又已塞到,只噎得他呻吟连连,俊美淡定的脸上竟多了一丝扭曲。

  「别叫,让萧进那色鬼听到了怎麽办?!刑锋,你快把他藏好!」原来那年轻男子叫刑锋,他听方天正之言,面有不快,只是伸手点了时夜几处大穴,又拉了被子将他整个人盖住。

  逍遥淫魔方天正,成名江湖十余载,性乖戾,好男色,曾潜入少林对一干和尚大加轻薄,被少林方丈视之为平生大辱。後在江湖六大门派的追拿之下,方天正无奈逃到有间客栈,信誓旦旦不再危害江湖,只愿栖身客栈了此余生。

  老板初以为此人实在品行过坏,本不愿收留他,可又念及方天正行走江湖十余年,虽然对诸多男子非礼轻薄,却未曾有过伤人性命的恶行,一时心软也就收留他住下。

  比及当时名动江湖的第一美男子夜风东少时夜同其随从无情剑刑锋入住客栈,三人相处一室,日夜沈醉於床第声色,自不必多言。

  萧进,有间客栈中所居住的唯一一位白道人士。

  曾任六扇门总捕头之职,奈何却恋上邪教血刹门护法陈之远。

  相爱自是情深,两人打定主意不顾前尘往事,只愿今生同寝共穴,一起千里迢迢来到这江南小镇。现居住在有间客栈已有两年。

  虽身为正道人士,萧进却是喜好淫色,平日闲来无事多有收集各地男子相交的春宫图,爱不释手。今番早起,他本欲照春宫图上姿势与陈之远一番云雨,却不料到竟被隔壁的方天正拿了去。

查看更多: 李忘风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