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_冷笑对刀锋/李忘风【完结】

  《师尊》作者:冷笑对刀锋/李忘风

  文案

  传统狗血虐文,年下攻,1V1,HE

  好多好多狗血的调教肉文。

  其实这是一篇美食文。

  世有仙山,名唤碧岘。

  碧岘山上,青门掌门林皓羽潜心修仙,受万人敬仰。

  然而风度翩翩,湿润宽和的外表之下却藏着一颗复仇之心。

  青泽,青门之开山立派者,人称青君,既是林皓羽亲传恩师,亦是对方的杀父灭族仇人。

  百年之前,隐忍于青君门下的林皓羽终于大仇得报,更将自己的师尊青君囚禁于虚境之内。

  百年来,林皓羽为报血仇对青君百般凌辱折磨,却不曾损去那人一丝骄傲。

  与此同时,一份隐秘纠结的情感却早在百年之前,林皓羽上山拜师之时扎根在了他的心中。

  ——

  “既然你知道我是来找你报仇的,你为什麽还要养育我?!教我修仙之术?!你骗我!你才不会这麽好心!你这个大屁股妖怪只是蠢罢了!”

  林皓羽不敢置信地看著不像在说谎的青君,他无法相信这个事实,更不愿承认自己当年忍辱负重的谋划竟全在对方掌握之内!

  “不要用那种奇怪的称呼叫我。我是青君,是你的师尊。”青君好笑地看著几近疯狂的林皓羽,大尾巴也跟著摇了摇。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一章

  世有仙山,名唤碧岘。

  碧岘山终年云雾缭绕,白雪皑皑,以修天道为根基的青门便在这山中,自一代魔尊青君开山立派伊始传至今日,已历数百年矣。

  而如今青门的掌门早已不是恶名昭著,手中血债累累的青君,整个青门也从修魔道改邪归正为修天道,更成为当世最为著名的三大修真门派之一。这一切都要归功於青门如今的掌门──林皓羽。

  “师父,你看我采到了这个!”

  一个清秀的少年拿著一支泛著赤色光芒的灵芝兴奋地跑向了正在山崖边迎风而立的白袍男子。

  男子听到少年的喊声,微微地转过了头,此时正是黄昏,天际霞光万丈,在他侧颜之时,一抹暖金色已是镀在了那张温润俊逸的面容上。

  “血灵芝?呵,没想到碧岘山中倒有不少好东西。”

  这男子正是当今的青门掌门林皓羽,百年之前,他打败了有著魔尊称号的青君,正式接管了青门,并将这个原本堕入魔道的门派改头换面,使之成为现在人人敬仰的正道仙门。不过青门的弟子倒是不多,除了面前这个偶然闯入碧岘山而被林皓羽收留的唐古道之外,其余弟子不过十来个人,而且大多都被林皓羽派往了山下,令他们在尘世中自行修炼,以领悟天道之真谛。

  留在林皓羽身边的除了这个最小的弟子外,剩余的两三个便是根基驽钝尚不够资格下山历练的弟子了。

  “师尊,待会我让九师兄把血灵芝熬成汤给您进补好吗?”

  唐古道热切地看著自己丰神俊朗的师父,於他而言,林皓羽不仅是他的师父,更是他的亲人,他早年父母双亡,一路流浪至碧岘山,在山脚搜寻野果果腹时,不意惊扰了林中大虫被撕咬成重伤,他原以为自己死定了,却不料醒来之後已在飘渺似仙境般的青门之中,而那个亲自照顾他的人正是他的师父林皓羽。

  “为师用不著,你回头叫你六师兄炖了汤,你们几人分享了便是。”

  林皓羽有著几百年的修为,早已脱离肉体凡胎,这血灵芝虽然大补,但是对於他来说也不过十载功力而已,还不如给自己的弟子服用。

  “哦……”

  唐古道有些失落地看著师父温和地揉了揉自己的脑袋,然後笑著转身往旁边的一片竹林走去,那白雪覆盖的小道上竟是未曾留下丝毫脚印。

  林皓羽的身影最後隐遁在了竹林深处,渐渐没入了一片虚无的光影之中。

  那光影之後,又是别有天地。

  此处白雪不见,气候如春,一座精致的四合院依山而筑,一股清泉从山巅飞流而下,在门旁砸出一口池子,池里种了荷花,此时荷花绽放,暗香飘散,更为这里营造了一份悠远闲适的意境。

  林皓羽负手缓步踏过小院门口的青石板路,往院内走去。

  他刚迈入院子,便听到东厢房内传出一股难耐的呻吟声,林皓羽那张温润如玉的面容在听到那声呻吟後微微一变,竟有几分说不出的冷蔑。

  “师尊,今日可好?”

  林皓羽步入西厢,推开虚掩的房门,迎面而入的便是一张硕大的青竹床,床上绑了个赤身裸体,形貌壮健的男人,对方一头齐腰的如血红发,发丝覆面一时看不清面目,不过古铜色的肌肤上绚丽金纹倒是颇为醒目,发出呻吟的人正是这个被林皓羽唤作师尊的男子。

  他,就是青君。

  数百年前玄天宫一战,青君大败仙道诸派的高手,自己也受了伤,故而逃亡了碧岘山中,就此扎根下来。

  偌大的碧岘山对於喜好热闹的青君来说终究是太过寂寞,他不顾自己恶名昭著,竟腼颜开山立派,不过倒还真有不少为求长生不择手段之徒拜入他门下,最後都不知所踪……後来青君似是厌了这把戏,也不再轻易收徒,直到那一年林皓羽以一介柔弱的少年之身三跪九叩九百九十阶一路而上,终於让这魔头有所心动,将对方收为了自己的关门弟子。

  可谁知道,正是这他苦心孤诣教养长大,或许算是他唯一嫡传的徒弟最後夺走了他的一切。

  听到林皓羽的声音,青君抬了抬头,实际上他的头也抬不了多高,因为他的脖子上拴了个项圈,而项圈的另一端正锁在青竹床的床头。

  但是这样的动静已足够让他那头覆面的红发垂散开来,露出真容。

  说起来,这个魔头也有一千岁了,若不是被林皓羽当年一剑破了功体,如今他也只怕也可位列仙班了。

  俗话说相由心生,青君被人唤作魔尊,这相貌也委实有些……令人望而生畏。

  鹰眉虎目之下鼻梁高挺,唇薄如刃,嘴角的弧度若是不笑便是微微地下撇著,极是威严乃至凶恶。

  不过此时威严与凶恶都与此人无关。

  青君除了脖子之外,四肢也都拴著镣铐被拉伸固定在床上,而他那副薄唇更是被一根铁枷撬开,死死地卡在唇间。

  他看到了自己心爱的徒弟一步步地走进,眼里却没有太多的愤恨,相反,那双琥珀色的瞳仁里充满了极度的渴望。

  “唔……”

  暧昧的呻吟再一次从青君口中缓缓发出,他痴痴地望著那个走近自己的男子,轻轻地扭了一下被锁在床上的四肢,牵动铁链一阵哗啦作响。

  林皓羽站到床前,面带笑意地揉了揉青君的发丝,随手便握住了对方胯间的肉棒。

  那根肉棒和他的主人一样,也是不得自由的,青筋突起的肉棒以及肉棒下边两颗硕大的囊袋都用细细的银链捆绑著,顶端马眼里还被插入了一根用於阻止青君发泄的银棍。

  林皓羽拈住银棍的把柄,轻轻地将其在青君的尿道内转动了起来。

  “呜呜!”

  强壮而美丽的身躯在青竹床上无力地挺动著,青君睁大了眼,鼻翼不停地翕动,他最怕的就是被人折磨他那根宝贝的肉棒了。

  银棍的表面有著一层精致的云纹浮雕,此时摩擦在青君柔嫩的尿道内直将对方折磨得几乎难以呼吸。

  “师尊,喜欢吗?”

  林皓羽的脸上还是保持著恍如谪仙一般高贵而温柔的笑容,他转过头看了眼不停摇晃著脑袋的青君。

  “呜……呜……”

  青君的嘴角不可抑制地溢出了晶莹的涎液,他嗓子里的呻吟已近乎辗转成了哀鸣,而他并未被束缚住的腰身也开始扭动得更加厉害。

  “师尊真是诚实。”林皓羽笑著赞了一句,忽然伸手探入了对方的後穴内,他修长的手指在对方灼热的肠道里满满地摸索著,终於找到了一处隐藏在肉壁下的硬块,然後缓缓地按了下去。

  “唔!”

  便是那一刹,青君的身体猛地挺了起来,就连锁住他四肢的铁链也因此绷直,他高高地仰著头,冷硬的下巴昂扬出了一道坚毅的线条,但是鼻腔里的呻吟却又是如此脆弱,如此暧昧。

  林皓羽用手指在青君的体内按揉了片刻,终於忍不住掀开了自己的袍带。

  抽出自己的手指,林皓羽用自己那根形状优美的男根狠狠地插入了青君的体内。

  一声急切的嘶吼响彻了整个小院,但是没有人会听见,更不会有人知晓这一切。

  第二章

  林皓羽已是半仙之体,无论是持久和力度都远胜常人,他的狠狠操弄让青竹床上的男人陷入了纵欲的泥淖之中。

查看更多: 李忘风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